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 土坝堵水 作者:卖包子的包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1-23
  •     林安听到的那些声音是离她近的几家附近大声骂骂咧咧的几个人,其中就有胖墩的娘亲,想来包子听到的消息就是从这儿传出来的。

        才刚走到通往她家必经的那条小道上,就听着胖墩娘亲的声音大老远地传了过来。

        胖墩的体形是遗传了她娘亲,嗓门也跟体形成正比,简直震耳欲聋,“他奶奶的余家村子那些混账也太不是东西了,他们的命是命,我们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就是!这么做,不是活活要我们等死,大家都是靠着那条河生活,没了水可怎么办啊,我家的那些田眼瞧着就要干了。”

        “不行,他们要是还坚持这么做,我就跟他们拼命,反正左右都是死。”

        “哎哟,你也别那么激动了,村长已经过去和他们说道,先等着消息再说。”

        林安终于走到了跟前,“丁婶婶、李婶婶,可是发生什么大事了,我听我家无妄说,村外那条河干了?”

        “是林娘子啊。”胖墩娘看着林安过来,喘着的粗气总算是平复了些许,胖墩和无妄经常玩在一块儿关系好,胖墩对林安也很有好感。“可不是,眼瞧着都快到底了,我家那口井连水都打不起来。你才知道这事呢!”

        “刚听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其他人呢,照理说这河应该没那么容易干啊。”

        “其他人都在河边呢,还有一些身强体壮的跟李村长一起去余家村子了。”一旁的人也仔细给林安说道了来,“我们村外那条河是没那么容易干,但这不是因为这些天一直没下雨嘛,上流的水量一下子减少了不少,河水的高度也降了许多。你也知道那条河水乡附近几个村子都是一同用着的,这水量一少,上游许多田都顾不上,余家村子就联合上游的几个村子一起,把村外那条河在他们村字旁建了个土坝,要把水给堵起来只供他们用。”

        “那些人简直不是东西,光想着他们上游的缺水,也不想想我们这些下游的村子怎么办,他们上头土坝把河这么一堵,我们下游的水可不就见底了,这下可好,他们是有水用了,我们田里的菜都快干死了。”

        这几句话说着,几个人又开始骂咧起来。

        林安总算是听明白了,怪不得河里的水会干得这么快。

        她心里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虽然和前世那些遭大旱灾的地方比起来显然没有那么严重恐怖,可是同样逃离不开的,一旦天灾的苗头起了几分,人性上的丑恶便会全都冒出来。

        上游的村子为了自家村子的性命周全,却枉顾他们这些下游的人,要知道水虽然跑得远了也能打回来喝,但没了那条河,村里的田就没了灌溉。他们村里大部分人都是靠种田养生,这谋生的路断了,就跟谋财害命没有什么区别。

        “村长已经过去余家村子了吗?”

        “对啊,和几个村里汉子一起去的,去了有好一会儿了,估摸着也差不多该回了,就是也不知道这公道能不能讨回来。我们家那田怕是撑不了多久。”

        “婶婶们放心,这私造土坝断人后路的事,若是告到官府去,余家村子得不到什么便宜,这事我们占理,你们别太担心,我相信事情一定会解决的。”其实林安心里也没谱,要真是像她说的一样,余家村子自己也知道这事不地道,却还是这么做了,背后说不定会有人撑腰,否则哪里真的会有这么大的胆子。

        但如今之计,她只能先安抚几家婶婶几句,便告了别往着村外小河去了。

        小河那边的情况大致跟她们说得也差不多,才几天时间,村里的田都干枯了不少,小河里能见着不少死鱼,村里的人围在河边有哭的有闹的,简直是不可开交。

        剩下的那些水也有人赶紧拿着水桶提了不少回去,大概有些人家和她家的老房子一样,水井挖的不深已经差不多打不起水来,就靠着这剩下的水活命。

        林安跟着这一行人等了一会儿,就瞧着李村长带着那些个壮汉往着这边走来,村里人都急匆匆地朝那头迎了过去,七嘴八舌地开始询问村长余家村子那边的情况。

        林安站在不远处没有开口,并不是不关心,而是从村长和那些人脸上的神情也看得出来,这事并不顺利。

        和她预想的差不多,李村长抬了抬手,示意大家先冷静下来,才开了口,“好了好了,你们都别急,我知道这事大家心里都不好受,可急也没有用,你们放心,我一定会把这个公道讨回来!”

