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许你一世安和》-> 第一百五十章 甩门
第一百五十章 甩门 作者:浅墨萱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3-09
  •     李静儿:不,我打算去A国。

        陈晓丽担忧问道,李静儿却坚决的回道。

        陈晓丽透着手机,脸色不太好,心里暗想,也许这一切都是冥冥中注定的吧,注定李静儿需要踏足A国,陈浩……

        曹燕:确定?

        曹燕忧虑,她不解李静儿的决定是为何。

        小米:那我把手头的工作安排好,先过去A国考察。

        就这样,李静儿一个突然之间的决定,顿时让大家都忙碌起来,虽然心中都有疑惑,可彼此都信任对方,相信李静儿的每一个决定都有它的用意。

        交代所有的事儿,终于歇下来了,李静儿顿时觉得脑很累,曹家看似处于风情浪静,可早已各怀鬼胎,处心积累找准时机,将曹格打个措手不及。她熟知曹格是一个有仇必报非君子的人,相信曹格做任何事一定有自己的想法,身为他的合法夫人这个身份,必要时是需要舍去的,不然只会成为他的负累,累赘感顿时百倍增加,李静儿轻叹道,我是不是该时候离开了,只有这样,你才能够毫无顾忌做你本该做的事?又或者说,一切只是我多想,你根本不在乎……

        想着想着,李静儿也不知道为什么想起曹格,想起他昨晚跟任晓曼去哪里了,有没有带回家,曹格是否等待自己一晚……

        不管怎么样,在李静儿最需要钱的时候,曹格给钱她是最痛快的,今天又给她比稿的机会,怎么也该是她服软才对吧。

        李静儿在心里给自己默默打了气,随即跑去人事部找曹燕,问她借个手机发了个短信给曹格:今天好黑,忘记带钥匙手机,还忘记带雨伞,落汤鸡狼狈的模样回到公司,还感冒了。

        看着发送成功的提示,李静儿竟然有一丝小小的期待,期待曹格的回复,可是终究失落。直到下班,李静儿也没有等到曹格的回复信息,失落透顶。

        下班后,李静儿直奔停车场找曹燕,让她送自己回家。

        “……”曹燕看到李静儿无精打采的模样,顿时觉得曹格很过分,心里在想,哪怕不爱,相处一年多,总会有心动的时候吧,真的是无心男人。

        “燕,送我回家吧,我没带钱包……”李静儿担心曹燕比自己先离开,所以急匆匆的加快脚步赶了过来,远处已经叫喊。完全不顾形象。

        李静儿上了车之后,系好安全带,曹燕方才驾驶离开星辉公司。

        路上。

        “真的打算去A国?”曹燕不明她的决定用意,疑惑问道。

        “嗯。”李静儿点了点头,应声回答。

        “可,”顿了顿,继续开口道:“可a国是我们龙潭虎穴的所在地,我们去了,估计有去无回。”

        “你担心陈浩的父亲陈建斌?”李静儿侧头看了看曹燕,随后嘴角微露,“燕,你怕?”

        曹燕摇了摇头,她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背着李静儿跟陈浩的联系,更加无从说起陈浩现在究竟的处境,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个男人死心眼,将一生所有的爱都给予了李静儿,可这世上很多情感都不是按照先来后到的定律的,都需要讲究“缘份”两个字。

        很多情感错过了便成为遗憾,“勉强”只会让大家彼此讨厌。

        既然李静儿对陈浩回避,曹燕只能咽回去这个话题。

        “我们秘密出现A国,如果真的无法回避,给我屑一句话给陈浩,我等他一句话。”李静儿并不想多解释自己去A国的原因是什么,她也之后一切后果,可能会比想象中更糟糕,可她还是不变这决定。

        曹燕真的很想告诉李静儿,陈浩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曹燕为难,她不知道该如何暗示陈浩李静儿去往a国之事,怕自己无意的传达反而暴露了大家的行踪。

        曹燕的沉默,李静儿看在眼眸下,她信任她,全天下的人都有可能背叛她,唯独曹燕不会。

        就这样,大家彼此安静,到了汐园,李静儿下车前,留下一句话,“燕,陈浩依旧是我的好兄弟,无论将来发生什么,都无法抹去他对我的好。我去A国有我的计划,你跟随便是。我需要你们的陪伴,需要你们给我力量。”

        话落,李静儿下车后直往曹宅别墅走去。

        步行回曹宅的路上,李静儿想了很多,想的全是有关曹格……

        想着,如果到家门口,他还没回来,自己该怎么办,帅气的转身离开,买个新手机,这个家她也不要了……

        想是很完美,问题是勇气哪里来?估计一见到曹格本人,李静儿就立即泄气了。

        不约一会儿,李静儿到达了目的地,看着烟雨朦胧的天气,心情随即灰了起来。

        回到曹宅门口时,李静儿目光落在专属车位上,看着那辆世爵安稳的停在车位上,小脸蛋发自内心喜悦起来。

        随即“摁”了下门铃,当看到曹格给她开门的那刻,李静儿鼻子酸了,仿佛昨晚所有受的委屈都烟消云散了,对于曹格如何对待星辉公司,甚至将自己给毁了,仿佛这一切变得都不重要了。

