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许你一世安和》-> 第一百三十七章 男人之间的斗争真可怕
第一百三十七章 男人之间的斗争真可怕 作者:浅墨萱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3-09
  •     李静儿离开帝国集团后,拿着曹格给予的两百万支票往医院去了,办理好王菊英的手术费用以及捐赠心脏者的安抚费用后,在准备离开医院前,接到陆丰电话,邀请她吃饭,一句“朋友不该有距离。”让她推掉不了,只能答应这邀请。可万万没有想到,这世界居然如此渺小,居然在这里碰到曹格,心里更多疑问,他不是说如果不出差就回家提前告诉她吗?怎么转过身就跟任晓曼在一起?想了想,李静儿隐忍醋意大发,心里给曹格再次落下“种马”这骂名。

        强者的人从来不会躲避任何迎面而来的麻烦,在曹格看来,陆丰就是目前的一个麻烦精,总伴随在李静儿身边,他看不顺眼,心也不爽。

        携带任晓曼走向陆丰面前,再擦肩而过的中途停顿下来。曹格鹰眸冷然的滑过陆丰身上,薄唇轻嗤说道:“他就是所谓的小白脸?”落下一句讽刺的话,冷漠的轻哼了声,转声带着任晓蔓正准备离开。

        如果是以前的李静儿,压根就不屑一眼,可如今却因为曹格携带其他的女人忽略自己的存在,顿时火冒三丈,而且这绯闻女友的对象还是自己仇人,李静儿更加来气。

        陆丰感受到李静儿的情绪变化,微微蹙眉,看着曹格那高傲的背影,缓缓说道:“曹少,这就走了?”

        曹格缓缓停下脚步,并没有立马回头,只是凉薄的唇角扬起一抹淡淡笑,那样的笑溢出薄情冷漠,不抵眼底。缓缓转身,曹格眸光溢出凌厉,陆丰眼眸透着平淡,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撞,火光四溅……

        站在两个帅哥身边的女人彼此都感受到危险感。感觉一不小心这火苗就溅自己身上。男人之间的斗争真可怕。

        ……

        任晓蔓对李静儿有些好奇,有一种非欣赏的目光落在李静儿身上,从上身看到下身,虽然一副标准的唯美身材,可还不至于有勾搭曹格的本事。很没礼貌的用眼角下的余光瞄了瞄李静儿那精致清纯的小脸蛋,既平凡又不娇媚,曹格怎么会看上她呢?瞬间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情绪盯紧她,心里有种奇怪的想法,难道懂法术?只是一瞬间,这假设的想法就否认了,这是科学和平时代现实的社会……估计任晓曼拍戏拍傻了,现实与戏剧里面的世界混淆了。

        “任小姐,看你长的人模人样,怎么呢?狗眼看人低吗?还是觉得我比你美比你优秀,心里嫉妒恨了?”李静儿瞅了瞅曹格,没有好脸色,随即一副你欠我十万八千元似的仇视着任晓曼,冷嗤道。

        的确,用这种不友善的目光从上往下,又从下往上的去看一个人,除了没有礼貌还没有修养,李静儿鄙视的目光落在任晓曼身上,不给她机会反驳,继续开口道:“任小姐,如果此时曹少夫人站在你面前,你认为你还有什么嚣张的资本?你顶多算一个下作的小三罢了。”

        李静儿决定嘴舌任晓曼一翻,发泄内心对曹格的不满。

        “你…”任晓曼词穷,顿时语塞,想不到任何反驳的理由。顿了顿,侧身看着曹格,双手牵着他的手臂,委屈巴巴,好像受了天底下最大的委屈似的,撒娇道:“曹少,你要为曼曼作住。”

        对于李静儿跟曹格的关系任晓曼并不知情,可陆丰是一知半解,知了大概,在他眼里,他们两个人的行为是撒狗狼,可在任晓曼眼里,她始终认为自己在曹格心里是有一定份量的不然不会允许她成为最近热搜绯闻女友这热门话题,还大胆带她随意出入公众场合,对于李静儿口中所说的曹少夫人,她完全不在乎,一个从未出现大众媒体面前的人,存在与否都具有争议性,她任晓曼才不在乎。

        “曼曼”这个称呼,彻底激怒了李静儿,撇了撇嘴,喃喃自语道:“曼曼,我还静静呢。”

        这声音不大不小,刚传到迎面而来的曹格耳朵里,他嘴角微笑,欠揍似的,问道:“你介意?”

