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许你一世安和》-> 第十八章 吃醋了
第十八章 吃醋了 作者:浅墨萱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3-09
  •     第一次被他触碰自己的小手,静儿反应有点大,惊讶看着曹格,喊了一声。

        曹格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眉宇间摆出一条小沟,低声的说:“给我坐下!”

        “我不,哼!”曹燕俏皮的做了一个鬼脸,执意离开,继续向前挪步。

        “啊!”

        静儿吓了一跳,被他的手大力一拉,自己娇小的身体失去重心往曹格方向跌倒且坐在他的腿上,静儿试图推开他紧紧扣住自己的手,无奈,他故意越扣越紧,把静儿的*搂的很牢固。

        “无赖。”静儿斜视的目光盯着他,含糊的说。

        曹格故意用嘴唇贴着她的耳边,低声说:“听话,别乱动。”此时两个人的动作非常暧昧,静儿再乱动,曹格就怕自己把持不住自己心中的那团火苗。

        单纯的李静儿完全听不懂曹格的意思,反而故意乱动,闹腾起来。

        静儿为了表示自己对他的不满,选择用行动抗拒他。还不忘威胁他,得意忘形的说:“我非要跟你唱反调。”

        曹格满脸黑线,冷笑道:“小妖精,再敢挑衅我的底线,我不介意让你做名副其实的曹太太。”

        李静儿顿时不敢动了,终于明白他的意思。像只听话的小绵羊似的,乖乖的安静下来。

        “噗呲……大哥,可以顾及我的感受吗?别在大庭广众下晒狗娘好吗?”说完后,艾伦盯着前面那张桌子,看着正在喝闷酒的任小曼。

        曹格点燃的雪茄差不多抽完,浓浓的的烟雾把静儿咽住了,“咳咳咳…”静儿趁机逃离他的霸道拥抱,安静的坐回原来的位置,大口大口的喝下红酒,完全忘记这是何物,错乱的思维久久未能平复。

        曹格马上把雪茄熄灭,本来想道歉,却看着静儿不停的大口大口的把酒喝下去,微笑的看着她,道:“你好口渴?还是想故意喝醉?”

        “噗……”静儿把刚喝下的红酒喷了出来,无辜的艾伦就坐在她对面,遭殃被喷到。

        静儿双手捂着嘴,掩盖残留在嘴角的红酒痕迹,尴尬的看着一脸黑线的艾伦,嘴里不停的说:“对不起……”

        艾伦哭笑不得,左看右看,深怕被记者或者粉丝看到自己狼狈的一面,明星最怕就是上头条新闻。边用纸巾擦干净自己的被喷的精致脸蛋。

        “咔嚓……”

        艾伦一脸懵懵的看着静儿,本能反应的盯着她,吼道:“你干嘛!”

        静儿察觉到自己触碰了他的底线,看着正在燃烧怒火的艾伦,避免自己受害,立刻把凳子搬移到曹格的身边,紧紧靠拢他,双手紧紧的抓住曹格的手臂。

        静儿不知死活继续挑衅艾伦,委屈巴巴的看着艾伦,说:“你敢欺负我,我就发朋友圈,发微博刷你。”

        “哈哈哈……”曹哥很满意静儿的靠近自己,还把自己当挡箭牌。

        “噗呲……”艾伦被气的想吐血的感觉都有。

        “好了,不要闹了。你又能把你静儿姐姐怎么样?”曹格一副玩世不恭的手托腮,看着自己的好兄弟。

        “对啊,弟弟,你不可以对我有别的想法啊,我可不喜欢姐弟恋。”静儿傻乎乎盯着艾伦,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曹格的话是另有所意,也万万没想到居然像电视剧里面的剧情一样,多年后亲人相遇的故事。

        艾伦再次被自己正在喝进去的红酒卡在喉咙里,“咳咳咳……”

        静儿嫌弃的瞄了瞄他一眼,又转身看着曹格,说:“格哥哥,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朋友,喝东西总呛到”

        曹格捂着自己的肚子,实在顾不了自己的形象,笑的停不下来。

        艾伦无语,决定沉默不说话,避免被气死。心里在想,自家的姐姐是不是脑子不好使,智商那么低,真怀疑是不是亲姐。

        当年李家族遇难后,李父让身怀六甲的李母淑娴带着静儿逃离,中间发生的事只有李母一人知道,曹家的人赶过来的时候,发现李母在巷子已经昏迷了,送往医院时,生命危险,后来经过医生尽力的抢救,母子平安,李母终于平安顺利诞下一名男婴儿。

        当李母她醒来后,由于刚出生的艾伦属于早产原因,身体虚弱,需要稀心照顾,曹母心痛自己的姐妹淑娴,也清楚知道淑娴的打算,所以答应对待艾伦如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

        李母最后还是选择独自离开,再也没有人知道她的下落了。

        喂!喂!喂!静儿的呼唤声打断了所有的平静。

        “你们怎么了?”静儿隐隐约约的感受到一种压迫感,总觉得他们彼此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突然内心有点惊讶,激动的站起身,手指指着他们,说:“难道你们是基友?”