        李听儿不管曹格冷漠对视着她,她也不想矫情,只是…只是她的心很痛,她冲过去抱紧曹格,眼泪泛滥掉落下来,在曹格的结实胸膛寻找安全感。

        曹格见李静儿如此矫情,铁石心肠的心再次被她融化。他本能反应的双手附和拥抱着怀抱里的小女人。

        “怎么了?”曹格淡淡问道。依旧冰冷的语气,让李静儿更加心塞。

        “没,没什么。”顿了顿。没心没肺的模样,刺痛了曹格刚被温暖的心。同时,李静儿何尝不是因为曹格的所作所为而感到心寒呢?前一秒明明是被感动,后一秒却自嘲自己愚蠢。

        曹格的心情就像天气一样,阴晴不定。他开心时可以随意你撒娇,甚至翻天都会觉得你可爱。不合他心意时,只能承受他的冷言冷语,打入冷宫,只有寒冷陪伴,不见任何阳光温暖。

        对李静儿而言,曹格不管是否因为收到她的信息而特意回来为她开门的,对于一个缺“爱”的女人而言,这是久违的温暖。

        适时,曹格从自己怀抱中将李静儿甩开,转身往二楼走去。

        “阿,阿格……”李静儿愣呆着。“你这是什么意思?”

        曹格鹰眸冷漠的看她一眼,并没有任何的回应,转头走去。

        曹格头一次推开李静儿的拥抱,让她觉得很惊讶。脑海里不停在想,这是嫌弃?

        听到李静儿的声音,曹格心里颇为惊讶,要换以前,她肯定不在乎,也不屑一眼。如今是怎么了?在乎了吗?他走到楼梯跟前,停顿了脚步,并没有转身,“泛了,不想再陪你演戏了。你要钱直接跟我说,我从来不会拒绝。只是你演的戏码,让我觉得累了。”

        话落,曹格深邃眼眸划下一抹复杂的情绪,继续往二楼书房方向离去。

        李静儿想反驳,最后自嘲笑了,心里想,有什么好解释的,既然他这样认为,就随他吧。

        就在曹格转身的那刻,背对背时,李静儿脱下自己伪装没心没肺的面具,最柔弱的一面可惜曹格看不到。

        “砰!”一声,这是曹格甩书房门的声音,拉回了李静儿的思绪。

        剧本里面的男女主角,往往经受多次磨难,才能正视对方,明明就差那么一点点,李静儿与曹格就可以像电视剧里面的主角一样,发展甜蜜的爱情,可当拉进彼此之间的距离时,总会各种误会,奈何,他们都是自尊心要强的人,谁也不妥协。

        李静嘴角抽搐了下,喃喃自语道:“什么时候学会甩门呢?莫名其妙,有本事你拆了这别墅,哼!”她哪里敢当面怼,只能唠叨几句,心理才能得到平衡。

        二楼书房。甩房门后,曹格在书房里面晃来晃去,坐不安,站不定。内心的一口怨气实在憋得难受。同时也被气炸了,明明李静儿刚刚那一刻主动拥抱时明显感受到她发自内心的真情流露,若李静儿不是总刻意伪装没心没肺的模样,他至于这样生气吗?

        二楼一片黑雾笼罩着,正在打扫卫生的佣人都不禁发抖,不敢靠近。可一楼的那个女人,正在哼歌。佣人们都纷纷摇摇头,不是心疼曹格有这样的老婆,而是替李静儿可惜,跟随这样的脾气爆燥的男人……

        如果让曹格知道自己的佣人的心都向着李静儿,会如何感想呢?只能说明,李静儿越来越像一个主母的风范,得民心。

        李静儿喜欢享受生活,听歌是她不知不觉中形成的乐趣。

        “少夫人怪可伶的,曹少晚归的时候,她一人坐在客厅边听歌边工作,有时候等晚了,就趴在桌上睡着了。”佣人低声讨论。

        “少夫人对我们下人从来都是彬彬有礼,我也心疼她,可曹少并不知道少夫人在他晚归的时候都在客厅等他回来。”另一个佣人加入讨论中。

        “我曾经问过少夫人,为什么那么喜欢听歌,她告诉我,怕黑怕安静。”佣人们偷偷背后议论一翻。很快就散场,各自忙碌自己的工作去了。谁敢议论是非太久,不然被发现了除了失业还得家法伺候,想想就恐惧。

        “甩门,哼!拽。有本事你别在家啊,出去陪任晓曼呀。跟我玩冷战,幼稚!”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