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滑胎 作者:布偶珊瑚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9-15
  •     听到这话,几个粗使婆子顿时将那丫头放开,只见这丫头连忙跪在季萦心跟前,一抬头,季萦心才发现,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李氏身边侍奉的香秀。

        “奴婢见过福晋,福晋吉祥。“香秀急匆匆的行礼。

        “先不要多礼了,到底出什么事了,你慌里慌张的,可是李妹妹出什么事了。“事关李氏,季萦心也不敢大意,连忙说道。

        “是,是的。“只见香秀满脸泪痕,抽抽噎噎的说道,“就,就在刚刚,我家主子,忽然说肚子痛,一开始还以为是今天用的东西有点多,有些许积食了,说要不然走两步,结果,还没来及的站起来,就说肚子越来越痛,奴婢,奴婢还

        “你家主子到底怎么样了,快说啊。“季萦心着急的说道。

        只见香秀猛的抹了一把泪,嘴角抽搐了两下说道:“我家主子,见红了!”

        在古代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季萦心自然知道见红是什么意思,听到这话,脸色就是微微一白,倒吸了一口凉气,忍不住退后了两步。

        “福晋!“

        见状,红蕖连忙扶住季萦心,季萦心深吸了一口气,稳定下来,厉声问道:“怎么会这样,昨天太医来请平安脉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怎么今天就见红了呢?“

        “奴婢也不知道啊,福晋,求福晋救救我家主子,快去请太医来吧。“香秀哭着说道。

        “对对对,请太医,请太医。”季萦心点了点头,然后连忙说道:“香秀,你先回去照顾你主子,剩下的事情,我会处理的。”

        随后,转身看向翠筱红蕖,“翠筱,你的脚程快,马上去门房找一个机灵的小太监,去太医院请几个擅长婴科的太医过来,然后马上去前朝等着,一旦下朝了,马上把四爷请回来,把府上发生的事情告诉她。“

        “红蕖,你也去,去一趟永和宫,这样的事情不能瞒着,得让额娘知道才行,其他人,都不要乱,各院的管事都给我管好你们各自的职分,要是谁出了岔子,我第一个就找管事的麻烦,木怜木惜,你们两个,跟我一起去看看李氏,木情木忆,你们守好正院,别有什么岔子,快快快,都行动起来。“

        木怜木惜,木情木忆,都是季萦心在正院的使唤丫头,虽然不比翠筱红蕖体面,但也分外出众,平日里翠筱红蕖忙碌的时候,他们也能替季萦心分担不少事情。

        “是!“众人连忙应了一声,便各自忙碌起来,不过,虽然忙碌,一切却是紧紧有条的,没有丝毫差错。

        这样,安排好一切之后,季萦心才在木怜木惜两个的搀扶下,一路往李氏的院子来,幸好,阿哥所不大,李氏又得宠,她的院子,距离正院并不太远,片刻的功夫,季萦心便来到了李氏的院子。

        只见这个院子乱成一团,一个个宫人的脸上都带着慌乱之色,不知道如何是好,香秀此刻只顾着照顾躺在床上叫着肚子痛的李氏,也没工夫管理宫人,见状,季萦心当即开口,“木怜,你去把他们安顿一下,乱糟糟的,成什么样子,木惜,你跟我进去。”

        一进房间,季萦心就闻到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顿时瞳孔一缩,心脏骤然停止了一下,虽然她不是医生,但一般的常识还是有的,这么重的血腥味,李氏的胎,恐怕要保不住了。

        果然,上前一开,只见李氏躺在床上,下半身已经被鲜血打湿,血淋淋的样子,看的季萦心一阵头晕眼花,还是木惜机灵,连忙扶着她坐下,好一会儿,季萦心才回转过来,在这种情形下还忍不住吐槽自己,当年看一些解刨的时候也不曾有过这样的反应,看来真是大小姐当久了,居然连这点定力都没有了。

        就在季萦心心里吐槽的时候,一个约莫四十出头的太医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看到季萦心便打了个千儿,还没来得及开口,季萦心就连忙说道:

        “好了好了,都什么时候了,快去看看李庶福晋怎么样了?”

        那太医闻言也不不敢怠慢,连忙上前,身边的宫人早有准备,早早的搬来椅子,放上软枕,在李氏的手腕上搭上丝巾之后,太医才开始给李氏诊脉。

        太医诊脉的时候,众人都是一阵屏气凝神,不敢有一点动作,那短短的时间,仿佛度日如年,格外难熬。

        终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太医终于诊断完毕,站起身子,看了季萦心一眼,然后无力的摇了摇头,“四福晋,请恕微臣才疏学浅,李庶福晋的胎,保不住了。”

        “你在胡说什么,你这个庸医,谁给你的胆子敢诅咒我们家庶福晋的,你不行就叫行的人来,滚,给我滚。”

        听到这话,香秀顿时跳了起来,激动万分地朝着太医破口大骂。

        “放肆。”季萦心见状眉头一竖,整个人显得格外严肃,伸出手在桌上用力的一拍。

        扑通,整个房间中的宫人商量好的一样,刷的一下,全都跪了下去,首当其冲的香秀更是脸色一白,便慌乱的跪了下去。

        “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由得你如此大吵大闹,太医乃是万岁爷钦点的朝廷官员,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小小宫人随意斥责,今日姑且看你护主心切,一时失态,饶你一次,再有下次,别怪本福晋不客气,将你打入慎刑司发落。”

        “福晋饶命,福晋饶命,奴婢,奴婢不敢了。”

        季萦心冷哼一声,随后转过头,看向太医,面带歉意的点点头,“本福晋御下不严,冲撞了太医了,还请太医见谅,不知太医怎么称呼,李庶福晋的胎,真的不能再想想办法了吗?”

        “四福晋客气了,微臣李鹏兴见过四福晋,李庶福晋的胎,微臣已经看过了,李庶福晋应该是误食了红花的缘故,才会导致体内气血涌动,以至于下身出血,损伤胎儿,微臣,实在是没有其他的办法,还请四福晋恕罪。“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