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焉用牛刀 作者:云菲飞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6-07
  •     北燕此举醉翁之意不在酒,想搓一搓云溪国的锐气。

        好,好一个居心叵测的北燕。

        云溪武将瞬间暴怒,东方云身后一道粗狂的声音响起。

        “不就是一把破弓吗?本将军真没当回事,若是不小心把弓拉坏了,可怎么办?”

        “哈哈,李将军威武!”周围响起一片附和之声。

        李琦,骠骑副将军,天生力大无穷,战功卓越,整个云溪国除了九王爷无人能及。

        此人平时就大咧咧,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喜欢出风头,是东方云的下属。

        之前东方云当众受辱,敢怒不敢言,骠骑将军们惹不起九王爷,难道还惹不起北燕使臣?

        怀着这种想法的人不在少数,戾气带头,众人一拍即合。

        闫老,闫青瑞,北燕太子闫玉明身边的第一策士,自然不是盖的。

        嘴角微勾,挂着一抹浅淡的嘲讽:“哦,李将军大名如雷贯耳,既然如此,请将军赐教。”

        “客气!客气!”李琦抬眸

        云溪帝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骠骑将军府需要在人前扬眉吐气找回一点场子,罢了。微微点头,应允下来。

        李琦差点兴奋的窜上千,抱住云溪帝亲一口。

        太太太,可爱了,有没有?

        身为东方云身边第一勇将,李琦与有荣焉,自然有信心,身为云溪第一大力士,瞧瞧这胳膊这腿,区区一张弓岂在话下?

        “请!”闫青瑞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李琦冷哼,一把将黑色的无良弓拿在手中,掂了掂。眸光颇为不屑。

        左看看右看看,随后将手打在了弓弦之上。

        动作标准,沉稳有力。

        “咯吱!咯吱!”弓弦发出了细微的声响,却纹丝未动。

        嗯?怎么可能?

        李琦一双大眼差点掉下来砸在无量弓上。

        不行,刚才肯定是气息不稳,一番安慰,李琦为自己找了个借口。

        “嘿嘿,刚才只是小小热身,好戏现在开始!”李琦声如洪钟,给自己一颗定心丸,瞬间收获无数鼓励的小眼神。

        满眼冒星星的李琦心跳快乐积分,深吸一口气。两腿一蹬,稳若泰山右手紧扣弓弦,使出浑身解数。

        无良弓依旧没有任何反应,李琦的双手禁不住颤抖起来,腿也有点哆嗦,脑门上沁满汗珠。

        “好奇怪,怎么会拉不开?莫非李将军在逗我门玩儿?”

        “不可能,那可是飞龙阁神兵谱上排名第九的神兵利器。”

        “那怎么一点都拉不开?莫非是石头做的?”

        “不对,这把弓箭肯定另有乾坤。”

        “对了,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我表哥的师傅的师傅曾经说过,无良弓虽然排名靠后,但确实另有乾坤,一二五的主儿无法撼动分毫。”

        “开什么云溪玩笑?你是猴子请来的救兵吗?”

        ……………………

        众人议论纷纷,李琦脸色涨红,真特么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早已夸下海口,如何圆场?冷汗直流,汗流浃背,李琦的呼吸开始有些紊乱起来。

        “李将军,别和我们开玩笑了,赶紧将无良弓拉开啊!”

        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嗓子,李琦紧绷的一口气差点散尽。

        特么的,你以为老子是在逗你玩儿?

        思细级恐,可不是吗?云溪国的第一大力士居然无法拉开一张看上去极其轻巧的弓,传出去会被人笑掉大牙。

        云溪帝会不会以为自己是故意的?

        李琦心慌起来。

        “咯吱!咯吱!”弓弦再次发出轻微的响动,似乎要断裂,却依然无法打开。

        李琦面红耳赤,挣扎良久,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陛下,请恕罪,臣无能!”

        嗯?臣无能!

        三个字深深刺痛了云溪国所有武将的心。

        南宫德轻轻挥手,示意李琦退下。李琦灰溜溜的回到原位,恨不得找个地缝将自己藏起来做一只无忧无虑的鸵鸟,永远不再出来见人。

        皇后李芸卿朝着儿子南宫哲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身为一国太子,千万别再群臣之前丢人现眼,否则储君的位置不保。

        南宫哲微不可查的点点头,虽然自己很想出风头,很想替父皇分忧,但自己到底几斤几两还是有点笔数的。

        李琦都败下阵来,自己岂不是死的更难看?

        云溪帝的脸色愈发难看,泱泱大国,难道真的无人敢上前挑战?

        “陛下,请让微臣一试。”不过,南宫哲身边的武将有人按捺不住,上场了。

        云溪帝大手一挥:“准!”

        李响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一连十来名武将一一登场,无一例外,北兴而归,云溪国的脸面都要丢到天外天去了。

        东方云不信邪,亲自请命打算大显身手,几十年如一日修习武艺,比云啸天不逞多让。

        “陛下,臣愿意一试。”

        云溪帝的脸色稍稍缓和几分:“爱卿有心了。”

        东方云受宠若惊,淡然的瞥了闫青瑞一眼,步伐稳健疾如风,掂了掂手中的无良弓。

        可惜……东方云亦是无功而返,云溪国的武将心头蒙上一层阴影。

        “陛下,真是不好意思,无良弓,恐怕与云溪无缘,老夫不得不将此弓带回北燕。”闫青瑞眉眼间透着几分得意。

        “久闻云溪人才济济,今日一见,果真大开眼界。”

        哎。

        一声轻叹,压碎了云溪武将心中最后一棵稻草。

        遗憾悲叹,却潮风十足。

        云溪一众武将节节败退,有个脸面让北燕岁岁纳贡?

        四国使者交头接耳,北燕的嘲讽溢于言表,啪啪打脸。

        “王爷!”南宫睿身后的影卫缓缓开口。

        南宫睿抬手制止,自己的影卫几斤几两自己再清楚不过,上台也是白搭。

        白衣男子淡雅一笑,朝着南宫睿看了过来,俊美如斯,眸光深不见底。

        这次云溪之行真是收获颇丰,本太子不过好奇罢了,传闻中的九王爷到底几斤几两?

        区区北燕如此嚣张,云溪威严何在?

        南宫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