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穿越架空-> 《南宫小姐被魂穿了》-> 第三十二章:用余生赎罪
第三十二章:用余生赎罪 作者:神彤小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5-01
  •     大牢走水的事情,很快就传到婉皇贵妃的耳朵里。

        一切嘈杂的声响在这场大火中扭曲着,人们的恐怖感,紧张感被无限放大,黑暗中燃起的红光如同死神的召唤信号。

        加上她已经派人用白绫勒死莲心,又加上这场走水,莲心肯定活不了了。

        婉皇贵妃以为莲心真的死了,所以心中的大石头,也放了下来。

        婉皇贵妃想着,既然莲心已经死了,那么她的爹娘,也该为莲心陪葬了。就让苏姑姑亲自带人,将莲心的爹娘给杀了。

        苏姑姑一进到那屋子,一眼便认出,那不是莲心的爹娘。

        “来人,将他们带出来。”苏姑姑大喊。

        随后,侍卫就将笼中的人带出来。

        “他们是谁?”苏姑姑面对着守着他们的侍卫说。

        那侍卫镇定自若的说,“他们不就是莲心的爹娘吗?”

        苏姑姑走过去,每人一个巴掌,“他们是莲心的爹娘,是你瞎还是我瞎?”

        那四个守着莲心爹娘的侍卫不敢相信,相互对视,“这怎么可能,从未有人来过。”其中一名侍卫说。

        另外有两名侍卫也在说没有人来过,还有一名侍卫在深思回忆。

        “不对,有人来过。就在北王妃要被斩首的前一日深夜,我们四个无端晕倒。”那名深思回忆的侍卫说。

        这名侍卫一说,其他三名侍卫就想起来了,“对对对,就是前几日。”他们异口同声的说。

        “你们为什么不通报?”苏姑姑大骂。

        “我们也没见过莲心的爹娘,给他们送饭菜的也不是我们。看见有人在,就以为是莲心的爹娘。而且每天给他们送饭菜的都不是一个人。”一名侍卫解释说。

        苏姑姑对着那名解释的侍卫冷笑一声,“人丢了,提着你的人头跟娘娘解释吧!”

        “来人,将他们四个带走。”苏姑姑大喊。

        而冒充莲心爹娘的,也被带走。

        在去绵娉殿的时候,他们其中一个拿出一把迷烟,迷晕了苏姑姑跟那四名侍卫。

        他们迷晕了他们后,就离开绵娉殿,回北王府。

        ——

        北然将莲心带回王府,在回王府之前,莲心在集市上买了一个面具。

        在到了王府后,下马车之前,莲心就把面具带上。

        在进王府前,“你确定要以莲心的身份留在她的身边吗?”北然问。

        莲心没有一丝的犹豫,坚定的点了点头,“我确定。”

        北然会问莲心这句话,是因为他知道,南宫倾蒅很精明。如果莲心不能完全丢掉曾经的那些习惯,南宫倾蒅很快就会认出来。

        北然带着莲心回蒅溪殿, 此时的南宫倾蒅在看书。

        南宫倾蒅在大厅上看书,门打开着,阳光很灿烂,照射入屋内。

        北然跟莲心走进来,照映在阳光下倒出影子。

        南宫倾蒅看见有影子,便抬头一看,是北然跟一个女的。

        南宫倾蒅放下手中的书,问,“你怎么来了?”

        北然看了一眼桌上的书,“你的手还没好,为什么不好好休息?”

        “反正也无聊,就看看书,手不碍事,只是翻一翻书。”

        南宫倾蒅看见北然旁边还有一个女的,便问,“她是谁?”

        “她是我给你找的婢女。现在姝瑶也已经封号,赐了阁,你身边也没有一个贴身婢女。”北然解释说。

        南宫倾蒅点了点头,“贴身婢女不嫌少,那就留下吧!”

        北然知道莲心会照顾好她,但还是要做做表面工夫。

        “好好照顾王妃。”

        “是,王爷。”

        北然离开以后,南宫倾蒅就很好奇她为什么要带面具。

        “你叫什么?”

        “回王妃,奴婢叫莲心。”

        南宫倾蒅听到“莲心”二字,心里咯噔一下。

        “你叫莲心?”南宫倾蒅不敢相信的问。

        莲心点了点头。

        “你为何要带着面具?”

        “回王妃,奴婢小时候不小心被瓷片划伤了脸,所以从此便带着面具。”

        南宫倾蒅轻声的“哦”了一声。

        “以后本宫的起居吃穿用度,便由你来负责。若是有什么不会亦或者是不懂的,要及时问本宫。”

        “是,王妃。”

        “行了,你先站在一旁吧!”

        说完后,南宫倾蒅便小心翼翼的拿起手中的书,继续看。

        虽然南宫倾蒅表面是在看书,实际上是在想莲心。

        她明明让北然找人看着大牢,看着莲心。最后竟没想到,大牢走水,牢中没有一名囚犯生还。

        如今北然又找来一名婢女,也叫莲心。真的有这么巧吗?

        虽然她知道,这世界上叫莲心的,不止她一个人。但是这也太巧了吧!

