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庭堂燕》-> 第二百二十九章 跃跃欲试
第二百二十九章 跃跃欲试 作者:白露瑭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9-16
  •     陆归堂与顾谨策马而归的时候,军营中的将士们正跟着冷山操练。

        众人只觉得今日没瞧见顾小郎,没想到她是与咸王出营去了。

        既然是咸王的事情,众人也不敢多问,只觉得来人身上似添了些落寞,其余的倒

        顾谨担心陆归堂伤势反复,没让他直接去沙场,二人一同回了中军大帐,顾谨亲眼盯着陆归堂喝了药,才又一同去沙场上。

        操练已过五日,不得不承认的是冷山这套用来训练江湖子弟的法子放在将士们身上倒是很见成效,黄奢等人皆是靠蛮力取胜的山匪,他们力气大性子野,将士们素来中规中矩,迎面对上反倒会吃了山匪的亏。

        人人都想着多长些力气,待将士们的力气比山匪强了,就能将他们一举剿灭了,可硬碰硬不是好法子。冷山是江湖中人,所学招式狠辣凌厉又灵活轻巧,以柔克刚,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局面。

        一下午的操练过去,晚膳时分陆归堂等人与将士们同桌用饭,从前军中伙食分高低优劣,自陆归堂来了以后便将将领专用的食材下放出来,这下子人人有了肉吃,心中对陆归堂很是佩服。

        谁不知道咸王殿下是今圣嫡子,那在汴梁城里头是锦衣玉食过惯了的人,今天不仅和他们同吃一锅菜,还半点王爷的架子也不端,却是让将士们开了眼。

        陆归堂自言万生平等,军营之中皆是保家卫国的热血儿郎,更不该有高下之分,他事事亲力亲为,王彦才等人都看在了眼里。

        陆归堂嘴角浮着笑意,手上不住地往嘴里送食物,却又觉得味同嚼蜡。

        他眼望着众将士,人人面上都有疲惫神色,但又人人志趣高昂,他们不只盼着七日的时间快快过去,还盼着早一日见到李昌平。

        可……他却连舅舅的死讯都不敢说出口。

        今日他们回来的急,此事还不曾说与商故渊和冷山知晓,但他们却知道昨夜陆归堂与顾谨是去了刺史府的,军营之中事务繁多,有什么事情能让他们耽搁到今天中午才回来,商故渊百思不得其解,只想着过一会儿再问陆归堂。

        却不想一顿饭还没结束,陆归堂就搁了筷子,木筷搁在瓷碗上的声音清脆,竟让周边人都停了碗筷去看他。

        陆归堂收起方才那瞬息万变的神色,只淡淡道:“左右今夜无事,饭后让本王瞧瞧你们近日的成果。”

        众将闻言欢呼雀跃,他们没日没夜地操练了多日,早就想要找人比试比试了,奈何冷爷看的紧,不让他们私下里比划拳脚,他们又打不过冷爷,人人都觉得有些遗憾,眼看就要等不到第七日了,陆归堂却忽然说了这话,正合了他们的心意。

        顾谨于一片欢呼雀跃声中忽而抬头,从陆归堂那看似漫不经心的笑意里看到了他的那份坚韧之心。

        别人或许以为咸王不过心血来潮,她却明白他的心意:国舅已故,定州多半会成为陆承修的弃子,而陆归堂不愿舍弃李昌平多年心血,定州的将士,已成他心中一方要土。

        他要看一看,这帮热血儿郎今夜会有怎样的表现。

        今日早间下了一场暴雨,那雨来的急去的也快,似哭诉谁一般,气势汹汹的来,凄冷决绝的去。

        雨过以后天空便一直阴霾,只是未再下雨,这夜夜色来的快,晚膳还没用完的功夫,眼瞧着天就黑了下来。

        陆归堂亲自领着众将士们在沙场上席地而坐,今夜无月明,陆归堂便命人点了火把,一时间沙场上亮堂一片,竟有“沙场秋点兵”之感。

        但与出征前沙场点兵的庄严景象比起来,今夜的气氛倒是其乐融融,除了例常巡逻的看守的,其余将士皆席地而坐,却有不少人才刚坐下便有些跃跃欲试,竟坐不住了。

        是咸王殿下亲口说的,要看看他们操练的成果如何了,一想到可以大展身手一番,将士们脸上的笑意便越发遮掩不住。

        陆归堂只轻声一笑,看不出喜怒:“哪位愿意先来展展身手啊?”

        按说此时便该有年轻气盛的小将士站出来,可不知为何,今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尤其是当着咸王殿下的面,他们竟有些打退堂鼓了。

        若是出了丑,以后可还怎么抬起头来。

        一时之间沙场上犹豫不决,怔寂无声,大约是意料到会有这画面,陆归堂正抿了抿唇要说什么,却忽然听一道熟悉的声音传过来。

        “殿下,俺先来!”

        众人闻声一齐回头去看,见说话之人就坐在陆归堂身边,说话间他已经起了身,跃跃欲试就要施展筋骨。

        正是中郎将王彦才。

        陆归堂见状朗声一笑,一日来的阴霾因此人一句豪言而消散了大半,他愁的就是今夜无人出头,却忘了军中有这个性情直率的王彦才。

        亦因陆归堂这一笑,众人的神情皆放松了下来,小将们只觉得遗憾的很,为何方才不快点开口。

        “王将军这嘴皮子也忒快了,我们正要开口呢,您就抢了先。”

        说话的是坐在王彦才身边一个少年郎,王彦才得意一笑,虚踹了他一脚,知道这帮小将士正后悔不已,他笑道:“谁让你们这些小兔崽子犹豫不决的。”

        小将们虽瘪了瘪嘴,仍旧觉得遗憾,但却也添了兴致,等着看王彦才耍功夫。

        陆归堂又沉沉笑了声,起了身学着王彦才的样子朝他屁股上虚虚踹了一脚,鞋底还没贴到他的屁股,王彦才就捂着屁股跑开老远。

        “依本王看,王将军这伤是好利索了?”

        陆归堂疏懒的声音传到众人的耳朵里,不由地又激起一层笑音,这下子氛围彻底融洽起来,将士们心中明白了一件事:

        这咸王殿下并非是他们印象里的世家大族权贵之家,他不只半点儿王爷该有的架子都没有,甚至还将自己视为亲友。

        众人都等着看王彦才耍功夫,他也不揶揄,捂着屁股就又小跑了回来,本想要翻个跟头,奈何自己心宽体胖,一下就摔在了地上,吃了一嘴的沙土。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