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契约吧,人偶阁下!》-> Chapter 87:被盯上的人偶
Chapter 87:被盯上的人偶 作者:卷啕啕Smile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2-20
  •     “这就是,你如此放心的原因咯?”

        用于演出的大帐篷外,杰西卡在凛凛投出那三把飞刀的瞬间,就已经早早遇见了结果会是这样。

        她只是如同闲来无事般聊天一样,随口问道。

        “凛凛很厉害的,无论有没有我在身边,她都会发光,只要你们肯给她些时间……”

        一旁的塔洛斯,此时正逗弄着阿罗饲养的大黑熊,一脸藏不住的喜爱神色。

        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会如此喜欢这些

        一边抚摸,心里一边想着,若是自己说想养一只,凛凛会不会一脚把自己踹出家门。

        想到这里,不由觉得后背一阵寒意。

        “时间啊…… 恐怕这个马戏团留在这儿的时间也不多了。”杰西卡似若有所指一样,喃喃自语道。

        只不过刚刚她有注意到,这些天在她身边向来面无表情的塔洛斯,在刚刚提起凛凛时,眼里闪动着藏不住的光亮。

        就连那张冰块脸,都温柔了几分。

        那个毛毛躁躁的小姑娘,当真对她很重要?

        虽然一场场团测下来,凛凛确实在不知不觉中和马戏团的众人增加了好感,也拉近了些许关系。

        但在杰西卡看来,固然凛凛有几分能力,却也不过是和奇斯臭味相投,有着一类性格的人。

        这种人,单纯好操控。只不过她不喜欢罢了。

        毕竟马戏团里这么闹腾的人,只要有奇斯一个就够了。

        “那,马戏团什么时候离开。”

        “在过几天吧,这边的巡演无论是宣传,还是演出场次,也以及做的差不多了。”

        塔洛斯点点头,可就在听到这个消息的一瞬间,他却有那么片刻的怔愣。

        而这个不明显的反应,却是分毫不差的全部被杰西卡系数捕获。

        “怎么样,打算接受我的邀请,留在马戏团吗?”

        杰西卡走过去,一双手覆盖在塔洛斯的抚摸着黑熊皮毛的手上,眉眼写满了魅惑的看向他。

        塔洛斯的手,冰冷,没有温度。

        可杰西卡覆上的那只手,却远比武装人偶的冰冷,更多了几分寒意。

        那种寒不是取决于物体表面的一个温度,而是一种由内至外,因自身血液的冷,而散发的寒气。

        那只冰冷的手覆上来的瞬间,那只大黑熊忽然不似往日的温和,突然咆哮起来,并苍狂逃开。

        塔洛斯皱眉,不仅是因为杰西卡的这一举动赶走了他的熊可爱。

        更重要的是,他不喜欢这种异样的冰冷。

        虽然他自己本身也是没有温度的,但越是冷寒的人,才越喜欢靠近温暖的归处。

        就好像飞蛾扑火,只是一心寻求那处光亮。

        塔洛斯试图将手抽离,可没想到,杰西卡的力气却远比他想象中的要大上许多。

        “放手。”他声音冷厉。

        “若是你留下,我可以让你替代阿罗位置,成为八奇马戏团新一任驯兽师。”

        “我没有兴趣。”

        塔洛斯回答的干脆利落,几乎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

        “嗨呀,兴趣可以后天培养的嘛。凛凛能给你的,我可能会给的更多也不一定呢。”

        杰西卡依旧面带微笑,只是这看似和善的笑,却明显是一朵带刺的玫瑰。只要碰触过,便难逃被荆棘刺伤。

        “你,不能……”

        三个字冷冷的从塔洛斯口中吐出,同时他猛的将手抽离。

        可不知怎的,这一次的抽离相比之前几次,似乎更容易了些。

        只不过……

        还不等塔洛斯参透这其中的差别,却见杰西卡安的身体已顺着他将手抽出的力气,轻飘飘的扑进了他的怀里。

        下一秒,塔洛斯刚想要将突然入怀的管理员推开,凛凛的声音却突然从身后传来。

        “你,你们在干什么?!”

        转身,只见凛凛不知什么原因红着脸,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塔洛斯,此刻正半倚在他怀里的管理员,杰西卡女士。

        这一幕让凛凛哑口无言,除了这么一句即刻脱口的质问外,她几乎想不出任何词藻。

        “……管理员,你,你和他。”一旁的奇斯,脸上也同样写满了惊讶。

        因飞刀测试的最后一项是活体靶,外面乱糟糟摆放的箱子,杂物,还有马车,现在有些施展不开。

        所以奇斯才提议回帐篷,在表演场地做最后的测试。

        只是没想到……

        没想到竟会撞上这样一幕,就连一向脑子里只有飞刀技,一根筋的奇斯,此刻都察觉到这气氛的微妙了。

        “新人,我们……我们是走,还是走啊。”奇斯悄咪咪的拽了拽凛凛背后的衣摆,明显有些语无伦次。

        他其实是在犹豫,眼下这个场景,他们是该走进帐篷。还是…… 从这里走开才好。

        果然,杰西卡判断的没错,就性格上来说,凛凛和奇斯就是及其相似的。单纯,好欺。

        这种小傻瓜,最适合…… 在背后操控了。

        “凛凛……”

        塔洛斯刚开口,却被凛凛突然打断,“你不要说话!”

