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被夺舍之后》-> 第二章 他只是血瘀之症
第二章 他只是血瘀之症 作者:瑞妞儿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9-06
  •     没跟王学梅打招呼,柳牧从厨房里拿了两个包子就出了门。

        好味斋,便是柳牧现在上班的地方。

        刚来到云城,柳牧就被赵凯赶出来找工作。

        只是这个年纪,要手艺没手艺,要力气没力气,根本没有人肯聘用他。

        还是柳牧捡到一个钱包,待在原地等失主,从而认识了好味斋的老板,王婷,这才得到了服务员的工作。

        时间过得好快啊,一晃已是六年!

        “柳牧,听说你昨天去云顶山采松菇了?那地方昨晚电闪雷鸣,怎么没把你给劈死啊?”

        “就是,听附近的朋友说,云顶山上接连劈下十几道闪电,山顶一片狼藉啊!”

        “不过我还听说了另一种说法,昨晚云顶山有个老道士在渡雷劫!柳牧,你在山上,有没有看到个老道士?”

        时值正午,好味斋人满为患,服务员们一边忙着,一边聊天。

        柳牧却是眉毛微挑,从后厨端来一盘水晶虾仁,嘟嘟囔囔的说道:“你们还真是八卦啊,昨天我很早就回去了,哪里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

        说着已经进入了一个包间。

        包间里,十二三人围坐一团,在桌子正中间放着一个蛋糕,大家正在为一名老者过生日。

        柳牧将水晶虾仁放下,刚刚打算退出去,就见红光满面的老者表情一滞,身子往一侧歪去。

        “爷爷,您怎么了?!”旁边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孩儿最先发现老者异常,三步并作两步冲过去扶住了老者,“三叔,您不是医生么,快看爷爷到底怎么了?!”

        被唤作三叔的,是一个四十岁出头,留着一瞥性感小胡子的中分头,早已经上去把住了老者的手腕,同时观察老者脸色,摇头说道:“看起来没有不正常的地方,可爸嘴唇发紫,瞳孔涣散,莫不是中了毒?”

        “食物中毒?”坐在老者身旁的中年人身子一颤,“把你们老板喊来!”

        包间里伺候的女服务员早就吓傻了,一听这话撒腿就往外跑。

        这种事儿,她一个小服务员可担不起责任啊!

        “他不是食物中毒,只是血瘀之症而已。”站在外围的柳牧,早就看出了老者异常,此时忍不住开口说道。

        “你一个小小的服务员懂个屁啊,还敢推脱责任?!”

        “明明就是我爷爷吃了你们酒店的东西才中的毒!”

        “我三叔可是中医院的主任医师,如果是血瘀之症,难道他能诊断不出来?!”

        最先开口的女孩儿,美眸怒瞪柳牧。

        三叔也是连连点头:“脉象柔和,不像血瘀之症。”

        “我知道了,这些菜都是你上的,是你下毒害了我爷爷吧?”女孩儿突然盯紧了柳牧,大声质问道,“说,我们跟你有什么仇?!”

        “我是出于好心才提醒你们,你可不要血口喷人!”柳牧眉头一皱。

        好人没做成,反倒惹了一身腥,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怎么回事?”一道干脆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伴随着高跟鞋“嘎达嘎达”的声响,一个三十岁上下,身高一米七左右,五官精致,留着波浪长发的女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正是好味斋的老板,王婷!

        “老板你来得正好,你的人下毒害了我爷爷!”女孩儿指着柳牧娇喝道。

        “你下毒?”王婷一愣,扭头看向柳牧。

        柳牧微微耸肩,一脸无辜。

        王婷冲女孩儿摇头,沉着的说道:“小姐,我想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我们好味斋的员工,都是经过特殊培训的,我们一向秉承顾客至上的原则,绝对不会做出损害顾客利益的事情。”

        “你还敢狡辩?我爷爷现在躺在这里,而且有中医院主任医师亲自诊断,就是食物中毒!”女孩儿一声冷笑,“你是不是以为我孙家无人啊?!”

        “孙家?城北孙家?!”

        “我的天呐,好味斋居然惹上了孙家,简直自寻死路啊!”

        “我说这女孩儿怎么看着眼熟,原来是孙艳红,孙氏集团现任掌门人!”

        外面看热闹的人听到这句话,顿时炸开了锅。

        王婷的脸色也很不好看,低头说道:“我可以替我的员工担保,老爷子的事情,跟他没有关系!”

