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许你一世安和》-> 第八十九章 生病也是一种幸福
第八十九章 生病也是一种幸福 作者:浅墨萱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3-09
  •     帝国集团犹如战场,时刻准备着迎战,此时的曹格正忙个不停,睡觉的时间都用于工作。

        而李静儿,虽然睡着了,可一直在梦里徘徊。

        她梦到了和楚潇的第一次相遇……那时她被好友陈晓丽拉去听他的课,发生了乌龙事件,她和他一眼千年的相看不厌,再到执子之手说下与之偕老的誓言。

        风轻轻的从开着的窗户吹进,时值已经渐入夏末,花城夜晚的风有些凉……滑过李静儿的脸颊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溢出的泪迹惊凉了她的心。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的五点多,东方也才刚刚露出了鱼肚白。

        一晚上的梦在醒来的时候,李静儿也没有记住多少,只是留下了满心的悲伤无法挥去……

        想起身去洗个澡,可人才刚刚坐了起来,就觉得昏沉沉的,好像脑袋里有个铅球来回的滚动着。

        李静儿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呼吸了几口气后,才有些舒缓……撑着疲惫的身体,她起身去了浴室。

        洗了澡出来,精神明显的好了许多,可依旧浑身无力。

        因为离上班时间还早,李静儿窝在沙发上,透着洁净的落地窗看向外面,渐渐出了神……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静儿方才收回视线,拿过手机给陈晓丽发了条短信过去:晓丽,他要回来了。

        没有太多的言语,仅仅几个字……却透出李静儿的彷徨和害怕,更多的是悲伤。

        发完这条短信后,李静儿就这样保持着抱着双膝的姿势偏头看向落地窗外……看着崭新的一天阴沉沉的到来,没有因为她的悲伤而迟缓一分到来。

        有些伤以为不去碰就会不痛,原来……她一直都是在自欺欺人。

        陈晓丽打来电话的时候,已经是快到中午。如今她在律界崭露头角,最近接了个刑事辩案,忙的黑白颠倒。

        “静姐,你短信什么意思?”陈晓丽的声音透着干练的平静,完全透了职业病。

        “晓丽,你最近很忙吗?都不过来关心一下我。”李静儿最喜欢撒娇,无论是在喜欢的人面前还是在朋友面前,偶尔都会开下玩笑,刷下存在感。

        “你家曹总欢迎吗?”陈晓丽玩笑回应回去。

        陈晓丽虽然是医学界比较出名的医生,特别是黑道世界,可一直低调的她从来都是署名匿名。

        她是因为李静儿才去研究心里学,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天赋好的原因,对医学的东西颇为有兴趣。

        可她真正的专业是法律系,所以她选择呆在一个不起眼的医院里面做一个可有可无的医生,用自己的业余时间去深究“法律”,也通过自己的努力考出国家承认的证书。

        至于她为什么除了会心理医术,还是一明有实力的手术医生。这是她跟哥哥陈浩离开李静儿后那三年在陆家的一些插曲,这是后话了,也幸好她懂得医术,不然不会有今天的李静儿存在。

        李静儿站在窗前,看着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被毛毛雨笼罩成了一片迷离,“他要回来了……”还是这句。

        “怎么这么突然?”陈晓丽有些质疑,“我们一点儿消息都没有收到。”

        华人楚潇,如今律界当之不愧的闪亮之星。

        在国外两年半,早已经声名远播后又传了回来……这样的人要回国,国内的狗仔还不得早就炸开了锅?

        李静儿垂眸,她也多希望这是假的……可是,曹格那个人怎么可能说谎。说到底,楚潇是他的外甥,回来家人第一时间知道,不是很正常吗?感受到李静儿的沉默,陈晓丽皱了眉,她是知道好友如今处境的,“你要怎么办?”

        “我不知道……”李静儿的心就好像被绳子勒住了一样。

        陈晓丽沉默了下,最后说道:“静姐,早晚是要面对的……从你知道他和曹格的关系的时候,你就已经预测到了这天,不是吗?”

        李静儿的心情更加凝重。预测到是一回事,可如今当真的要面对的时候,她根本不敢。

        “静姐,有时候我挺替我哥觉得不值的。”陈晓丽淡道。

        陈晓丽知道自己的哥哥陈浩一直对李静儿放不下,痴情的他明知道他们的结局是不可能有一丝的机会,他还是莫名的付出,深情错付下去。身为他的妹妹,又怎么可能不感到惋惜呢?

