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许你一世安和》-> 第六十一 六十二 六十三 一个愿望
第六十一 六十二 六十三 一个愿望 作者:浅墨萱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3-09
  •     李静儿虽然不是商人,可多年在商业上打拼,多少都会一利益为出发点优先考虑,这成为了一个习惯了。所以当听到曹格说的那句话“给你一个愿望,交换不吃的理由。”李静儿心底已经掠过一抹精芒,反正不亏,心里还暗自偷乐,只是此时的她不表露而已。

        李静儿炯然的美目瞪着曹格,向他挑眉,说道:“当真?”

        “若不信,就罢了。”曹格蹙眉,答道。

        艾伦怕李静儿落下问他要不要也用一个愿望代替不尝试她的厨艺,他眼底掠过一抹精芒,打铁趁热,深怕自己被遗落某个角落,最后要兑现“全吃”的承诺,“我也许你一个愿望,好不好?”

        李静儿是一个坦率的女孩,开心就开心,从来不会着这隐隐,双手搂背,盯着陈浩,:“你也一样吗?”

        “这…”陈浩真的想脱口而出说“是”,可那小心脏一直绷着,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好像怎么回答最后都是错的。

        “很好,反正我也觉得这餐饭确实有点…难入口。”李静儿浅笑,一副深明大义,不为难他们似的。轻声说道。

        李静儿这是光明正大的耍了他们一把,心里乐融融。

        “欠着吧,以后有机会我会找你们兑现的。”李静儿一脸狡猾,奸笑笑,继续说道。

        艾伦找个机会就溜走了,剩下的只有陈浩,曹格,李静儿三人。

        屋里一片安静,静的有点可怕,曹格知道李静儿想单独跟陈浩谈,所以特意给自己找一个借口离开上了二楼,走时还不忘回头,冷声说道:“二楼等你,嗯?”

        李静儿看向曹格,微微一笑很倾城。

        曹格看向李静儿,心里一点都容不下自己喜欢的女人单独跟其他男人一起,有点不满,转身慢步走向二楼。

        李静儿目送曹格那冷漠的背影,心里顿时有种酸酸的感觉,仿佛自己把他抛弃似的,摇摇头,轻叹道:“谢谢你体谅。”

        曹格虽背对着李静儿,她的声音很小,可清楚听到她的一句谢谢,曹格本能反应暂停了步伐几秒,随即继续向前方向跨步走。

        李静儿已经转身站在陈浩的面前,完全没有刚才一副“傻大姐”的外貌,反而认真的她,更有魅力。

        “陈浩,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你又为什么突然出现?”李静儿疑惑道。

        李静儿对陈浩,陈晓丽,还有曹燕他们三人的出现,心里的确存在很多疑问。

        陈浩突然语塞,不想欺骗她,可总不能说自己在她手机装了定位什么吧,要是真告诉她,她肯定不会再给机会装定位。

        李静儿有时候看上去傻乎乎,可精明的很,不好骗。

        此时,李静儿随手拉身边的凳子,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坐下来,有种女王的风范。

        “浩,我依旧把你当作最重要的亲人,可你呢?”李静儿深凝了眼陈浩,透着复杂的情绪,冷声道。

        “静儿,你…你追求你想要的,你幸福就是我最大的快了。”陈浩突然拧眉,心如刀割,却表显一副无所,浅笑道。

        李静儿沉默了下,过了好几秒后方才缓缓说道:“我无意中知道你父亲是当年逼迫我家族其一时,我很惊讶,甚至我猜想你一直在我身边是带有目的的,究竟有多少真心多少虚假。”

        “静儿,你无须怀疑我对你的真心,我知道那天在医院里,我说的话让你伤心,对不起!”陈浩脸色陡然变得凝重,淡淡道。

        陈浩不想把自己的处境告诉李静儿,不想她担心自己,更加不想她有任何的负担以及愧疚,所以他宁愿李静儿误会他那天在医院里所说的言语,也不想她渗与太多不利自已的事。

        岁月可以冲淡所有的情感吗?时间真的可以重来吗?显然这些都是自欺欺人话语。

        很多时候,人与人之间,真的可以视无忌惮地无话不谈吗?如果很多事情可以直说,世界上哪里还有误会的戏码呢?

        当李静儿知道陈浩是仇人的儿子,晓丽是仇人的女人,她挣扎过,失望过,甚至想从此绝交,做世界上最熟悉的陌生人,可最终还是狠不下心,在孤儿院里最无助的时候,是他们的出现让自己从黑暗里看见阳光,在被任老爷领养后,那些阴影的童年是因为他们的生死陪伴才能坚持活下来,这些情感是真实的,怎么能说断就断呢?

        许久,李静儿摇摇头,轻叹道:“你生在陈家,流着他们的血,总不能让你放干血吧!”