        “而且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也说不好,我现在就叫救护车,等医生来了再下定论也不迟!”

        “你他妈是不是聋啊?我三叔就是中医院的主任医师孙胜真,难道他能骗我们?”一个浑身肌肉的青年,不耐烦的喝道。

        “三叔,爷爷现在这情况,怎么办才好?”狠狠瞪了王婷一眼,孙艳红紧张的问道。

        “父亲之前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需要立即将他送去医院,我联合几位专家商讨一下治疗方案。”孙胜真摇摇头,面色严肃。

        “老爷子现在的情况,不能颠簸,否则会出现生命危险!”柳牧忍不住再度开口,“我学过医,可以试试!”

        “你试什么试?你是下毒害我爷爷的嫌疑人,我还没找你麻烦呢!”壮硕青年狠狠指着柳牧,“从现在开始,你若再敢多说一句话,我就打爆你的脑袋!”

        “我来背爷爷出去!”壮硕青年说完,在老者面前蹲下了身子。

        孙胜真刚刚将老者扶到壮硕青年背上,老者便闷哼一声,脸上痛苦的表情越来越盛。

        吓得二人立马将老者放回原位。

        “难道不是中毒?或者是毒性加剧了?”孙胜真脸色阴晴不定,不确定的猜测道。

        如果中了毒,不可能会有这种反应才对啊!

        “我认识中心医院的郝帅,他是剑桥的医学博士生,有着丰富的临床经验!”孙艳红眼珠转动着,想到了一个人,立马掏出手机拨了过去。

        柳牧再度开口道:“这种情况很简单,我真能治好他!”

        “少他妈废话,你们都他妈给老子滚出去,否则老子砸了你们的店!”壮硕青年指着柳牧的鼻子,红着眼睛喝道。

        “咳咳!”正说着,老者突然一声咳嗽,伴随着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百会**,刺百会**跟风池**!”柳牧大声喊道,“相信我一次!”

        孙胜真急的满头大汗,听柳牧这么一说,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想法,掏出两根一次性银针,刺在了老者百会跟风池两处**位上。

        神奇的是,十几秒后,老者症状居然减轻了许多,就连嘴唇的乌紫色都开始变淡。

        “真的有效?!”众人见此情景,全都愣住了。

        “小子,你说我爷爷是血瘀之症,到底是怎么回事?”孙艳红也重新审视柳牧,沉声问道。

        “就是简单的脑供血不足,只是一直没有表现出来,这次老爷子过生日可能太激动,血液跟不上情绪,根本攻不到脑部,从而导致大脑供氧不足,脑供血不足,如果再严重,或许会发生脑淤血!”柳牧立马解释道。

        “脑供血不足怎么可能出现脑淤血的情况,你一个服务员知道个屁,估计这次也是被你瞎猫碰到死耗子蒙对了!”壮硕男子冷哼一声,“我姐给你点儿阳光,你还真敢灿烂啊?!”

        “二宝!”孙艳红瞪了孙二宝一眼。

        “艳红,我来了,爷爷出什么事情了?”就在此时,一个年仅三十,戴着金丝眼镜的男子急急忙忙跑了进来。

        “你怎么来的这么快?”见到来者,孙艳红疑惑的问道。

        “我在附近跟朋友吃饭呢,这不接到你的电话就赶过来了。”郝帅一笑。

        “这位小哥,说爷爷是血瘀之症,刚刚已经稳住病情了。”孙艳红点头,同时回答道。

        “血瘀之症?我们西医,从没有什么所谓的血瘀!”郝帅闻言,冷笑着看向柳牧。

        柳牧也只是耸肩说道:“那是你孤陋寡闻而已。”

        “你!”郝帅脸色一变,怒声骂道,

        “我看你就是个只会端盘子的服务员,还敢在我这个医学博士生面前装大头蒜,知道丢人俩字怎么写么?

        “艳红,你快把这家伙赶出去,有他在,我感觉恶心,没办法治疗爷爷!”

        “这……”孙艳红眉头微皱,看了看郝帅,又看了眼柳牧,只得说道,“还请你们出去。”

        没办法,一个是医学博士生,一个是服务员,孙艳红不敢将宝压在柳牧身上。

        “行吧,祝你们成功!”柳牧玩味的看了眼郝帅,跟王婷一起退出了包间。

        “傻逼一个,还敢在老子面前装逼!”郝帅冷哼一声,说着将随身携带的医疗器械整齐的排放在老者面前,同时拔下了插在老者**位上的两根银针。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