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没见过这么丑的 作者:麦子米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7-08
  •     盛竹的动作顿了顿,然后抬头,一副很吃惊的样子,“哦,是吗,严不严重?”

        沈砚清亮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复杂的光。

        他张了张口,想问什么,又觉得问不出口,最终只轻叹了口气,道:“祖母让你去老宅一趟。”

        “行,我现在就去。“盛竹的脸上半点没有惊慌,只随手在鱼身上抹了点盐,又舀了一瓢水洗了个手,这才转身往灶屋外面走。

        沈砚追了上来,“我跟你一起去。”

        大哥不在家,他身为弟弟,总归要替哥哥多看顾着点儿大嫂的。

        想到等下要面临的艰难处境,沈砚的眉头皱得死紧,忍不住又长叹了口气。

        盛竹侧过头看他,嫌弃地道:“年纪轻轻的,怎么总跟个老头子似的愁眉苦脸,能不能有点朝气?听说过一句话吗,人生就像一面镜子,你笑它也笑,你哭它跟着你哭,所以爱笑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差。”

        沈砚怔了一怔。

        这种说法他还是头回听说,但细思起来,竟似乎有些道理。

        他下意识地扯了下嘴角。

        盛竹这才赞许地点头:“嗯...孺子可教也。这才对嘛,你看,笑起来多俊!”

        沈砚的笑容瞬间缩了回去,别过脸不看她,耳根却红了。

        从来没有人这么明目张胆地夸过他——除了他娘。

        想起娘,他的眼睛微微酸涩,要是当初他能再勇敢一点,去祖母那里跪也好求也好,多少讨一点粮食回来,也许娘就不会饿死了吧......

        叔嫂两个走了不过半刻钟就到了老宅,老宅在村子中间,跟周围其他人家相比,房屋明显要好一些,青砖黑瓦房,土砖院墙,比二房的破院子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临进门前,沈砚到底还是没忍住,提醒道:“大嫂,待会儿祖母要是为难你,你...尽量忍一忍,她毕竟是长辈,要是传出去,对你的名声不利。”

        盛竹不置可否。

        古代名声是很重要,但她素来不是个逆来顺受的性子,恐怕会让沈砚失望了。

        刚进老宅,就看到堂屋里一个身材壮实的中年汉子背着手来回踱步,脸上阴云密布。几米远的四方桌旁,歪坐着一个面色苍白,眼神虚浮的年轻男人,他倒是看起来半点也不急,手里还握着一把花生,嚼得咯嘣响。

        沈砚走过去叫了声:“大伯父。”

        沈大伯停下了脚步,不阴不阳地瞅了他一眼,嗯了声,视线便落到了他身后的盛竹身上。

        “你就是大郎媳妇?”他问。

        盛竹不卑不亢地行了个礼,“是,大伯父。”

        桌旁的年轻男人——也就是沈大伯和赖氏唯一的儿子沈金宝也看了过来,那双细长的桃花眼在盛竹身上打了好几个转,忽地噗嗤一声笑了。

        “见过丑的,没见过这么丑的。”他冲盛竹轻佻地挑了挑眉,“嗳,弟妹,你说要是沈篱回来看见自己的婆娘长得这个德行,会不会吓得直接晕过去啊?哈哈哈!”

        这话一出,沈砚立刻变了脸色,压抑着怒气道:“堂兄,请注意你的言辞!”

        “这么激动做什么,我说错了吗?她本来就丑嘛,又不是什么金贵人物,还不许人提了?”沈金宝往嘴里扔了一粒花生米,语气里带着明显的讥讽,“我说小二,这丑八怪才刚进门一天你就维护上了,莫不是看上她了吧?啧啧啧,口味可真重!”

        叔嫂通女干,这事传出去可不好听。

        沈砚是读书人,将名声看得比命都重要,哪里受得了这种侮辱,顿时就气得脸色发白,恨不得将沈金宝砍个十块八块的拿去喂狗。

        “你少血口喷人!我沈砚行得正站得直,从来不做亏心事,你要是再胡说八道,别怪我不念兄弟情分,找族长爷爷评评理!”

