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穿越架空-> 《南宫小姐被魂穿了》-> 第五十五章:从不担心
第五十五章:从不担心 作者:神彤小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5-01
  •     姝瑶避开南宫倾蒅受伤的脚,抱着南宫倾蒅说,“若是以后你还有不开心的事,你可以告诉我,我愿意做那个倾听的小树洞。”

        南宫倾蒅欣慰的笑了笑,说,“好。”

        还好有你在,若是没有你在,我都不知道我该怎么办了。

        姝瑶从屋里出来,看见莲心在外面等着。

        “你一直都在外面吗?”姝瑶问。

        姝瑶担心莲心会听到什么。

        莲心摇了摇头,“也是刚在外面不久,刚刚去做事了。”

        姝瑶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照顾好主子,否则本宫唯你是问。”姝瑶很严肃地说。

        “是,公主。”

        说完姝瑶就跟茆茹回拎沁阁了。

        姝瑶走了以后,莲心一直看着姝瑶的背影。

        莲心脑子里浮现的,就是姝瑶那句“在这里,你唯一的念想,就是可以好好的活着吧!”。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在这里唯一的念想就是好好活着?

        南宫倾蒅不是南宫阙的女儿吗?为什么唯一的念想是好好的活着?

        “你在干什么?”

        莲心转头一看,是北然。

        “参见王爷。”

        “平身。”

        “你站在外面干什么?”

        “没什么,刚才胥明公主刚走。”

        “王妃呢?”

        “在屋里。”

        北然正要开门,被莲心阻止了。

        “王爷,王妃心情不太好。”

        莲心在北然面前,不需要像别的婢女一样唯唯诺诺。

        北然皱了皱眉头,“心情不好?”疑惑地问。

        “是。王妃想家了。”

        北然想了想,南宫倾蒅的生辰快要到了。

        按照以往,南宫阙都会给南宫倾蒅办生辰宴,只是不知道今年会不会给南宫倾蒅办生辰宴。

        想了想,好像自从嫁进北王府以后,就没有回过南宫府。

        北然没有说什么,转身就走了。

        ——南宫府

        自从南宫倾蒅嫁到北王府以后,南宫阙就没有怎么关心过她。

        南宫倾蒅因为一支鸣蒅箭,差点掉了脑袋。南宫阙不但什么都没有做,而且一点也不担心。

        “老爷,北王来了。”

        南宫阙一听北然来了,吓得手里的茶杯“嘭”的一声掉在地上。

        南宫阙小声呢喃,“北王怎么来了?”

        南宫阙正要出去的时候,北然就进来了。

        “参见北王。”

        “南宫倾蒅已是北王妃,南宫大人无需行礼。”

        南宫阙尴尬的笑了笑,“虽然臣的小女已嫁给了王爷,但是该行的礼还是得行。”

        “南宫大人随意。”北然冷漠地说。

        南宫阙给北然倒了一杯茶,放在北然面前。

        “不知王爷突然来南宫府是有什么事吗?”南宫阙小心翼翼地问。

        北然不紧不慢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说,“王妃也快要过生辰了,不知南宫大人今年可有什么安排?”

        “小女倾蒅嫁到北王府成为北王妃,就不会再像往常一样举办生辰宴了。”

        都已经嫁过去了,这些肯定要丈夫做。

        北然莫名的点了点头,北然这一点头,南宫阙看着觉得奇怪。

        “是王爷想要像往常一样举办生辰宴吗?”南宫阙问。

        北然笑了笑,“不是。既然南宫大人没有这个打算,那便什么都不要做。”

        说完北然起身就离开南宫府。

        “王爷慢走。”

        南宫阙看着北然离开南宫府,心里不由得生出一些兴奋!?

        南宫倾蒅能够嫁给北然,是最好的结果。

        北然是所有皇子都唯一一个被封王爵的人,是未来得储君。

        若是北然成了太子,那么南宫倾蒅将会是太子妃。若是再好一点,北然就是未来的陛下,而南宫倾蒅是北然发妻,定会是北凉的后宫之主。

        北然虽然看着冷漠,高冷。但是他的内心可不像表面的冰冷。

        南宫倾蒅都要被杀头了,南宫阙丝毫不担心。是因为他知道,北然不会让南宫倾蒅出事的。

        ——

        距离南宫倾蒅生日还有十九天。

        南宫倾蒅的脚已经半个月了,还没有完全好。

        不仅脚没好,就连手上被她咬破的牙印,都没有好。

        南宫倾蒅看到自己的手,想起北然比她伤得还严重,不知道北然怎么样了。

        “吴席。”北然大喊。

        吴席从外面跑进屋里,说,“王爷。”

        北然递给吴席一瓶药,说,“把这瓶药给莲心,让莲心用这个药涂在王妃的手上。”

        吴席接过北然的药,“是,王爷。”

        吴席一刻不敢耽误,立刻到蒅溪殿把药给莲心。

        “莲心姑娘,这是王爷给的药,让你用这个药涂在王妃受伤的手上。”

        莲心接过吴席的药,“这是什么药?”

        “不知道,王爷没说。”

        “知道了。”说完莲心就走了。

        在往后的几天,莲心都用北然给的药,给南宫倾蒅涂。

        “这是什么?之前涂得药都不是这种。”南宫倾蒅问。

        莲心一边给南宫倾蒅涂手,一边说,“这是王爷让吴席给我的药,说是用这个涂手。”

        南宫倾蒅只轻声的“哦”了一声。

        到了第二天,莲心再一次给南宫倾蒅上药的时候,没想要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南宫倾蒅震惊的看着莲心,用手指着那个牙印说,“这才一个晚上,就...就快好了?!”