        静儿说话的声音有点响亮,引起旁边的人注意,旁边的人用一种歧视的目光看着他们俩人,各种非议。

        曹格脸色变得很难看,瞪着李静儿,喊道:“闭嘴,坐下。”

        曹格让背后隐藏的黑衣人处理场面,边观察另一边喝醉酒的任小曼。心里计划好下一步应该怎么演绎。

        坐在对面的艾伦已经满脸黑线,带上自己随身携带的墨镜,减少被认出的可能性。

        “哦!”李静儿知道自己闯祸了,像受气的小媳妇似的,委屈的嘟起小嘴,乖乖的贴近曹格。

        “格哥哥,怎么办,艾伦会不会吃了我?”李静儿扮猪吃老虎,好像她是受害者似的,原告变被告。

        曹格本来很生气,生平第一次在大庭广众出丑,一向注重形象的他,被李静第的误会全毁了。只要她撒娇,一切会变得不一样。

        突然,一个妖艳的女人,走了过来,因为喝了酒,走路都是扑一扑的,走到曹格身边,轻挑的说:“曹总裁,好巧。”

        静儿因为喝了红酒,雪白的肌肤显得红润,粉嫩嫩。她微微抬头用憎恨的目光看着她那张熟悉的丑恶嘴脸。

        任小曼几乎忘记了眼前这个曾经熟悉的“故友”没有太多的心思关注无关重要的人,所有心思都在曹总裁身上。

        曹格是一个每个女孩心中梦寐以求的男神,不可高攀。

        任小曼把这个碍眼的李静儿往一边推,自己钻进空余的位置,娇声娇气的靠近曹总裁。

        静儿心里傲气的看着曹格,看他一脸享受似的,心里就超级不爽。

        “……”回忆想起年幼时,到了任老爷的家,过着艰辛的生活,在最无助的时候,任小曼出现了,误以为她是同命相连的人,本以为大家互相照顾彼此,后来得知原来她一直利用自己,多次出卖,差点让自己洁白之身被污染,若不是陈浩跟曹燕,如今自己……

        “曹总,我们喝一杯?”任小曼拿起自己喝过的酒杯,故意留下唇膏印,递给曹格喝。

        曹格是一个做大事的人,清楚知道今天来的目的。厌恶身边这位风尘似的女子,保持冷漠不看她一眼。

        来酒吧之前,曹格跟杰教授通过电话谈过,让李静儿面对自己内心的不坎,以毒攻毒就能慢慢愈合。心魔靠自己对抗。所以今晚曹格带静儿来到这里,除了让她自己战胜心魔,其次不再害怕遇见那些伤害过她的人。

        同一时间,曹格调查两年前许久的事情,知道两年前,静儿所遇到的遭遇跟任老爷有关,所有的不幸拜这个任小曼所赐。

        曹格决定要全力打击任家,为静儿报仇。在此之前,只能委屈她。希望她日后可以谅解自己的苦衷。

        “……”

        静儿不知道自己心里为什么突然苦涩心酸起来,胡思乱想,为什么曹格不拒绝别的女人投怀送抱,看着自己被挤了出来,为何不帮自己说什么?难道……

        “哼!”静儿越想越生气,脚上还踩着尖细的高跟鞋。

        “不去追?”艾伦淡定的保持自己坐姿,冷淡的看着直奔门口的静儿姐姐。

        “不用。”曹格简单的两个字,让身边的任小曼嘚瑟起来。

        曹格心里多了几分喜悦,这丫头吃醋?

        静儿跑出去酒吧后,心里空空的,失落的回头望着门口,一秒一分过去了,依旧不见他的踪影。

        夜晚,总是特别的冷,冷风吹进心里特别的寒冷。静儿一直在门口守候着,希望他可以出来。

        静儿两手拥抱自己,傻傻的站在门口,看着人来人往,眼泪早已经稀里哗啦的滴落。此时的她,已经忘记了任小曼是自己的“故友”只一味沉沦自己的失望中。

        某个角落的黑衣人拿起手机,给boss打了电话说明情况。

        “嗯,你负责保护好她,不准有任何的闪失。”曹格挂了电话后,两手紧握着拳头,希望一切可以尽快结束。

        曹格今晚的目的就是让任小曼自投罗网,把她灌醉,让安排好的人跟她睡一晚,偷偷拍照录像。留以后用来威胁做事,让她身败名裂。以牙还牙。

        幸好李静儿当初没有让奸人嘚瑟,不然今天他们将会死的更惨。

        任小曼遗传任老爷的性子,警惕很高,小狐狸混一个,不是那么好容易戏弄。

        任小曼是出了名千杯不醉,为了接近曹格,只好装醉。

        在此之前,曹格早已经查出关于她的资料,只等她上钩。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