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花楼 作者:窈余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3-19
  •     权柔今日要出一趟门,昨天去汇安郡主那儿,她就说了这件事,不过是告诉汇安郡主永丰号在金陵开分号,她出去是为了

        汇安郡主非常爽快的应下来,还交代了让芍药和槐枝陪着出去,晚间又让鸳鸯送过来一套新衣裳,说是上街了就好好玩玩儿,金陵城里有趣的地方很多。

        大周对女子的规矩并不严苛,姑娘们上街也是常事。

        第二日她早早起来,坐在软榻上练了一会儿字。

        接着自己在清霜殿用了午膳,又唤了黄渠和槐枝伺候她换了衣裳梳了头。

        汇安郡主给权柔送来的是一套流光缎紫的衣裳,看着针脚细腻,裙摆上绣了大片的金色花朵儿,走起来便荡漾着满满的富贵感。头发依旧是半挽着,黄渠给她挑了一对月兔缠花戴上,看起来活泼得很。脚上换了小鹿皮的靴子,今儿外头没下雪,但是还是有些冷意。

        收拾好了以后芍药便捧了狐裘的披风过来给权柔披上,槐枝把汤婆子拿过来,权柔接过来以后便带着她们一前一后出了门。

        马车早早在二门处等着,因为有了汇安郡主的吩咐,权柔出门很是顺利。

        一路不停地到了悦楼,槐枝先掀开车帘子下去,搬了脚蹬和后下来的芍药一起伺候着权柔下了车。

        面前这拔地而起的楼阁,便是金陵城最大的酒家客栈。

        权柔之所以选在这儿,也是因为它是靖安侯府名下的,在这里说话要安全一些。

        她今儿也没戴幕篱面纱之类的,反正是要进包厢里说话,也用不着。

        “姑娘,”祈风早已经等在一边,见了权柔,便赶过来行礼。

        “进去说话吧,”权柔吩咐了一句,便领着三个丫头进去了。

        包厢是祈风昨儿来订的,进了里头一报名字,便有小二引着她们上了二楼。

        “大姑娘实在抱歉,本该是把天字号留给您的,只是……”那小二显然也知道权柔是谁,引着他们到了一间挂牌【清风阁】的包厢外头,这才略微露出几分为难的神色与权柔说的。

        祈风有些奇怪,“昨儿不是说了,今天没人用吗?”包厢是她来订的。

        “权大姑娘,这位姐姐,实在对不住,昨儿是确实没人……”那小二一脸快哭了的模样。

        想也知道,这是突然来了个得罪不起的人,权柔摆摆手,“罢了,说个话的功夫而已,不在乎这个。”

        “多谢大姑娘体谅!掌柜的交代了,大姑娘今儿的茶点费咱们都不收了,多谢大姑娘!”那小二这才如释重负地给权柔见礼着。

        权柔领着人进了清风阁,里头早已经摆好了茶水点心,那小二知趣的没跟进去。

        “姑娘,这未免有些太欺负人了,明明是咱们先定的。”祈风既然来了,那么芍药和槐枝也都自觉地往后退开,由得祈风近前伺候权柔。

        这厢在圆桌边坐下,权柔打量着这间包厢,视线在布置精巧的屋子里划过,“这里是侯府的产业。”

        只这一句话,就让祈风闭嘴了。

        那人能在靖安侯府的产业这般放肆,就说明身份地位肯定不一般。姑娘确实不能强出头。

        祈风也就不再纠结这个点,给权柔上了茶水,便从袖子里掏出一本账册递过去,“上次姑娘交代的账,奴婢都找人对了,没什么问题。”

        权柔接过账册,看似随意地翻了翻,不动声色地嗯了一声,“没问题就好。”

        芍药和槐枝听到这里,也马上就低头退出去了。

        门被紧紧合上,主仆两个这才开始说正事。

        “姑娘交代查的人已经查到了,说是……那位公子现下正住在花楼里头。”祈风说到花楼两个字,几乎是囫囵吞过去的。

        权柔更是一口茶直接喷出来了。

        “你确定没错?”她拿了帕子胡乱擦着嘴角,一边看着祈风问。

        祈风重重地点头,“是小鸢亲自查的,不会出错。京片子的小公子和一个三十上下的年轻文士……”她停顿了一会儿,“小鸢说,那位文士姓柳!”

        “柳?”权柔拍着自己方才惊吓过度的身子,脑子里飞快的把自己知道的姓柳的人都过了一遍。

        小鸢是探子,天下第一庄明月山庄的探子。幼时得过谢韵的救助,这才会帮着权柔做事。

        这些年来小鸢替她明里暗里打探了不少消息,没有一个是出错过的。

        而且好端端的怎么会说那位姓柳呢?权柔想了一会儿,忽然在脑海里抓住了一个名字,“柳佩元?”

        “姑娘?”祈风没听过这个名字,当下还有些糊涂。

        权柔却已经把那账册翻开,从里边抽出几张写满了字的纸张来,细细看了一遍,这才肯定地点了点头,“没错了,花楼……让王栩住花楼躲避追踪,这还得多亏了有小鸢,不然谁能想到四大世家里王家的嫡公子会住去花楼!”

        她看着手上那几张纸,笑着道,“小鸢没和你说柳佩元是谁嘛?”

        祈风满脸迷茫地摇头,“这消息都是她搁在暗处的,她那日过来就给奴婢说了消息放在老地方,随后又说了一句那文士姓柳……”

        这个小鸢还真的是笃定了权柔会知道那是谁啊。权柔拿手敲了敲桌面,“柳佩元,扬州的大才子啊……只可惜了当年柳家被人一遭灭门,这位大才子的行踪也不明了。”

        祈风是听过柳家的,据说当年也是扬州的大家族了,谁想到一遭被人灭了满门呢?但是姑娘口中那位柳公子,她却没什么映像。

        权柔见祈风这么迷茫,也不卖关子了,手指点了点其中的一张纸,“柳佩元当年可是花楼的常客,他最初出名便是因着给花楼的姑娘们写诗,那些诗都是极好的,凡是见过的,就没有不夸的。可是到底是花楼里流出来的,有些读书人自然不喜。后来柳家被灭门了,他的事情也就逐渐没人提起来了。”

        说来,也是个可怜人。权柔扫过那纸张上写的东西,忍不住笑出声来。

        但是这位年纪大了也依旧有些不着调,居然让王家那位十三公子住花楼!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