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穿越架空-> 《南宫小姐被魂穿了》-> 第六十三章:回拒阿尔塞
第六十三章:回拒阿尔塞 作者:神彤小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5-22
  •     “娘娘可是有什么高兴的事?”

        “苏姑姑,很快,任国就可以复国了。”

        苏姑姑听后,脸上也添了一些高兴。

        “终于等到了。”苏姑姑欣慰地说。

        婉皇贵妃脸上的笑容直至不退。

        第二天,任忠详就到旭养殿见陛下。

        “陛下,臣已经想好如何回拒阿尔塞了。”

        “说来听听。”

        “北凉暂时没有与任何部落交好的计划。”

        “就这样?”

        任忠详点了点头,“臣是这样想的,能少说便少说, 若是多说了,不小心就得罪了。”

        陛下听后,同意的点了点头,“好,不日启程。”

        “是,陛下。”

        任忠详从旭养殿离开以后,就去了绵娉殿,跟婉皇贵妃说明天就启程去阿尔塞。

        婉皇贵妃知道以后,就想办法悄悄地离开北凉,前往阿尔塞。

        “苏姑姑,陛下有多久没有来过绵娉殿了?”

        苏姑姑仔细想了想,“有一年多了。”

        婉皇贵妃点了点头,“那就行。”

        “娘娘,你问这个做什么?”

        “苏姑姑,收拾好一些行李。”

        “做什么?”

        苏姑姑还不知道婉皇贵妃要偷偷去阿尔塞的事情。

        “本宫来不及跟你解释了,你先替本宫收拾一些东西,一点就可以了。”

        “是,娘娘。”苏姑姑不知所措的给婉皇贵妃去收拾东西。

        婉皇贵妃站在一旁,看着苏姑姑收拾东西。

        苏姑姑一边给婉皇贵妃收拾,一边问,“娘娘,您这是要做什么?”

        “去阿尔塞。”

        苏姑姑听到后,停下了手中的东西,瞪大眼睛看着婉皇贵妃。

        “娘娘为什么要去阿尔塞?”苏姑姑惊讶地问。

        婉皇贵妃看了看周围,小声地说,“本宫要引起阿尔塞跟北凉的战争,只要阿尔塞跟北凉开战。不管最后阿尔塞是赢是输,北凉都会折损兵力。这样,到时候攻打北凉,就容易多了。”

        “那陛下知道娘娘要去阿尔塞吗?”

        婉皇贵妃摇了摇头,“陛下不知道,本宫是偷偷去的。”

        此刻的婉皇贵妃,像极了那个十岁的叶婉苡,背着自己的父皇,偷偷的溜出宫。

        “这怎么行?若是陛下知道了,那可是要死的。”

        “苏姑姑,若是想要复国,本宫必须要这么做。这是难得一遇的机会,本宫不能就这样让机会流失。”婉皇贵妃瞬间变回那个没有心的婉皇贵妃。

        “娘娘!”

        “行了,苏姑姑你别再说了,快点收拾好。”

        “是,娘娘。”

        一旦婉皇贵妃坚持的事情,就很难改变。

        这一点,倒是与陛下很像。

        苏姑姑收拾好以后,问,“若是陛下发现了,怎么办?还有,若是陛下突然来找娘娘,娘娘不在,又该怎么办?”

        “陛下不会发现,也不会来这。”婉皇贵妃坚定地说。

        “娘娘又如何知道陛下一定不会来绵娉殿呢?”

        婉皇贵妃也不知道如何解释,总之就是觉得苏姑姑担心的这些,都不会发生。

        “苏姑姑不必多说。”

        “那娘娘会带着老奴一起吗?”

        婉皇贵妃仔细的想了想,摇了摇头,“不会。”

        “为什么?”苏姑姑有些急了。

        婉皇贵妃拉住苏姑姑的手,严肃的神情一瞬之间变得温柔了。

        “苏姑姑,本宫知道,你担心我。但是,我已经不再是那个十五岁的叶婉苡了。”

        “娘娘既知道,又为什么不带上老奴?娘娘是怕老奴耽误娘娘吗?”

