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王妃她又作妖了》-> 第238章 大婚(三)
第238章 大婚(三) 作者:红豆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9-16
  •     “不是这样还能是哪样?”、

        沈云奇闻言冷冷开口道:“你已嫁进陆家,就与沈家无关,更何况你已经被陆一鸣卖进了妓院里去,如此堕落不堪,坏名远扬,还有什么资格回来?我们这是什么人家,岂能容得你在此胡搅蛮缠?自然是要将你远远的卖掉了!我不过是学习陆一鸣罢了,你要恨我,倒不如去恨他。”

        “大哥……你,你怎么能如此……”

        沈念慈满脸的不可置信,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亲亲大哥,到头来不为自己申辩做主,却向着沈念真,与她一起来羞辱她!

        难道天大地大,再也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助自己了么?

        这一刻,沈念慈感受到了来自亲人的重击,身形摇摇欲坠。

        “原来事情是这样啊,将沈念慈卖掉的人是她亲哥哥,她却偏要来二皇子府里来捣乱,居然还煽动了公主,这等心思歹毒,阴险毒辣的女人真是……家门不幸啊!谁碰上谁倒霉……”

        昭华公主站在人群中央,听着这一声声的指责,只气的脸色通红,愤恨难当。

        她带着沈念慈来二皇子府闹事,原本抱着必胜的把握来,必定要叫沈念真名声扫地,从此以后背负上心狠手辣的名声,却没想到半路上忽然杀出来一个沈云奇来!当场站出来,承认了所有的事情,这让她这出戏还怎么唱下去啊?

        昭华公主不甘心极了。

        她当然不愿意就此落败离去,当下冷冷的

        “谁说我是为了钱的?”沈云奇闻言奇怪的看了昭华公主一眼,然后缓缓开口道:“我只是为了肃清门户而已!”

        他挺直了胸膛,面无表情的样子,看在四周人眼里,无数人叫了声好。

        “不错!沈念慈这样的堕落之人,原本就不应该在出现在上京里了!沈二公子说的好!是该肃清门户了!”

        “就是!就是!这种人怎么还有脸来闹!早就应该自尽谢罪了!“

        沈念慈听着这些议论声,满脸怨恨的瞪着沈云奇,恨不得吞吃了他。

        她实在也想不到,阻止她报复的人会是自己的亲哥哥!

        昭华公主脸色不由大变,怒气冲冲的道:“你这不过是冠冕堂皇的借口罢了!你就是被沈念真给收买了!听说你最近回到上京里来,放着好好的二少爷不做,却去给沈念真当马夫,你还不肯承认你被她收买了!“

        “我若真的被她收买了,还用去当车夫么?”

        沈云奇嘴角流露出一抹冷笑,无所畏惧的他,并不将昭华公主放在眼里,当下侃侃而谈道:“至少二皇子妃应该拿出一个有利的条件来收买我吧?比如让二皇子殿下运作一个小官职给我当当?可我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赶马车的。“

        “哼!她要收买你,当然不会现在就给你好处。“昭华公主冷冷道:”肯定许诺了以后给你更大的好处!“

        “这话说的就好像你当时在场一样。”

        沈云奇闻言笑了笑,然后抬眸看向四周宾客,一字一句的开口道:“各位,大家不用纠结,众所周知,我们二房的人已经分家了,如今我爹娘不在,唯有我这个做兄长的,可以顶立门户,我宁愿去赶马车,做小厮,一分一分的将我们二房从前丢失的那一切都找回来,但是绝对不会再做违法的事情了!”

        “好!”众人叫好道:“沈二公子有骨气!浪子回头金不换哪!”

        “是啊是啊!他既有心悔改,沈家必定是要给他寻找出路的,可是他放着那些好处不要,却只靠着自己从最低贱的马车夫做起,可见是真的下定了决心!”

        众人议论纷纷,对着沈云奇不住点头。

        趁着这个机会,沈云奇便道:“妹妹,你走吧!不要让大哥做出大义灭亲之事来,也算是全了我们兄妹两个人的情谊,你也不要奢望去冤枉二皇子妃,或者是祖母,她们清清白白,才不屑于跟你这种满身乌黑的人计较,你也太拿你自己当一回事了。”

        是的,这大婚典礼上发生了这么多乱糟糟的事情,作为主角的沈念真与荣琛,都还没有说过一句话呢。

        也用不着他们开口。

        沈云奇就将这件事给解决了。

        只是昭华公主就比较倒霉了,她带着沈念慈来闹事,不仅没有得到预期的效果,反而还惹了一身骚,已经有宾客在低低的议论着,说是沈念慈能够从一个远离上京的小妓院里面来到这二皇子的大婚礼堂中,必定一定有一只手在操控着这一切,目的就是为两位新人添堵。

        否则,只单凭沈念慈一个人,是绝对绝对不可能从妓院里面逃脱的,也绝对不可能走到上京里来!至于二皇子府,更是一辈子都进不来。

        那个操控这一切的人,除了昭华还能有谁?

        昭华站在礼堂中,只气的一张脸又青又白,恨不得当场将这些议论她的人撕碎!

