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种田重生-> 《青枝的佛系种田系统》-> 第七十八章 蛇毒血清
第七十八章 蛇毒血清 作者:房玖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10-27
  •     转眼到了端午,虽是节日,松液酒店铺一整个上午却只来过两三个客人。

        吃过午饭,一个小帮工自愿

        青枝要守着店,不愿意去,还是苏大见青枝这阵子因着焦虑生意,情绪不太好怕愁出病来,死活劝了她去。

        东山算得秀丽,漫山遍野银杏树,山路拐角处能远远看见两条大河,风景很不错,青枝渐渐高兴起来,越爬越精神。

        只可惜梓州潮湿,苏大这几日两膝不适,需走走停停,两人到山腰时已是黄昏时分。

        苏大不好意思笑道:“都怪我这老胳膊老腿,估计到山顶庙中人都散了。”

        青枝本也不是为了看这仪式才出来的,见苏大不好意思,忙笑着安慰道:“我不信那些仪式的,再说人多了有什么好看?咱们不如就在前面那亭子歇会,下山去吃夜市才是正经。”

        苏大连声称是,两人走到那亭子前面。

        走近了才瞧见里面坐着一个穿金戴银的小娘子,苏大立住了脚,有些不敢进去,自从上次被那店小二骂穷酸之后,他一直有点怕梓州人,觉得他们都欺负乡下人。

        谁知那小娘子打量了他两人几眼,笑着对青枝道:“你爹爹腿脚不好,进来坐着歇会吧!好些地方呢。”让使女挪开些。

        苏大忙道:“青枝不是我的闺女,是我的东家。”

        那小娘子随意点了点头,顺口道:“难怪都这么年轻。”

        青枝喜她说话好听,做事又周到,对她道了谢,坐了下来。

        不一时,那使女去解手,只剩那小娘子一人坐在亭子角落里面歇息。

        “哎呦!是什么爬上这石凳子了!蛇!有蛇!小翠!小翠!快来啊!”

        青枝最怕蛇,立时跳到石凳上面站着,苏大眼尖,瞧见一条蝮蛇钻入草丛,看着像是五步蛇的样子。

        梓州城地气潮湿,蛇虫最多的。

        那使女听见主人惊叫,急急跑了过来,又拿过小娘子的手腕查看,可不是咬了两个小洞!

        她正要扶着主人下山看郎中,苏大却叫道:“那蛇像是五步蛇的样子,可不能乱动!”

        那小娘子也哭道:“我看着也像五步蛇!不行啊!我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她吓得浑身都发白,苏大想起民间有个说法‘毒蛇出没之处,七步之类必有解药’,也不顾那五步蛇可能还在草丛中,急急奔过去草地找解药。

        青枝听那小娘子哭得凄惨,走去安慰她,见到那手腕已经肿得黑了,那小娘子嘴唇发白,吓得直发抖,对小翠道:“我不想死啊!不想死!”

        青枝劝道:“没事,苏大哥已经去找草药去了。”

        可是慢慢地那小娘子竟然眼睛吊白,鼻子一圈青紫,有点心脏麻痹的症状出来了。

        青枝以前没见过人死,自己也慌起来,心中祈祷苏大哥快点找了灵药过来才好。

        【宿主,你要什么灵药?奖励还没有领取哦。】

        嗯?可是奖励我要拿来发财的,不换药。

        然后她眼睁睁看着这小娘子满面青紫起来。

        ……妈的我一个文明社会的现代人,不好袖手旁观看着人死掉啊!

        系统,我要蛇毒血清注射剂连针管一份。

        【奖励已发放,请注意查收。】

        青枝对小翠道:“你快去山顶找人来帮忙,我帮你守着你主人。”

        小翠正没了主心骨,听这话有道理,点点头,撒丫子就往山上跑。

        青枝掏出注射器,诶……没打过针怎么办?

        她狠狠心,撩起小娘子的裙子,在她臀部注射了这血清,将针管小心收回了系统空间,就放在羊毛纺车的旁边。

        青枝紧张地等了一会,远远传来苏大的声音:“八角莲,我找到了八角莲!”

        他将那叶子用石头捣碎,仔细敷到那小娘子的手腕上,又对青枝道:“解蛇毒八角莲最有效的!我在丽山就见人这么做过好几次。”

        等了不久,青枝觉得那小娘子口鼻周围的青紫淡了许多,这才放下心来。

        很快那使女也带了好几个人过来,那些人见已敷上了八角莲,纷纷都道:“八角莲虽解不了五步蛇的毒,但是一般的毒还是能解的。”

        这时那小娘子眼睛缓缓睁开,众人都呼喝起来:“没事了没事了!”“果然不是五步蛇!那就好!”

        青枝见没事,正要走开,那小娘子却问道:“这位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

        青枝顺口答过,与苏大一同下山了。

        过了几天,她正在看着过滤器过滤酒液,外面小帮工突然叫道:“宋东家有人找!”

        “知道了!让人等会,我走不开!”

        还好苏大很快匆匆跑过来:“我来看着!青枝你去!是那日那个被蛇咬了的小娘子,说是来答谢我们两人的,咳,多不好意思!”

        青枝走到账房,果然是那个穿金戴银的小娘子,小翠也在一旁站着。

        那小娘子一见青枝,笑道:“青枝姑娘,我今日特来答谢救命之恩!”

        青枝见她们旁边桌子上果然摆满了许多纸盒、包裹等物,想来都是谢礼,想起古人的习惯,谦道:“不敢不敢,那八角莲是苏大哥找到的,我什么也没做。”

        那小娘子抿嘴一笑,吊梢眼中光芒一闪,凑过来低声对青枝道:“八角莲解不了五步蛇的毒,我那里还有你给我针灸的一个红点呢!今日都还有些隐隐地疼,你别谦虚!”

        疼?那……那可能是我打针的技术不行。

        青枝有点紧张:“我其实不懂针灸,在镇上见郎中这样过,就学了一下,赶巧了!这位娘子劳烦您不要告诉别人去。”

        柳依依对她眨眨眼:“放心!我不说!我从不管与我无关的事情。”

        她从袖中拿出一块手帕包着的什么物事递了过来,青枝接过,沉甸甸的,打开时是三样金首饰。

        宋青枝坚定地不收,不是不想收,是收下了以后说不清啊!要是有人问起,怎么解释那‘针灸’的事?

        柳依依见她不收金子,倒疑惑起来,愣了半晌方道:“我叫柳依依,我看你像个外乡人的样子,以后在梓州有什么事找我就行!”

        小翠赶紧道:“我们姨娘是马兵杨团练使房里的。”

        嗯?这是个什么官?

        不管怎么说,官都比庶民大,抱住大腿就是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