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翻篇 作者:紫苏落葵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11-08
  •     黄胖子凑过来一瞧,呵呵呵地笑着捶沙发,说:“这是老九终于感觉到自己的短板,要补课了。”

        “愁死了,我给九少推荐什么书?”柴秀扶额。

        “哈哈哈,他摆明是在爱情里迷茫,不知道怎么去追求辛晓月,不知道怎么跟恋人相处。你当然要拿学习类的书给他了。”黄胖子坐在沙发上,煞有介事地说。

        “我也知道学习类,可这种书籍太多,良莠不齐,泥沙俱下的,一时半会儿,我哪里去找?”柴秀更愁了。

        黄胖子扬了扬手中的平板,神情得意地说:“这个呀,我有呀。”

        “啊,黄医生,快快,打包给我。”柴秀一脸献媚的笑。

        黄胖子也将自己珍藏的文件包打开,一溜的各种书目映入眼帘。

        “先给他来几本霸道总裁爱上我的。”黄胖子说着,打开“言情包”,发了三本给柴秀,说,“这三本都是精品,先看三本,看多了,他不耐烦。”

        “嗯嗯嗯,我接收。”柴秀拿出手机接收。

        “不慌,再给他四本学术性的。”黄胖子说着,又发送了一个文件。

        柴秀收到了一看,《浪漫宝典》《恋爱手册》《女性恋爱心理研究》《追女》。

        “呀,没想到你还有这种书。”柴秀随手点开一本,看了几段,不住地点头,“很实用,很有可操作性。”

        “那当然,这些都是我阅读过的精品。”黄胖子万分得意,随后又点开了一个文件包,说,“柴秀,最后再接收两本重头戏的。”

        “好叻。”柴秀非常高兴,然后接收了文件包,打开之后,他看到书名:《洞与房的二三式》《嗨翻幸福人生》。

        直觉不对的柴秀抬眼看了黄胖子一眼,说:“看你这书名我咋觉得有那方面的意思呢?”

        “对啊。上一部分是如何营造浪漫、抓住女性心理,追上心仪的姑娘。那追上心仪的姑娘后,要做什么呢?总不能盖着棉被聊天吧?我这可是合乎逻辑顺序的。”黄胖子一脸正派,似乎是在讨论什么严肃的学术问题。

        柴秀翻翻白眼,说:“我觉得我要把这个推荐过去,即便不会被九少打死,也会被扔到矿区去挖煤。”

        “得了吧,我跟你说,老九就需要这些科普。何况我这几本书可是图文并茂的珍藏版,旁人要,我还不给呢。”黄胖子说着,指了指书,说,“快瞧瞧。”

        柴秀翻了翻,脸有点红,赶紧关闭文件,问:“你确信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

        “你放心,你把这些书拿过去,碍于面子,你肯定会被骂办事不力,但我敢打包票,这就是老九要的,你的报答在后面呢。”黄胖子说。

        柴秀小心翼翼地看向许康。

        “别看我,我不知道这件事。”许康摆摆手。

        黄胖子也是耸耸肩,说:“我也不知道这件事。”

        “算你们狠。”柴秀撇撇嘴,随后又说,“这辛晓月怎么还没到?难道监控器坏了?”

        “对哦,快看看设备,免得影响追剧。”黄胖子催促。

        当然,等得最心焦的人则是江瑜。

        他原本是调整好了角度,若隐若现地露着胸,准备给辛晓月来个致命诱惑。

        可是,左等右等,辛晓月居然都没有推门进来。刚刚跟柴秀连着终端的时候,明明听见她说上楼看他的。

        从楼下到三楼,进入到他的房间,正常的速度,一分半钟足够了。

        可这都过去了七分钟了,辛晓月还没有来。

        江瑜拿着手机,要给辛晓月打电话,才翻出电话号码,还没拨出去,就听到开门的声音。他赶紧将电话放到一旁,装模作样拿着平板,打开了一份儿文件。

        刚打开文件,辛晓月就绕过屏风走进来了。

        屋内很安静,他没有抬头看辛晓月,只盯着平板屏幕,实际上,他一个字都没没看进去,眼睛余光瞟着辛晓月款款过来。

        “阿凡哥哥。”辛晓月走过来,在床前的椅子上坐下,轻柔地喊了一声。

        江瑜抬头看辛晓月,只见她神情自若,从容入座,像是在自己家里似的。

        “不是重要的文件,不要看了,伤神。蛇毒清了,就要好好养着。”辛晓月扫了他手里的平板一眼,对他说。

        江瑜看她从容自若,在他面前丝毫没有娇羞,想起先前她面对王轩似的紧张、不自在,心里顿时就不爽了。他记得康叔说辛晓月在王轩面前的表现是少女面对心上人的表现。

        可看她现在——

        江瑜原本涨满期待的心,从明媚变得阴沉。

        “我,打扰到你了?你继续看,我不说话。”辛晓月看他变了脸色,连忙摆手。

        江瑜将平板放在一边,不高兴地说:“我不喜欢你叫我阿凡哥哥。”

        辛晓月听这话,看他神情,立刻明白这家伙又要抽风发脾气了。她索性操着双手,一副看戏的样子,问:“为啥?”

        “我是你未婚夫,是你男人,听你喊哥哥,我别扭。”江瑜直接说。

        辛晓月看着他,长眉一展,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江瑜心里更加焦躁了,他都说得这么直白了,居然丝毫不害羞,还能笑得明媚生动,这更进一步说明,说明她不爱他吧。

        辛晓月不回答,忽然停住了笑,媚眼如丝,声音极其妩媚地喊了一声:“哥哥。”

        这声音妩媚得拨人心弦,江瑜只觉得被雷击了似的,酥麻到了极点,蓦然升腾起一种原始本能的欲望。

        “你找死啊。”他板着脸,对他咬牙切齿,身体却是一点都不敢动,只沉着一张脸看着辛晓月。

        辛晓月略骗着头看他,脸上带着笑意,眸子晶亮亮,貌似那眸子贼贼的,还在瞟他似露非露的胸。活脱脱一个女流氓,哪里有半点矜持、娇羞?

        “流氓,看够了没有?”江瑜故作正经地将衣服扣好,还不忘问,“要不要脱了给你看啊?”

        “好啊,那样看得更清楚。”辛晓月依旧笑着,这下子不光是神情,连语气都成女流氓了。

        “你——”江瑜一时不知该怎么办。

        辛晓月便哈哈笑起来,她刚才还真在看江瑜的胸。

        从前,王轩的喜好像是一把锁,一个模具。辛晓月就在王轩可能喜欢的范围内,依照着王轩的喜好在打造自己。

        可现在,王轩有他的阿秀。她即便变成王轩喜好的那一类,那又能怎么样?何况,她原本就不是知书达理的优秀淑女,更不可能连说话都轻声细语。

        她自小就是在山野里欢腾的货,上树掏鸟窝,下河摸鱼,在林间攀爬。

        在上楼的时候,她在楼梯的拐角处,看着窗外起伏的茂盛植物,看着那些在日光下恣肆绽放的生命,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对自己轻声说:“辛晓月,你该做你自己了。”

        失去,未必不是一种解脱呀!她觉得如释重负,感觉人生翻过了一篇,现在的自己是另一番境界。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