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0章 千古第一 作者:风行水云间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6-12
  •     唯一的例外,只有广德真君。

        这厮动作灵活得好似浑然不受影响,一闪身就往前飞蹿,连头也不回。绝境当中竟生出这样的一线生机,他还不得牢牢把握?

        长天的攻击原本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将广德的身周完全锁定,给予对手的感觉就像是猫盯紧了老鼠。可是现在出现的空间异状,却将他的气机一下打断!

        原本镇住广德的、凌厉已极的杀意因为时空的紊乱而微微凝滞。

        广德是什么人,哪怕这逃生的机会快如白驹过隙,他也万万不会再放过了。

        并且他也心知肚明自己为何不受空间的束缚影响,蛮人其他神境却没享受到这样待遇。不过他却不敢回头反攻巴蛇,理由很简单:

        巴蛇修为参天,即使受困也绝不会太久。他还是趁这机会先保障自己的安全再说。

        再说,从现在起,巴蛇的对手已经不是他了。

        事实证明,他的抉择英明无比,因为他才刚刚斜掠出去不足百丈远,长天身上即有金芒爆闪。

        虽然只有短短一刹那,却辉耀四方,足以闪瞎人眼。

        长天显然也受到空间变化的影响,又见广德趁机逃离,怒火中烧之下力量骤然爆发,要硬生生打破那层诡异的束缚。

        这便是以硬碰硬,恃强凌强。

        身在场中的众人,甚至都能感受到巴蛇神力与空间束缚对抗产生的震荡。这般顶尖力量的巅峰对决,结果就是整片空间在瞬间被撕扯得支离破碎,方圆二十丈内的一切,除了在场的诸位神境以外,都湮灭殆尽。

        所谓湮灭,即指消失无踪。脚下的土地、身旁的绿树、周围的空气,以及其他一切有生命、无生命的物事,都在瞬间化整为零。

        那是真正的“零”,一无所有,什么也不剩下。

        如果宁小闲在此观战,当会发觉这种化无的方式已经像极了天外世界试验场里,那片能消溶一切的虚无。

        空间既然都已经破碎,那么主导其中的领域力量自然也就失了效。所有人的行动重新恢复自由,蛮人大喜,战盟的神境,心却沉了下去。

        这样标志性的领域,只归一人所有:

        蛮祖。

        这位蛮族的千古第一神人,终于还是出现了,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在长天等人即将竟功的关键时刻!

        只露出这么一手四两拨千斤,就彻底扭转了战局。

        就在领域破除的同时,长天变回了巴蛇,虽非平常那样巨逾山峦,却也长达数十丈。其身形恰如同不远处的河流,蜿蜒曲折。

        先前长天在神境混战中一直保持人形,乃是因为环境错综复杂,蛇躯强横有余而灵活不足,惟恐被广德趁乱逃走,又要想方设法将广德与其他蛮族神境隔开,令他们不能会合一处;现在么,又一强敌杀到,敌我力量对比已然发生颠覆性的变化,他哪里还敢再托大?

        刚刚变回原形,巴蛇的尾尖就扫过阴生渊,搅动的劲风刮得天地都要变色。他时机拿捏得极准,领域之力还未褪尽,阴生渊也只来得及双臂叉在胸前作个防护的姿势,就被他一尾巴抽飞。

        这时,虚泫脸色却变了,不过下一瞬,他就被严严实实挡在了蛇尾之后。

        “笃”,一声沉闷钝响震得人耳膜生痛,仿佛攻城棰撞上了高墙,然而细看之下,现场哪里有这样庞硕的法器出现?

        巴蛇尾部,却有七块鳞片应声而碎!

        虽说他现在体型只有原身的十分之一,碎的又是最细小的尾部鳞片,然而追究起来每一片也有车轮大小。巴蛇鳞片的硬度又是有目共睹,哪怕是昔年的尸陀舍拿着本命法器去斩,都未必能剁下一片来。

        然而这天外飞来的法器不仅扎碎了巴蛇鳞片,甚至还深深钻入了血肉当中至少一丈有余。紧接着就是砰地一声,炸开了满天花!

        满天血花,每一朵都是纯金的色泽,纷纷扬扬、美轮美奂。

        虚泫脸上的铁青却还褪去,因为方才的惊鸿一瞥,他看出凶器居然只是一支不足尺半的羽箭。虽是军中常用的标准制式,但和巴蛇的身躯比起来,那比绣花针还要渺小。

        可就是这样微不足道的一箭,居然刺穿了巴蛇坚硬的鳞甲和外皮,深入血肉之中,再自由爆裂!

        最重要的是,虚泫看出这一箭原本是冲着自己而来,在方才时间束缚领域之力还未消失时,他连躲闪都不及先前灵活,眼见是避不过去了。巴蛇见机得快,甩尾替他挡去,否则现在这怒放的血花就是开在他胸口上的了。

        好快的一箭,好狠的一箭!

        如若要害受伤,虚泫都不知自己还有没有余力再战。

        被炸断了小半截尾尖,巴蛇却仿若未觉,头都不回,只坚定地探首伸向一个目标:广德真君。

        眼前一花,乌谬已经越空而来,戟尖直刺蛇眼。

        巴蛇眼部虽然有极厚一层透明胶质防护,却也抵不住这等神器正面突刺。幸好它前方同样有微光闪过,金乌自半空中显出身形,利爪钢钩张开,迳直抓向乌谬的天灵盖。后者若不回戟自卫,脑门儿上保不准要多出几个大洞了。

        这两个都擅长隔空移动,此时恰成互克之势。

        既有金乌去拖住乌谬,巴蛇连半丝儿停顿都不曾,直取既定目标,并且人还未咬上,一口玄冥神火已经抢先喷了出去。

        广德这时已经缓过劲儿来,尽管身负重伤,却还有一战之力。最重要的是,就这样一眨眼的功夫,他身前已经多出了一个人,长身玉立、气宇轩昂。

        广德真君也自飘逸绝尘,现在受了重伤,长袍染血,看起来还有另一番悲壮,然而站在这人身后却只能黯然失色。

        这个人,似乎生来就是要睥睨天地的。

        他往那里一站,兜头而来的玄冥神火才喷到他面前,就自动向两边分了开去,竟未烧得他一丝一毫。

        天地神火,弗之能近。

        这具躯体千锤百炼,甚至不知挨了多少次连大能也谈之色变的终极天罚,却还是完好无损地笑到最后。区区神火,又能奈他何?

        紧接着,这人执出一把木槌,和迎面扑来的巴蛇巨颅狠狠撞在了一起!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