        “……”任晓曼脑海里一个急转弯,脑海里浮现许多疑问,他们认识的吗?随即任晓曼侧头看着曹格,发现他的眼神溢出自己前所未见的温柔,更加不像对自己那样如冰海似的冷漠。

        “想的美。”李静儿嘟嘟小嘴,不悦道。完全忽略身边的陆丰存在,忘记今天过来名城酒店是谁的伴侣,她无意之中在宣主权,她压根就没有深思想过为何自己如此大反应,只跟随心去走。

        这撒娇卖萌的小女人美极了,曹格眼眸下划过一抹满意的情绪,而陆丰眼眸下溢出羡慕,任晓曼却对李静儿增添几分嫉妒眼神,脸色从开始到现在都是黑了脸,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你好,请问该如何称呼,我姓任,国际明模,是曹少的女友。你可以跟随曹少喊我曼曼。”任晓曼也不是吃素的,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她不会做,看到曹格对李静儿态度温柔以待的模样,心里多少有敌意,冷言冷语道。

        “你好,你随阿格喊我静静便可。”李静儿平淡如水回应,补充道:“我是曹少夫人的好姐妹。”

        这是闺蜜棒打小三节奏吗?本来是两个男人的幼稚的斗争,竟然演变为两个女人龙虎争斗,要不就不斗,要斗就斗个没完没了……女人之战。

        “……”曹格黑了脸线,淡然一笑,这笑溢出无奈,他以为此时的李静儿会亮出曹少夫人的身份,然后结果让他失望,居然是曹少夫人的闺蜜……

        任晓曼不信李静儿这鬼话,胡言乱语,直言反驳,“你是曹少夫人的闺蜜?我还是曹少夫人的姐姐。”

        一句“阿格”的称呼,已经让任晓曼气的失去理智,她嫉妒的眼神再次落在李静儿身上,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李静儿这回不知道被秒杀几回了。

        “任小姐,看来你素质并不怎么样,我跟阿格同床共枕一起的时候,你还不知道落在那个角落正被遗弃……”李静儿轻谈风轻,目无表情的看着站在面前的任晓曼。

        曹格薄唇微勾了一抹笑意,想说点什么,突然顿了顿,再认真看李静儿一副平凡的模样,神色似乎有些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难道她是三年前那个小女孩……

        任晓曼气的连忙脚跟踩地,登了一下,令她意外的是曹格在外人面前给足了任家面子,可偏偏在这女人面前忽略自己的存在,难道就没有翻盘机会吗?不甘心,不情愿,却又没有反击余地。心里暗想,眼前这个女人除了勾搭陆少,又对曹格纠缠,真是一个不简单的女人。

        想到此,任晓蔓审视李静儿的视线不由得加深了几分……

        曹格轻轻捏了下李静儿的高粱鼻子,“你还知道自己是我的枕边人,还敢随意跟陌生人约会,嗯?”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李静儿低声回应,好像做错事的小媳妇似的,随时随后接受惩罚。

        “难道是陆少拐卖你?”曹格嫌弃的眼神盯着一直手牵着自己手臂不放的任晓曼,大力的甩开那双讨厌至极的手,随即搂着李静儿的***,将她娇小的身体靠近自己完美的腹肌,嘴角露出邪魅的微笑。

        陆丰听到曹格这样污蔑自己,嘴角抽了抽,想反驳什么,却听到李静儿一声“真幼稚。”的话给打断了。

        “真幼稚,哼!”李静儿笑着,微微推开曹格,“你不是说出差的吗?怎么转头就在这里陪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

        “嗯。”曹格应了声,松开了李静儿,补充一句令任晓曼快要吐血的话,“下次会注意,情非得已,下次有需求会选择高级一些的。”

        “噗呲!”

        李静儿笑了,这叫不战而胜。

        任晓曼就像一个多余的人似的,僵愣站在原地。

        陆丰看着这一副幸福的画图,心里被针刺似的,除了痛还是痛。他时常问自己,假如早点相遇,一切结果是不是能如所愿呢?是否现在这美丽的画面男主角是自己呢……

        曹格鹰眸看了看陆丰一眼,声音平缓的没有任何语调,透出冷漠,开口道:“陆少,有些人有毒,还是不要碰比较好,否则,惹祸上身,我怕你承受不起。丰劝陆少远离并且隔离,做好一切预防措施。”

        陆丰是名家出身,岂会被曹格三言两语就给吓到呢。

        “多谢曹少提醒,不过,这个有毒的话题怕是得罪某人了……”陆丰浅笑,这笑透着一些狡猾,非要腹黑一翻曹格不可。

        “我也有一句话要奉劝曹少你的,”陆丰浅笑,他长得一副温润俊雅的模样,文字之人,无论谈吐时斌斌有礼,就连怼人都不带脏子。

        “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还有路边野花不要采……”陆丰补充道:“有些事情,看不清,最后后悔可就来不及。”

        陆丰虽单恋于李静儿,可他始终认为,喜欢一个人不是一定非占有不可,最大的快乐便是她往后的人生里面,无论喜怒哀乐也好,悲欢离合也罢,都有他陆丰参与其中,这样的情义既不伤大雅又不违反社会道德,方可走得更远。

        陆丰的肺腑之言,曹格又岂能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是吗?”曹格轻笑,“那我得谢谢陆少的提醒。”

        “不客气!”陆丰淡然回道。随即看向李静儿,绅士风度,请求道:“我送你回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