        婉皇贵妃摇了摇头,“苏姑姑你已经年迈了,去阿尔塞路途遥远,路途奔波,你已经承受不起了。苏姑姑,你陪伴在我身边,数三十余载。你已经不只是我的苏姑姑了,我已经将你当作我的亲人一样。我不希望你有事。”

        “老奴不怕这些,老奴只想陪在公主身边。”苏姑姑很小声地说。

        “但是我怕。”

        婉皇贵妃已经没有亲人了,她只剩下苏姑姑了。

        苏姑姑听见婉皇贵妃说她怕的时候,心中咯噔了一下。

        鼻子有一些的酸,眼眶渐渐的被眼泪浸湿。

        “苏姑姑,你已经陪了我半生了。再说了,我只是想办法让让阿尔塞与北凉开战,又不是干什么。不会出什么事的。”婉皇贵妃安慰说。

        “娘娘,老奴不在身旁,定要注意安全。”

        婉皇贵妃乖巧的点了点头。

        第二天一早,任钟祥就在绵娉殿等着婉皇贵妃。

        在苏姑姑给婉皇贵妃乔装打扮的时候,苏姑姑一边弄一边说,“娘娘,若是陛下来了,老奴该怎么说?”

        “直接说本宫不舒服,怕传染给陛下,就不见陛下了。然后找一些人,对外传,说本宫病了,一个月不见任何人。”

        这个问题,婉皇贵妃在睡觉的时候,就想好了。

        “老奴记住了。”

        苏姑姑给婉皇贵妃梳妆好以后,就把昨晚收拾好的包袱递给婉皇贵妃。

        “娘娘,一定要注意安全。”苏姑姑反复叮嘱。

        婉皇贵妃点着头,说,“我知道。”

        苏姑姑跟婉皇贵妃一起走到大殿。

        任钟祥看见婉皇贵妃的打扮,有被震惊到。

        苏姑姑给婉皇贵妃打扮的很小姑娘,像极了年少时的婉皇贵妃。

        小时候叶婉苡喜欢偷偷的溜出宫去玩,每一次都会打扮的像个小男孩一样,束发,一根发簪,穿着最朴素的衣服。朴素到就像是普通人家一样,粗布素衣。

        任钟祥虽是朝中大臣,但是经常会看见婉皇贵妃乔装打扮的样子。

        如今的婉皇贵妃已经三十多岁了,穿的像从前一样,除了多了一些沧桑,真的没有太大的变化。

        “臣参见娘娘。”

        “平身。”

        “谢娘娘。”

        “何时出发?”婉皇贵妃问。

        “随时。”

        “走吧!”

        “是。”

        婉皇贵妃拿着包袱,头也不回的就走了,离开了绵娉殿,上了马车,出了皇宫。

        苏姑姑看着婉皇贵妃离开的背影,心中始终有些不放心。

        从北凉到阿尔塞,需要整整三天三夜。

        在马车上,任钟祥也不敢跟婉皇贵妃说些什么,所以只安安静静的坐着。

        婉皇贵妃跟南宫倾蒅一样,在坐马车的时候,喜欢看外面的沿途风景。

        她喜欢看沿途的风景的原因是因为可以让她静下心来,不去想太多的事情。

        在这一刻,她不是婉皇贵妃,只是任国的叶婉苡,她只是叶婉苡。

        阿尔塞一路的风景,与北凉大不相同。

        北凉一路上皆是商人来来往往,而阿尔塞一路上,皆是山水河川,还有很多的草原。草地上,还有许多各种各样的野花。黄的,紫的,红的,粉的,甚是好看。

        过了许久,她也看累了,便不看了。

        待婉皇贵妃安静的闭目养神时,任忠祥突然问,“娘娘,您要如何说,阿尔塞的洲君才会出兵攻打北凉?”任忠祥小心翼翼的问。

        婉皇贵妃缓缓睁开眼睛,不紧不慢地说,“等到了阿尔塞,不就知道了吗?”

