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帝女太玄》-> 第一百一十八章
第一百一十八章 作者:羽外化仙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12-20
  •     推掉这个事之后,白闵氏心事重重的回屋,想到长房白渊回、白灵婷两个孩子的婚事被老夫人捏在手中,迟迟定不下来;又想到给燕王世子说媒的事,她深觉得自己这位婆母根本不会考虑孩子的幸福,处处都是为了家族荣兴而算计。

        她跟自己丈夫商量道:“秀儿的婚事,咱们要早做打算才好。”

        白家二爷是个痴迷著书立说的读书人,从不管家中庶务,点头说:“儿女的事,你做主就好。”

        白闵氏也没指望他做什么实事,只要婆母责问起来,他能出面挡着就好。

        而她竟有如神助,刚起了这个心思,就立刻有人上门说亲。

        媒人不是别人,正是顾夫人,而她要保的媒是金陵林家长子,林有典。

        白灵嘉得知这个消息时,飞鸟一般冲到白玉堂,吃惊的跟曲慕歌说:“林哥哥来提亲了,他想娶我姐!”

        曲慕歌早几天知道的,顾夫人私下问过她的意思。

        刚听到顾夫人说起时,她十分意外,但一细想,倒觉得他们俩挺好。

        林有典和白灵秀都是性格好、心眼实的人,门当户对,什么都很般配。

        只是不知道林有典是什么时候起的这个心思。

        这桩婚事议的十分顺畅,双方长辈和孩子都没有人提出异议,让屡次婚事受挫的白家,感到了一丝丝喜气。

        七月末,林有典的母亲亲自进京,请了林家在京城德高望重的长辈和顾夫人,一起到白家纳彩、问名,将白灵秀的生辰八字带回去纳吉,择定婚期。

        林家带来的彩礼足足堆了一院子,曲慕歌与众姐妹都挤在院子里围观,白灵秀羞的不敢出门。

        最闹腾的要数林有仪,她今日本是做为男方客人陪母亲来的,但却跑到内院来逗白灵秀。

        “如果早知道秀姐姐要做我嫂嫂,我生辰时就该多问她要点礼物,你们整天霸着她送我的万花镜,我自己都没玩两天。以后成了我们林家的人,我要请嫂嫂给我做一堆,你们想要,都得求着我!”

        白灵嘉与她抢白道:“就算嫁给了你哥哥,姐姐还是我姐姐,我才用不着求你。你可别累坏了我姐,到时候我可不依。”

        小姑娘们都喜欢白灵秀做的小玩意,好看好玩,拿出去特别惹眼。

        白灵秀日常间又是照顾人的性格,十分得妹妹们的爱戴。

        曲慕歌在旁看的直笑,心情格外好。

        白家晚上设了宴席,接待男方的宾客,因顾夫人是媒人,顾南野也在宴请名单中。

        曲慕歌在内院的宴席中坐着,听到外面唱和,说顾侯到了。

        虽然不可能看到,但她还是不由得伸直脖子去看。

        见她这般模样,席间熟悉的朋友们都心神领会的笑了。

        之前顾侯求娶太玄公主的事,皇上太后虽然压了下来,但因闹了不小的动静,熟悉他们的人都听说了。

        林有仪去跟白灵婷说:“上回端午节,你说我不该乱说话,会让人误会侯爷和公主,明明是我嘴巴灵验,让我说中了。”

        白灵婷因以往过节,并不看好这桩婚事,反嘴道:“谁说说中了?皇上不是没有应允么?”

        林有仪说:“皇上只是说公主还小,肯定是早晚的事。”

        白灵婷皱了皱眉头要反驳,但看太玄好似的确很关心顾侯的样子,就把话忍了。

        谢知音与曲慕歌挨着坐,低声问曲慕歌:“宫里不同意,侯爷没想想办法吗?”

        曲慕歌说:“我们打算过两年再议亲。”

        谢知音提醒道:“自太后放出口风要给你择驸马,京城里打听你的人不少,都有人打听到我母亲那里去了。拖久了,小心生变数。”

        谢夫人还陪着谢老爷在金陵任职,打听到那里去,肯定是想了解曲慕歌回宫之前的境况。

        曲慕歌说道:“没事,我的婚事,父皇心里有数。”

        眼下她和顾南野虽然不能议亲,但雍帝也不会寒顾南野的心,把她许给别人。

        “倒是你,你可抓紧些呀。”曲慕歌反过来打趣她。

        白陶氏已托媒去金陵说亲了,但谢夫人没有立刻答复,倒让白陶氏开始心急了。

        谢知音眉间浮现一些愁绪,说:“我家里是有些犹豫,说白家近些年行事颇有些不着调,觉得不安,但我已经写信回去了。”

        曲慕歌明知故问道:“你信里怎么写的?是不是一个劲夸我表哥?”

        谢知音红着脸道:“我可没提他半个字,全篇都说你呢。”

        “哎呀,你说我做什么,多说说我表哥呀。”

        两人说说笑笑的,待晚宴后半程,环环传话,说侯爷去了白玉堂,请她也过去。

        曲慕歌以为有事,提前退席回去了。

        回到屋里,就见顾南野躺在她日常看书的临窗软榻上,恣意的跟在自己家里一样。

        “你躺在我房里做什么?”曲慕歌笑着走近,就闻到他身上有不少的酒气。

        曲慕歌弯腰去看他:“呀,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顾南野在军中待久了,酒量了得,今晚虽然饮了几杯,但说不上醉,只是进到小姑娘起居的房中,不由得放松下来。

        他拍拍身边的位置,说:“陪我说说话。”

        曲慕歌依言坐下,侧头望着他,问道:“怎么这么高兴?”

        顾南野微微挑眉,问:“看得出我高兴?”

        曲慕歌当然看得出,虽然他十分擅长控制神情,多数时候都藏着自己的喜怒哀乐,表现出一副冷酷严厉的样子,但他眼神的温度,不会说谎。

        今晚的纳彩宴他不是主角,他却喝了这么多酒,眼下又如此轻松,必然是心情好。

        顾南野捏住她的手,说:“我之前收到一份变法派转托我呈递的《上皇帝言事书》,书中主张了诸多变法措施,富国之法、强兵之法、取士之法,皆有涉及。我呈给皇上和内阁后,今日终于通过审议,已决定起用上书之人,逐步推出新政。”

        最难求的便是治国救世的人才,雍帝和内阁能够起用人才,并开始推行新政,有这种手腕力度,更是难得。

        从顾南野开心的样子就能猜到,之前必定是面临了诸多困难,今天能够通过审议,十分不易。

        搜狗阅读网址: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