        “晓丽,你是知道的,我不是没有给予他机会。”李静儿本来就觉得心烦,听到陈晓丽说起陈浩,心情就更加沉重。

        对陈晓丽的身份,李静儿从来把她当好友,不曾因为她是陈浩的妹妹这身份而逃避什么。

        楚潇还没有出现的时候,李静儿与陈浩本因为朝夕相对,产生了青梅竹马的情感。若当年陈浩不是因为追求自己的权势,不是因为陈家的名利,愿意放下这虚伪的一切,又怎么会出现楚潇这情节?又怎么会造成遗憾呢?

        爱情本来就不分先来后到,不是你先遇到就非你莫属。

        爱情面前,越想用权势作为借口,最后越容易失去。因为爱情从开不是用金钱去衡量的,只需要真心。

        爱情从来不是你想拥有,就一定不会失去的。很多时候当时没有珍惜,往后就并非一定还属于你。

        不是所有的等待就一定会有结果,不是所有的爱情里面都会与付出成正比。

        “晓丽,很多事情错过了便错过了,回不去的。”李静儿婉转解释。

        “静姐,我哥……”陈晓丽想了想,还是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不想增加李静儿的烦恼。

        “已经过去两年了,也许……也许他已经放下了呢?”陈晓丽转了话题,又觉得自己身为一个律师做这样的假设实在不应该,可这会儿纵使她巧舌如簧,也不知道要如何安慰好友。

        带着这样沉重的心情,加上前一夜睡觉开着窗有没有盖被子,李静当天下午就发了烧……可因为有心事,她也没有注意头晕来自什么。

        就这样,经过又一夜难眠却昏沉的状态,李静儿病来如山倒。

        翌日,她支撑着给小谷发了个短信说自己生病今天不去了,然后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曹格日理万机,可心思都在家里那个不安分的夫人身上,真让人头痛。

        曹格按耐不住内心那操动之心,拿起手机给李静儿发短信后一直没有人回复,索性就打了电话过去。

        第一遍没有人接,他脸色明显的有些不好的又打了第二遍,还是没有人接。

        这样的情况从来没有过,除非是她手机没有在身边……曹格也没有多想,看看时间,索性回曹宅去等。

        到了曹宅的时候,曹格看到大众停在车位上,微不可见的蹙了剑眉,随即又拨了李静儿的电话,依旧没有人接。

        “有可能李小姐手机落下……”于云感受到曹总此刻心情的很不爽,下意识的想要帮李静儿解释一下。

        曹格没有说话,只是开门下车回了曹宅……一楼没有人,他径自上楼去了卧室。喃喃自语道,“该死的女人。”

        开了门,气息凝重的环境让他眸光微凝了下,视线落在了偌大的床上,那蜷缩的身影上。

        曹格走了上前,冷峻如雕的脸上透着阴霾的雾气,就和外面的天气一样。

        “嗯……”

        轻轻细细的嘤咛声打破了沉寂,李静儿仿佛不安的紧紧的皱着眉心,也不知道因为梦魇还是难受。

        曹格眸光凝聚的那刻俯了身,修长有力,骨节分明的手掌轻轻落在李静儿的额头上……滚烫的感觉让他瞬间紧蹙了剑眉。

        李静儿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安静的空间,粉白色的环境,还有属于医院独有的消毒水气息,都让她渐渐回笼的思绪明白自己身处何地。

        缓缓偏头,虚弱到干涩的视线落在交叠着修长的双腿,盯着正在翻开文件的男人身上,嘴角不经意的微微勾了起来……

        外面下着雨,轻轻的打落在窗户上,让满室变的越发寂静。

        “看够了没?”曹格偏头,深邃的墨瞳对上李静儿的眸光。

        李静儿笑了,“你这么帅,看不够呢……”因为发烧加上没有吃饭的缘故,她的声音明显沙哑的有气无力。

        曹格眸光暗了暗,冷然说道:“李静儿,你是孩子吗?生病了不知道要看医生?”

        李静儿苦了脸,默默的看着曹格好一会儿,有些委屈,“我在生病,你还骂我……”

        “生病就有理?”曹格轻咦了声,脸还冷着,可明显的气息软了几分。

        李静儿笑了,虽然笑的有些难看,“心想着睡一会儿,可谁知道就睡到了你回来……估计是想着让你心疼下。”她抿了下唇,继续扯,“可显然,没有心疼,只有生气。”

        曹格根本不相信李静儿的话,相处一年了,他还是了解这个女人的……

        李静儿见他不说话,就冷着一张俊脸,心里也不舒服……虽然这次生病来得突然,可她还是清楚的,那是潜意识里抗拒去曹婷大姐的家造成的。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