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 坦白一切 作者:卖包子的包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11-27
  •     “我也不知道,秦胥白都来了,他应该也会吧。”林安耸了耸肩,“他做了那么多事情,想尽办法把我弄回林家,户籍也转了过来,要是这次还没成之前,我就先嫁给了别人,那他的计划不是都泡汤了吗?我就不信他会眼睁睁地看着这种事情发生。”

        “说的也是。”林飞宇很是同意地点了点头,“只要他一出现,我非得抓住他,好好看看这个人到底是谁,居然让四姐姐你吃了这么多的苦!连秦二哥都认识他,说不定,还是我们见过的人呢。”

        “谁知道呢。”林安话刚到了喉咙口,却突然眉头一皱,食指放到了嘴唇边嘘了一下。

        “怎么了?”林飞宇的声音也跟着压了下来。

        林安已经没了跟他解释的功夫,一个侧身,藏在袖口里的袖箭便朝着窗**了过去。窗子那边立马有了动静,一个黑色的身影迅速闪过。

        林安根本没有犹豫,三步跨做两步地直接翻过了窗子便朝着黑影追了过去。

        只可惜,那个黑影的速度很快,林安翻过窗子的功夫,已经看不着了他的身影,想来是迅速藏到哪里去了。

        林安脚下没有动,眼神一侧刚好看到了站在街口不远处的秦胥白,左手又摸上了自己右手的手臂,下一箭袖箭出去却是朝着秦胥白而去。

        秦胥白也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迅速掏出了自己的长剑直接挡开了袖箭,可是在他犹豫的时候,林安掏出自己身上的匕首,已经冲到了秦胥白的面前,右手挽了个剑花,匕首恰恰好便落在了秦胥白的脖子上。

        幸好这时候天色已晚,拐角处又没有多少人,否则肯定会引起骚动不可。

        “对不住了秦二哥。”那个人已经发现房间里的是她和林飞宇,这是她做下的一个局,失去这次机会,下一次她就很难逼他现身了。

        林安想着,当即声音也大了起来,“既然已经来了,有什么不敢出现的呢?还是说……你不要他的一条命了?”

        “四姑娘,我知道你不会杀我的。”秦胥白也终于意识到,他们都中了林安的圈套。

        看来,他还是低估了林四姑娘,他甚至连自己什么时候暴露的都不知道。

        “我敢不敢动手,你试试不就知道了。那个人想要走我的孩子,秦二哥,你觉得你的命,有我儿子的命重要吗?”

        “四姑娘误会了,他不是……”

        “好了,出来就出来。”

        秦胥白的话还没有说完,一旁突然响起了个声音,直接将他打断了开。那个黑色的身影从墙角地方冒出来,就离着林安不远,只可惜隐在黑暗之中,林安看不清楚他的相貌。可是这声音……却让她觉得十分熟悉,是……

        “四姐姐,抓住他了吗?”林飞宇也跑了出来,同样看见了那个身影,“好小子,他还真敢出现,看我不……”

        林飞宇卷起了袖子正想上前,那个身影已经从黑暗中一步步地走了出来,终于走到了亮处。

        熟悉的剑眉星目,熟悉的鼻若悬胆,熟悉的身姿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可是林安看着他,却又感觉陌生不已。

        这个人,她真的真正认识过吗?

        “为什么是你?”终于看清了来人,林安架在秦胥白脖子上的匕首也放了下来。

        “四姐姐,你们认识?”

        “何止是认识。”

        同过生,共过死,朝夕相处那么长的时间,他有那么多次的机会可以跟自己说,可是从未,连一个字都没有提起过。他在自己面前演足了戏码,把她当成一个笑话一般耍得团团转,到头来却背地里做那么多事情。

        难怪那时候在水乡,她就觉得他的出现有些太过突然,明明是被追杀,可为什么不想着逃跑,反倒心安理得在她家蹭吃蹭喝住下来。

        如今想想,这一切恐怕都是他的精心策划。

        她实在难以猜测,当初他出现在他和包子身边,是怎样的居心叵测?

        “萧兄……”秦胥白也有些没了办法,虽然这件事情是他在帮萧兄的忙,但总归他得了错误情报,中了四姑娘的圈套,把萧兄引过来是事实。

        如今发展成这样两个人突然对峙,连秦胥白也不知道该如何收场的好。

        萧慕炎抬了抬手,示意秦胥白不必多说,才向着林安走近了两步,“如果不需要我们打一场才能冷静下来的话,不如进去谈?”

