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反噬 作者:李子谢谢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1-22
  •     感谢金令山的打赏。

        ……

        ……

        夜深了,整个杨家陷入一派萧瑟里,夜的冷清让死了两个人的杨家显得尤为诡异。

        最后一夜了,之前没来守灵的人都来了,二姨太和她的娇娇,三姨太和她的儿子,都来了。杨大姐也来了,杨大姐夫也来了。

        杨青青蹲在地上烧着纸钱。背后突然被人踢了一脚,她整个人向前栽去,好在二姨太及时拉住了她,不然她就栽在火盆里,脸要被烧毁容了吧。

        杨青青

        “宝儿你怎么这样?”二姨太嗔怪了三姨太的儿子。

        宝儿一副不逊样子,冲到三姨太身边,说道:“娘,二姨娘骂我。”

        三姨太就抱着宝儿和二姨太吵起来:“二老爷才刚走,你就要欺负人了吗?宝儿可是老爷唯一的儿子啊,也能让你欺负?”

        不是亲生的,可是入了杨家族谱了,那就是二房的公子。

        “谁欺负谁?明明是宝儿欺负青青,宝儿是弟弟,青青是姐姐……”

        “宝儿是弟弟,青青是姐姐,青青难道还要和自己弟弟计较?她可就宝儿一个弟弟。”

        杨青青在心里“啐”了一口,什么狗屁弟弟,野种,该死!

        她爹都该死了,这个野种还活着干什么?

        宝儿平常混账,没少欺负青青,从前是背地里暗暗欺负,如今父母皆死,他就公然欺负了,三姨太是个纵子的,指望她教训儿子?

        还是自己亲自替她教训好了。

        杨青青没作声继续烧纸,三姨太强势,二姨太也只能作罢,省得自己的女儿娇娇也被宝儿祸害。她已经看见宝儿对娇娇扬拳头,娇娇吓得哭了。

        杨大姐一直没有站出来主持公道,此时说道:“娇娇哭了,哭得人心烦,你带她回去睡吧,反正二弟他也不一定想看到娇娇。”

        二姨太抱着娇娇屈辱地走了。

        娇娇也不想看到他。

        那个***幼女的恶魔,死了好。

        二姨太心里这样骂着,抱着娇娇离开了灵堂。

        灵堂又回归了宁静。

        杨青青继续烧纸,她像个木偶,任由宝儿又来挑衅什么,她都不吱声。

        宝儿活灵活现耀武扬威在杨青青身边来回晃,他得意于杨青青的忍气吞声,以至连自己的护身符从脖子上掉下来他也没有察觉。

        杨青青将那护身符攥紧了手里——

        宝儿是突然地倒地,三姨太反应过来时已经吓到了。

        宝儿坐在地上浑身抽搐,张牙舞爪,继而面容扭曲七窍流血——

        那样子太吓人了,即便三姨太这个亲生娘也不敢近前,只能眼睁睁看着宝儿惨烈死去。三姨太除了大喊大叫,什么也做不了。

        很多人因为三姨太的叫声赶来灵堂,看到了更为骇人的一幕:杨大姐和宝儿保持同样的姿势坐在地上,身体严重变形扭曲,脸上五官被什么重蹄踩过一般,成了一片肉泥,汹涌的鲜血奔流其上——

        杨家一下子又死了两个人,人心惶惶。

        有人提议报官,杨大老爷不肯。

        他本来就是一家之主,如今杨老太爷和杨老太太受了打击,一病不起,他更是家主了。

        他不同意报官,因为很多人目睹了宝儿与杨大姐的死状,没有凶手,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中邪。

        他好歹也是个小官,家里出了邪祟,不吉利传出去难听。

        杨大老爷只想着等丧事过了,便请法师到家里来做法事,驱邪。

        死的实在是无关紧要的人,宝儿又不是杨家的种,杨大姐也是泼出去的水,而且这个女儿对娘家真是毫无用处。

        杨大老爷才不会为他们主持公道。

        由于事发突然,一片混乱,灵堂那边太血腥,下人正在清洗,又有大老爷坐镇,女眷都退回各自屋子。杨大老爷让杨青青和沈昌平一个屋子,好有个伴。担心她们小姑娘家见了这么多血腥,害怕。

        被窝里躺着表姐妹两人。

        沈昌平搂着杨青青,悄声可:“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他们和我爹一样该死。”

        宝儿就不用说了,就是被三姨太宠坏的混世魔王,而杨大姐呢,她亲眼看着杨青青被她的二儿子祸害,却没有阻止。

        沈昌平有些吃惊,杨青青眼下也不过是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几年前就被祸害,不是更小?

        杨青青心头恨意就算杨大姐死了也不能消散。

        “我爹带着我去大姑家作客,大姑家的二表哥简直是***——”

        杨青青回忆起当年的事依然咬牙切齿。

        “他也该死,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

        杨青青的手在被窝里攥成拳头。

        沈昌平从被窝里握住了她的手,说道:“傻孩子,你初学这门技艺,一连杀了三人,你可知道严重后果,等你母亲丧礼过后,你就跟我回齐都去,先好好调养身体吧,等养足了精神,再报仇也不迟。”

        这种凶险的谤法一般人学不会,要天资聪颖,天选之子才能习得。如今看来自己是得了一个难得的好苗子当徒弟,才会让她略识皮毛便能杀人,且杀了三人未有失手。不过这孩子应该撑不过明日便要遭到反噬了。

        果然,第二日天未亮,杨青青已经浑身发烫,整个人陷入昏迷。

        因为杨家一连出了几条人命,大家便把杨青青的发病也视为是中了邪祟。

        杨青青发病,不能为父母送殡。沈老爷担心沈昌平也会被传染,不让沈昌平同她一处,也不让沈昌平去送殡,但沈昌平一句话打消了父亲的疑虑,她说:“邪祟都是冲着杨家来的,我姓沈。”

        杨家造孽杨家才有这些劫数吧。

        沈昌平要带杨青青回齐都,沈司空也拗不过她,只能答应。沈夫人肯定是答应的,毕竟杨青青是二弟唯一的血脉了。她这做姑姑的替弟弟好好照看着是情理中事。

        沈司空原本还有些不情愿,沈夫人便说:“从前你收留夏丽云的时候,我可什么都没说。”

        沈司空便只好答应。

        好在父母还有杨大老爷照看,不然沈夫人都想把杨老太太和杨老太爷也带回齐都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