        不管怎么说,既然她也叫莲心,那就当作是莲心在泉下找人来照顾她的。

        莲心知道南宫倾蒅很精明,她会通过行为举止,包括说话的音色认出一个人。所以她将自己的声音变得跟之前有些不一样。虽然只有一点不一样,但是应该不会被发现。

        ——

        假装是莲心爹娘的那两人将苏姑姑等人迷晕两个时辰以后,苏姑姑一干人等都醒了。

        他们醒来以后,假装是莲心爹娘的那两个人早就跑了。

        苏姑姑心想:糟了,莲心的爹娘不见了,现在连假装的都不见了。该怎么跟娘娘解释。

        ”快走。“苏姑姑大喊。

        他们去到绵娉殿后,苏姑姑不知道该怎么说。

        “苏姑姑,本宫让你去带人过来,这都两个时辰了。”婉皇贵妃不紧不慢的说。

        “回娘娘,莲心的爹娘早在南宫倾蒅被斩首的前一日,就被救走了。被救走后,有两个假扮莲心爹娘的人一直呆在笼里。就在两个时辰前,他用迷烟迷晕我们,逃,逃走了。”

        苏姑姑内心十分的慌张。

        “逃走了?”婉皇贵妃很冷的说。

        苏姑姑慌张的点了点头,“是。”

        婉皇贵妃沉默了一会儿,“还不去追。”破口大骂。

        “是,娘娘。”

        苏姑姑就赶紧派人去追。

        都逃了两个时辰了,想追回来,比登天还难。连他们是谁都不知道。

        那两人逃走后,回到王府,找到北然。

        “王爷,婉皇贵妃已经知道莲心的爹娘被救走了。”其中一人说。

        北然点了点头,“知道了,你们退下吧!”

        那两人离开扶苑阁后,回到自己的岗位上,该干嘛干嘛。

        他们离开后,北然笑了笑,自言自语说,“这么晚才发现。”

        ——

        一个月后

        南宫倾蒅的手指涂了整整一个月的药膏才好了。

        这一个月里,莲心每天都按时给南宫倾蒅涂药,给她换纱布。

        每天莲心都会做很多很多好吃的给南宫倾蒅,包括,她爱吃的桂花糕跟玫瑰糕。

        她爱吃桂花糕跟玫瑰糕,只有姝瑶知道。

        莲心之所以会知道南宫倾蒅爱吃桂花糕跟玫瑰糕,是因为那时每日监视她的时候知道的。

        这天早上,莲心端着桂花糕跟玫瑰糕给南宫倾蒅。

        南宫倾蒅也很好奇莲心是怎么知道的,便问,“莲心,本宫很早就想问你了,你是怎么知道本宫爱吃桂花糕跟玫瑰糕?”

        “桂花糕跟玫瑰糕许多人都爱吃,而且奴婢做桂花糕跟玫瑰糕的手艺也不错,想着做一些给王妃吃。只是没有想到第一次做的时候,王妃全都吃完了,所以奴婢记着,您爱吃。”莲心解释着说。

        莲心猜到南宫倾蒅会问,所以提前想好了怎么解释。

        南宫倾蒅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

        莲心轻声的“恩”了一声。

        “你会些什么?”南宫倾蒅日常磕唠。

        “会一些武功,也爱做菜。”莲心说。

        南宫倾蒅听到莲心说会武功,眼睛都发亮了。

        “你会武功?!”南宫倾蒅有些惊讶。

        莲心点了点头,“是的。”

        莲心武功自然是会的,毕竟训练过两年。

        “既然你会的话,要不你教本宫吧!”南宫倾蒅笑着说。

        “王妃,奴婢会的只是皮毛,没法教王妃。”莲心婉拒着。

        “会一些皮毛那也是会。”

        “要不奴婢给您请师傅吧!毕竟师傅专业些。”

        南宫倾蒅犹豫了一会儿,“也行。”

        莲心心里:这么好说话的吗?

        “那行,等奴婢找好了师傅,再跟您说。”莲心笑着说。

        南宫倾蒅轻声的“恩”了一声。

        莲心没那么快找师傅,因为受了拶刑,没那么快完全恢复。

        ——

        姝瑶整日沉浸在学习当中,日复一日的学习。

        她从前很渴望学习。但是现在一下子学习这么多东西,有的东西又不有趣,乏味得很。

        而且她已经很久没有回北王府找南宫倾蒅了,甚是想念。

        她开始怀念以前在北王府的日子,那个时候虽然是婢女,但是因为有南宫倾蒅在,所以生活不会那么无聊,乏味。

        “嬷嬷,今日可否不上课?”姝瑶问。

        那嬷嬷摇了摇头,“胥明公主,老奴的任务就是让公主将过去没能学到的知识,补回来。这要是一日不上课,往后公主您要花更多的时间补回来。”嬷嬷耐心的说。

        “可是嬷嬷,这太无聊了。”姝瑶撒娇的说。

        这嬷嬷也没有那么的严厉,“公主,您若是再不学,可就真的学不完了。”

        “嬷嬷~~~~~~~”姝瑶拉着嬷嬷的手,一直摇啊摇,试图用撒娇让嬷嬷放过她。

        嬷嬷无情的松开姝瑶的手,“公主您把今日的内容学好了,不就可以去玩了吗?”

        “这怎么学得完啊!”

        嬷嬷笑了笑,“公主用心学,总会学完的。”

        “哎呀嬷嬷,你就放过我一日吧!”姝瑶比划了一个“一”,“就一日,就一日。”

        嬷嬷摇了摇头,“公主,老奴放过您,谁放过老奴呀?”

        “嬷嬷,你就放过胥明公主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