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本宫不想当皇后》-> 第二百一十七章 和祖母生了嫌隙
第二百一十七章 和祖母生了嫌隙 作者:自在观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1-22
  •     金不换是生意人,生意人最商场的不是赔笑,而是做交易。

        他只要稍稍动脑,就值当何氏为什么肯出头了。

        她也知道何氏说的出个数不是说钱,何氏再有钱能有他金大郎有钱?

        他们金家指缝里漏出来一些都够何氏吃一辈子的了。

        不是钱,那是就是别的买卖。

        金不换用精明的眼

        金氏不让金不换搭理何氏,被金不换按住了胳膊。

        何氏舔了舔嘴唇,略带得意道:“我可以离开薛家!”

        金不换等了一下她没下文,哈哈大笑道:“就没了?就这?”

        裤子都快脱了,只看这个嘛?

        金不换实在是个刻薄人,不是辱骂人的刻薄,却能用普通的言语戳到别人最难看的地方,让人自惭形秽!

        何氏现在就是这样的感觉,可方才她来的时候还不是这样,她能离开薛家,主动离开薛洋,这不是金氏一直想让她做的吗?

        她都已经做到这样的让步,金不换又笑什么?

        “我离开了,薛家家主就能和金氏好好的过日子!”何氏说着他在心里鄙视过金氏很多次的话:“薛洋也能安心,不会再胡思乱想了!”

        这么不要脸的话,她还真的继续说啊!

        金不换再次哈哈大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看一眼对何氏不屑一顾的金氏,他才慢慢止住笑容道:“何娘子,你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金氏冷笑道:“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我过的好不好,跟你离不离开有什么关系?你以为你是谁?能左右我的幸福?!

        还是你真的以为你是谁,既然你觉得会左右别人的幸福,那为什么不早点走呢?!

        还不是以为你能左右薛洋,就能把薛家掌控在手中!

        实话跟你说了吧,我能容你这么久,就是我从来都没把你放在心上。

        薛洋他如果有心,有没有你都一样。

        不管我们过好还是过坏了,都与你无关,只是我们两个人的事,你知道吗?!”

        任谁能相信这么有禅意的话是从金氏嘴里说出来的。

        何氏诧异的看着金氏。

        金不换摊摊手道:“你也听到了,不是我不跟你交换,是我姐姐不交换,我们还是回金家去吧!”

        何氏看金氏全然不看薛洋,仿佛薛洋可有可无,她这才相信金氏真的不顾薛洋了。

        可是这怎么可以啊?

        “金娘子!”何氏慌张的叫道。

        金氏挑眉道:“暂时还没有合离,请叫我薛夫人!”

        她现在不喜欢薛洋是真的,也从来没在乎过何氏的从在是真的。

        之所以不在乎,就是名分这个东西已经是她的了,只要她要,随时都可以拿到手。

        除非她不想要了。

        看何氏一脸的叫不出口,金氏笑道:“所以整件事中,最恶心人的就是你!

        就因为你曾经是薛夫人,所以现在就叫不出来了?

        你明明对薛夫人三个字那么的在意,在意到下堂了都要跟薛洋生个孩子来恶心我,却要装作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留在薛家,你到底是给谁看呢?

        你一天离不开薛家,所有人就都知道你是个无能之辈,哪怕你下巴扬的再高,也只是个下堂妇!”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

        被点中了痛出,何氏有些恼羞成怒。

        金氏摇头道:“我以后都不会说你了,你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只是想说,薛夫人是我的,我想要就要!

        看你这么在乎,那我现在成全你,你自己留着吧,我不要了!”

        说完看着金不换道:“哥,我跟你回家!”

        金不换早就想让金氏回家了,是金氏自己执迷不悟的。

        现在人跟他回去,还不知道老爹老娘多开心呢。

        他一刻都等不及了,点着头,在前面开路。

        何氏看着两个人头也不回的样子,这才想起来她是来干什么的。

        她是来认错的,不是来耀武扬威的,可是为什么还要刺激金氏呢?

        “薛夫人,薛夫人……”

        直到薛洋喊了声:“别求她了,扶我起来!”

        何氏回头看看不能自理的薛洋,咬了咬唇,还是追了出去。

        人来了又走,最后还是剩下一开始那么几个人。

        薛老夫人让人把薛皎月拉走,然后注视薛繁织,她的目光殷切还有些内疚,看了好久,看薛繁织也看着她犹豫不出声,她才问道;“阿织,你也要回金家吗?”

        薛繁织知道根据舅舅的性格,方才潇洒的走是为了气何氏,想来一会还会回来接她。

        金家钱财多人口少,最希望他们都回去了。

        而薛家薛洋已经残废了,留与不留薛家人都阻拦不了。

        可薛老夫人却需要她留下来。

        但是要不要留,薛繁织还在考虑。

        她突然问道:“祖母,您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人?我娘又是什么样的人?”

        姜嬷嬷听的云里雾里,不知道薛繁织为什么答非所问。

        薛老夫人认真道:“你娘是个好人,但是遇人不淑!你被你娘坑了!”

        只是被娘坑了吗?

        薛洋为了要儿子休掉深爱的何氏,娶了不爱的金氏,又生了她和薛皎月。

        明明薛皎月是别人的女儿却被何氏抱给了金氏养。

        金氏为了讨好薛洋,对亲生的女儿视而不见,对奸生子却真爱万分。

        也是因此,在这样一个畸形的家庭环境中长大,母亲不喜欢她就没人喜欢她。

        应该说母亲都不喜欢她,别人喜欢又能怎么样呢?

        因此她活得谨小慎微,行事做事都如履薄冰,养成了她明明不傻却总是畏畏缩缩犹犹豫豫像个傻瓜。

        这些是她的错吗?

        当然不是。

        她只是个孩子,大人的恩怨她什么都不懂,可是她被带到这个世上就是为了给大人的恩怨买单的。

        坑她的可不止一个。

        难道老夫人不是?

        真的相信人精一样的老夫人说不知道薛洋给金氏塞孩子吗?

        恐怕她早就知道,倒也不是喜欢看金氏热闹,就是懒得管薛洋的事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