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穿越架空-> 《空间医女:穿梭古今做代购》-> 第一百三十四章 南漳王裔
第一百三十四章 南漳王裔 作者:无敌呆呆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6-09
  •     黑狐狸对云瑶倒是放心得很,随便她问什么都有问必答,不多久,云瑶就知道了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他这宫主还真是货真价实。

        大荒名义上分为四州,各由每州之主统治,实际上这几位王爷却全都要受神王殿辖制。神王殿占着中心富饶之地,收纳的也都是各州精英人士,实力比四州加起来还要强大。

        他们不但常常干涉四州内务,还每年征收重税。四州原本就土地贫瘠,再供养着神王殿,更加是力不从心。也不是没人想要反抗,只不过胆敢反抗的人下场都极其凄惨。

        这四州之中只有西凉王萧楚寒一直殚精竭虑,又以自身为筹码,搭上了大长老这条线,西凉州的百姓才过得比别人好了一点。

        黑狐狸原本出身于南漳王族,只因祖上曾反抗过神王殿,他那一支竟被屠戮,只靠忠仆拼死相救才逃出了他父亲那一点骨血。他父亲也是个奇人,靠带出的一点点财物,竟在南漳僻壤之中渐渐站稳脚跟,还收拢了许多流离失所的百姓,建立了专跟神王殿对抗的神女宫。

        黑狐狸继任宫主以来,更是把触手伸向其他各州,暗地发展着神女宫的势力,期望有朝一日能推翻神王殿,还大荒百姓自由。

        云瑶原本还只当听个故事,但听到后来已忍不住泪水涟涟。

        “傻丫头,你哭什么?”黑狐狸掏出块丝帕来帮她擦干眼泪,说道:“我现在过得很好啊,虽然不能做南漳王,但我现在是神女宫的宫主,跟神王殿的神王平起平坐呢。”

        见云瑶扁着嘴,眼睛还红红的,他又哄道:“怎么样,你要不要来做我神女宫的神女?这个职位可比宫主还尊贵,到时候我都要跪拜你哦。”

        云瑶被他一下子逗笑了,翻着白眼说道:“我才不要当什么神女呢,我就是个普通人。神女什么的,你留着自己当吧。”

        黑狐狸见她不哭了,也不再跟她逗乐,只给自己满上一杯酒,说道:“唉,原本我只是想推翻神王殿,回复我南漳王族往日荣光,可是真来民间走了这一遭,我又不想当南漳王了。”

        云瑶想想萧楚寒受的那个罪,不由得感同身受道:“真的,其实还是当小老百姓快活。你看那个萧楚寒,整天愁眉苦脸的,都活成个小老头了!”

        说到萧楚寒,她又忍不住好奇地问:“你跟他到底有什么仇?干嘛老是要针对他?”

        “我跟他能有什么仇?我就是看不惯他在人前那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到了神王殿长老院面前,却又成了一条摇尾乞怜的狗!”

        云瑶听他这么评价萧楚寒,不由得满心不快。她皱起眉争辩道:“他是为了他自己吗?还不是为了西凉州的百姓!人家为了百姓那么委屈自己,你还偏要跟他作对。我瞧不起你!”

        “啧啧啧!”黑狐狸嘴里连连惊叹着,拉着云瑶上下打量,“几天不见,你已经被他给哄成这样了?小没良心的,我连神女宫的至高信物都交给了你,你竟帮着他来骂我?”

        云瑶心虚了一下,又强硬地说道:“他才没有来哄我,我只是在陈述事实。你敢说萧楚寒这么做是为了他自己吗?你敢说你做得比他更多更好吗?”

        黑狐狸滞了一下,还真说不出那样的话,只得气闷道:“好,你有理!大不了我今后不跟他作对就是。”

        黑狐狸举杯一饮而尽,又追着云瑶说道:“喂,我这可都是看你的面子,你不觉得应该给我点什么补偿吗?”

        云瑶正好有事要问他呢,忙答道:“你跟我说说你那里的情况,我看看能不能帮到你。”

        黑狐狸听她一说,顿时眼睛一亮,正色说道:“我在南漳与西凉的边境之处建立了自己的小王国。那里山高林密,瘴气十分厉害,林子里又有许多蛇虫,虽然阻挡了神王殿的追剿,却也限制了我的发展。你能帮我想到办法吗?”

