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豪门总裁-> 《皇帝的绝代宠妃》-> 第五十章:忽悠而来的皇妃
第五十章:忽悠而来的皇妃 作者:春光潋滟晴方好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8-01
  •     第五十章:忽悠而来的皇妃

        李世民带着杨涵悦浩浩荡荡的回到了长安城,在处理完扬州所有事情之后。

        李世民御辇过的地方在长安城的街道上,老百姓都纷纷跪地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样的呼声,凡是御辇经过的地方都络绎不绝的再次响起,就这样随着百姓的欢呼声,辇轿慢慢驶去玄武门。

        李世民迅速赶到甘露殿在宫女的伺候下换了件衣服,在王德的陪同下前往立政殿。

        所有妃嫔都在立政殿等待着李世民的到来,李世民跨着轻盈的步伐,走进立政殿的霎时,众妃嫔纷纷行礼:“参见陛下。”

        李世民慢慢走上去,纵身高坐:“都起来吧!平身。”

        众妃嫔纷纷起身归座,长孙慧妍不知道是怎么神色非常疲倦的倚在位置上,李世民握着她的手:“观音婢,身体不适吗?”

        长孙慧妍摇摇头:“陛下,臣妾没事,只是气疾复发比较厉害。”

        “观音婢,平日里朕经常叮嘱不要累着自己,你身子本来就不好,下次可别这么累了。”李世民紧紧握着长孙慧妍的手,再次苦口婆心的叮嘱道。

        李世民

        杨滢婍上前行礼:“陛下,说的事情臣妾自然不敢耽搁定会尽心尽力,臣妾准备了一份薄礼,上好的黄精希望可以对皇后娘娘的病有所帮助。”

        潆颍随后打开一个锦盒,那里面装着上好的黄精,李世民点点头:“这黄精治疗气疾最好的良药之一,滢儿费心了,《本草纲目》中记载:能补中气,除风湿,安五脏,黄精补五劳七伤,强筋骨,耐寒暑,益脾胃,润心肺。单品蒸后晒干服食能润肌肤,耐饥饿。”

        杨滢婍微微行礼回答:“这都是臣妾的本分所在,陛下不用如此说,皇后娘娘统率六宫对我们姐妹也是极好的,臣妾做一点这样的小事也是应该。”

        郑珊雪和贤妃燕静姝堵在甘露殿外,王德见到她们迅速走到一边却被她们追了上来:“参见贤妃娘娘,郑婕妤。”

        “德公公,可否借一步说话。”燕静姝将王德唤去暗处,递给几串上好的东珠:“德公公,事情办成了,本宫另有重谢。”

        燕贤妃便带着人匆匆离开了,在这件事情拜托好之后。

        郑珊雪则上前笑脸迎人:“德公公,如果我在这后宫得势,本宫自然也会记得公公的好处。”

        郑珊雪在夜晚前往甘露殿的路上遇到了杨涵悦,于是便叫住了她:“杨涵悦,你要去哪儿。”

        杨涵悦停下脚步行礼:“参见婕妤娘娘。”

        郑珊雪在这时候狡猾的一笑:“这样吧,你陪本宫一起把清凉碎,送去甘露殿吧!”芷翠把清凉碎托盘递给杨涵悦的时候却听到郑珊雪大吼:“涵悦,你不会用手端着吗?”

        杨涵悦忍着里面发出来寒冷刺骨的冷气,用手端住清凉碎跟着郑珊雪前往甘露殿。

        郑珊雪进了内殿,如愿见到了李世民盈盈参拜:“参见陛下。”

        王德在这关键时刻从殿外跑进来:“陛下,贤妃娘娘求见。”

        李世民正在专心致志批阅奏章,根本无心理会,只是淡淡开口:“让她进来吧!”

        燕静姝缓缓走进内殿行礼:“参见陛下。”

        杨涵悦的双手已经冻僵了,但郑珊雪依然没有说话,燕静姝看见杨涵悦的手,在不停的发抖:“妹妹,来找陛下所为何事。”

        郑珊雪打趣着微微一笑:“贤妃姐姐,不提醒臣妾倒是忘记了,臣妾准备了些宵夜。”杨涵悦小心翼翼的冰凉碎放在李世民面前,但那双瑟瑟发抖的手始终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臣妾告退。”燕静姝行礼缓缓退下了。

        晓娟上前行礼:“娘娘,您许久未见陛下了,这么早出来恐怕不好。”

        “本宫没有心情欣赏那么出好戏,杨涵悦就算本宫帮她一次,但愿他日她会投桃报李。”燕静姝快步向前走去。

        甘露殿里,像燕静姝预料的那样上演了一出好戏。

        李世民走到杨涵悦面前掰开她的手,看到一双已经被冻伤的手,走到桌子打开清凉碎,危险的眼神掠过郑珊雪:“郑珊雪,你把朕当作什么了,上好的鹿肉,朕最厌恶的就是有人算计朕。”