        “这…”陈浩无奈的点点头,本来想说点什么,到嘴里的话却吞了回去。他了解这个女人,他知道她是原谅自己的。

        “浩,你对我的好,我不能以爱回报,可我不想失去你,我是不是很自私?”李静儿翻翻眼,敞开心扉,内心是矛盾的,可又不想脱离带水。

        陈浩站直了身,转身正打算离开,淡淡道,“勇敢追求属于你自己的人生。”

        李静儿永远不会知道,陈浩此时的心多有多痛,心情有多复杂,陈浩洒脱华丽的转身,心里暗道:“希望你一直快乐,不要给我为你转身的机会。”

        李静儿望着陈浩那孤寂的背慢慢的消失才张望四周,不清楚陈浩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琢磨不透。

        这段时间,一直在曹宅住了下来,有点习惯了,李静儿转身向二楼书房走去。走前吩咐赵妈收拾好餐桌让人难以入目的所谓“美食”,想想刚才自己品尝的味道,疙瘩都起来。

        二楼书房的门一直敞开。

        曹格因为陪李静儿,耽误了上午本来安排好的会议,他故意把房门打开,是担心李静儿不知道他在那里,细微的举动,真是用心良苦。

        “故意打开门,我可以理解为这是故意等我吗?”李静儿脸皮厚,挑眉望向正在会议视频的曹格,问道。同时抬脚走了进门,“刚才某人说给我实现一个愿望,还承诺吗?

        “就这样,剩余的交给于云。”话毕,曹格便把手提电脑轻轻合上,他眸光瞬间眯缝了起来,墨瞳陡然射出两道骇然的精光,回应了一句,“嗯?”

        李静儿绕过宽敞的书桌,走到曹格身旁,谄媚的笑着,眼镜都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我想明天开始回去上班,还有…我们的关系可不可以不公开?”

        曹格侧身望着她,深邃的眼眸看着笑靥如花的李静儿,薄唇微勾了个邪肆的孤独,“怎么了?我堂堂一个星辉公司的老板配不上你这个才女吗?”

        “怎么会呢?”李静儿急忙解析,怕惹曹格生气,到时候反悔就得不偿失了。

        “我让你丢脸?”对于不被公开关系,曹格疑惑问道。

        李静儿抱住了曹格的腰,笑的越发灿烂,“我不想给你添麻烦,也怕你那些明星女友找我麻烦。”

        “你吃醋?”曹格抬手,手指划过李静儿的唇。

        李静儿任由着他抚摸她的脸,挑眉问道:“才没有呢,我还想下午就搬走,这样就不用担心打搅你的那些明星美女过来找你。”

        曹格看着李静儿眼底下闪烁的光芒,不由得薄唇边儿的笑意又加深了一些,“嘴舌。给我一个说服的理由,我就允许你明天回去上班。”

        李静儿思索了几秒,脱变另一个人似的,认真回答:“格,你了解现代的女性吗?也许你们生在豪门的女人出生就拥有了太多随手可得财富,权利,可你知道吗?我们平凡人的世界,需要靠多少努力才换得一份尊重。”

        曹格并没有打断李静儿的真情感慨,甚至认可她的想法。

        确实,现实的生活很残酷,有得人天生出来就注定不平凡,有的人却需要靠自己的努力才能维持那微不足道的生活。所以导致很多女性为了不想受苦,忘记初心,各种攀附,甚至愿意出卖自己的身体达到自己想要的。而李静儿一直坚持自己的理念,也是最让人敬佩。

        李静儿身上散发出女性的魅力,继续真情流露,说道:“我是一个喜欢独立的女性,从来不喜欢依靠男人,我不想有一天对你产生了依赖而你最后不是陪伴我余生的时候,我会崩溃的。”

        “余生很长,我不介意你慢慢读懂我。我会用行动告诉你我值得你此生托付。”曹格反驳道,脸上除了欣赏还是佩服眼前这个女人。

        李静儿本能的想反驳几句,可被曹格的真情实感,感动了,轻浅笑道:“好,我会慢慢品尝你这杯限量版的红酒。”

        李静儿继续撒娇,打铁趁热,继续道:“我想搬回自己宿舍,好不好?这里离上班真的很远,不方便。”

        “没得商量,说好的一个愿望,怎么附带那么多要求。”曹格憋了憋嘴,不悦道。

        李静儿确实不想留下,总觉得不方便,例如未婚同居的思想枷锁,两人同一屋檐下,深夜难免越界,会有控制不住的时候,更何况自己还想有私隐空间,还有自己工作以外的事要做,也不知道想了多久,一不留神,曹格已经扑倒她了。

        “啊…”

        因为太突然,李静儿突然惊叫了几声,惊慌喊:“喂,你怎么又来了,你是狼吗?你那些大明星没有喂饱你吗?”

        曹格深邃的眼底渐益出灼热欲望。“你猜对了,我是一直压抑许多年的狼,想找小红帽好好发泄。”

        “噗嗤”李静儿忍不住笑了出来,心里暗骂,“幼稚。”

        “我要去告你…***少女,哼!”李静儿满脸嫌弃地到看向着曹格,嘟嘟小嘴,抿唇道。

        曹格觉得此时被他压倒李静儿调皮,生气时候的她更可爱。

        “嗯?我可一直都是被你*的。”话落,曹格低下头,温柔的嘴唇在李静儿的小嘴唇啄了几下,邪露不机盯住李静儿,“你还告吗?”

        曹格继续低下头亲吻她最敏感的每一寸肌肤。

        “不,不要…”

        “啊…”

        李静儿再一次沦陷了,又一个被吃光的上午,是属于清晨运动吗?李静儿已经无力去思考问题了,疲累的身体再次被掏空,直接昏睡过去,直到榜晚才醒过来,

        人虽睡了,可心里一直暗骂曹格这个大色狼。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