        云瑶仔细问了问那里的气候和地理条件,沉吟片刻,道:“瘴气的话,其实只是一种有毒气体,你把林子里清理干净应该可以驱除的吧?至于蛇虫……我再帮你想想办法吧。”

        她要回去问度娘呢。

        “唉,那瘴气厉害,人进去了就要生病。我神女宫两代人努力几十年,也不过开出了几片山谷。”黑狐狸摇摇头,并不信云瑶能帮到他。

        云瑶也不好现在就跟他说世上还有防护衣跟防毒面具这样东西,只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说道:“我既然说过了,就一定能为你做到。你只要答应我,拿着我给你的东西不要去做坏事,多帮助一些吃不饱饭的穷人,那就算是帮了我的大忙了。”

        “哼,你就这么瞧不起我?他萧楚寒能做到的,我黑狐狸一样也能做到。”

        两人说好了,云瑶偷跑出来不方便,就由黑狐狸两天后进王宫去找她,到时候她给黑狐狸对他有用的东西。

        正事谈完,云瑶又教了黑狐狸如何种那两样东西,就彻底没什么事了。

        “好了,我得回去了。”云瑶站起来要走,被黑狐狸又一把拉住。

        “小妹子,怎么好不容易来我这里一趟,不玩个尽兴怎么就要走?可是你家王爷管得太紧,不放你出来玩耍?我看你还是别跟着他了,来我神女宫可不乐得自在?”

        云瑶冲他翻个白眼,说道:“才不要呢!过几天我就回去了。不管是王宫,还是你的神女宫,都不是我想呆的地方。”

        黑狐狸掩口一笑,对下面吹了下口哨,又对云瑶说道:“再玩一会儿吧,等下我送你回去。”

        云瑶刚想拒绝,就见下面灯光突然全灭了,黑暗中响起悠悠的丝竹声,缥缈又充满诱人的神秘。

        云瑶疑惑地看黑狐狸一眼,就见他嘻嘻一笑,取了块黑色的丝帕蒙上脸,打开窗户悠然而下,落在了中间的舞台上。

        四面亮起幽暗的红灯笼,照得他的身影朦朦胧胧。他伸手轻拍两下,便挥动袍袖翩然起舞,口中曼声唱道:

        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

        灵连蜷兮既留,烂昭昭兮未央。

        他那声音柔中带媚,舞姿刚劲婀娜,袍袖挥动间,一线胸膛若隐若现,虽是个男人,却将整个艳春楼中的男女全都看呆了。

        云瑶也傻愣愣地看着他,嘴巴张得能塞进一个大鸭蛋。

        她只知道这位大哥爱开玩笑爱磨人,谁知竟是如此色艺双绝。此时灯光幽暗,他在黑暗中的身影若隐若现,那嗓音越发勾人魂魄。虽不懂他唱的什么,云瑶却也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一曲终了,台上灯光霍地全灭了,全场哗然中,黑狐狸又悄然回到了云瑶身边。

        “嘻嘻,小妹子,本座这礼物你可喜欢?”黑狐狸最爱看云瑶这沉迷的傻样,用袖子掩着半张脸,对她抛了个媚眼,说道:“不如你别去王宫了,跟我走吧,我带你去浪迹天涯。”

        他这一开口,顿时将云瑶从沉醉中解救出来。她摇头叹息一回道:“我可真是佩服你,舞得好,唱得也好听极了。可惜我没时间再玩了,不然一定要听你多唱几曲。”

        “哼!你又想回去陪着萧楚寒?本座到底哪点比不上他?你整天的想着他,一点都不顾及人家的感受!”黑狐狸跺了跺脚,气道:“你走吧,我这回再不留你了!”

        “唉,你别生气。他今天出去了,根本就不在王宫里,我只是出来得久了,想回去休息了。”云瑶头疼地哄他,“我这就回去帮你想办法,保证两天内就给你个答复。到时候你去锦云宫找我,我直接拿给你。”

        “哼,他连锦云宫都给你住了?”黑狐狸翻着眼睛,不屑地撇撇嘴,“你去吧,后天晚上我必到。”

        “好,那我走了。”云瑶想想又不放心地提醒一句:“你别去太早,免得跟他撞上。”

        “你想气死我啊!!”黑狐狸恨恨地拍了两下桌子,把桌上的酒壶举起来往嘴里就倒。

        “快走快走!再不走我就不让你走了!”

        黑狐狸的抱怨声中,云瑶灰溜溜滚下了楼,被两个姐儿一左一右夹着,送出了艳春楼的大门。

        楼上,黑狐狸目视云瑶远去的身影,落寞地一招手:“裟曼,你去跟着她,送她进了王宫再回来。”

        裟曼从暗处走出来,几步跟上云瑶,一直看着她爬进了王宫的狗洞。

        黑狐狸听裟曼来报告说云瑶已经从狗洞安然回到王宫之时,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爆发出一阵欢笑,不知想到了什么,直笑到眼泪止不住地流出来,这才掏出块帕子抹了把脸。

        “萧楚寒啊萧楚寒,你心爱的女人为了见我一面,竟从狗洞里溜出来。不知你听到这个好消息时,还能不能再摆出那副高贵的嘴脸?”

        他笑够了,拢了拢衣襟,提着灯笼去了刚才云瑶放种薯的屋子。推门用灯一照,见里面整整齐齐摆放着几十个蓝色的方形大筐,里面装的全是土豆和红薯。

        他站在门边呆立半天,才深深叹了口气。

        “小妹子,你到底是什么人?”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