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种田重生-> 《青枝的佛系种田系统》-> 第四章 地主家的胖儿子
第四章 地主家的胖儿子 作者:房玖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9-08
  •     宋青枝心中美滋滋打算起来:腐国萝卜卖了银子,先去把院里的地开出来,种上点萝卜青菜啥的,把肚子哄饱,再慢慢发财致富。

        蛋生鸡,鸡生蛋,无穷无尽奔小康。

        “嘿!有意思!这乡下丫头在傻乐什么呢?”

        旁边传来一句呵斥,宋青枝吓了一跳,转头一看:

        哎呦喂地主家的胖儿子来了!

        这地主的儿子一身绸缎,脸又圆又白,身后跟着三四个丫头,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浓浓的暴发户气息。

        这董家不是已经做了好几代地主了吗?怎么还是这个气质?

        周围的妇人赶紧提醒青枝拜见少爷,青枝叫了一声:“董少爷好!”

        那胖儿子鼻息里面喷出一口气作为回答。

        妈蛋!给脸不要脸!要不是为了骗你家的钱,我才懒得理你。

        董老太见孙子来了,也顾不上什么菩萨、人参了,只紧紧抓着那胖儿子的手,嘘寒问暖,又嫌他穿得少了,要打骂丫头。

        青枝在旁低声嘟囔了一句:“万恶的旧社会。”

        那地主家的胖儿子突地转头看向她,眼中精光四射,青枝吓了一跳,赶紧低头。

        果然是地主家的人,看着粗,内里还是精的,家学渊源!一定是!

        这个空档间,房中妇人已将菩萨赏赐人参的消息告诉了胖儿子。

        那胖儿子嗤笑一声,道:“胡说八道。奶奶,您这病只要心放宽些,没事多去院中晒晒太阳,能走时去村中走走,与那些妇人聊聊天,就能好。”

        青枝听着觉得挺有道理,忍不住点了点头:本来这病只是董太爷娶小妾惹出来的心理障碍罢了。

        贵香见少爷这么说,心中有些失望,忍不住插话道:“少爷,这话按理不该我说,可是既然众人都没见过这东西,没准真是天上的,要不……还是试试吧?兴许有效呢?”

        贵香是董老太的大丫鬟,在家中地位还是比较高的。

        那胖儿子伸手抓过那腐国萝卜,仔细看了起来,看完又道:“这我倒果然没见过……”

        董老太闻言也高兴起来,道:“既是湛儿也没见过,定是神仙菩萨给的,贵香,今日先给宋家这孩子五两银子吧,再包点点心给她,难为有这段福缘。”

        一听见点心,宋青枝眼睛都亮了,肚子也响了一声。

        董湛听见,又看了她一眼,伸手止住众人道:“慢着,昨日我也做了一个梦,是个金甲神人……”

        尼玛!别找理由了!你就是舍不得点心!

        宋青枝低着头,心中把那胖儿子翻来覆去骂了八百遍。

        “……那金甲神人告诉我,今日会有人来送药,还给我说了一副对联,说送药那人定然知道的。”

        妈蛋!我哪里知道什么对联!

        宋青枝绝望了,除非他要对的是“天增岁月人增寿”,那我知道,下联是“春满乾坤福满楼。”

        这是她家小区门口的对联,每天看见,不知不觉记住了。

        不过,古人都比较有文化的吧……

        董老太与仆妇们都瞧着青枝,一副‘太精彩了快来看好戏’的样子,青枝沉着脸瞧着那胖儿子。

        谁知董湛开口道:“天青色等烟雨”。

        这歌宋青枝实在熟,来不及多想就脱口而出:“而我在等你?”

        差一点唱出来。

        经典老歌,在青枝妈妈办卡的那家理发店,万年循环播放这一曲。

        董湛听完,一双小眼睛精光透亮地看着她。

        这胖儿子也是穿越来的!

