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穿越架空-> 《南宫小姐被魂穿了》-> 第二十六章:沁洲部落胥明公主(上)
第二十六章:沁洲部落胥明公主(上) 作者:神彤小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5-01
  •     “那南宫倾蒅跳池是怎么回事?”她不禁发问。

        姝瑶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好的怎么就掉池里了。

        “你说,王爷会不会救我们出去?”

        “不好说呢。平时我也没给他使什么好眼色。”

        虽然南宫倾蒅是这么说,但是她希望北然可以救她出来。

        北然到默锦殿找墨然,把今天在旭养殿发生的事情都跟墨然复述了一遍。

        “所以父皇给了你十天的时间,对吗?”

        北然点了点头,“现在最坏的就是南宫倾蒅将那支箭的设计样图给烧了。如果没有烧,那么可以说有人偷了图纸,自己找工匠做的。然后再做一支放在蒅溪殿。”

        墨然想了想,“你不是可以随意出入大牢吗?你可以让南宫倾蒅再画一张一模一样的设计样图啊!”

        北然犹豫了一会儿,说,“走吧!去大牢。”

        墨然那好纸笔墨,跟北然一起去大牢。

        “参见北王,参见十一王爷。”

        “开门。”

        因为是陛下应允的,所以侍卫会直接开门。

        姝瑶已经躺在南宫倾蒅的大腿上睡着了,而南宫倾蒅还精神得很。

        南宫倾蒅看见北然跟墨然来了,就轻轻地将姝瑶放下来。

        “你们怎么来了?”南宫倾蒅疑惑的问。

        墨然将纸笔墨放在木桌上,“你赶紧把那支箭的设计样图再画一次。”墨然着急的说。

        “为什么?”

        “如果你想活着从这里出去,你就按我们说的做。”北然说。

        因为进来的时候,北然跟墨然看见姝瑶睡着了,所以说话没有很大声,都是轻声说话。

        “你得告诉我,为什么要再画一次?”虽然她很想活着出去,但是她还是想要知道为什么。

        墨然把他们的计划告诉南宫倾蒅。

        南宫倾蒅听后,“不行。”很鉴定的说。

        “为什么?”墨然不理解。

        “如果你们这样做,跟他们有什么区别?”

        在一旁的北然听着南宫倾蒅这么说,有些恼,“所以你是想要等死吗?”

        南宫倾蒅摇了摇头,“我不想死,但是我不想以这样的方式出去。”

        “我们只有十天的时间,十天以后,若是我们没有找到真凶,你就得死。”墨然着急的说。

        “你们可以找到真凶的。还有我希望,你们可以先把姝瑶弄出去。”她强装镇定的说。

        “你都自身难保了,你还要管别人。”北然冷漠的说。

        南宫倾蒅转身看了姝瑶一眼,浅浅的笑了笑,说,“姝瑶她本来就无辜。如果不是因为我,她才不会受到这样的苦。”

        南宫倾蒅否定了他们的计划,没有办法,那支箭只有她自己知道整个设计。

        北然也不愿在这浪费时间,就甩袖而出。

        墨然见北然出去了,就转身离开。可刚走两步,就转身看了一眼熟睡的姝瑶,便走了。

        北然跟墨然离开后,南宫倾蒅坐在地上,紧紧的抱住自己,轻声抽泣。

        此时此刻,南宫倾蒅心里想的,确实有些理解南宫阙的做法。

        也许南宫阙那么做,是为了保护她吧!

        北然跟墨然离开大牢后,回到默锦殿,重新想办法。

        北然静下来想了想,谁是最有可能杀死傅太卿的人。

        北然让吴席去调查一下婉皇贵妃在朝中有没有什么憎恨的太卿,出事的是南宫倾蒅,而南宫倾蒅曾经得罪过婉皇贵妃,被杖责一百。她这么小肚鸡肠的人,不可能不反击。

        北然负责找真凶,墨然想办法救姝瑶出来。等到姝瑶救出来后,就跟北然一起找真凶。

        墨然将默锦殿暂时给北然住着,他去母妃林嫔那住。

        ——

        “娘娘,王爷来了。”方姑姑高兴的说。

        方姑姑是林嫔的陪嫁女婢,这么多年都跟在林嫔身边。方姑姑对林嫔来说,不只是陪嫁女婢,已经是家人了。

        林嫔听方姑姑说墨然来了,将手中的东西放下,就到大堂。

        今日林嫔身穿紫色宫装,一袭浅紫长裙拽地,用一支烧蓝点翠牡丹簪固定,垂下少许流苏。

        墨然见林嫔来了,赶紧行礼,“儿臣参见母妃。”