        随后,只见凛凛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只是安静的站着。可拳头却早已握的死死。

        然而,最终她还是什么都没说,便红着脸跑开了。

        “喂,新人,你别自己走啊……”

        见凛凛跑开,奇斯尴尬的朝管理员陪了个笑脸,道,“我也走了,去追她。你,你们继续。”

        塔洛斯看着两人迅速消失的背影,虽然表面上好像看不出什么异样。但却只有他自己知道,怀中依偎着的管理员,根本就是在暗中和自己较着劲儿。

        从外人的角度自然看不出来,可是实际上,杰西卡早已将灵力系数释放。如同无数细弱的蚕丝,将塔洛斯牢牢吸附在自己身边。

        任由他越是挣扎,就越会粘连的越紧。

        “嗨呀,凛凛好像误会我们之间有什么了。”

        在凛凛已经跑的不见踪影后,杰西卡才将灵力收回,指尖掩唇,用一种及为娇嗔的语气说道。

        灵力收起的瞬间,塔洛斯几乎没有片刻犹豫的,一把将怀中的杰西卡推开!

        低眸,只见刚刚被杰西卡的身体靠拢过的地方,身上穿的衣物像是被什么东西腐蚀了一样。

        胸口处的衣料已被腐蚀殆尽,只有片片残害似的纤维还略显稀薄的停留在胸口上。

        一团团粘密白色物质还星星点点的附着在那破洞的边缘,带来一种视觉上莫名的恶心感。

        “你是什么人?”塔洛斯蹙眉,索性将整件衣服都脱了下来。

        “我果然没看错,武装人偶不仅能力不俗,且让人赏心悦目的程度,也是足以涵盖到每一寸肌肤的呀。”

        看着眼前皮肤白皙,身材比例好大无可挑剔的塔洛斯,杰西卡简直快要无法抑制心里的喜悦了。

        这个人偶太棒了,虽然以前她也遇到各式个样的武装人偶。可塔洛斯在她心里,却无疑是最为特别的一个。

        因为,他实在是太像一个活生生的,人了……

        见管理员并没有要回答他的意思,塔洛斯也不在追问,现在最重要的应该是追上凛凛,然后带她离开这里。

        打工的地方应该不难找,但这个马戏团,却是一定没有外表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先不说这个马戏团里的其他人是否有什么不对,但单凭这个管理员有意隐藏如此危险的能力,就足以证明,她一定还有其他不可告人的身份,或是不能公开的目的。

        塔洛斯没有在过多言语,只是转身朝凛凛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身后站着的杰西卡见状倒也不急,只是用一种不高不低的声音,自顾自的幽幽道,“不知道,若是叶凛凛与你解除契约。无处可去的你,会不会想起一直等在原处的我呢?”

        说罢,杰西卡都笑了起来。“嗨呀,我真是太久没有这种蠢蠢欲动感觉了,还真有些怀念呢。”

        紧接着,那幽然妩媚的声音,便随着她的身影,一并消失在了马戏团深处那顶绯红的帐篷中……

        与此同时,凛凛只是漫无目的的跑出去好远,一直到她觉得空气中已感受不到塔洛斯和管理员气息后,才终于停了下来。

        奇斯跟在身后,早已经喘的上气不接下气。

        “我,我说你跑什么啊。就算要跑也该提前知会我一声吧,我刚才都,都尴尬死了”

        奇斯单手扶着马车,好不容易才调整过气息。

        “我跑当然是因为……”

        凛凛突然欲言又止,伸手摸了摸自己脸颊。虽然已经没有刚才那么烫了,但是还是有些微微泛红。

        只不过,这种涨红并不是因为羞于见到那种的画面。

        而是,因为生气!

        虽然就当时的情况来说,也并不能够证明他们之间就一定有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亲密关系。

        可她就是生气,至少在那一刻,凛凛都只觉得气血上涌,快要气炸了!

        “可能我这么说有些突然,若是我们管理员想收了你的武装人偶。你,会怎么做?”

        奇斯忽然开口,虽然他已是极力表现出一副随口问问的样子。可凛凛却在听到这番话后,整个人都好像被什么东西,猛的震了一下。

        “你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凛凛有意克制着情绪,可即便如此,声音里却明显透着难掩的紧张。

        “我只是随口问问,难道你就没觉得,管理员对塔洛斯的态度很不寻常吗。”奇斯忙解释道。

        可虽说是解释,但他说的每个字,却也都无一不是些大实话。

        也正是这一番话,让凛凛完全愣住了。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忽然从不远处的帐篷顶上落下。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