        莲心也没有想到这个药竟然好的那么快。

        “不愧是王爷给的药。”莲心不禁的说出这句话。

        南宫倾蒅心想:如果北然给了她这个药,就说明他已经好了?

        “北然现在在哪?”南宫倾蒅问。

        莲心摇了摇头,“不知道,王爷一大早的就出去了。”

        “那你知道北然的手上的伤口好了吗?”

        莲心笑了笑,“奴婢怎么会知道王爷的伤口好了没,王妃要是想知道王爷的伤好了没,等王爷回来了,您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谁....谁想看他,就随便问问。”南宫倾蒅吞吞吐吐地说。

        莲心直勾勾的看着南宫倾蒅,“王妃真的只是随便问问吗?”

        南宫倾蒅不敢直视莲心的眼睛,“不然呢!”

        莲心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故意把音拖长了很多很多。

        刚说完,北然就回来了。

        “王爷。”

        蒅溪殿离前院最近,所以有一些声音听得很清楚。

        “这刚说完王爷,王爷就回来了。”莲心笑着说。

        “涂你的药,哪儿这么多话。”

        莲心还是忍不住笑了笑。

        蒅溪殿的门是开着的,很清楚的看见莲心正在给南宫倾蒅上药。

        北然往蒅溪殿看了一眼,停留了一会儿,就回扶苑阁了。

        ——

        “很快就是小姐的生辰了,该送什么东西给小姐呢?”姝瑶自言自语的说。

        在一旁的茆茹看着姝瑶一直在想送什么礼物给南宫倾蒅。

        “公主,您看北王妃喜欢什么东西,或者有什么缺的东西,看着送给北王妃不就好了吗?”茆茹给姝瑶出主意。

        姝瑶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茆茹的建议,“不行,要送就要送好一些的。小姐喜欢的东西总可以得到,毕竟有王爷在。再说了,小姐缺什么,王爷都可以给。这样太没有诚意了。”

        姝瑶想着给南宫倾蒅送什么东西,茆茹也跟着一起想。

        “茆茹,拎沁阁有没有什么特别珍贵的东西?”姝瑶看着茆茹问。

        茆茹回想了一下拎沁阁里珍藏室里的东西,“那可就多了。只是合不合公主的心意就不清楚了。”

        “那就去看看。”

        说着姝瑶就拉着茆茹去珍藏室了。

        珍藏室里的东西,很多都是陛下跟各宫娘娘送来的,都是为了巴结她才送的。

        这些东西送过来以后,姝瑶看都没有看过一眼,就让茆茹放在珍藏室里了。

        这是茆茹第一次去珍藏室看这么东西。

        去到珍藏室里,眼花缭乱的,各种各样的东西都有。

        这些东西好看是好看,珍贵是珍贵,但是不实用。也就只能摆在殿里看看,不是吃不能用。

        茆茹跟着姝瑶在珍藏室里走了一圈,姝瑶都没有看见几个心仪的东西。

        “公主,珍藏室里这么多东西,难道您一件心仪的都没有吗?”

        姝瑶摇了摇头,“没有,这些都多于精致,就好像一点点的瑕疵都没有。”

        茆茹表示不理解,“这么完美的东西不好吗?”

        姝瑶摇了摇头,“不好。小姐不喜欢过于精致的东西。虽然喜欢漂亮的东西是每一个人的天性,但是小姐不喜欢过于精致的。过于精致的东西就好像是一个十全十美的人一样。”

        “变成一个十全十美的人这难道不是每一个人都想要成为的吗?”

        “是,但是这世上根本不会有十全十美的人。”

        茆茹小小的脑袋,大大的疑惑。

        “可是这精致的东西,又跟十全十美的人又有什么关系呢?”

        茆茹读的书不多,虽然姝瑶读的书也不是很多,但是这些天读的书也不算少,多少懂得一些。

        而且跟南宫倾蒅谈心的时候,总会学到很多东西。

        “有些东西你不懂,本宫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确实是这么回事。

        “这珍藏室里的东西公主都没有心仪的,那公主可有想到给北王妃送什么?”

        茆茹都替姝瑶着急了。

        姝瑶摇了摇头,“没有。”

        眼看着离南宫倾蒅的生日越来越近了,姝瑶还不知道要给南宫倾蒅送什么。

        姝瑶从珍藏室回到房间里,坐在凳子上,一边喝茶一边想。

        想着想着就发呆了。

        既然南宫倾蒅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她唯一的念想就是能够在北凉好好的活着。那是不是可以送她在她的那个世界最擅长的东西。

        南宫倾蒅跟姝瑶提过,在现代二十一世纪除了是时尚杂志的资深编辑这一个职业以外,她还有一个职业,那就是小小的网络歌手。

        而她会吉他,如果把吉他的设计图纸画出来,是不是可以试着将吉他做出来?

        可是南宫倾蒅没有给她描述过吉他的东西,只跟她说过她的副业是一名网络歌手,会谈吉他。

        要怎么样才能从南宫倾蒅的口中知道吉他的描述?

        如果要问南宫倾蒅,要怎么样问,才可以从南宫倾蒅的口中知道,而又不会引起她的怀疑?

        “茆茹!”姝瑶大喊。

        茆茹就在房间外面候着,姝瑶这么大声的叫,不知道的还以为出了什么事。

        茆茹听到姝瑶喊她,就赶紧的进去。

        “公主,怎么了?”

        “快准备一下,本宫要去北王府。”

        “公主去北王府做甚?”

        “你快去准备,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哦哦。”

        说完茆茹就去准备一辆马车。

        马车准备好以后,茆茹就去叫姝瑶。

        姝瑶上了马车以后,一路上都在想着要怎么跟南宫倾蒅说。

        虽然她已经.........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