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四:出气 作者:尹沐瑶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6-12
  •     苏惠瑶还想说些什么,但

        “你到底是大家闺秀,怎的说话如此污遭?”老太太瞪着苏惠瑶“这些话你给我咽在肚子里头,别当我老太太眼瞎了,不知你和你娘打着盛常煜的心思!”

        苏惠瑶想辩解什么,但老太太看似真的生了气,终究她也没说什么。

        苏易瑶和苏沁瑶一直在家祠中禁足,胡芷柔虽担心却也是自身难保,整日以泪洗面,却见不着苏辉,急的她是吃不下睡不好的。

        “锦绣,你去映霞居瞧瞧,看看曹姐姐能不能见我一面,快去!”

        那叫锦绣的侍女面露难色,她主子被禁足,她自然也是禁着足的,哪里能出去呢?

        “还杵在这儿做什么?”胡芷柔瞪着她,像是要吃掉她一般。

        “娘子,实在是奴婢出不去啊…”

        “蠢东西,不会打点外头的人?找一个靠得住的去映霞居,别让别人注意了。”

        曹千怜刚刚安慰好从常熙斋回来的女儿,这会儿听说胡芷柔请她去绣明苑,就算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到底换上了衣裳,同那传话的去了。

        “妹妹什么事?”

        胡芷柔见着曹千怜,就像是见着了主心骨一般,哭丧着脸“曹姐姐,你得救我啊曹姐姐,易儿和沁儿是你看着长大的,你不能不管她们啊!何况我们都是照着你的法子做的,这事你也难逃干系啊!”

        曹千怜冷着脸坐下“你说的话倒是让我听不懂,偷拿二爷地契的是你,偷钱的是易儿,知情不报的是沁儿,和我有什么相干?”

        一听这话,胡芷柔瘫坐在床上,手紧紧的揪着大红缎面的被子,许久说不出一句,眼神中都是悔恨。

        而曹千怜这边淡淡一笑“你也别急,我已经让主君求了二爷,二爷答应不把你赶出府去。”

        听见这话,胡芷柔的眼中闪过一丝光亮。

        “但是易儿和沁儿,两个姑娘算是惹着了老太太,以后她们的亲事和前程,怕是死捏在老太太手中了…”

        “那怎么办!”胡芷柔语气有些恶狠道。

        “虽说主意是我出的,但事到底也不是我做的,何况我当时只是说让你求二爷讨些地契出来,没让你直接偷啊,这惹了祸事妹妹倒是不忘我给你收拾烂摊子,你可不知主君把我骂成了什么样,说我竟然为了家贼说话,我这可真是…”

        胡芷柔瞪着她,心想‘放屁!你明知苏辉不会将那地契给自己,不偷又有什么办法!’

        “但是易儿和沁儿这两个孩子我也是真心疼爱,她们在府里受些委屈无妨,主要是出嫁顺当了才是,这姑娘们的亲事都是老太太做主的,回头我求求主君,让主君在老太太面前替两个姑娘说说情。”

        就算是心里再有怨气,胡芷柔终究还是绷着脸道了声谢。

        “你也不必谢我,等你禁足解了以后怎么做事可清楚?”曹千怜冷笑着看着她。

        “自然清楚,姐姐同大夫人不睦已久,却还为易儿沁儿考虑,实在是累着姐姐了,我方才语气不好却也是长久禁足心里不舒坦的毛病,姐姐别往心里去,我自然是一心向着你的。”

        曹千怜走到床旁,面带微笑握紧了胡芷柔的手“好妹妹,我怎么能亏了你的一双女儿?以后只要有我在,她们的好亲事那就是排着队的来,你别忧心!”

        与其靠一个在家里说不上话的苏辉,倒不如靠这个能拿捏苏耀的曹千怜。

        胡芷柔是知道曹千怜的手段的,回回她都能拿捏住苏耀的想法,让苏耀为她所用,她若是真想帮自己的两个女儿,定是有法子的。胡芷柔咽下了满腹的怒气,到底是扯出了笑容来“姐姐说的是!”

        苏浅瑶这一大早晨就被苏惠瑶针锋相对,可谓是心力交瘁,回到沁竹轩就歇着去了。

        苏墨瑶到苏韵瑶的房间,有些生气的说“这三姐姐和七姐姐可真是贼喊捉贼,回回那萧祁来三姐姐都恨不得扑上去,盛常煜来七姐姐就一副狐媚子做派,恶心死个人!现在居然有脸扯五姐姐的闲话,要不是祖母在上头坐着,我非得说她们一顿!”

        听见这话,苏韵瑶只是笑笑,并未说什么。

        “姑娘。”璃笙从门外进来“招露降为三等侍女后不消停,这会儿正在房间叫骂呢,奴婢去劝了她竟说要见您,您看这…”

        苏韵瑶顿时觉得心累不已,这些天招露几乎是天天嚷着要见她,做些粗活也不认真,不能近身伺候苏韵瑶就非要见她。

        倒是苏墨瑶,心里本来就憋着气呢,也知道招露的事,同璃笙说“她一个做奴婢的非要主子见她是什么规矩?给我把她带来,我会会她!”