        “哎哟李村长,漂亮话您就甭说了,余家村子那边到底什么情况啊,这土坝他们是拆还是不拆?”

        “行了,不是告诉你们别急了嘛。”李村长没说话,一旁一直跟着的男人不耐烦地开了口,脸上一脸吃瘪的神情,“余家村子那帮子人简直都是一群流氓,他们伙同了附近两个村子一起建的坝,我们是好说歹说都不好使,他们那边就是不肯拆。”

        “啊?哎呀,这可怎么办啊,我们可都等着要水救命呢。”

        “是啊,他们不拆我就跟他们拼命去,大不了同归于尽,也不能活活等死啊。”

        这边七嘴八舌的声音一起来,那头的男子又是大喝了一声,“你以为我不想跟他们拼命,我们都快要打起来了,但我们才去多少人,他们一人一口唾沫都够淹死我们的,何况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余家村子本来就流氓地痞多,真要打起来,你们打得过嘛。”

        嘴头上的气话谁都会说,但真拼命的事又有人谁敢去做呢。

        男人说的话大家都知道,附近几个村子的人谁不晓得,余家村子往祖宗辈了去算,就是山上寨子的人下来的,出了好几个土匪。要真是打架,他们这些种田为生的人怎么可能和人家打得过。

        “那李村长,您说这事怎么办啊,硬拆我们拆不过人家,但也总不能在这儿活活等死啊,谁知道这天还得多久才能下起雨来,我家那田能撑多久啊。”

        “大家稍安勿躁、稍安勿躁!”李村长只能一点点地劝着,“我既然是村里的村长,就一定会为大家做主。这事既然和解不成,我等会就去平县报官,让知县大人给我们讨公道。这事不仅仅关系到我们一个村子,下游几个村子都遭了秧,这种大事情,知县大人不会不管的。”

        “这事儿能靠谱嘛,我可是听说了,余家村子的村长和县丞大人熟着呢,年年余家村子那边得到的待遇都比其他村子好。”

        “是啊,他们那帮子无赖,一闹起事来没完没了,上头那帮子人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知道这事他们管不管呢。再说了,就算管了,人余家村子就是一味拖着不拆,这时间他们耗得起,我们耗不起啊。”

        ……

        李村长一时之间拿不出一个可以让大家信服的保证出来,自然是难以安得了心,七七八八的质疑和担忧全都冒出了嘴,这么多人你一句我一句吵得林安都有些无奈了。

        确实是个棘手事,但再棘手也不是靠嘴上说两句就能处理的。

        她瞧着李村长被围在人群里头脸色都变得尴尬起来,一下没忍住便是开了口,“各位,你们这么吵着也是无济于事,办法可不是吵出来的,还不如安静下来好好想怎么应付这件事。”

        这一句话落下来,倒是挺有用,的确让眼前的人都安静了不少,只是却惹得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林安这头看了过来。

        “哟,是林娘子啊,你也来了。”

        村长家侄儿李二虎和几个在林安家帮过工盖过房子的人,对林安还是有不少好感的,毕竟工钱给的足待遇也管得好,但还是有几个妇人和林安不怎么打交道也多少总想着她做过的事不太待见她。

        “林娘子这话说的,你以为我们想吵啊,感情这水没了,你家能活得下去似的。”

        “她家没有田,当然没那么着急了,我们可都是等着水来救命的。”

        “好了好了,吵什么吵,我看林娘子说得对,这事这么吵着根本就没有用。”

        “得了,你就听她只会吹大话。”罗翠也在人群里头,啧啧了两声就是冒了头。之前在林安手上吃了几回瘪,这些个天她没敢去村尾找茬,但谁让这小孽障一下事情都是高高挂起,这会子却站出来了呢,“光只会在这儿教训人,有本事你说说这事你能怎么解决。”

        “就是了。”罗翠跟她不待见这事整个村的人都知道,不过林安没想到郑家姑娘郑涵儿居然也会站出来帮罗翠说话,“罗婶子说得对,漂亮话谁还不会说似的,可这事儿总是得解决吧,大家都在这人想办法,你倒好,还怪起我们来了。”

        林安朝着说话人看了过去,一个村子的她当然是认识,这个郑涵儿,平日里她都没太多印象,话也没说过几次,不知道怎么的,居然句句里头带着刺,好像她什么地方得罪了她一般。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