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来福酒楼 作者:十三主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9-15
  •     大家看着碗里的东西,再看看自家少东家,这玩意儿能吃吗?他们的少东家可不是一般人,这要是出出了问题,谁来负责?

        正当此时,却见冯谦已经拿起了筷子,夹了一块蝉虫子在碗里了。

        众人不敢吭声,直看着冯谦吃了一块下去,脸上竟没有多余的表情。

        正当大家觉着这东西该是很难吃的时候,又见冯谦再次夹了一块放在嘴里,很是赞成道:“不错,味道可以。”

        大家惊讶了,那玩意儿能吃?

        而且,还有那么好吃?要知道,他们少东家可是一个不说谎花的人啊。

        林香草也乐了:“若是喜欢吃,我送一些给你?”

        冯谦正吃着东西,听她这么一说,又是问她:“可否卖一些给我,我可以让后厨多推一个菜,想必,这个菜也会很受欢迎的。”

        林香草原本还想着怎么给她推菜,没有想到,自己还来不及说他,他倒是主动问了出来,一时之间,心中很是激动。

        点了点头:“那是自然,全部卖你都可以。”

        冯谦笑着道了谢,又吃了一口,这才将东西递给了厨子分尝。

        那些个厨子早就对这东西的味道感到好奇了,毕竟,他们少东家可不是会做亏本买卖的人,既然全部要买下来,这味道定然是差不了的。

        大家迫不及待的尝了尝味道后,都是惊讶无比,不错,这东西虽然卖相不怎么好,却是酥脆可口,一咬在嘴里,全是肉香味儿。

        “姑娘这东西怎么卖的?”有个二灶忍不住开口问了出来,这东西确实好吃啊,若是便宜,他回头也买些回家。

        “三十文钱一斤?”林香草觉着,她和冯谦再怎么说,也算是半个熟人了,在这种时候,也不能太坑人了。

        毕竟,这蝉虫着看着小,却也是有点分量的,三十文钱一斤已经是不错的价格了,若是冯谦觉着高,她还可以适度的降低一些价格。

        谁知道,冯谦竟是眨也没眨一下眼睛的同意了。

        林香草整个人都诧异了,只看着后厨中的人将她的蝉虫子拿去称了秤,转而又算了算银钱,将钱递给了她。

        “姑娘,您数数?”许是因为冯谦的关系,后厨中的人对她也是十分尊敬的。

        林香草大略的看了看,一共有一个一两的碎银子,四十五个铜板,价格合适。

        将钱揣在兜里,林香草一面跟冯谦道谢,这就准备要走。

        “我送送你。”冯谦这就走在前面带路了,林香草抬头看了看冯谦的背影,缓缓地呼了一口气出来,今日,运气真是不错。

        出了来福酒楼,冯谦居然也没有停下脚步,林香草有些尴尬,连忙道:“冯公子,不用送了, 你去忙你的吧。”

        冯谦这才停下脚步,冲他笑了笑,霎时间,林香草有种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之感。

        “以后有什么帮得上忙的,就来来福酒楼找我,至于蝉虫子,姑娘若是还有,下回还可以送一些过来,我姑且让店里推一推。”

        林香草点着头,和冯谦道别后,这就赶忙往菜市场的方向走。也不知道小山见她这么久没有过去,会不会担心。

        当她去了菜市,找到林小山后,却见林小山面前摆放着菇子的地儿空空如也。

        正想问他可是卖完了,又见林小山像是献宝一样的将手里的铜板递到了林香草面前。

        “一共有四个铜板,我见集市上的人都散的差不多了,怕卖不完,于是一个铜板一斤卖的。”

        一块钱一斤······

        这价格虽有些便宜,可小山却也是个识时务的,知道留着也卖不上价。

        不错,不错。

        林香草伸手,揉了揉林小山脑袋瓜子,忍不住夸道:“这是谁家的小山啊,居然这么聪明,阿姐一定要好好的奖励奖励他,走吧,咱们买花生糖去。”

        林小山倒是喜欢吃花生糖,一听林香草要给他买花生糖,自然是高兴的。

        再看林香草两手空空,背篓里也是空空的,更加惊喜了:“阿姐,你把剩下的东西,全部都卖完了?”

        林香草点头,脸上扬着和她一般不遮掩的笑意。

        林小山拍了拍手,顿时欢呼起来了:“太好了,阿姐好生厉害,竟将那么多东西都卖完了。”

        林香草好笑,伸手就弹了他的额头一下:“你才知道你阿姐这么厉害?”

        姐弟两相视一笑,生活虽然艰难,但大家心中都是暖融融的。

        之后,林香草带着林小山买了一斤面粉,又买了一两肉,这才去给他买花生糖。

        因为想去看看全叔,所以,她特意多买了一份,除此之外,还买了些点心,打算给全叔一家带去。

        林小山知道她又要往义庄去,顿时噘着一张小嘴很是不高兴。

        想想全叔对她家阿姐的态度,她真是弄不明白,自家阿姐到底图的是什么。

        林香草很是无奈,眼看着都快到义庄了,林小山还黑着一张脸,她忍不住打趣他:“行了,这嘴都能挂炊壶了。”

        “阿姐,咱们当真要去?”林小山追问。

        林香草点头,为了不让他给被人脸色看,忍不住提醒他:“不管他现在如何,他可是阿姐的恩人。”

        林小山缓缓地呼出一口气,如今也只能安慰自己,谁让对方是她阿姐的恩人呢。

        全叔家的院门是敞开着的,林小山还没进屋就听见屋里传来了萝卜头的尖叫声,林香草快步进屋,正好看见一团黄颜色,毛茸茸的东西,正咬着萝卜头打转转。

        林香草一惊,赶忙拿起了屋檐下放着的木头要打那咬人的东西,许是因为听见了响动,那团黄色一溜烟的跑开了,霎时间,院落里就剩下了萝卜头的嚎啕大哭声。

        林香草见萝卜头的手上已经被咬的鲜血淋淋了,连忙过去查看,眼看着五个手指头依旧还是在的,这才放下心来,就近的找了一些止血的药材,将她的手草草清理过后,这才给他敷药。

        谁知道,这药才刚刚敷上,萝卜头却叫的越发大声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