        沈姓在青山坳算是大族,族长跟沈砚的爷爷同辈,六十多岁了,脾气跟他的身子骨一样的硬,最恨人嚼舌根搬弄是非,要真闹到他那去,还真讨不了好。

        沈金宝将花生米往桌上的碟子里一扔,嗤笑道:“读书人就是怂包,几句玩笑话都开不起,没劲。”

        沈砚还待再争辩,盛竹拦住了他的话头,“算了二弟,你说不过他的。”

        沈金宝心里得意,刚要夸这个丑八怪有自知之明,就听她继续道:“人都习惯以己度人,堂哥自己是这等龌龊的人,眼里自然也只看得见龌龊的事,能开这种玩笑,不稀奇。”

        她瞥了眼沈金宝,“再说了,恶狗咬人,人难道还要咬回去吗?没得让自己沾了一嘴毛。”

        这是把沈金宝比喻成畜生了,沈金宝的笑容顿时僵硬在了脸上。

        他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怒目圆睁:“臭婆娘,你骂谁呢?!”

        盛竹像是没听见似的,只转头对沈砚道:“你看,他连人话都听不懂,跟他说再多也是对牛弹琴,白白浪费口水,何必呢?”

        沈砚也冷静了下来,马上顺势答应道:“大嫂说的对,是我糊涂了。”

        他心里暗爽,这些年来,沈金宝仗着祖母的威风对他们二房冷嘲热讽,什么话难听说什么,从来没有丝毫顾忌,这还是他们头一回在口舌上占了上风。

        沈金宝哪肯罢休,撸起袖子就要动手,被他爹给喊住了。

        “行了!吵够了没?你们祖母还在屋里躺着呢,你们是巴不得她老人家有事是不是?”

        说完这话,沈大伯看向了沈砚,满脸不悦地道:“尤其是你!二郎,你是读书人,怎么能跟那些头发长见识短的妇人一般,扯那些没油盐的嘴皮子?莫非书都读到了狗肚子里去了不成?”

        沈砚抿了抿唇,没说话。

        盛竹暗暗冷笑,沈大伯明知道是自己儿子先挑的事,却还是把屎盆子扣到了沈砚身上,真够“公正”的。

        果然小三儿说的没错,这大房就没有一个好人。

        屋里安静了下来,不一会儿,主卧的帘布被拉开,一个五十来岁郎中模样的男人走了出来。

        沈大伯忙迎了上去,忧心地问:“葛大夫,我娘怎么样?没事吧?”

        葛大夫面色有些纠结,沉吟片刻后才道:“这个...还真不好说。要说吃坏了肚子吧,脉象通常会程虚浮无力之相,患者腹痛不止。但你娘的状况则完全相反,经过这番折腾后,人看着极虚,脉象却甚是和缓,像是体内的积食停滞都被冲刷一空,身体反倒比之前还要强一些。”

        这...沈大伯听着有些玄乎,急忙追问:“听您的意思,莫非泻了这一场还是好事?”

        葛大夫点头,笑道:“正是。”

        沈大伯神色犹疑地看了盛竹一眼,又问:“那我家婆娘呢,她跟我娘一样,也是从早晨吃过几个葱油饼之后就腹泻不止,不知道情况怎么样?”

        葛大夫安慰道:“放心吧,她二人都是一样的症状,没有大碍。”

        既然都这样说了,沈大伯也就放下心来,给了诊金,让儿子送他出了门。

        屋里,严婆子的声音传了出来:“大郎媳妇,你进来。”

        沈砚神色一紧,担忧地看着盛竹,盛竹安抚地笑笑,掀起帘布走了进去。

        严婆子斜躺在镂空红木床上,床边站着沈芙蓉,沈芙蓉咬着唇,却还是藏不住脸上满满的幸灾乐祸。

        大概是人年纪大了怕风,木窗棂关得严严实实的,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充斥着整个房间,盛竹忍不住皱了皱鼻子。

        “盛氏,跪下!”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