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武妃在世》-> 第三十七章:宁王上山
第三十七章:宁王上山 作者:一生呵呵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9-01
  •     印昌眼角含笑,连忙领命退去,宁王却依旧发呆:“姜瑜,让本王看看你到底有何目的?”

        对于印昌,肖公公以及一切宁王身边亲近的人来说,他们以为的就只是自家主子铁树开花,对这样一位不可多得的英才兼备的奇女子动了心,这么多年单恋飞女将军的尬尴情况终于结束。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宁王虽然有时外表冷酷,嘴上毒辣,看似通透的人,实则内心有极深的城府,对于他怀疑江雨就是姜瑜这件事,叶盛枫深深埋在心里,没有跟任何人提起,现在不提,将来也不会提起。

        当年的延国是他一手攻破的,王室重臣无一生还,偶有余孽也绝不放过,这是当初永汉对延国的态度,如若江雨真的是姜瑜,那么宁王之则就显得尤其重,护她周全便是一生都不能懈怠的事情。

        虽然叶盛枫已经把江雨当成了心中人,但是有许多的疑惑和谜团未解,如若真的有一天能够确定他的判断,那可能就是两个人真正交手的那一天吧,毕竟对于姜瑜的一招一式他铭记在心。

        所以如果说当初看到江雨的骑射之术开始怀疑她的话,那么看到她夜闯静心苑,和听到蚩尤带回来她会武功的消息,就更加坚定了叶盛枫的猜测。

        如今江雨深陷内宅之事并没有其他的动作,这也是宁王不解的地方,想要知道的更多必须靠的她更近才行于是当肖公公无意间告诉他下月初就是国公府老夫人的六十大寿的时候,宁王对此十分重视。

        华国公府女眷此行疲累不堪,魏氏于柴房中找到她的心腹南婆子,追问之下才更是嘴角抽搐,不禁感叹:“看来今后我们对那母女二人要多加防备了。”好在房婆子的事情没有第三个人知道,江雨无凭无据在国公府没有根基,这一次的行动被她反击无非是想证明一下她的能力,她知道凭她的力量还不足以搬到魏氏。

        所以芝兰开口了:“夫人,既然如此今后我们不能在与她正面为敌,反而该向她示好。”魏氏看了芝兰别有深意的眼神,点了点头:“一切还需从长计议。”

        在接到魏氏的回府命令以后,女眷们也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乱子论谁也没心情再逛下去了,但是她们还没来得及收拾好行囊,就得知了另一个消息,国公府的一个小丫鬟于山间被发现,不知怎么摔断了腿,打听之下才知道是老夫人之前身边的丫鬟月清,这下众人才记起来,月清已经跟了江雨,而江雨对于月清的失踪也提过一次,大家却都没放在心上。

        如今看到月清蓬头垢面狼狈之极的出现在众人面前,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月清不光腿摔断了,连神志也模糊不清了,邹雪儿庆幸至极,因为月清的任务是她的指点,如今任务失败别连累自己才好,魏氏连忙匆匆命人将她从下山去,对于魏氏来说月清不仅仅是这次事件小小的棋子,以前的事情她也略知一二,至于如何处置江雨也没有过问。

        但是江雨却在此之前于空闲之时悄悄拜会了一次京兆府尹张谦之子张子龙。

        于后山的一处山林里张子龙按照纸条上的信息找来,看见江雨头戴斗笠静候不禁十分惊讶。

        “江小姐为何要约在下来此?”

        “我与你父亲送了个人情,虽是不大,却还得提醒张公子别忘了还。”

        张子龙讪笑:“如果江小姐所谓的人情是指那一箱病鼠的话,张某人一定会记在心里的。”张子龙一阵见血,想着江雨接下来会做何失态,却没想到江雨依然云淡风轻。

        “一箱病鼠怎抵得上张大人得罪国公府,搅乱丞相嫡女婚事来得重要呢,再说了那病鼠真的与我无关。”江雨语重心长的说着,“这个人情张公子可还?”

        张子龙虽然还想再辩论几句,但是想到自己堂堂七尺男儿反正事情已经过了,自己也没受什么伤害再说也没有证据证明就是这江小姐所为,当下叹了口气:“能力范围之内尽之。”

        “好,事情很简单,我要让你替我保一个人。”江雨悠悠的说,于双层面纱之后的表情让张子龙捉摸不透。

        当大家再次准备回程的时候,一个劲爆的消息不胫而走,听说宁王来了琼山寺上香,就住在皇家独院苍翠山庄里,往日如果有皇室人来山,一早的闲杂人等都会被驱逐下山,可如今宁王悄无声息的住下,着实令人振奋。

        达官显贵家的贵女们很庆幸自己此次来了琼山寺,以此博得能瞻仰宁王英姿的一次绝佳的机会,更有传言说宁王此次回京正是为了自己的婚事而来。

        因此本来决定速速下山的魏氏禁不住邹雪儿的再三央求只能答应暂缓几天,左右自己已经将山上的事情着人通知了华国公,善后的事情他自会处理。

        经此一事,魏氏不敢贸然行动了,何况如今山上有王室的人在,她若再冒进如若冲撞了王爷,可不是她一个人的罪过了。

        按理说江雨此时应该放下心来,好好享受这几天在山寺清修的日子,逛逛山看看水,好好陶冶下情操的,却在听闻宁王在此之后吓得闭门不出了。

        江雨自离开印阳城就没想到再和那位宁王有什么交集,虽然有一段时间她也常常想起那座令她魂牵梦绕的静心苑,但是一切往事已是尘埃,如今的江雨不过想守着邹氏****过一段属于自己的平凡日子,虽然有意想不到的危险发生,但是这对于江雨来说都是小儿科完全能应付过来。

        但是宁王的事情她有些头疼,上一次自己男扮女装还稀里糊涂的与他结拜为兄弟,虽然自己走时留了一个假的地址,但是宁王肯定很快就发现了她的骗局。

        但左右自己和宁王只见过几面,至于那场结拜,恐怕也是宁王一时兴起,想来多日未见早就把自己忘记了吧,江雨是这么想的。

        即便如此她也不敢像其他姐妹那样寻个由头满山乱逛,还跑到苍翠山庄那边期盼巧遇,只是在琼山寺的后院里溜溜脚,陪陪母亲和外祖母。

        这是这一日大早,邹雪儿邹阳邹媛媛邹瑞和邹欣颜几个人低眉顺眼的来到江雨她们的客院来给老夫人请安,左右关心竟是一时半刻也赶不走。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