        郑珊雪神情非常紧张,腿一软直接跪在地上:“陛下恕罪,臣妾不敢了。”

        “来人,把这贱人拖下去杖毙。”

        杨涵悦眼看事情越来越严重,跪在地上:“陛下,我的手已经没事了,至于清凉碎是奴婢亲自想做给陛下吃了,和婕妤娘娘没有关系。”

        “涵悦,朕只想知道你以什么身份为她求情。”

        杨涵悦抬头看着李世民,再看看拉着她衣袖快被侍卫带下去的郑珊雪,她将头埋得低低的,轻咬朱唇:“涵悦,求求陛下了。”

        李世民将杨涵悦搀扶起身,转头看了眼郑珊雪:“既然涵悦为你求情朕就饶过你,从今日起,你每日给朕做一份冰凉碎送来甘露殿,记住亲手送来。”

        宇文府里,归德县主满心欢喜的拿上自己亲手编的红豆手串,在玉香的陪同下走进宇文承基的书房,慢慢走进书房微微见礼把红豆手串拿了出来。

        宇文承基不知道怎么回事,勾唇浅笑:“婉若,谢谢你。”他接过手来,心里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李世民在甘露殿宽衣之后,王德便带着宫女纷纷退出殿外,只留下杨涵悦一人值夜。

        李世民半夜醒来的时候,这个傻丫头竟然趴在床边睡着了,突然他不知道做了什么梦,一个劲的往床上爬,他抓住这个时机,将她拉上了床,看着怀里的她没有被噩梦惊醒,反而是睡得很安稳,杨涵悦突然觉得变得好暖好暖就像一个暖炉,她在李世民身上找了个舒适的地方枕着进入了梦乡。

        杨涵悦在临近天明的时候,似睡非睡的想着,昨晚是什么东西那么暖,一边想着还一边用手去拍打李世民的脸庞。

        突然听到大吼一声:“杨涵悦。”

        杨涵悦先是眯着双眼,看到李世民后,不由瞪大眼睛迅速掫到另一边:“陛……陛下,你怎么在我房间里。”

        李世民看着杨涵悦紧张的模样,不紧不慢的回答:“涵悦,你看清楚这是朕的寝宫,这是甘露殿。”

        杨涵悦望了望这的确是甘露殿,只是自己记得昨晚在甘露殿值夜很困就睡着了,其余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杨涵悦很尴尬的转过头看着李世民:“那陛下没有把我怎么样吧!”

        李世民听到杨涵悦这样说,就像猛兽盯着猎物般迅速扑向她:“你觉得怎么样,朕很乐意对你负责。”

        李世民已经压在杨涵悦身上,杨涵悦一双绝美的眼眸直勾勾的看着李世民:“陛下,这甘露殿有密道吗?”

        “丫头,你听说过皇宫有密道吗?”害羞的杨涵悦格外迷人,白皙的脸颊就像鲜花般娇艳,让人总会产生一亲香泽的冲动。

        李世民看到如此娇媚动人的小丫头,某男的神经似乎经不起考验,正要一亲香泽的时候,外面王德突然带着人进来:“陛下,要上朝了,请陛下更衣。”随后,王德身后的宫女纷纷上前掀开帘纱。

        杨涵悦听到他们的声音早就掫到一边去了,李世民看到她不知所措的样子,笑了笑大吼:“不用了,朕相信朕的昭媛娘娘会给朕更衣。”

        杨涵悦完全石化呆愣在那里,不知道李世民在说什么,外面的王德却已经朝她行礼:“那有劳昭媛娘娘替陛下更衣了,奴才先行告退。”

        杨涵悦连忙替李世民更衣,而李世民却显得非常享受,杨涵悦一边替她穿着朝服的外套,一边询问:“陛下,很会趁人之危。”

        李世民搂住杨涵悦的腰,看着她那双水灵灵的眼睛:“朕没有趁人之危,你忘了送牌匾的时候朕的条件,还有昨晚你替郑珊雪求情的时候,你是站在什么身份求情了。”

        杨涵悦瞪着李世民,轻轻咬了一下嘴唇:“那是你逼我的,不算数。”

        “你应该还记得朕送你的玉梳是什么意思吧!”

        李世民搂着杨涵悦的腰,一脸无所谓的望着她:“既然收了就要算话,再说刚才那么多人,我们已经说不清了,朕现在是你唯一的选择,你个傻丫头,被别人套进去还不知道,如果朕不把你收在身边以你现在的心智,你不知道还要被多少人骗,所以由着你被别人骗,倒不如便宜了朕。〞

        杨涵悦虽说还很生气,但是不得不承认李世民已经说服了自己,她捶打着他的胸膛,轻轻拉着他的衣领:“那我别无选择,只有让你捡露了,那就麻烦陛下对我负责了。”

        李世民将杨涵悦竖抱起来:“丫头,朕会让全天下人都知道你以后就是我的女人。”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