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本王腿疼 作者:灵犀宝宝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9-11
  •     可是梦醒后,依旧是对着面前这张千年寒冰的脸,而且还要被他各种差遣做各种事,比如她这两个月,已经学会做好多菜品,为了防止她行为举止太过没档次,慕容弦还特意让她练字

        琉璃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手指僵硬地不听使唤,可慕容弦却难得特别有耐心,握着她的手教她拨动琴弦。

        不得不说,琴声悠扬动听,她险些都不相信出自她的手,可琉璃坐姿不能随意乱动,手都麻了,赶巧步凡有事来禀告,瞧见这一幕,脸上又惊喜又尴尬,忙转身退下。

        琉璃忙起身站在一边,慕容弦眸中有瞬间的失落,随即面容又变得冰冷,吓得步凡惨淡着脸色,硬着头皮上前来禀告。

        那次之后,步凡私下里对她态度不错。

        虽说生活过得十分惬意,可她听院子里的嬷嬷饭后闲聊,沈如眉这段日子,可算是霜打的茄子,苦得掉渣了,顾水莲没事就找点儿茬发泄一下,据说晚上做噩梦也要怪到沈如眉的头上,就连云妃冥诞沈如眉都苦哈哈地在佛堂跪了一晚。

        琉璃时常想跟慕容弦告假,能到清月阁探望一下,可每次她只要话捎带上沈如眉,慕容弦直接当她是空气,无视。

        今天她又提了一次,慕容弦依旧悠然抚琴,微风拂过,衣袂随风飘扬,琉璃从假山上欢快地跳下来,夕阳映照着池水红灿灿的,琉璃坐在石凳上,托腮望着他出神。

        她轻轻唤他:“王爷——”

        慕容弦面无表情地目视前方,不看她。

        石桌上放着他专用的棋盘棋子,她无聊地随手拿起黑棋子数着,打发时间,数着数着却觉得不对劲儿,她好奇地眨眨眼,把所有黑子都倒在桌子上又仔细数了一遍,喃喃道:“还是少了一颗。”

        慕容弦揉了揉额角,漫不经心地问:“在做什么?”

        琉璃望着他,脑子里飞快闪过什么,那天抢劫救她的无名侠士,就是用黑棋子做的暗器,难道竟会是他吗?

        她拧着眉头望着慕容弦,终究没忍住,谨慎地问:“王爷,上次是你救了我,对吗?”

        慕容弦微微眯起眼,从容地瞥她一眼:“当然不是。”那神情俨然一副“谁稀罕救你”的模样。

        琉璃嘴角抽了抽,蓦然感觉天灵盖上劈下一道白光,就算脸皮再厚,此时也有点儿挂不住,悻悻地抬脚疾步走出朱亭。

        身后飘来慕容弦不紧不慢的声音,“把本王一人留在这儿,你放心吗?”

        琉璃咬了咬牙,扶着身旁的栏杆勉强撑住,强压着心中怒火,故作镇定地转过身来:“王爷说笑了,整个王府都是王爷的地盘,奴婢有什么不放心的。”

        慕容弦伸出修长的食指冲她勾了勾,琉璃不确定地指着自己的鼻尖:“我?”

        他单手支颐靠着轮椅椅背,惬意地微闭上双眼,拍拍自己的腿,“本王腿疼,你给本王捶一锤。”

        琉璃神色有点儿诧异,他还会腿疼,他不是残障吗,腿怎么还有知觉,她十分不情愿地踱到他身边蹲下,慕容弦感觉到琉璃阴森森的眸光直往他身上扎,他打个哈欠,“开始捶了吗?”

        琉璃气急败坏地瞪他,“早就开始了,你又……”她话没说完,慕容弦悠哉地打断她的话,“那就继续,看来你着实对本王上心啊。”

        琉璃秀眉都隐隐冒着青气,可又不能不厚道地直戳这家伙的痛处,生生地把那句“你又没知觉”给咽了下去,她憋得喉咙堵得慌,手上力道也微微重了些,试探地问:“王爷看起来容光焕发,实在不像身子不适。”

        两人四目相对,慕容弦见她强忍着怒火生无可恋的模样,眸中闪过一丝淡淡的笑,他伸手欲替她整理额前的碎发,却听远处传来一声。

        “王爷——”

        步凡引着一名杏衫少年急匆匆赶来,杏衫少年瞧见琉璃在场,不知哪儿来无名火,面如冰霜狠狠瞪了琉璃一眼,琉璃顿时觉得凉风吹过,从头顶到脚底都发麻,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何事?”慕容弦靠着椅背,眼神淡漠疏离。

        杏衫少年立马敛衣跪地,神情凄楚:“王爷,我家小姐两日水米未进,药丸吃了不多时就吐出来,奴婢瞧着着实害怕,烦请王爷亲自去一趟。”

        琉璃饶有兴趣地挑眉,这少年竟是女扮男装,难怪了。

        步凡偷偷靠近琉璃,将拳头放在嘴边,咳嗽一声,小声说,“你先退下。”

        琉璃心中窃喜,匆匆行了礼走出朱亭。

        偷偷趴在树上瞧着慕容弦出了院子,琉璃麻利地从树上跳下来,她做了慕容弦的婢女后,第一次和慕容弦分开,却没有被安排事情做。

        她开心地往院外跑去,路过回廊的时候瞧见老管家笑吟吟走来,她乖巧地向他行礼,管家捻着胡须,眯起老花眼望着她,亲切地和她打招呼:“王爷近来被你照顾得甚好,看来老夫是要赚的盆满钵满了。”

        琉璃咬指,嘿嘿一笑,虚心请教:“管家您做什么了赚这么多?”

