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许你一世安和》-> 第一百九十三章 不要试图接近她
第一百九十三章 不要试图接近她 作者:浅墨萱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3-09
  •     “你恨我?”随即“哈!哈!哈!”笑起来,笑容溢出嫉妒,难看过笑的模样,又有谁可以体会她此时的心情。

        “我终究只不过想得到你罢了,她比我爱你吗?我跟随你身边三年,无论你去哪里,我都毫无疑问的跟随,哪怕今时,陪伴你身边左右的还不是我。”任晓曼眉头皱紧,眼眸下全是嫉妒,埋怨道。

        一天前。

        A国是一个发展中的城市,曹格想借此机会垄断南城的市场,顺便探索这里的竞争对手底细。

        商人果然是商人,无论何时何地都会抓住商机,机会来了岂能放过。

        “你动用任家背后的关系将我困在这里,”随即“哼!”了一声,眼眸溢出凌厉,有种凌迟处死的目光落在任晓曼身上,顿时让她胆怯几分,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

        在A国,虽然曹格并没有摸透任何街道小巷的出路,可他经历过太多类似在黑暗中化身为魔王的事了,他不允许任何人威胁他,对他利用而达到目的。他小心翼翼将李静儿成为他的软肋之事收藏好,他绝不被这事让任触犯他的底线。

        刚到达A国时,于云跟曹格却找不到跟自己对接的上头,曹格是谁?岂能容易让人蒙骗或者玩弄,既然来了,他就不会容易离开,不拿点东西离开岂能对得起自己千山万水来这一趟呢。

        A国南城虽然不是于云跟曹格的地盘,可他们犹如讨伐者,既然受到邀请过来就,就好好做一个嘉宾角色。

        于云办事能力,永远不会让曹格失望。只是人生地不熟,调查的事儿需要多一些时间罢了。

        三天的时间,于云便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调查的一清二楚,可唯一让曹格费解的是,上头为什么也参与其中?难道他们同流合污?或者上头有什么把柄被任老爷抓住了?

        任晓曼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为了爱情可算冲昏了头老,任老爷视她为掌上明珠,为了她可算什么事都能干。这次更加离谱,动用自己的背后关系,只因为了任晓曼一句“我喜欢曹格,我要做他的少夫人。”任老爷便相方设想的对付李静儿,让她知难而退,行动以前必须来一招“调虎离山”之计,将曹格这大鳄调走。

        任晓曼一直没有出现在曹格视线范围,就等一个合适的机会出现。

        明争暗斗,在任家看来,更胜一筹。可在曹格眼里,这把戏早就老梗的套路,新时代需要新作风。

        曹格并不是吃素的,被人玩耍总要那个人楸出来,不但要狠狠教训她一番,还得告诉他们知道,自己不是好惹的。也不要试图接近她,伤害她。她是他曹格这一生唯一许诺过“护她一世安和”的女人。

        她是谁?

        非李静儿莫属。

        曹格一招引蛇出洞。美色……

        于云撇撇嘴,“曹少,知道任晓曼这段时间的出去地方,直接将他楸住不好吗?非要弄得这麻烦。”

        曹格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吗?以前做事手段狠,不喜欢废话唠叨半句,如今做事风格却带有幽默,对付意图伤害他的女人还玩小把戏,居然利用自己的美**惑躲在背后的那个人自动出来……疯了吗。

        “云,我批准你找个女人试下谈恋爱,不如对面那个如何?又黑又高,身材嘛,”曹格继续调侃于云,继续玩笑说道:“身材嘛,比曹燕的正,温柔嘛,你可以去试下,或者比曹燕更有女人味……”

        曹格阅人无数,就唯独阅女少数,他只是随口说说,逗一下于云罢了。

        于云心里纳闷,曹格最近总拿曹燕跟自己开玩笑,可心里却美滋滋并不生气……日有所思,他的确开始有点想念那个没心没肺又不知天高地厚却总跟自己对着抬杆的女人曹燕了。

        今晚他们两人来到了A国最繁荣最聚集人多的的南城天香酒吧。

        南城的娱乐场所经营的方式很特别,基本一线大型的项目都女性化,这让曹格更颇为好奇,想探索一下。A国的首富一直都是X显示,究竟是谁这样低调?高调赚钱?低调做人……

        曹格跟于云随意找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随意点了一杯鸡尾酒品尝。

        于云一向善于观察四周环境,随口说道:“回去让龙老大效仿一下这里的酒吧,挺不错。”

        曹格深邃眼眸划过一抹复杂情绪,保持警惕视察周边环境,淡淡道:“表面越是光鲜亮丽,里面却有可能阴暗无比。”

        于云撇撇嘴,反驳道:“你就是其中一个。”

        曹格满脸黑线,他发现于云最近总喜欢抱怨,又爱顶嘴,真的上梁不正下梁歪,李静儿这没大没小的性子传染给自己的特助……回去得好好教训一番,不然自己的声望都被毁了。

        他们万万想不到A国首富是一个女人。当然这是后话了。

        “小曼,你看,坐在靠近吧台的那两个男人好帅呀。俊俏的脸孔,怎么看怎么喜欢。”某女痴迷看向曹格他们方向,边痴心妄想的说道:“一人泡一个?”

