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娃娃亲 作者:麦子米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7-05
  •     林半夏拉了拉她的袖子,又偷瞄了一眼那边正跟沈溪说话的盛竹,低声道:“娘,你小声点儿,她可是官老爷配给沈大哥的娘子,只要没犯七出之条,是不能随便休的。”

        林婶子端起衣服往家走,边走边压低了声音道:“怕啥?就凭盛氏脸上那么大一块斑,就实实在在犯了恶疾这一条,沈篱要真铁了心休她,官老爷也不好使。”

        她撇撇嘴,“沈篱那个没良心的,想当年你跟他有婚约的时候,对咱多客气啊,回回上门都不空手。自打退婚后,翻脸不认人了,见面都跟不认识似的,连个婶子都不叫。哼,要我说啊,活该他娶了个丑婆娘!”

        林半夏神色有些黯然,勉强笑了笑,没出声。

        见女儿闷闷不乐,林婶子有点讪讪的。女儿心里还有沈篱这件事,她是很清楚的,可当娘的,哪能眼睁睁看着女儿掉泥坑里呢。

        沈家二房,那就是掉进去爬都爬不上来的大坑啊!

        是,沈篱是还不错,有把子力气,会打猎,养活老婆孩子甚至孝敬丈人丈母娘那都不在话下。要是他孤家寡人没牵没绊的,她也就不退这门娃娃亲了。

        可沈二郎要科考,考得上还好,考不上就是个无底洞;沈三郎是个棒槌,迟早会给家里惹祸;最可怕的还是沈小妹,月月要吃药,那药死贵死贵的,一副药顶普通人家好几个月的花用。

        有这三个拖累在,沈篱啥时候才有出头之日?

        她便劝道:“闺女,你放心,娘已经托刘媒婆帮你相看婆家了,刘媒婆认识的有钱哥儿多,门路又广,她可是给娘打了包票的,不说官太太,起码也是秀才娘子,掌柜夫人,吃喝不愁的人家,怎么着都比嫁给沈篱强。”

        林半夏眸子里闪过一抹亮光,半晌,乖巧地点头嗯了声,“娘,我都听你的。”

        林婶子这才松了口气。

        回头望了眼池塘边那个丑陋不堪的妇人,心底的郁气散了许多。对嘛,沈家那个泥坑就应该留给盛氏那样的女人,她家半夏长得好,性子又好,哪哪儿都好,就该是官太太的命,过舒心快活的日子。

        盛竹不知道林家母女这些个活泛心思,要知道了,肯定要问上一句:“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吗?”

        古代讲究门当户对,麻雀飞上枝头做凤凰那是童话,个别上位成功的那叫奇迹,瞎猫碰上死耗子娄了个如意郎君那叫狗屎运,一个普通村姑妄想当官太太,那对方不是瘸子就是傻子。

        当然了,就算盛竹知道了,她也没心思关注这些无关紧要的人,光家里这三个半大孩子都操心不过来呢。

        姑嫂俩洗干净衣服后,说说笑笑地回了家。

        晚饭没悬念,吃的是红薯,菜园子里除了还剩几棵白萝卜和小葱外,啥都不剩了。

        想到明天要去镇上,说不定能完成系统发布的第一个任务,挣到十两银子,盛竹就莫名有些兴奋。洗漱完毕后,她提出让小姑子跟她一起睡,免得跟两个哥哥挤在一个房间,虽说中间拉了帘子,被外人知道了也总归不好听。

        沈砚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

        他欲言又止,最后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小妹她个儿小,身体差,大嫂你...你晚上翻身不?”

        盛竹:“......”这是怕她睡迷糊了,庞大的身躯会把沈溪给压死?

        好吧,她被这个理由完美地说服了,毕竟上辈子从记事起,她就没跟任何人睡过一个被窝,所以也不确定自己晚上有没有翻身的习惯。

        万一真把小姑子压死了,那就罪过大了。

        一夜无话。

        次日清晨,三个孩子外加一个胖子都起得很早,早饭是用家里最后一点白面烫的饼,没有作料,盛竹感觉没滋没味的,但几个孩子依然吃得很香。

        最主要的是,这个饼可以放久一点不会坏,今天她要跟沈砚去镇上卖菜谱挣钱,沈峥兄妹俩留守家中,总不能让他们饿肚子吧,有这个饼打底,就能挨一天。

        临走时,盛竹拉着沈溪的小手道:“在家乖乖的哈,大嫂回来给你带好吃的糕点。”

        沈溪眉眼弯弯,点头,“我最喜欢吃大嫂做的饭。”

        真是嘴甜的小丫头,盛竹摸了摸她的脑袋,心里涌上怜惜。眼看时候不早了,到镇上的路还那么远,只好跟在沈砚身后,往村头走去。

        村头的牛车已经就位,车上已经坐了两个人,赶车的老铁头瞧见沈砚,老脸笑成了菊花,问他:“二郎今日要回书院么?”

        沈砚苦笑:“家中还有事,要晚几日才能回,今日先去镇上办点事。”

        青云书院十日一休沐,沈砚时常坐老铁头的牛车来回,两人很是熟稔,因此说话也很随意。

        沈家大郎娶媳妇的事,村里人都知道,老铁头也不例外,尤其新郎官还不在家,娶的又是那样一个据说又懒又丑的婆娘,就更轰动了。

        老铁头看了眼沈砚旁边的盛竹,咧了咧嘴。

        活了五十多年,头一次见这么...这么有特色的小媳妇,真是令人一见难忘啊。

        小媳妇冲他笑了笑,脸上的红斑愈发狰狞,“大爷,走不走?”

        老铁头在她身上粗粗一掠,心想这一个顶好几个呢,算了,反正今天也没什么人,那当是结个善缘,走就走吧。

        “行,大郎媳妇,上来吧。”

        小媳妇又冲他呲了呲牙,“大爷,我没钱,不走。”

        老铁头又气又笑,这小妇人,咋还逗着他玩儿呢?得,看在沈篱兄弟俩的份上,这善缘就再结得深一些吧。

        “没事,啥时候有了啥时候给,不急。”

        说着,扬起鞭子甩了个响,沈砚也不好拒绝,急忙招呼盛竹上了牛车,一路摇摇晃晃地往青云镇而去。

        坐在盛竹对面的是一个五十来岁的婆子,婆子边上坐着的青年眉眼跟她有些相似,应该是一对****。

        都是一个村里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彼此都认识。

        那婆子也是先瞧了一眼盛竹,寒暄了几句后,便道:“你们莫不是也得了消息,要去县上看沈篱的?”

        沈砚吃了一惊,急忙问:“我大哥怎么了?”

        盛竹心里也是惊涛骇浪,之前系统可是说了,按照正常发展轨迹,她那便宜老公极有可能跟她没见面就会死翘翘,难道,就是今天?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