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半镜上青霄》-> 第二十二章 色鬼汤逸
第二十二章 色鬼汤逸 作者:华岁癸酉年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10-16
  •     两人就这么坐着,撑到了寅时,又跟昨夜一样,凤丛飞刚一脚踩上窗沿,顿了一下转身看向沈云微,那一眼竟闪过一丝苦楚。

        “谢谢!”

        凤丛飞说罢转身翻出窗外,又一次消失在了夜色中。

        ******

        刚到辰时,沈葳靑便派了沈达上街去买了些糕点包装好,又特地从箱笼中取出一套文房四宝,这文房四宝可是湖州特产。

        尤其是这素有“毛颖之技甲天下”之称的湖笔,此次沈葳靑上京,特地备了好几套,以便不时之需,竟没想到刚到这扬州便用上了。

        沈葳靑这是打算带着一家老小去拜访扬州知府汤炳仁,好早日领回沈云辂。

        若这样的事情再发生一两次,他倒是不后悔带沈云微上京,倒是要后悔出门带上这两个儿子了。

        ******

        沈家一众人来到汤炳仁的官邸,欲要敲门,正巧出来一个男子,看着十八九岁,面色略苍白,身材单薄,身边跟了一小厮,正听见这男子打开折扇,眯着眼说道:

        “日出东南,照我心菡”

        “公子,昨儿个亥时才回来,今儿一大早又要去那碧水苑啊”那小厮皱着眉问道。

        “哟!你怎么知道我要去碧水苑啊”

        “嘿嘿,公子刚刚不是念叨着那菡姑娘嘛”那小厮听了夸奖,笑着说道。

        沈云微听着皱了皱眉,一大早就去逛窑子的真是罕见。

        沈葳靑倒是没在意这个,让沈达上前去传话。

        “这位公子,湖州沈家路过扬州,特来拜会汤大人,烦请回禀一声”

        “湖州沈家?”

        那公子皱了皱眉头,确实想不起来父亲有这么一号朋友。

        再看向沈家一行人,一眼便扫到了沈云微,眼中一亮,连忙说道:“豆官,快!快去禀告父亲”

        “是!”

        “多谢公子”

        沈达行了礼,便回禀了沈葳靑。

        ******

        “葳靑,你们这些孩子啊,忘水兄不在了,你们也不跟我走动了”

        汤炳仁领着沈家人往前厅走去,一边走一边跟沈葳靑说道。

        沈崇山,字忘水。

        “叔父说的是,都是侄儿的不是”沈葳靑跟在汤炳仁身后,恭恭敬敬地回道。

        “哎~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人,如今还要忙着仕途,我怎么会真的怪你呢,跟你开个玩笑罢了”

        汤炳仁笑着一摆手,说话间,一行人就入了厅堂落座下来。

        “此番路过扬州,侄儿也不知叔父喜欢什么,便带了些文房四宝来给叔父,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还望叔父不要嫌弃”沈葳靑说着,示意沈达将礼盒呈上来。

        “好好好!”

        汤炳仁大喜,连连称赞道:“湖笔好啊,都说这湖笔尖圆齐健,毫细出锋,毛纯耐用,难怪白居易曾称‘千万毛中拣一笔’”说着取出湖笔细细观赏,“果真刚柔并济,拿起来得心应手啊”

        汤炳仁,字焕礼。人如其名。

        沈葳靑看汤炳仁爱不释手,便放下心来。幸而来之前想起父亲在世时,汤炳仁老来得子,来信报喜。

        当时父亲已经躺在床上无法自如行动,便派了沈葳靑准备贺礼,当时还说了汤炳仁此人喜爱舞文弄墨,特让他备了一套湖笔放在贺礼之中。

        “叔父,此番上京只带了云辂、云轺、和小女云微,所以今儿也带他们来拜见一下叔父”沈葳靑顿了顿开口道。

        “哦,好啊!这是云微吧,都长这么大了!”汤炳仁扫视了一下,这十岁女童倒是一眼能认出来身份。

        “正是!”

        “云微,来见过你叔祖父!”

        沈云微上前给汤炳仁行了礼,却被那汤逸直勾勾的眼神盯得心里直发毛。

        接着沈葳靑又示意沈云轺去行礼。

        果然,那汤炳仁问道:“哎?不是说辂哥也来了吗?”

        沈葳靑忙说道:“哦,是这样,昨日刚找到客栈落脚,然后来了一帮官兵,说是要协助调查什么案子,就把辂儿给带了去”

        “哦~~~”那汤炳仁闻言,陷入了思考。

        沈葳靑也不急着接话,端起茶水喝了起来。

        “福寿!”汤炳仁喊了一声,一老仆连忙上前躬身听候吩咐。

        汤炳仁附在老仆身边耳语了一阵,那老仆便急匆匆地下了堂去。随即汤炳仁又笑着向沈葳靑说道:

        “贤侄莫急,我已打发了人去,将辂哥好生带出来,中午啊,就在我这用膳”

        “多谢叔父了!这用膳就算了,太叨扰叔父了!”

        “还跟我客气!你呀!应该一来就告诉我的,你也不怕辂哥在我这儿受了苦!”

        ******

        沈云辂很快便从牢中带了出来,一日不见,整个人都憔悴了许多,衣着倒还干净,只是眼神涣散,中午用膳的时候也没什么精神,沈云微很好奇这个二哥究竟怎么了,但此时也不好过问。

        汤炳仁摆了两桌,和沈葳靑以及沈太夫人三人坐了一大桌,另外设了一桌给沈家三兄妹,让汤逸陪坐。

        沈云轺坐在沈云微左边儿,他此刻跟沈云辂精神完全不同,沈云微感受到了三哥身上散出阵阵戾气。

        那汤逸不停地想给沈云微夹菜,都被沈云轺挡了回来。

        “妹妹平日里喜爱吃什么?”汤逸盯着沈云微说道。

        “不敢不敢,论辈分,我们可要喊您一声叔叔呢!”沈云轺接过话来回道。

        “哈哈!无妨无妨!”

        汤逸头朝向沈云轺客气了一下,眼睛却丝毫没拿开,紧接着便说道:

        “妹妹,尝尝这山煮羊,这羊肉用槌真杏仁数枚,活水煮之,至骨糜烂,这三伏天里吃羊肉最好,到了冬天就不畏寒了!”

        “多谢小叔叔美意,舍妹不爱这羊肉膻味儿,不如我来代劳!”

        “那尝尝这拨霞供!这野兔肉补中益气,为食品之上味!”

        “多谢小叔叔美意,这兔肉性冷,女子食多了,损元气,不如我来代劳!”

        “那尝尝这酒腌虾,这可是椒拌好的虾,用上好的冬霖酒化开,今儿早才破了泥头的”

        “多谢小叔叔美意,舍妹年纪小,这冬霖酒劲儿极大,不如我来代劳!”

        “哎?要不尝尝这雪霞羹?这芙蓉花的心、蒂都焯了去,跟这豆腐红白交错,跟妹妹一样,恍如雪霁之霞”

        “多谢小叔叔美意,这豆腐羹,刚刚舍妹已经吃了一碗了,味道甚好!甚好!”

        ......

        二人你来我往,将桌上菜肴悉数推了个遍。

        沈云微看着心中无奈发笑,这色鬼汤逸是个讨人厌的,但自家三哥这护短护的,让她只能放下筷子,忍着肚内饥饿,看着三哥自己酒足饭饱。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