        任晓曼这几天都在抱怨任老爷的安排不给力,已经一个星期了,她都没有办法接触曹格,借口都找不到堂皇的理由出现他眼前。

        自编自导自演的一出戏,幕后制作人却是任老爷,任晓曼只不过是其中一个棋子罢了。可伶的任晓曼,真的以为自己是任家的宝贝,只不过是一个随时可以牺牲的棋子罢了。

        没有任老爷的指示,任晓曼不得擅自做主行动靠近曹格,可今晚是巧合还是缘分的考验呢?

        在任晓曼看来,多半是缘分,她又岂能想到曹格早就洞悉他们的诡计呢?只不过阴谋还在调查中罢了。

        爱情可以让一个女人脑袋变傻,盲目的爱情足可以毁掉一个人。清醒的肯定是曹格,糊涂的非任晓曼莫属。

        曹格对陌生的女人从来不感冒,人长得帅也是一种负担,静待座位上品尝南城出名的鸡尾酒,却不停被路人不知羞耻的女人打扰,此时的曹格,浑身散发出冰冷气息,生人勿近的字眼刻在脸上,一副高冷又不失高雅的身份就坐在原位,继续品尝这杯极品美酒。

        于云摇了摇头,轻叹道:“美女送怀抱,不要就不要浪费呀,你没有感受到她们被拒绝的心有多伤吗?”

        曹格深邃眼眸溢出嫌弃,淡漠道:“废话真多,扣你年终奖。”

        “又这招,再扣我可负资产了,我回去告诉少夫人,你深夜来酒吧鬼混。”于云头一次抛开特助身份,以五少老五的身份跟曹格反驳说话。

        曹格喜欢兄弟之间的相处,于云在自己身边十多年了,早就脱离上司下属的关系,更加抛开家族之间那层主仆老梗的代称。

        一起经历过出生入死的便是战友,愿意忠臣于曹格的便是兄弟。于云便是其中一个。

        就这样一边玩笑一边欣赏这美酒,曹格瞬间贪婪了,这样的生活多舒适,如果下辈子可以选择,他宁愿当一个普通人,过着平凡的生活,跟自己喜欢的女人一起共度余生,这该多好。曹格心里顿时心酸,他怀恋在花城等待自己归来的蠢女人,李静儿。

        曹格不想再拖延时间,他得快速解决这里问题,尽快回去。

        曹格余光看向一个正迎面而来的女人,虽然外貌出众,长着一副明星的模样,又有几分姿色,可曹格从来不是贪图美色之徒,他锁定目标,直接站起了身子,二话不说直接绕过路人走到这女子身边,伸手拉着她离开天色酒吧,拐弯走向一条巷子里去。

        “放开我,你是什么人,你不知道我,”

        “唔!唔!唔!”

        女子被曹格强迫气息吓得不得不后退几步,已经逼迫往墙上靠。

        女子想用自己身份吓跑曹格,然而被他单手捂住嘴巴,话还未说完,就被曹格一声“闭嘴”恐吓愣住了。

        曹格余光看向偷偷跟随自己后面过来的任晓曼,凌厉目光加深几分。因为巷子黑暗,光线不足,曹格利用这个错位故意来个将错就错。

        任晓曼的心顿时火冒起来,她亲眼看到曹格强吻那个女子,那女子反抗还是接受,她看不清也不关心。眼眸溢出恨意。心里暗想,你做初一不要怪我做十五。

        咔嚓!

        这照片一定让你后悔今天这样对我。任晓曼是任家的独女,她可以为爱情毁了自己,既然得不到的别人也不要意想贪婪。

        滴!

        信息发送的声音完毕。这照片在曹格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发送出去。

        曹格凭借对任晓曼对自己的痴心一定会按耐不住跑过来阻止他继续对陌生女子的热吻,一切都在计划中。

        “阿格,你知不知道这样很伤我的心。”任晓曼眼眸划过一抹失落,终究不按曹格的剧本走,转身便离开。

        任晓曼刚开始只是对曹格的身份感到兴趣,一心想利用家族的势力攀附曹家,想拥有全世界最瞩目的“少夫人”身份,可当她看到最近新闻不停报道李静儿就是少夫人时,她的美梦彻底破灭了,甚至心怀怨恨,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呼唤她,就是毁了她。

        曹格对任晓曼除了身体正常接触外,并没有任何肌肤之亲。

        如今却对一个陌生女人强吻,无论是酒后乱性还是出自于什么原因,她任晓曼想告诉曹格,她不是好欺负的。这是对她的侮辱。

        ……

        花城。

        李静儿刚想入睡时,就听到手机信息响起,心里一直有一个小期待,她多希望曹格瞬间出现或者可以发个信息给她,哪怕问候几句也心满意足。

        可等待来的却是一张刺眼的照片。

        可恶。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