小说者-> 都市言情-> 《忍者的时代》-> 第二十八章 若万物有迹可循
第二十八章 若万物有迹可循 作者:时听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1-21
  •     夜间,聒噪的虫鸣声中,一个男人跪坐在桌前,手里翻

        桌上的油灯静静的燃烧着,映照出男人的脸,黑色的长发有几处自然又桀骜的陡峭,其中一部分头发垂下来,遮住了他的右眼,但似乎并不影响他看东西。瘦削的脸颊上有两处如泪痕般的凹陷,嘴的两侧也同入暮的老人掀起了一丝褶皱。

        此刻,他就坐在那里,心无旁骛地做着自己的事,心如止水,没有一丝褶皱!

        一朵樱花地花瓣被风轻轻推到了桌前,

        男人放下手中的笔,轻轻将花瓣拾起来,夹进了一本书里。

        “已经四月份了吗?”

        他自言自语的说着。然后起身,宽大的黑色常服挪到了庭院。

        果然,樱花已经悄悄开放好几天了!

        双眼一闭一睁之间,三颗黑色的勾玉出现在男人血色的双瞳中,花瓣落下的速度在他眼中变得极其缓慢。

        他就这样靠着灯柱,在夜晚中赏花。

        “田岛大人。”

        仆人试探性的问候着,声音很微小,他知道田岛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

        “田岛大人?”

        大概是因为没有得到回应,仆人的声音更大了一些,语气也带上了一些疑问。

        “嗯,是村田来了吗?”

        宇智波田岛有了回应,古井无波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这让仆人松了一口气。

        “是的,村田大人正在前厅等您,说是有事情向您汇报!”

        “走吧!”

        仆人跟在宇智波田岛身后,跟田岛提了一句,说两位少爷似乎在给田岛准备什么东西。

        “知道了。”

        然后田岛自己推开了门,前厅的布置有些简单,一套茶具和几个坐垫,村田跪坐着对进门的田岛低头行礼。

        “审问有进展了吗?”

        田岛显然知道村田的来意,也没有废话,开门见山地问道。

        对于千手有野的审问今天才开始,之前都是半饥半饿的关了起来。一个原因是希望他的同伴把他救走,带着宇智波的巡逻队去他们的据点,所以要确保他不会行动不便。另一个原因是要借助饥饿、疲倦和恐惧来消减他的意志防线!

        “那个家伙的身份已经确定了,叫千手有野,在千手算是小有名气的天才,没上过战场!所以第一时间没能确定他的身份。”

        “没上过战场算什么天才?”宇智波田岛露出一丝不屑。“这个时代,衡量天才的方法只有一种!那就是杀人!宇智波的校验场,永远都是战场!”

        “您说的对!那个家伙确实算不上天才,只是被捧起来用于千手内斗的工具而已!”

        “嗯,继续汇报审讯的结果吧!”

        “是,刚刚,我用幻术对千手有野进行了催眠,让他交代他们的计划和同伙,但是失败了!”

        “嗯?”宇智波田岛放下茶杯,略微思索了一下,开口说道:“术式吗?”

        “是的,”宇智波村田面露忧色,“我们松开他的束缚,让他写下来,他拿着笔,却一个字也写不下来!之后,我们又派人伪装成千手来营救他,跟他谈论他们这次计划相关的事情的时候,他就立刻说不出话,然后失去了意识!”

        宇智波田岛没有说话,思绪沿着术式转到了另一件事上——漩涡!

        漩涡一族同样历史悠久,作为千手一族的远亲,有着跟千手同样长久的寿命和强悍的体质,不同于的血继界限木遁,漩涡代代相传的立足之本,是出神入化的封印术!而由此演变而来的,是各种功能的术式,包括卷轴和起爆符的制作、感知、防御的结界!

        有这样一位世代的盟友,让宇智波在与千手的争斗中十分吃力!唯一的好消息是,漩涡的族地涡潮村处于东部的海岸,相隔数日的路程让他们不可能毫无保留的支援千手!当然,这一点对于漩涡的敌人也是一样的!

        让人完全不能吐露某些信息的封印术式,极其复杂!但是对于一个在封印术上有所造诣的漩涡来说,并不困难!

        宇智波田岛不得不开始担忧!漩涡一族都卷了进来吗?

        宇智波田岛觉得有些不安。

        “田岛大人,非常抱歉!”

        宇智波村田深深的低下头,难掩脸上的愧疚!

        作为宇智波巡逻队的总队长,他竟然让人趁族长不在的时候潜入了府邸!如果不是被宇智波斑少爷撞破,族长及时赶了回来,击毙了其中一人!后果不堪设想!

        即便发生这样的事情,族长大人依旧信任自己,将钓出同伙的任务交给自己,但自己却没有拿出应有的成果,就连最后的审讯都没有得到关键的情报!

        宇智波村田认为,这是他的失职!他辜负了族长的信任!

        “所以呢?”

        宇智波田岛皱着眉头,声音很漠然!

        宇智波村田大声说道:“请您务必给予我应有的惩罚!”

        房间里一时安静起来,摆在村田面前的那杯茶一直摆放着,没有被饮用,逐渐失去了温度!

