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农家小福女》-> 第八百四十一章 平等
第八百四十一章 平等 作者:郁雨竹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11-09
  •     最后还是大吉去买了些菜肉回来,厨娘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食。

        唐县令见夫人不提,便笑了笑,吃过饭后就和庄先生去书房里谈话,让唐夫人留在院子里和满宝他们玩儿。

        满宝心里很有些奇怪,因为唐县令他自从来这儿后一件正经事都没说。所以唐夫人留在院子里和他们玩儿时她就没忍住问,“夫人,您和唐县令今天怎么有空来

        唐夫人瞥了她一眼道:“满宝,我刚在书房里看到一盆特别好看的黄兰,看着比我买的那盆茅素还要好。”

        满宝就轻咳一声道:“夫人一定看错了,那盆兰花一直养在盆里的,并不比养在园子里的好。”

        “可我就喜欢黄兰。”

        满宝就失望道:“可惜我只有一盆,已经送给先生了,您要真想要,只能再等两年了,到时候我分株出来,可以给您一盆。”

        “我出二百两你卖不卖?”

        满宝现在不缺钱了,所以钱对她来说只是一个数字,她很坚定的摇头。

        唐夫人看着她,半响后笑道:“行吧,看来是我和这盆花无缘。”

        她顿了顿后看向满宝,道:“你怕不知道吧,那个你说和你第一盆白牡丹有缘的王府管事,昨日被打了二十大板,还把发配到庄子里干活儿了。”

        满宝微讶,然后笑道:“是吗,那真是太不巧了。”

        唐夫人就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道:“你胆子也真够大的,气性也大,人家都说忍一时之气风平浪静,你呢,却闹得波大浪翻的,把这么多人都卷了进去。”

        满宝有些疑惑,歪着头道:“可是唐夫人,我觉着你们私底下都很看不上她的样子,我以为你们不会介意的。”

        唐夫人:“……谁跟你说这些话的?”

        “你们呐,”满宝道:“去年季浩掉马的时候,我没觉着你们有害怕益州王妃。”

        岂止是不害怕,简直是看不上,当时应文海被唐县令带走,应家上下活动,唐夫人直接躲到了道观里。

        因为济世堂就身在其中,满宝在药铺里没少听到这些事,而且她不也总被应家找吗?

        她可是听说,益州王妃特意去了一次道观,结果唐夫人愣是闭门不见,当然,她的借口是在闭关礼道。

        可满宝觉得,一个六品县令的夫人敢在超品王妃找上门来还不见的,本身就是对那位王妃的轻视。

        以前满宝是不在意这些事,所以不会多想,但她一旦留意起来,这些事对她来说也不难,只把他们当做书上的人物来看,去想他们一言一行的意思便是。

        唐夫人看着满宝,半响说不出话来。

        她是不太看得上益州王妃,但也没表现得这么明显吧?

        唐夫人一直到上马车时都有些恍惚。

        唐县令一直侧头看着她,见她不理他,便轻咳一声问,“不是说要找她算账吗,我也没见你找她算账呀。”

        唐夫人就瞥了他一眼道:“我一直以为她就是个学了些医术的小姑娘而已。”

        唐县令挑挑眉,问道:“那这会儿呢?”

        “这会儿我才知道,她读书也厉害得紧,”唐夫人整了整自己的袖子道:“我今天在她的书桌上看到了制文和书中的笔记,我记得年前和家里通信,母亲说,小六也刚念到《春秋》呢,家里打算今年送他去国子监读书。”

        王家的孩子进国子监自然是不用考试的,而是直接恩荫进去。

        唐夫人道:“小六今年十六了,在家里虽然不上不下,但往外一拿,还是挺厉害的,周满今年刚十二吧?”

        唐县令就笑道:“白善读书比她还略强一些。”

        “那不一样,不说白善比她年长一岁,且说他是在府学读书,而且,她还学着医术呢,”对于唐夫人来说,学医并不值得她忌惮或尊敬,因为大夫在她看来只是一个手艺人而已。读书厉害就不一样了。

        王家是耕读世家,她太知道读书有多重要,读好书有多难了。

        而今天她看到的满宝和她以前认识的满宝全然不一样。

        唐县令:“所以你就不找她算账了?”

        唐夫人挥了挥手不在意的道:“算了,算了,也不是多大的事儿。”

        唐县令笑了笑,收回了目光,在离开小院前,他悄悄的找了白善警告道:“你们最好离益州王府远一些,年纪小的时候不要去做太危险的事。”

        唐夫人一开始显然没把满宝当做可以和她站在同一条线上的人看,可去了一趟书房,她默默地把满宝放在了同一高度的人来交流。

        但别人却没有唐夫人的改变,黄夫人和魏夫人算得上是既得利益者,黄大人位高权重,黄夫人不是很在意是否得罪益州王妃,反而还看了一场好戏。

        魏夫人就不一样了,她心情很有些不好,但对着婆母她不敢说,便只能偷偷的和魏大人抱怨,“亭儿的同窗是怎么回事,把那么一盆白牡丹卖给了益州王妃,却又往外卖这么多盆,你是没看见,当时绸缎一扯下,王妃的脸色整个就不好了。”

        魏大人微微皱眉,问道:“王妃买那盆白牡丹花了多少钱?”

        魏夫人顿了顿后道:“一进门,王妃就说她得了一盆千金难得的纯色好牡丹,却没具体说是多少钱买的。”

        魏大人道:“你还是打听清楚了再说吧,在场的夫人这么多,王妃她记不到你的。”

        “可是,”魏夫人纠结道:“昨日赏花,就是我和黄夫人拿出来的花最出彩,白牡丹反倒是许多人手里都有,我就怕王妃她谁都没记住,就记住了我。”

        魏大人:……

        魏夫人没有黄夫人和唐夫人的底气,而魏大人也不是黄大人和唐县令,他不得不从床上爬起来,仔细的问了一下这个赏花的事。

        越听,魏大人越觉得不对劲儿。

        魏夫人连忙道:“你也觉得不对劲是不是,这一盆白牡丹都难得,亭儿的那同窗是从哪儿一下子拿出二十一盆来的?而且怎么就这么巧,大多数都卖给了我们,还一家卖两盆,偏给王妃的就是独一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