        老管家瞥眼瞧她一下,笑得满脸褶子,春风得意,“他们私下赌你在王爷身边能待多久,十天是一吊钱,一个月是五两银子。”凑近琉璃,抬起衣袖小声道:“若是半路被赶走,他们已给你物色好了西大街杀猪家的王二胖。”

        琉璃觉得眼前金光闪烁,手里浸出冷汗,她稳了稳情绪,忍不住道,“那您老人家押的什么?”

        管家抬起衣袖扇扇风,“我瞧着没人看好你,就买了五十注押你能在王爷身边待够一个月,他们没远见,全押你待不够两天。听说王妃身边那两个婢女输的最惨,如今听说她们又开了一局,这次下了重注,赌你一个月内会被扫地出门,而王妃认定你是不祥之人,会帮她们,几个见风使舵的竟然临时把注又下到王妃名下了。”

        想到这儿,管家颇为苦闷地摇摇头,琉璃本来不想参与,抱着手臂尽量表现得兴趣不大,可管家摸摸鼻子,“这次我可是把棺材本都押上了,你可一定要争气呀。”

        琉璃哆嗦了下。

        她揉了揉太阳**,从袖中摸出一块玉佩,在管家的脸前晃了晃,“您老人家还是把您的老本撤回来吧,押这个吧,应该能押不少注。”

        管家眯着老花眼瞧着那玉佩,突然胡须炸起,怒道,“你打哪儿偷来的?”

        琉璃瞧着他红着眼珠,无奈地望了望天,“说出来您可能不信,步凡私下送我的,说他把我当亲妹妹看。”

        当时步凡向她“表白”的时候,琉璃如遭雷劈,脚下轻飘飘的,步凡塞给她玉佩,咻地一下轻功飞走了。

        管家将玉佩揣进怀里,欢喜地直哆嗦,步凡一向只对裕王忠心耿耿,裕王妃重金收买都难见他点头,不过据说王妃送的礼物步凡也没退回,看来这玉佩也是其中之一了。

        如今步凡竟然对琉璃这么殷勤,这次押注他肯定又是大赢家了。

        琉璃想到身上唯一值钱的物件都没了,不免有些惆怅,她长长叹了口气,管家满脸担忧:“姑娘脸色瞧着不太好,可是头疼?”

        琉璃咬了咬牙:“我心疼。”

        管家喜滋滋地揣着玉佩离开,临走前琉璃向他打听,得知沈如眉“有幸”正被裕王妃邀请在花园赏花,琉璃顿时心里七上八下,双耳嗡嗡作响,就算知道去了没好事,也只能硬着头皮去打探一下情况。

        刚走两步,就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她喃喃道:“总有一天我得被这三小姐拖死。”

        夕阳斜照在湖面上,琉璃在王府里东拐西拐走了好一阵,才算找到沈如眉的身影,不过沿途她询问的每个婢女侍从,都对她态度极好,她甚至有点儿飘飘然,做王府头等婢女待遇果真不一样。

        穿过一处假山,突然听得花丛深处有耳光声传来。

        琉璃找了个自认为隐蔽的树后躲着,探出半个头往人群这边看,顾水莲果真精神头不错,伸手气得颤抖着指着跪在地上的沈如眉,厉声道:“本宫好心请你来赏花,你竟敢划破本宫送给公主的裙衫,上面还有失传已久凤鸾金线织法,寓意百年好合,你是故意来触霉头的吗?”

        沈如眉趴在地上瑟瑟发抖,泪如喷泉,“王妃,臣妾不敢,真不是臣妾划破的,臣妾……”

        顾水莲上前一步,恶狠狠地捏着她的下巴,逼得沈如眉抬起头来,她目光茫然空洞,整个人像是死鸭子一样被提溜着,头发散乱,“当着公主的面,你竟然还敢胡扯。”

        说完,将她狠狠甩向地上,沈如眉颤抖着对一直坐在石凳上喝茶的华服女子磕头:“公主饶命,公主,臣妾知错了。”

        华服女子又抿了口茶水,望着茶盏里飘浮的茶叶,脸色愈发难看,却不吭声。

        顾水莲留神她的脸色,又加了把火,咬紧牙,“你难道因为你二姐的事,看公主不顺眼,所以才和公主做对?”

        沈如眉的心咯噔一下,张口欲分辨,顾水莲却长叹一声,续道:“公主对当年的事已既往不咎,只当你二姐和驸马只是青梅竹马长大而已,没想到你心眼这么多,如今还嫉恨公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