        因为低头弯腰的原因,村田相比田岛低了半个身子,所以宇智波田岛居高临下的看着宇智波村田。

        宇智波田岛第一次见到村田的时候,七岁,他从那个比自己还小一些的孩子脸上看到了和自己如出一辙的冷色,自那之后的二十年如一日,村田就一直跟在自己身边……

        家臣?不,是挚友!

        但是身为一族之长,做不到公平公正的话,必然会引来那些族老的非议!

        “那么,我就在这里下达对你的处罚!”宇智波田岛将茶杯重重的磕在桌子上!

        “宇智波村田!”

        “是!”宇智波村田心中一震!

        “因为你的失职,致使间谍潜入宇智波,作为对你的惩罚,你的儿子,宇智波火核!从明天开始,住在族长宅邸,作为斑的仆人!没有我和斑的允许,你们不可以私下会面!”

        “既然你没有看守好我的宅邸,那么,你的儿子也在这里的话,想必你会更加上心吧!”

        宇智波村田面露惊愕!

        “族长大人!这算什么处罚!”

        这分明是为斑少爷日后继承宇智波一族培养班底!名义上是仆人,实际上是亲信!

        “村田!闭嘴!”

        宇智波村田苦涩的闭上嘴巴。

        “你让我险些失去一个儿子,所以,我也要让你体会到,思念儿子的滋味!就这样吧!”

        说完,宇智波田岛挥袖离开了前厅。

        见过宇智波村田以后,田岛收到了斑和泉奈给自己准备礼物,宇智波田岛有一些吃惊,居然是生日礼物!

        斑送上的是自己打磨的一柄短刀,而向来更喜欢剑术的泉奈却送上了一支笔!

        看到两件礼物的时候,宇智波田岛有一些哭笑不得,但依旧保持着一张严肃的脸。

        斑的短刀被打磨的很锋利,但是显然他并没有了解过该如何铸造一把武器,这把短刀是一小块生铁打造出来的,虽然锋利,但是太容易被折断,而且刀身和刀柄的重量并不均衡!

        而泉奈制作的笔,做工精细,应该是用皂角进行了毛发的脱脂,宇智波田岛确信,此刻泉奈的房间里还有很多失败品!但是如果没看错的话,毛发应该是来自某只狗的尾巴……

        看着兄弟二人期待被夸奖,却又不敢表露得太明显的样子,宇智波田岛还是狠下了心!

        “这是谁的主意?”

        宇智波田岛厉声的喝问让斑和泉奈心中一惊!

        他们不是很明白,即便对礼物不满意,父亲也不至于生气吧?

        但是斑还是先泉奈一步站了出来,总之先认错!

        “父亲,这是我自作主张,跟泉奈没有关系!泉奈是被我拉来的!”

        “不是这样的!”泉奈急忙说道,“父亲,都是我的主意!哥哥他是……是中途被我骗来帮忙的!”

        宇智波田岛冷笑:“你们两个!还敢在我面前撒谎!”

        年纪更小一些的泉奈顿时被吓得脸色发白。

        “父亲,我没有撒谎,确实是……”

        “住嘴!”

        斑刚要继续辩解,就被宇智波田岛骂了回来!

        “我不管是你们谁的主意!你们说这是生日礼物?呵!谁的生日?”

        泉奈有一些懵,“父亲,是你的生……”

        话音戛然而止。

        泉奈的大脑一片空白,自己把父亲的生日记错了……

        明明是一天天数过来的,不可能数错的,可是……分明错了啊!

        自己不仅记错了父亲的生日,还连累了大哥被父亲责骂!

        “泉奈。”

        斑也明白过来,轻轻呼唤着泉奈的名字,试图安慰他。

        “身为宇智波!你们居然连日期都记不清!这种行为简直有辱宇智波的骄傲!”

        宇智波田岛将笔和刀扔了回去。

        “泉奈!你连日期都记错,那用你的笔去记!什么时候你的笔写断了,我就原谅你!”

        “父亲,这也太……”斑为泉奈感到不平。

        “我接受!”

        “泉奈!”斑转头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泉奈。

        你明不明白,把一支笔写断,这究竟要多久?

        宇智波田岛心里泛起一丝丝不忍,索性转头看向了斑!

        “斑!你身为兄长,却不能纠正泉奈的错误!”

        说着,宇智波田岛拿出两把刀扔给两人。

        “什么时候,你能用这把刀折断泉奈手里的那把,我便原谅你们两个人!”

        “两个人?”斑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惊喜的小鹿。

        宇智波田岛却如同一只狠辣的苍鹰!

        “是,两个人!但是,在那之前,你不可以用你的短刀对敌!因为你愚蠢的错误,你的刀因此蒙羞!连杀人的资格都没有!明白吗?回答我!”

        “明白!”

        斑大声的吼道!右手死死的握着刀鞘!暗自下决心,一定要让泉奈取得父亲的原谅,也绝不会再让自己的刀蒙羞!

        斑终究还只是个不到六岁的孩子,这样的理由他也信了。宇智波田岛很庆幸,斑在那天晚上面对两个间谍的时候,没有动用那把刀!如果斑拿着那把不合格的刀对敌,大概率会因为刀身折断而败亡!

        “都回去好好反省吧!”

        “是!父亲!”

        “是!父亲!”

        宇智波田岛回到自己的桌前,推算了一下,情不自禁笑了起来,他知道泉奈为什么会算错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