        任忠祥也不敢再多问什么。

        若是从前,任忠祥定敢问。但是现在的叶婉苡已经不再是从前的叶婉苡,现在的叶婉苡与从前的叶婉苡,差太多了。

        三天后,婉皇贵妃跟任忠祥顺利到达阿尔塞部落。

        陛下提前写了一封信,命人送到阿尔塞,送到洲君手中。

        信中有写到,任忠祥跟一些侍卫会在三天三夜后抵达阿尔塞。所以阿尔塞的洲君亲自迎接任忠祥。

        任忠祥下了马车以后,小心翼翼的扶着婉皇贵妃下马车。

        阿尔塞的洲君见任忠祥下了马车,赶紧走到任忠祥的面前。

        洲君以为任忠祥扶的婉皇贵妃是任忠祥,便对着婉皇贵妃说,“想必这位就是北凉陛下派来的使臣任忠祥大人吧?”

        任忠祥一脸震惊的看着洲君,紧接着看向婉皇贵妃。

        婉皇贵妃笑着说,“正是鄙人。”

        婉皇贵妃说完,任忠祥一脸不可思议看着婉皇贵妃。

        任忠祥就跟没见过世面一样,而婉皇贵妃淡定自如。

        “大人这边请。”

        “洲君请。”

        婉皇贵妃与任忠祥随着洲君一同进入里面。

        洲君准备了阿尔塞最好的羔羊奶款待他们。

        “任大人尝尝,这是阿尔塞最好的羔羊奶。”洲君说。

        婉皇贵妃笑了笑,“洲君的盛情招待,甚是感谢。”说着,婉皇贵妃端起那碗羔羊奶,喝了一大口。

        “很醇厚的奶香味,甚是绵密。是好奶。”

        洲君听了脸上的笑容多添了几分。

        “不知,北凉陛下对于与阿尔塞交好的回答是?”洲君小心翼翼的问。

        婉皇贵妃站了起来,向洲君行了一个礼,说,“陛下给臣的回答,是。”

        婉皇贵妃故意吞吞吐吐地说,而洲君满眼的期待。

        “陛下的回答是,暂时没有与任何部落交好的打算。”

        婉皇贵妃刚一说完,洲君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为何?”洲君不明白为什么。

        在洲君决定与北凉交好的时候,想着的是,北凉陛下定与阿尔塞交好。

        阿尔塞不会得罪秦温氏部落,更不会得罪沁洲部落,定不会让北凉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可为什么北凉会不愿与阿尔塞交好?

        婉皇贵妃假装为难,吞吞吐吐地说,“陛下不愿与阿尔塞交好,是因为,阿尔塞远不及沁洲部落,甚至是秦温氏部落。所以,没有交好的必要。”

        虽然婉皇贵妃说的是事实,但是这个原因本不应该说出来。

        对于婉皇贵妃将这个事实说出来,并不觉得很惊讶。

        在马车上,任忠祥也想过很多可能挑起阿尔塞出兵攻打北凉的理由。他唯一想到的一个理由,就是将陛下不跟阿尔塞交好的真实原因说出来。

        在座的,除了洲君,还有阿尔塞别的大臣在。

        “啪!”

        婉皇贵妃被吓了一跳。

        “北凉陛下算个什么东西,竟然说这样的话?若不是没有沁洲部落跟秦温氏部落,北凉会有今日这样的风光?”

        一名身体健壮,头围大概五十八厘米,高大概一米九五,肱二头肌都是肌肉,不拘小节的人。

        “阿奇乃戾,闭嘴。”洲君大声的说。

        这位阿奇乃戾是阿尔塞的溯平王,是洲君的二弟弟。

        “别人都欺负到我们头上了。”阿奇乃戾大声的说。

        洲君无话可说,阿奇乃戾说的确实是事实。

        婉皇贵妃见溯平王这么大反应,正是她想要的。

        “当初你想要与北凉交好,我们都反对,只有你坚持。这下好了吧?别人根本就没有想要与我们阿尔塞交好的意思。”阿奇乃戾朝着洲君大骂。

        阿尔塞不像北凉,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的规矩。

        “洲君,虽然......”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