        林安的匕首真的很想抬起来,像他们刚见面的时候一样,把老狐狸给揍上一顿。可终究还是什么话都没说,衣袖一甩便是再次走进了客栈,萧慕炎也几步跟了上去。

        “诶,四姐姐……” 林飞宇也很想跟上前,却被秦胥白拦了下来,“飞宇,别去了,他们两个的事情就让他们好好谈吧,我们在外面等着。”

        “可是……秦二哥,他到底是谁啊?”

        “他是……”秦胥白喉咙顿了顿,连声音都轻了下来,“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无妄的亲生父亲。”

        ……

        林安走进了刚刚的房间,一身的气性都不知道往哪儿撒,手里拿着的匕首便是直接插到了桌子上,力度深得差点把木桌子都给捅穿了。

        听着身后老狐狸走了进来,她直接背过了身去,连正脸都不想给。

        或许她刚刚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可是只有林安自己知道,从那个声音在黑暗里头响起的时候,她就有一些手足无措,即便到了现在回到房间,还是没能回过神来。

        她甚至不知道,她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才能让她更好地面对现在的事实。

        老狐狸,那个和她朝夕相处那么久的老狐狸,就是包子的亲爹。

        怪不得,她偶尔总是觉得包子和老狐狸看上去有些像,怪不得他们两个人在一起总是有着无法言说的默契和亲近感,血缘这种东西,是永远改变不了的。

        “是你自己说,还是要我问?”

        “你想知道什么都可以问,我不会隐瞒丝毫。”萧慕炎站在离着林安不远的地方,觉得自己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他以为小狐狸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会把他痛揍一顿,或是拿着匕首直接要跟他打上一架。

        可谁知道,她看上去是那么的平静,但越是平静,萧慕炎就觉得越是可怕。

        看来,她确确实实是生气了。

        “你是吗?”

        “我是。”萧慕炎知道林安问的是什么,“无妄确实是我的儿子。”

        果然,林安捏起了拳头,“所以你早就知道了是吗?在你出现在水乡之前,你就已经知道了。”

        “嗯。”萧慕炎点了点头,既然人都已经出现了,所有的事情再瞒着已经没有意义,小狐狸早晚会知道,他自然全都诚恳地一一答了过来,“秦静萱生辰之日,你到秦家给她做宴席,那天我也在,见到你和无妄在一起,我看你的第一眼就认出来了。”

        “耍我玩是吗?居然那么早就知道了。”

        那都是多久前的事情了,也就是说,老狐狸的出现,的确是有预谋的。什么追杀什么偶然、通通不过都是他演的一场戏。

        林安觉得自己现在的脾气真是好太多了,若是换作从前,光是听着这几句话,就已经足够她掏出匕首把老狐狸砍个十刀八刀的。

        可是现在,她居然连拿起匕首力气都没有。

        林安实在气急了,气老狐狸也气自己,干脆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那我们就干脆点吧,你到底是谁?混进我们家的目的是什么?我想,牧炎这种名字,应该也是假的吧?”

        “慕炎是我的名,我姓萧,萧慕炎。”

        “萧慕炎?”林安听着这个名字,一下子回过身来。虽然从一穿越过来她就呆在这个小小的平县里,可该知道的大事她还是清楚的。

        老狐狸,居然姓萧?

        “你可知道萧这个姓代表着什么?”这儿的皇帝就姓萧,这是国姓,普通的人哪里敢用这个姓氏。

        林安在想着林百盛和秦胥白对老狐狸的态度,一个算得上是忍辱负重唯命是从地把自己弄回到人家来,另一个,心甘情愿地为他做事,难不成老狐狸是皇亲国戚?

        很快这个疑虑便让萧慕炎打消了,他点了点头,“你说得没错,我就是南晋王。”

        ……

        靠,居然还是个王爷!林安感觉自己弱小的心灵遭受了强烈的冲击,她以前一直以为老狐狸是个被追杀的末路之人,哪里会想到,当初做出那种龌龊事的人,还是个王爷。什么戏文里也不敢这么写啊,这狗血的事情怎么总爱往她脑袋上冒。

        “晋城的王爷,怎么跑到平县来了?堂堂一个南晋王,这种偷鸡摸狗的手段,倒是用得熟练得很。”

        萧慕炎听得出来林安在冷嘲热讽,但他也同样知道这件事情从头到尾她都是最无辜的受害者,自己哪怕是被人下了药,却也瞒了她那么久。所以即便现在她发多少脾气,萧慕炎都好生忍着。

        “六年前发生的事情我很抱歉,只是我也中了圈套,才酿成了苦果。”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