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一台大戏 作者:麦子米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11-07
  •     事情大概发生在十多年前,那时候原主四岁,盛奶奶还在世。有一回,盛奶奶的娘家侄子添孙,要办满月酒,给盛家下了喜帖。盛奶奶好多年没回去了,感觉自己时日无多,就想着趁还能走动,再回一趟娘家,算是了了心愿。

        奈何老人家年纪大了,十几里的偏僻山路,她一个人去家里人肯定不能放心,偏巧那时候又是农忙时节,盛老爹夫妻俩都走不开,就把两个半大小子盛明理跟盛明义给派了出去,由他们护送盛奶奶。

        不用干活还有喜宴吃,兄弟俩欢喜雀跃,原主见两个哥哥那么高兴,也吵着要去。

        盛老爹本来就疼爱这个老来女,耐不住她撒娇哀求,同意了,临行前对两个儿子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带好妹妹,别磕着碰着,别被拐子抱走了,别让人欺负她...林林总总说了一箩筐,兄弟俩也拍着胸脯打包票,信誓旦旦地说绝不会让妹子少一根毫毛。

        结果,他们很不幸,半路上遇到了打劫的,几个汉子拿着刀从林子里蹿了出来,叫着留下买路财。

        盛奶奶活了那么多年,什么风浪没见过,短暂的惊慌过后,马上就镇定了下来,让两个孙子把身上所有值钱的物件都掏了出来,只求一家四口能活命。谁知道劫匪嫌少,不知怎的瞧上了这两兄弟,说是宫里缺公公,正好卖了赚一笔横财什么的,将他们捆了。

        盛奶奶岂能眼睁睁

        小时候的原主长得清秀白净,在家里又受宠,眼神极是灵动活泼,劫匪果然动了心思,还真将兄弟俩放了,抱起原主就走。

        原主哪里肯依,死命挣扎,哭闹不休,最后一口咬在了其中一个劫匪的胳膊上。那劫匪吃痛,恼怒之下,随手将她抛了出去,脑袋正巧撞在了路边的石头上,顿时流血不止,人也晕了过去。

        那些劫匪以为她死了,也没了心思,骂骂咧咧地走了。

        后来,原主被送去了医馆,头破了,脸颊也被石头磕出了个大口子,大夫给她施了针止了血,好不容易救回一条小命。然而脸上却因为伤势太过严重,留下了触目惊心的疤。

        盛老爹不好责怪他娘,只好把气都撒在了两个儿子身上,差点没活活打死哥俩。他抱着女儿四处求医,几经周转,终于见到了一个传说是避世在山里的神医,那神医给了他一味药,让他抹在伤口上,说不出十天,疤痕必定去无踪。

        盛老爹照做了,十天后,伤疤确实无踪了,却留下了一个红爪子印,他怒气冲冲地去找那什么破神医算账,谁知道人去楼空,神医也无踪了。

        从那以后,原主就笨了许多,性子也慢慢变了,大夫说,是因为伤了脑袋......

        盛竹总算搞明白了。

        原来中间还有这么多曲折,怪不得盛老爹说她两个哥哥欠她的,还真是,虽然不是原主主动去救的,但毕竟也是因为她,盛明理跟盛明义才能顺利脱身,避免了进宫做太监的悲惨命运。

        说话间,午饭已经在周婆子和两个儿媳的操持下端上了桌。

        盛竹带来的山鸡不用装死了,这下是真死了,被宰了炖了一大锅萝卜,装了一大盘子放在盛竹面前。另有一碟子腌芥菜丝、一盘清炒野菜、一盆野菜蛋花汤、每人一碗高粱米稀粥。

        唯独盛竹碗里,是金黄色的高梁米掺着白米的干饭。

        盛家人见怪不怪,早已经没有不平情绪。

        周婆子夹一筷子鸡肉放到盛竹碗里,心疼地道:“饿坏了吧,快吃,快吃!”

        浓郁的肉香飘在众人鼻端,盛老大用余光瞟了瞟,咽咽口水,盛老二笑眯眯道:“小妹多吃点,瞧着都饿瘦了。”

        盛竹:“……”

        哪里瘦了?二哥你睁眼说瞎话良心不会痛么?

        “我也要吃肉,我也要吃肉!”锅子可不管大人怎么想,张口嚷嚷起来。

        盛老大一巴掌拍在他背上,“臭小子嚷嚷啥,就馋着你了!你小姑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一口吃的也也要抢,家里是饿着你了还是咋地?”

        锅子并不怕他爹,反倒哇一声大哭起来,“我就要吃肉,就要吃肉!小姑哪里瘦了,明明还是那么胖!”

        盛竹:“……”小孩子真不可爱,瞎说什么大实话。

        王氏张张嘴,看了眼盛竹,再看看黑脸的公公,欲言又止。

        小孩子间,哭是会传染的。阿婉小嘴一瘪,跟着哭起来:“阿婉也要吃肉肉,也要吃肉肉。”

        一时间,大的哭小的闹,盛老大骂,周婆子哄,盛老爹满脸风雨欲来,盛老二夫妻尴尬脸,盛家院子仿佛正在唱一台大戏。

        盛竹抚额,眼看盛老爹就要撂筷子,她虎躯一震,厚掌在桌上一拍,大喝:“吵什么吵,都给我闭嘴!”

        屋内瞬间安静如鸡。

        盛竹站起来,夹起一块块鸡肉,依次放进大家碗里。

        王氏:“唉,不用不用,他姑……”

        许氏:“小妹快别忙活了,你吃你吃,小孩子都是别人碗里的香,你快别管了……”

        周婆子抹着眼泪:“竹娘,娘不缺这一口吃的,可怜你婆家吃上顿没下顿的,好不容易回来一回,吃了这顿好的,下顿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

        盛老爹:“小兔崽子欠揍,打一顿就老实了,闺女你吃你的!”

        最后,在盛竹的分配下,做到了一只鸡人人有份,才算让这台大戏顺利落了幕。

        盛竹也是心累。

        按照风俗,回门得当天赶回去,饭后她又跟爹娘说了会儿话,便动身回家,走到半路才发现包袱里那块布不知怎的又回来了,还多了几钱银子。

        她心里暖暖的,虽然这个娘家有各种糟心事和小心思,但说到底,爹娘兄嫂都是好的。

        紧赶慢赶,走出了一身臭汗,才终于在日落时分看见了自家那破败的小院,还有小院门口翘首以盼的沈峥。

        沈峥看到她,立刻跑上前,兴奋地道:“大嫂,大哥回来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