        林嫔笑着说,“起来。”

        “让母妃看看,”林嫔左看右看,“还好,没有瘦。”

        “儿臣吃好穿好,母妃无需担心。”

        林嫔拉着墨然的手,同他坐在凳子上,“今晚为何会来母妃这?”

        墨然平时基本不会来林嫔这。

        “想必母妃也清楚南宫倾蒅的时候。”

        林嫔身体一直不太好,这些年来也没有怎么参加宴席。陛下的生辰不也例外。

        林嫔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倾蒅这孩子一直都乖巧得很,怎么会是杀害傅太卿之人。”

        “父皇给了北然十日的时间找真凶,现在他住在儿臣的默锦殿,儿臣只好来母妃这暂住了。”

        “原来是这样。方姑姑,派人打扫一下从前墨然的房间。”

        “是,娘娘。”方姑姑立即派宫女去打扫房间。

        在墨然来之前,林嫔正在烧纸钱,所以还有很浓的烧味。

        墨然闻到了一股烧焦的味道,便问,“为何有一股烧焦的味道。”

        林嫔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沉重的说,“每年陛下的生辰,都是阿惹婧兰殿下的祭日。”

        “阿惹婧兰殿下是何人?”墨然问。

        “阿惹婧兰殿下是沁洲部落的公主,二十年前代表沁洲与北凉交好。因为太后十分喜欢阿惹婧兰殿下,所以将殿下留在北凉。有着身孕来的北凉,后在北凉诞下胥明公主。可不知为何在胥明四岁的时候消失了,随之阿惹婧兰殿下也一病不起,去世了。”

        阿惹婧兰生前同林嫔是最要好,与林嫔无话不说。阿惹婧兰去世后,林嫔每年都会给她烧纸钱。

        “为何从来没有听说过?”

        “说来也巧,胥明消失,阿惹婧兰殿下去世的时候,你、北然、羽然都在塞外,不在北凉。陛下将这件事情给封住了,你们回到北凉后,自然不知道这件事情。”

        墨然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

        林嫔抬头看了看天色,“休息吧!倾蒅出事了,你应该也会帮着北然找到真凶。”

        墨然笑了笑,“懂我者,母妃者也。”

        墨然去休息后,林嫔便到后院,给阿惹婧兰再烧些纸钱。

        第二天一早,方姑姑跟林嫔在院子里浇花时,突然有一只火红色地大鸟翱翔于半空之中。

        炫丽的火红色尾羽,完美的体态,晶莹中带着一些红色的血丝一般腾起,庞大的火焰冲天而起,嘹亮的凤鸣声也随之爆发开来。

        方姑姑指了指天空中那只火红色的大鸟,说,“娘娘,这不是凤凰吗?”苏姑姑惊讶的说。

        林嫔不知觉的将手中浇花的壶,抬头看着那火红色的凤凰,“是,这是凤凰。”

        凤凰消失后,林嫔与方姑姑意犹未尽,“这难道是有什么好事要发生吗?”方姑姑不自觉的说。

        “想必是有好事要来了。”林嫔嘴角抑制不住的笑容。

        凤凰在林嫔的遇眀殿飞过,不止方姑姑跟林嫔看见,许多人都看见。

        就在凤凰出现的那天晚上,林嫔熟睡时,梦见了阿惹婧兰。

        ——梦境

        林嫔来到这里,不知是何处,眼前一片朦胧,什么都看不清。

        一片朦胧的雾中,有一异域女子出现在林嫔眼前。

        “阿惹婧兰殿下?!”她看见阿惹婧兰,十分惊讶。

        只见阿惹婧兰殿下笑着对林嫔说,“林嫔姐姐,我找到胥明了。”

