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一位女帝的自我修养》-> 第一百三十四章 《逆九江》(三)
第一百三十四章 《逆九江》(三) 作者:霸霸本霸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2-19
  •     越清闻言傲慢一笑。

        “那你去请奏啊,本殿下倒要

        说着越清从怀里掏出一块小牌随意在手上掂了掂,那牌子宣氏再熟悉不过了,一眼就看出了那就是自己的奴籍,她这好不容易争取来的荣华富贵,她可不想说失去就失去。

        宣氏连忙拉紧了公子衡。

        “郡王可万不能为妾惹怒楚王,妾本就是贱籍,辱了就辱了,您若为妾受了责罚,妾可是会心疼死的!”

        这宣夫人倒是聪明,一番哄骗公子衡总算有些退意不再与越清硬杠了,只是连忙把外衣披在她身上,很是心疼护着她。

        “宣儿,你受了如此大辱,还一心只记挂着本王,是本王无能没护住你!”

        说着他转头看向越清,咬牙切齿道。

        “越清,你究竟想怎么样,我辱了你的君郎,你辱了本王的夫人,难不成你真敢想连我公子衡也辱了么?”

        越清闻言冷笑。

        “公子衡,你地处西北许是不太清楚本殿下的个性,但凡你稍稍打听,便知道本殿下从出生到现在,从来没有何事是敢想不敢做的?”

        说着她抬步上前,手上的利剑朝着公子衡的衣服划了去。

        公子衡看见那剑飞一般划来,他不由心下一窒紧吸了一口气,可那吸进去的那气还未吐出,他那裘衣便立刻落了地,内袍也碎裂纷飞,身上的衣服立时被挑了个精光。

        “越清,你……你……。”

        说着公子衡身上一阵刺骨冷寒,宣夫人连忙上前用身上刚刚公子衡给的外袍将他包住,可那外袍哪里能容下两人,公子衡还是暴露了半边皙白的身子出来。

        林越清上下打量着公子衡皙白如玉但是干瘦的腰身和腿,很是轻蔑嘲弄笑了笑。

        “倒真是比女人还白,比女人还细瘦羸弱啊!”

        那公子衡听懂了那越清的话外之音,脸上和耳尖瞬时都红了,神情甚是窘迫!

        “越清……你……你不仅欺辱本王的夫人,现下又欺辱本王,你就真不怕么?”

        越清闻言双手环抱胸前,饶有兴致的看着公子衡。

        “你可告诉本殿下,本殿下有何可怕的?”

        那公子衡见越清一副傲慢模样,心下一怒嘲讽道。

        “你如今还敢自称殿下,大越女帝已逝,你这帝姬早就废了,新帝让你带这么几个兵来守境城,这是要放逐你让你来送死,就你这无根无依的浮萍,还敢来挑衅本王,若你们新帝知道你不守越江还来挑衅楚国,你怕是苟延残喘都没机会了!”

        越清闻言眼神淡淡看着眼前裹着外袍愤然而可笑的公子衡。

        “你可知道这次齐秦两国这次为何发兵?”越清挑眉轻笑问道。

        公子衡闻言有一瞬疑迟,他平日只喜好玩乐,从来不太关注这些战事,越清这一问,倒是让他有些发愣了。

        越清见他果然不知道,缓缓开口道。

        “那本殿下就告诉你,齐秦敢来犯我大越,不就是因为本殿下一刀砍了越储,新帝重伤齐秦才敢来跋扈么!”

        公子衡闻言一惊,十分诧异看到越清。

        “你……你砍了大越新帝?”说着他想了想,嘲笑道,“少吹了,人人都知道大越新帝越储睚眦必报,你这帝姬本就是他眼中钉,你要是敢捅他,他还会让你带兵来境城,不早就砍了你?”

        越清闻言觉得甚是好笑。

        “可他就是放过了我,连板子本殿下都没挨一下,你可知为何?”

        那公子衡闻言盯着越清,见她淡然自若,并不像说谎的样子,不由问道。

        “为何呢?”

        越清抬步上前,眼神幽幽盯着公子衡。

        “因为他的兵拦不住本殿下,你以为他越储不想诛我越清吗?他要能耐我何,本殿下如何有机会上那光耀殿,将他打的险些送了半条命!”

        公子衡闻言看着越清看着他的眼神,那眼神幽深黑暗,如能吞噬一切的万古长夜,让人心下不住有些颤抖。

        他连忙闪躲了眼神,不自然嘲笑道。

        “哼,你就吹吧,谁不知道你在来境城的路上被人暗杀受了伤,少在这装大,本王又不蠢,怎么会信你这胡口瞎话!”

        “看来公子衡你是真的不闻窗外事,本殿下这伤可不是被刺客伤的,而是过临君城不小心捅了九江的水匪窝,才受的伤!”

        公子衡别的不知道,这九江水匪可是了解的,那九江之中的越江便流经楚国,九江水匪的贼窝便安在楚国与大越交界处,他们一个个身手不凡还如鱼般善水,只要靠近那处的船只货物,他们从来都不会放过,有时候甚至挑衅的寻到楚地抢劫货品。

        他父王为此派了无数次精兵,都没能进过那贼窝,这越清竟是跑去捅了那水匪窝还能全身而退,他不由不腿肚子软了几分,心下有了些害怕眼前这看着长相俊丽身材高挑的女人。

        “本王……本王……不知道这其中之事,不过……不过越清你既然敢捅水匪窝,也……也算解了……解了我楚国临近越江百姓的夙苦,本王……本王就……就不跟你计较了!”

        说着公子衡就要拉着宣夫人离开。

        林越清一闪身,便又拦在了他的眼前,唇边勾起淡淡一笑。

        “你们……是不是还忘了什么?”

        说着她抬脚猛的一踹,公子衡和宣氏哀嚎一声便滚到了寒度的脚边。

        “欲乘风者浮临桑,欲诉神者越城上!吁唏乎长浪,吁唏乎断殇,不随不逐,庄君郎!不渡不渡,逆九江!”

        “公子衡,可知逆九江为何?”

        公子楚吓的脸上一片发白和那宣夫人蜷缩在一起,连忙摇了摇头。

        “本殿下出京都上境城,新帝发了话,除了他给的几千新兵,谁敢随我越清上境城,便是要逆九江而行,忤天子之意,京都朝廷便要除去敢逆九江人之官籍,一生不得入皇城!”

        寒度背对越清,听见这话身子不住发颤,眼下更是红了几分。

        越清抬眸看着寒度,看着他那垂着头的萧瑟背影,眼神里缓缓盛满复杂的情绪,有感激有爱意更多的却是心疼。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