        宋青枝目瞪口呆瞧着他,难道穿越已经产业化了,你也穿、我也穿的?

        他们这样互相暴露身份,没有危险吧?

        她疑虑重重地打量了董湛一番,但他看起来并没有恶意。

        董湛不再理会青枝,只凑到董老太跟前,笑嘻嘻道:“奶奶,正是这两句。这药看来定是有效,您赶紧拿钱打发这丫头走吧!我还有要紧事要和您说。”

        贵香听完这话,说了几句吉利话儿,就带着宋青枝出了门。

        走在院子中,宋青枝远远听见那胖儿子撒娇道:“奶奶,村西头张家那女儿,好白!您买回来给我做丫头嘛!”

        猥琐!恶寒……

        到了中门外,贵香去账房取了一包碎银子过来,又领青枝去厨房,包了一大包点心,都递给青枝拿着;又给黄大娘也拿了一大盘子蒸饼。

        贵香送两人到后门边,笑道:“黄大娘认识路的,我就不送你们了。”

        又低声道:“等老太太好些,应该还有彩头的。”

        黄大娘不停道谢,青枝也谢过了,这方出门回村。

        想到陈氏与青豆整日挨饿,见了这些点心不知有多高兴,青枝的脚步也轻快起来,恨不得马上把点心拿出来三人立即分来吃了。

        黄大娘坚持要她先去柳树下给菩萨跪拜道谢,之后才让她回家。

        青枝到家,见四处无人,先将点心放在一个干净的瓦罐里盖上,又搬来凳子站上面,把瓦罐放到房梁高处藏起来,这才放了心,出门去找陈氏和青豆。

        银子她贴身放着的。

        青豆在河边与小儿们一起看小鱼玩,陈氏今日没有寻到短工,正在后山找野菜。

        青枝只催着两人快回家,到得家中关上门,方高高兴兴将事情说清,一口咬定是菩萨给的萝卜,又将银子、点心拿来给了陈氏。

        陈氏听完,心中先是欣喜,又突地哭出声来,道:“定是你爹泉下有知,求了菩萨来护佑我们!”

        又不住摸着青枝头顶,唤她“好孩儿”。

        那五两银子幸喜都是碎银,陈氏拿了一块小的去黄大娘家换了几百铜钱,又去村中有余粮的人家买了些黑面回来。晚上宋家豪爽地蒸起了纯黑面窝窝头,一点野菜都没有掺。

        三人尽着肚子吃窝头吃了个饱,黑面虽是粗粮,刚蒸好时也仍软、香的。

        吃完陈氏又唤青枝拿过点心来,打开瓦罐,给姐弟两一人分了一块,她自己只将手中残屑吃掉了。

        青枝心软,劝道:“天气热,点心放着该坏了,娘也吃一块吧!”

        叫陈氏为娘,还真有点不习惯,不过不叫的话众人该起疑心了。

        青豆也劝道:“娘快吃!娘快吃!”

        陈氏想着坏了的话确实可惜了,又给两个孩子各加了一块点心,自己也吃了一块。

        吃完,三口人笑眯眯地瞧着彼此,青枝心中不知道为什么,也升起微微的温馨感觉。

        收拾完碗筷,又打水洗漱之后,青豆沉沉地在陈氏怀中睡去了。

        青枝见他小脸总算有了些红晕,睡着了圆嘟嘟的小嘴边仍带着笑容。

        这孩子不过是想要吃饱而已。

        她伸手摸了摸青豆柔软的幼儿头发,对陈氏道:“娘,既然有了余钱,不如咱们在院中开出一块菜地来吧。”

        陈氏没想到女儿还想着菜地,当真懂事了许多。

        她点点头,道:“其实我早已想那样,以前是因着家里连答谢邻里的一顿饭也开不出来,白耽搁了。”

        又赞了青枝一声‘好孩子’。

        宋青枝靠在陈氏肩头,心中突然升起信心:可以的,可以过得更好。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