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种田重生-> 《青枝的佛系种田系统》-> 第二十七章 过冬棉服
第二十七章 过冬棉服 作者:房玖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9-08
  •     腊月农闲,陈氏虽尽力找短工,三日中仍有两日在家,她前些时托人去丽山镇买了一匹宝蓝色的棉布回来,这几日一直在忙着做棉服,有时做到夜深才去睡觉。

        青枝见她做的明显不是青豆的小衣服,怕陈氏伤了眼睛,一晚睡前劝道:“娘,慢些做也没事,我身上这套冬衣也还是新的呢!我又不小了,不用新衣服过年。”

        陈氏奇怪地盯了她一眼,道:“你两套冬衣都是新的,换洗尽够了,怎么还想着要新衣服?”

        她说完见女儿小脸上露出又是惊讶又是受伤的神情,又笑起来,说道:“你要实在想要新衣服,娘做完这件再给你做,快去睡吧!我缝完这几针也要睡了。”

        青枝想着大约是陈氏自己做自己穿,接下来几天看见陈氏废寝忘食地做那件棉服,没事想凑过去帮忙,但总被陈氏以青枝手艺不精为由拒绝。

        年味越来越浓了,宋村各家都贴上了对联、窗花。

        村人大多不识字,这附近一带的对联,年年都是董家账房先生写好,散发各户的。

        这日董家小厮把对联一户户送到宋村人家,到青枝家,陈氏谢着接过了。

        那小厮走前格外提醒道:“你们家的是少爷亲自写的,少爷说宋家的芦荟让大家都过上好日子,特意给你们的。”

        说完很是羡慕的样子,毕竟十里八村别的人家的对联都只是账房先生写的而已。

        青枝一听来了兴趣,门一关就迫不及待打开来。

        字看起来倒是有模有样,写的啥?

        上联:发愤图强兴大业,下联:勤劳致富奔小康,横批:致富小能手。

        呵呵……

        账房先生虽然是个落地的秀才,给大家写的也都是‘向阳门第春常在,积善人家庆有余’,或是‘湖上春未春杨柳桥头可问,人间乐不乐管弦元夜如何’这样的。

        ……没文化,真可怕。

        陈氏不识字,看了半日,觉得横批五个字好像和往年的有些不同,但董家少爷写的怎么会错?贴上就是了。

        一家人忙忙去捣了些米浆糊来,陈氏亲自监督青枝站在凳子上贴好了。

        这日陈氏总算缝完宝蓝棉服的最后一针。

        青枝这几日已瞧出是做的男子棉服,心中一直在猜不知是给谁的,但毕竟寡妇需避嫌,她怕陈氏尴尬一直没问。

        陈氏将衣服拍了拍,理了理,又用一块包袱布仔细扎好,递给青枝道:“这是给律子川的,你拿去给他。大小我估摸着做的,做得很长大,要是不合适再拿回来改。”

        青枝双手抖了一抖,小心翼翼问道:“娘你好好的给他做衣服干嘛?”

        陈氏避而不答,只道:“那孩子毕竟上次拿了那么些吃的来咱们家,哪能拿别人的东西不还礼的?再说你不是与他要好么?”

        说完对青枝笑了一笑。

        这一笑,很有深意啊……

        前世青枝妈妈问‘上次相亲那个男孩子你有没有在微信上跟人家聊天呀?’的时候,就是这么笑的。

        青枝对付这种事情已经有经验,立即飞快地说道:“嗯,他人是挺不错的,但是最近家里不是有钱吗?我忙着花钱,没时间理他。”

        陈氏有些着急,怕青枝害臊没敢显出来,只道:“忙也要抽出时间多接触才行啊!你不知道,这男人啊……”

        青枝嘴角又抽了抽,真是古今中外,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妈!

        她立即做出‘我很想听你讲授关于男人的人生经验但我真的很忙’的样子,道:“好好好,我记住了!我马上立即现在就把衣服给他拿去!”

        说完拿着包袱就溜了。

        走在山路上,青枝这才想起,与律子川已经两、三个月没见过面了吧?

        诶……她不知道他家住哪,这衣服怎么给他?

        青枝拎着包袱走到两人常见的松林,寻到那截倒掉的树干坐下,空气中好像有律子川身上好闻的、阳光混合青草的味道。

        她托腮坐了一阵子,将包袱放在树干上,又找来一块很大的石头压上,这才走了。

        明天再来偷偷拿回去好了,今天提回去,陈氏要是问起来的话,真的好麻烦,难道还要说‘人家没看上我已自动失联’?

        第二天起来,青枝才想起今天是去镇上买布的日子。

        之前全家的内衣都是旧衣服穿不了改的,虽然陈氏手很巧,缝的软软的,也洗的很干净,但是青枝还是不习惯。

        前几日与陈氏说好了去丽山镇买柔软的棉布,趁着过年农闲,将全家的底衣全部换新。

        看来今天可能没时间去拿回包袱里的衣服了,只愿不要被人拿走了才好。

        青枝将买布的银子放好,挎着竹篮走到了村外。

        今年冬天没有下雪,干冷干冷的,青枝身上穿得暖和,只觉得非常神清气爽。

        路边那宝蓝色的古装人形广告立牌……

        啧啧啧,这要放在现代,粉丝们一定会大骂造型团队陷害我家哥哥/儿子/老公。

        其实青枝第一次见到这块衣料时就觉得眼睛有点辣辣的,但她一直想着陈氏这应该是给村中哪个老来俏的大叔做棉服,所以没有提醒过。

        穿在律子川身上,只能说……

        高颜值身材好的人果然穿个猪饲料包装袋都好看啊!

        青枝走到律子川面前,由衷地说道:“你找到这棉服了!我的运气真好!你是不是昨天去松林那边打猎,这才看见我留的包袱了?”

        律子川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其实自从上次青枝说了没时间聊天,他每天都会去松林看看她在不在,毕竟也许那天她刚好有空呢?

        律子川并不想说出每天去松林的事,只有些腼腆地问道:“这是你做的?”

        青枝失笑道:“我娘做的,怎么可能是我?!”

        哇塞做棉服这样高难度的刺绣工作,一般人怎么可能会?!连原主都不会,何况青枝这个手残党现代人。

        亏得现在有钱了,衣服可以找人代做,青枝不禁又感慨了一番有钱明明就是超开心这个真理。

        一抬头,看见律子川脸黑黑的,散发着阵阵冷气与怨气,好像一座冰山站在身前。

        青枝吓一跳,问道:“你还好吧?”

        陈氏难道为了省钱,用了便宜却不保暖的棉絮?

        律子川哼了一声,冷冷道:“你刚刚又对着半空发呆了,看起来真的很傻。”

        青枝本来想说‘你才傻’,但是突然恐惧起来:要是对话突然变成‘你才傻!’‘不!你才傻!’‘不,你才傻嘛’无限循环这种脑残风格,哪怕面对律子川的盛世美颜,她也会倒地而亡的,还是算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