        可是她什么都不能做。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荣琛笑了笑,淡淡开口道:“昭华,远来是客,无论你今日来此的目的是什么,大哥都当你是来祝贺的,从心底里感到高兴,好了,时间差不多了,你快跟大家伙儿一起入席吧!等下皇兄一定要多敬你几杯,可不准走哦!”

        一句话,轻飘飘的便将这件事揭过去了。

        昭华公主脸色铁青,想要说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只能悻悻然的跟那些女宾客们坐在一起,权当今日就是来祝贺的了,否则,真要撕开了说,她更没脸面。

        荣琛漫不经心的挥了一下手。

        很快便有两个侍卫从外头奔进来,悄无声息的将沈念慈从地上拉了起来,沈念慈满脸惊恐之色,刚想张口大喊,后脖颈上却被人轻轻一点,之后,她就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然后就被人拖下去了。

        这场闹剧就这么云淡风轻的过去了。

        之后,沈念真终于顺顺利利的被送进了大婚的新房之中,一在那铺设着大红色鸳鸯喜被的床上坐下来,她就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还好终于结束了。”

        ”王妃,奴婢替您将凤冠摘下来吧。“边上一个丫鬟当即开口。

        一旁如画连忙打掉了她的手,斥责道:“殿下都还没有亲自来揭开盖头,你摘什么凤冠!没规矩!”

        小丫头讪讪的收回手去,表情有些不自在。

        沈念真无奈道:“如画,不要这样,她也是为我好……”

        “为王妃您好,就更应该遵守规矩啊。”如画皱着眉头道,正要再说下去,就听到门口响起嘈杂声,一群人簇拥着荣琛从外头进来了。

        ”二哥,快快!掀开盖头来!让我们看看新娘子!”一群人笑嘻嘻的开口叫道。

        说话的是五皇子,还有七皇子,十皇子。

        一个塞一个的稚嫩,但是一双双眼睛里面都充满了好奇。

        荣琛淡然笑了一下,撇他们一眼,淡然道:“王妃经常进宫,你们又不是没见过,至于这样么?”

        虽然这样说着,却还是缓步走上前来,当着众人的面儿,缓缓拿起一旁放置的喜秤,上前挑开了盖头。

        烛火下,只见头戴凤冠,身穿火红嫁衣的女子美的不似人间。

        那双盈盈秋水妙目只抬起来看了众人一眼,很多人便觉得心跳加快。

        真是好漂亮啊!比当初太子殿下迎娶嫂嫂的时候,还要美!

        要知道苏穆婉可是上京第一美人儿啊!没有想到二哥还能找出一个胜过苏穆婉的……

        熟悉他们那段过往的皇子们,一个个心照不宣,实则在心里面暗暗的想着,这二嫂如此貌美,难太子今日不来参加婚礼,早早的就托病送上贺礼。

        只怕来了,此刻最尴尬的人就是太子了吧?

        费尽心机的抢走了苏穆婉,结果荣琛却娶了一个比苏穆婉还好的,太子的脸能不绿么?

        “三哥!快!喝合卺酒!”有人摩拳擦掌的笑道。

        此时此刻,与热热闹闹闹的二皇子府相比,东宫太子府里面却是一片清清静静。

        甚至,主院上房里面漆黑一片,什么都没有。

        难道侧妃这么早就睡了?不等太子殿下回来么?众下人一个个心头满脸疑问,却没人敢上前询问的。

        今夜里,太子殿下并不在府中,并且这么晚了都还没有回来。

        他会去哪里呢?

        屋子里面,苏穆婉熄灭烛火,躺在帐子里面,心里面也在算着太子回来的时间。

        “往常这个时候,太子殿下应该从皇后那儿回来了啊?今日是被什么事情给绊住脚了么?”苏穆婉自言自语道,有些不想躺着了,想起来坐坐。

        可是不行,做戏要做全套。

        苏穆婉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今日白天里,她身体有些不舒服,于是便派人请了太医来为她诊脉,说是积年的病根爆发了,再加上肠胃不好,需要好好休息。

        太子陪了她半日,后来又因为什么事情而出去了,就一直到这个时候还没有回来。

        苏穆婉知道,是皇后将太子叫去了,因为这段时间,太子一直都不松口答应迎娶齐国公府家的小姐,皇后不死心,于是天天将他叫过去,苦口婆心的劝说。

        “哼!太子妃的位置原本就是我的,凭什么要让给别的女人……”苏穆婉眼睛里面闪烁着浓浓的不甘心。

        一边侍立的侍书与侍画,一直都静静的听着。

        忽然,侍书扭头朝着外头寂静的庭院聆听片刻,然后低低开口道:“太子妃,有人往这边过来了。听那脚步声,应该是太子殿下回来了。”

        “是么?殿下终于回来了……”苏穆婉闻言,脸上顿时流露出一丝喜色,将刚刚脸上的不甘心与愤怒全都收了起来,重新在床上躺好,又是那个病歪歪,柔弱如林黛玉一般的美人儿样子。

        侍画一脸惊叹不已的看着侍书,艳羡道:“你的耳力也实在是太好了,我什么声音都没听到呢。”

        侍书只是微微一笑。

        不一会儿,嘈杂声由远及近,渐渐的朝着这边过来了。

        侍画连忙便走过去将房门打开,而侍书已经奔到烛台边上,拧亮火折子,将油灯点量。

        屋子里顿时便灯火通明起来。

        “侧妃,您醒醒,醒醒……”侍画点亮灯火以后,便走到床边上轻轻呼唤苏穆婉。

        苏穆婉装作被她吵醒了的模样,轻柔柔的开口问道:“怎么了?太子殿下终于回来了么?”