        得,看来自己这个十姐姐是找着出气筒了。苏韵瑶嘴角带笑喝了一口茶,心想这招露虽然是个烫手的山芋,但自己这个姐姐也不是好对付的。

        没一会儿招露就来了,进门前还凶狠狠的,一推门就变了脸,几乎要哭出来。她倒是不知道十姑娘也在。

        “你伺候我妹妹也有几年了,怎的这点子规矩都不记着?”苏墨瑶没给她好脸色,她一只腿还未进门,就被苏墨瑶训斥了一句。

        “奴婢…奴婢犯了什么错?”招露明知故问道。

        苏墨瑶冷笑一声“你既已在沁竹轩伺候我妹妹,自然清楚谁是你的主子,让你做什么当什么差那也是主子吩咐什么你做什么,为何那么些废话?”

        招露赶紧想解释些什么,但苏墨瑶却并没给她机会,抢她一步在先道“莫不是你仗着伺候我妹妹年头多,以为高出别人些什么?让你做粗活那是主子的安排,你屡次同我妹妹顶嘴,还不好好做活,这是咱们沁竹轩的规矩吗?我看做三等侍女都是抬举了你,到厨房伺候算了,整天与那些污遭的为伴,倒脏水拌马食,看看你还在这儿废话不!”

        “不不不…”招露暗自掐了一把大腿,直疼的表情都变了,眼泪一颗接着一颗的落,抽泣道“十姑娘误会了,奴婢在姑娘身边久了,哪舍得离开?倒是姑娘不分青红皂白就将奴婢贬了,总得给奴婢个说法吧?奴婢这也是心里难过的紧,并非是故意缠着姑娘的…”

        “你还不住口!”苏墨瑶怒瞪着招露,瞪的她心虚的厉害,连忙低下头去“这个家里扮委屈的货色可当真是不少啊!你又是何时学的映霞居母女的一套做派?没得脏了我们的院子!”

        曹氏母女就像是一根钉子,拔不得碰不得,苏墨瑶拿她们没法子,只能任她们恶心自己。

        不承想这个院子里也出来了一个哭天抹泪惺惺作态的东西来,这岂不是更让她恶心?

        不等招露说出下一句,苏墨瑶使了个眼色,两个粗使婆子进来,一边架着一个胳膊,将她强行架了出去,任凭她怎么叫喊也无用。

        苏韵瑶笑了笑,虽然十姐姐说这些对她来说并没什么用,招露也是该怎样还怎样,但好歹是让十姐姐出了气,也算值了。

        回头她吩咐璃笙“让喜夏和临冬好生看着招露,别让她欺负了洋萌,有什么不对的就告诉你,实在不行就让娘来给她发卖出去算了。”

        这种东西留在家里,那就是一个随时爆炸的危险品。

        苏墨瑶出了气,这会儿又吵吵饿了,颂音伺候着她们一同用了午饭。

        厨房惯会讨好,这嫡女也是不能懈怠的,除了映霞居,顶需要讨好的就是这沁竹轩了。

        黄澄澄的玉米烙,还泛着香味的荷香排骨,乳白有些泛黄的葱香花卷,还有软甜的金米南瓜粥,一下惹的苏墨瑶的馋虫都出来了。

        颂音这几天伺候苏韵瑶还成,这伺候起苏墨瑶来倒是有些紧张。

        先是将粥盛到碗中,再给苏墨瑶布菜,颂音屏住了呼吸,生怕什么地方做的不对。不仅是苏韵瑶,就连苏墨瑶这么个粗线条的都感受到了她的紧张。

        “颂音你怕个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苏墨瑶笑嘻嘻的回头看她“你去伺候我妹妹吧,让柳芽过来伺候我就成。”

        这颂音未免胆子太小了些,这还是伺候自己主子的亲姐妹呢,等出席了大场面那还有好?不一定因为紧张犯下什么错呢。

        苏韵瑶暗暗记在了心里,想着让颂音这个丫头再多历练历练,以后有的是用她的时候,像老太太身边的周嬷嬷,母亲身边的秋妈妈,二娘子身边的刘妈妈,哪个在外头不是说一不二的?以后苏韵瑶嫁了人身边不能就璃笙一个堪用的,颂音必须要不怕人才行。

        夜里又下了一场雪,距离上一场雪大约过了小半个月了,这场雪很大,大到第二天有的院门都打不开了。

        早晨起来那些个洒扫的奴婢就忙了起来,满院子的雪白,有的雪太重了还压断了一些树枝,沁竹轩院门前就有一棵刚种不久的,几乎拦腰被雪压着。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