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作者:羽外化仙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12-20
  •     顾南野不信神佛,没有守约倒没什么,让小姑娘落下不孝的名声就不好了。

        而且小姑娘现在还小,他也大事未定,只要两人把心意说明白了,等些时候并无妨。

        顾南野心中的大石头已经落下,见天色全黑,便安排车马送曲慕歌回白府。

        两人并排坐在马车里,曲慕歌忍不住一直偷看顾南野,顾南野察觉到了,索性换到侧边坐,侧对着曲慕歌,让她看清楚。

        这样四目相对,曲慕歌反而不好意思看了,害羞的把头转过去看窗外。

        “怎么又不看了?”顾南野忍着笑意问道。

        曲慕歌发觉顾南野是在故意逗她,瞪大眼睛横了他一眼,说:“侯爷你这是仗着脸皮厚欺负人!”

        困扰多日的问题解决了,顾南野现在只觉得神清气爽,也起了兴致,说:“这便不好意思了?先前你扑向我时,我还当你多大胆子。”

        曲慕歌更窘迫,急的轻轻跺脚,说:“不许说了……是你当时话太多,一直说不完,我着急才……才……”

        有个人迫不及待的向自己奔过来,顾南野心里很暖。

        他坐回曲慕歌身边,揽住她的肩膀说:“先前让你受了不少委屈,对不起。”

        曲慕歌突然被他揽在怀里,这感觉比她主动搂他脖子还要亲密。

        虽然之前遇到刺客受伤,顾南野也抱过她,但情况不同,感受完全不一样。

        男人的气息环绕着她,曲慕歌紧张的头脑都有点发晕了。

        “怎么这么烫?”

        车厢里没有灯光,顾南野察觉到小人儿浑身散发着热意,跟个小火球一样,他有些担心她今天出门受了风。

        他伸手去拨窗帘,想借路上的光看看曲慕歌的情况,却被曲慕歌抓住手。

        曲慕歌转身将脸埋在他的怀里,低声道:“别看,我脸红害羞……”

        顾南野笑着双手搂住她,低声宠溺的说了声:“傻姑娘。”

        等到了白家,马车驶入前院。

        顾南野率先从马车上下来,而后伸手抱着曲慕歌的腋下,将她“提”了下来。

        “我自己能下来……”曲慕歌小声嗔道。

        顾南野忍着笑意说:“还在害羞,这以后可怎么得了?”

        曲慕歌低着头不说话。

        顾南野说:“快进去吧,我们初一宫里见。”

        按照惯例,曲慕歌初一要进宫请安。

        曲慕歌开心的点头:“好呀,初一见。”

        但磨蹭了几步,却不肯走。

        “快进去。”

        曲慕歌说:“我都到家了,我先看你走。”

        顾南野摇了摇头,觉得自己现在跟十几岁的毛头小子一样,这样可不行。

        他转身,背对着曲慕歌挥了挥手,大步走了。

        白府的大门在身后缓缓合上,顾南野在马车前转身,看着这座原本非常普通的府邸,因借住在这里的可人儿,有了不同的意义。

        环环自到了侯府,就没能跟在曲慕歌身前,刚刚她准备来服侍公主下车时,清楚的看到了公主是被侯爷抱下车的。

        待侯爷走了,环环终于激动的捏住曲慕歌的手臂,问道:“公主!你跟侯爷,是不是……是不是……嗯?”

        曲慕歌脸上的幸福是遮不住的,她也没打算隐瞒,开心的“嗯”了一声。

        环环惊喜不已,道:“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你和侯爷总算是在一起了,你不知道我跟我哥都替你们操碎了心,还有白大人、宋七爷、范统领、虎子哥,你们要把我们急死了!”

        曲慕歌笑着往白玉堂走,打趣道:“你们急什么?他没急着娶别人,我也不是要嫁别人。”

        环环兴奋的说:“哎,明明看着你们情投意合,但就是总闹脾气,互相不理人,那感觉就很急人啊!”

        “以后不会啦!”曲慕歌挽住环环的手说:“知道你两边传话辛苦啦,明天给你做新衣服去,好不好?”

        两人乐呵呵的回房去,顾南野却要苦逼的回刑部加班去。

        一天没办差,案头上的文件又有好几堆了。

        他收整心思开始处理公务,翻了一些文书后,脸色突然沉下来。

        西北传信,顾二爷偷偷入境了。

        顾二爷早年因***柳敬的妹妹惹上官司,被顾老爷救下来后,被安排到关外去打理顾家的生意,并不许他再回雍国。

        先前虬穹人抓了顾二爷以此挑拨柳敬背叛顾家,后来虬穹被雍朝打败,顾二爷却不知所踪,顾南野便猜他应该是在虬穹人手中。

        他原本是想借此次归降谈判的事,把人给要回来,没想到顾二爷好本事,竟然自己偷偷入境了。

        前一世,顾老爷因认定了顾夫人背叛他,所以心里非常痛恨雍帝,连带着顾家的生意,也做的毫无底线。

        为了逐利,顾家专做国难生意,不管是勾结虬穹还是偷卖海军巡防图给扶桑人,他们做了太多错事,顾南野对此深恶痛绝。

        如今他二叔从虬穹人的手中逃出,却没有跟顾家联系,也不知他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和立场,跟虬穹王女进京的事有没有关系……

        自毅勇侯府回来后,曲慕歌的心情极好,不论是白陶氏来拜托她带白灵婷一起参加端午活动,还是宫里的公主妹妹们要出宫来凑热闹,她都应允了。

        只是令她没有料到的是,喻太后也嘱托她在端午节期间接待一个人。

        虬穹王女,朵丹。

        虽说虬穹是战败降国,以后是附属国,但来的是王女,为了体现大国礼仪,还是需要雍朝派出有身份的女眷接待。

        如今后宫既没有中宫皇后,也没有四妃,位分最高的是向贵嫔。

        但她因为商议大皇子婚事得罪了太后,太后无意抬举她,便让目前宫中年纪最大的三公主担此之职。

        曲慕歌五月初一进宫问安时听说了这件事,颇觉得意外。

        喻太后说:“来使只是个蛮夷国的王女,你不必慌张,你大皇兄和礼部已将一应事情安排妥当,你只需带她四处逛逛,参观皇城风貌,感受我无上天朝的皇威即可。你是皇家公主,对这种人物,该有的自信要拿出来。”

        曲慕歌面色带笑的走到喻太后身边,说:“是,皇祖母,孙女定会将此事办妥。有您和大皇兄的支持,我自然不会慌张害怕,而是惊喜于皇祖母如此信任我,将这样的国务交给我去办。”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