        “是的呢!侧妃,殿下终于回来了……”侍画一脸惊喜的道。

        “是么?殿下回来了……快快快,帮我梳头,更衣,我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去见太子殿下,千万不能让他看到我邋里邋遢的样子……”苏穆婉的声音里充满了浓浓的惊喜,而后便是担忧。

        太子荣秉刚好走到门口,将这一幕听在耳朵里面。

        他听到苏穆婉说想念他,脸上顿时露出一抹柔情来,抬脚就往内殿里走去。

        穿过大殿,绕过屏风,一眼就看到苏穆婉正虚弱的坐在梳妆台前,边上两个丫鬟正在替她梳头发,上妆,看到太子进来,苏穆婉脸上当即流露出一丝惊喜来:“殿下!”

        荣秉看着她虚弱的样子,当即三步并作两步上前,一把扶住了她,有些责怪的道:“你还病着,下来做什么?快回去躺着。”

        说着,不由分说的双手拦腰一抱,抱住了苏穆婉,将她放到床榻上去。

        两边的宫人们笑嘻嘻的看着这一幕,随即心照不宣的齐齐悄无声息退了下去。

        大殿里,就只剩下了苏穆婉与太子两个人。

        苏穆婉将头埋在太子的怀里面,一只手攀附着他的肩膀,一直到荣秉将她放在了床上,也不肯松开手。

        荣秉索性脱掉靴子,也躺了下来,近距离的看着她笑:“这么想念本宫?那本宫明日就不出去了,好好在家里面陪着你吧!”

        “不要!”沈念真闻言当即拒绝了,随即抬眸,用一双盈盈妙目看着他,看的太子心都快要融化了:“殿下身为太子,江山社稷之重,怎么能整日儿女情长?臣妾虽然想念殿下,恨不得日日都陪伴着你,但却也不是那不明事理的人,怎么能让小情小爱,绊住了殿下的脚步呢?殿下一定要好好的做事,争取让陛下,还有天下人看到你的实力,臣妾即便是见不到您,也是开心的。”

        “穆婉……只有你懂我……”

        太子听了这话,声音都一些梗咽了。

        因为今日从皇后哪里出来的时候,他是被骂出来的,皇后说了跟苏穆婉差不多的话,可是那命令式的口吻,还有那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都让太子感到深深的压力,还有不满。

        可是苏穆婉说话,他就爱听。

        他愿意听苏穆婉说话。

        “婉儿,你不用担心,本宫,本宫一定拿出实力来,让父皇答应立你为太子妃。”

        太子深情款款的握着她的手,保证似的道:“那个齐国公府的小姐,不过是个退婚的女子罢了!本宫的太子妃之位,还轮不到她!”

        “殿下,您别这么说。”苏穆婉听了这话,目光闪闪,道:“毕竟齐国公府的小姐,是母后亲自替你挑选出来的,她,她是很优秀的姑娘……”

        “再优秀也比不上你!”荣秉毫不犹豫的道:”在本宫心里面,太子妃只能是你!“

        苏穆婉的虚荣心,在听到太子这么说的时候,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太子每一天都要对她说一遍这样的话,她才能够安心。

        “殿下不要妄进,这件事需要徐徐图之……”苏穆婉谆谆诱导道:“母后与父皇只是暂时不能接受这件事罢了,事情的关键还是陛下,殿下要好好跟父皇说,争取他能够同意这件事……”

        “嗯。”荣秉用力点头。

        “殿下,今日二皇子成亲,听说很热闹……”苏穆婉看着他,眼波流转的道:“殿下有没有去啊?”

        “本宫怎么可能去!”

        荣秉听了这话就气不打一处来,当场冷哼道:“本宫是太子,去了岂不是给他脸面!荣琛他不配!”

        说着,有些狐疑的看了苏穆婉一眼,冷冷开口道:“婉儿,你不会是还没有对他死心吧?”

        “殿下!天地良心!”

        苏穆婉听了这话,猛然一下子推开了他。

        自己往后去,缩在床角里,神情受伤的看着太子道:“我与二皇子早就断了,否则当初又怎么会为了帮助你,利用假流产这件事去陷害他呢?我都是为了殿下你啊!虽然后来被揭穿了……”

        她的神情充满了愤恨。

        很显然,荣琛没有接受被算计污蔑,任由沈念真揭穿这件事,让她心里面充满了怨念。

        此时此刻,苏穆婉的心里面不光光是对荣琛没有了爱,简直已经是恨之入骨。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