        “你找到胥明公主了?”林嫔惊喜的说。

        阿惹婧兰点了点头,不一会儿,有一女子从一片雾中走了出来。

        她生的不是那么异域风情,也没有阿惹婧兰如此惊艳。但是她的眉眼,像极了阿惹婧兰殿下。

        “她就是胥明,我找到她了。”阿惹婧兰笑着说。

        就在林嫔一步步靠近胥明的时候,阿惹婧兰与胥明离她越来越远。

        只听见一声回音,“林嫔姐姐,替我照顾好她,她的左肩有一朵红梅花的印记。”

        “阿惹婧兰。”林嫔大喊。

        ——梦境完

        林嫔大喊着“阿惹婧兰”,从梦中醒来,满头汗。

        方姑姑在林嫔隔壁休息,她听见林嫔大喊,便赶紧起身到遇明殿。

        方姑姑进到遇明殿,跑到林嫔房里,只见林嫔坐着。

        “娘娘,你怎么了?怎么满头大汗?”方姑姑一边给林嫔擦着汗,一边关心的问。

        林嫔抓住方姑姑的手,着急的说,“方姑姑,快去找墨然来书房,快去。”

        方姑姑也不知道什么事情,只管去把墨然找来。

        林嫔披了一件衣服,便到书房了。

        一刻钟后,墨然跟方姑姑跑到书房。

        墨然见林嫔脸色有些惨白,急忙问,“母妃,你怎么了?”

        林嫔看着墨然说,“你现在还有画画吗?”

        墨然点了点头,“有,怎么了?”

        林嫔拿起毛笔,递给墨然,“你将母妃描述的,一丝不差的画出来。”

        墨然接过林嫔的笔,“好。”

        大概过了两刻钟后,墨然将林嫔描述的,画了出来。

        林嫔拿起那副画,看了看。

        墨然也在一旁看着那副画,怎么看都觉得眼熟。

        “母妃,我觉得她有点像那谁。”

        “像谁?”林嫔问。

        墨然想了想,“对,像南宫倾蒅的贴身女婢姝瑶。”

        林嫔皱了皱眉,“姝瑶?”

        墨然点了点头,“可是母妃,你怎么会梦见姝瑶?”

        “姝瑶现在在哪?”

        “跟南宫倾蒅被关在大牢了。”

        “快,带我去看看。”

        墨然对林嫔的举动觉得很奇怪,“母妃为何要见姝瑶?”

        “你先带我去,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哦,好。”

        墨然让侍卫挑好灯,就跟林嫔一起去了大牢里。

        侍卫看见墨然跟林嫔,行了礼就开门。

        南宫倾蒅跟姝瑶都睡不着,躺在一起数绵羊。

        看见有人来了,就互相搀扶起来。

        “墨然?”南宫倾蒅疑惑的说。

        “这是我的母妃,林嫔。”墨然介绍说。

        “参见林嫔娘娘。”南宫倾蒅跟姝瑶异口同声的说。

        林嫔见到姝瑶,不自觉的上前,“你抬起头来,让本宫瞧瞧。”

        姝瑶很奇怪,就抬起头来。

        只见林嫔看了姝瑶以后,嘴里不自觉的说,“像,太像了。”

        不仅姝瑶觉得奇怪,就连南宫倾蒅、墨然都觉得奇怪。

        “不知林嫔娘娘说像谁?”南宫倾蒅问。

        突然林嫔抱着姝瑶,一滴热泪滴在姝瑶的囚衣上。

        被林嫔抱住的姝瑶很惊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林嫔娘娘为何哭了?”姝瑶声音颤抖着说。

        林嫔松开姝瑶,流着眼泪,却笑着说,“你叫姝瑶,对吗?”

        “回林嫔娘娘,正是。”

        南宫倾蒅跟墨然站在一旁,不知所措。

        “你的爹娘呢?”

        “我没有娘,我爹是个酒鬼,因为欠债,差点把我卖给别人,还好有小姐。”

        “那你的爹是你生父吗?”

        姝瑶摇了摇头,说,“不是,在我四岁的时候,就被我爹捡了收养。”

        墨然听到姝瑶说自己在四岁的时候被别人捡了收养,不自觉的想到了阿惹婧兰殿下的胥明公主。

        “母妃,难道姝瑶是........”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