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暗恋 作者:西瓜好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8-01
  •     “妈,找我什么事,要是你问的是父亲找我谈话什么,我可以告诉你,不过就是我想进娱乐圈的事”

        未了她又刻意勾唇加了一句话。

        留下花母留在原地脸色难

        “越来越不听话了这孩子,该是需要好好再教育”

        女人仍然责备的瞥了眼江雪的房门外,

        回到房间,江雪躺在床头翘着腿瞥了眼房门,一声冷哼...

        “尽快的抱住自己所有带给你安全感的东西吧,奢望一些本不该是自己的东西,到头来还不是自讨苦吃呢”

        江雪咂了咂舌,那个女人代替自己的母亲也照顾自己十几年了,当年也不知道怎么瞒过那个所谓的父亲的。

        就算她的母亲长的和这个女人在像,双胞胎姐妹也是有区别的不是吗,气质一眼就可以看的出来好吗。

        可惜....那个男人该是没有爱过那个女人过吧,从始至终他就算知道,他的寡凉无情对待的两个女人的区别根本就没有区别。

        在花曼珠的记忆中,她那个父亲从没爱过花母。

        江雪像作为旁观者一点点的看到,不禁感叹女人的悲哀盲目的爱情错付她一点也不同情。

        要是坚强些,不懦弱的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最好能转眼离开,花母最后的下场或许就会不一样,也就不会让自己的妹妹代替她爱自己的丈夫,瞧吧,那女人多傻,花曼珠显然和花母一个性子,总在错爱中迷失自己。

        现在呢,丢了身体,不过经历了两世悔悟,知道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她放手了。

        不过最后离开这里一切的眼神仍旧是个迷,江雪最后看到的是她不舍,恐慌的眼神。

        不过不慎注意到的她,已然是认为把这一切都交给她了,自己重新去往另一个世界了吧。

        渐渐的,她想着这些理所当然的睡着了过去。

        却没想到,她才睡着过去,自己又似乎灵魂出窍一样站在了自己房间中。

        这一次,她不再害怕,门就在自己眼前,而且一开门就会看到那个可怕的男人站在雨幕中,背后黑夜雷声交替,他撑着伞一半轮廓遮挡再黑夜中,只露出那一侧脸若隐若现,和那双黑眸深渊一样的深不见底。

        就算江雪做好了一切心里准备,看到门外如同鬼魅一样的男人,她汗毛都疙瘩了起来。

        第一眼就让她毛骨悚然,再一次见面他还是安静的鬼魅一样的飘荡。

        “你...你究竟是谁?”她还是问出了困惑自己的说词。

        但显然他还是始终不说话,这种感觉简直就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不是她胆小,而是她最怕就是那种隐藏在黑暗中东西。

        显然,一再以这样和黑暗相容的男人,让她有些确定起来他到底是不是那东西。

        这次男人进来,空气中还是一样的阴冷,但江雪惊悚的看到,那艳红的唇色勾起来的弧度,邪魅滋生在阴影里,和那双染满笑意对上她黏稠的视线。

        她的恐惧提到嗓子眼上,嘶哑的低呼,都无法遮掩住她露出来的排斥后退。

        站在阴影处的男人感觉到她的退意,那把头上的伞凭空消失了,他走进她的亮光处。

        一伸手,江雪目睹那只苍白修长的手指捏住了她的手指,然后像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魔之手,瞬间在她瞳孔一缩成点。

        她条件反射的甩开那只修长漂亮的手骨节。

        却不成想眼前的男人像是从喉咙里发出来的低沉的笑声,另江雪蹙眉的毛发悚然。

        “你逃不掉的~这里永远都会让我禁锢住你的地方,是最适合你了,不管怎样,你都会在这里陪着我永久”

        永久.....永久,最后的余音像是对她的魔障,她呆愣住在永久的这句话里,声音是咂舌的颤抖。

        她使出了吃奶的劲挣脱在他眼前。

        而在现实中的江雪,像是陷入了某种梦魇,浑身抽搐着冒着汗。

        “不!走开!”

        随着一声尖叫,江雪从床头上半身一跃而起。

        伴随着呼吸加重的气喘,一双腿从床上下来踩踏入柔软的地垫上。

        夜晚还是一如既往的夜凉,白玉般的脚丫子露出圆润的脚趾,走到窗帘前,勾起脚丫子俏皮的窗帘布升起。

        银白的月光落在她肩上,苍白的脸色诠释着刚才的惊醒过后虚弱。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自己二次被带入那个诡异的梦境中,那个男人的声音似是鬼魅,不知是谁。

        月光下,她的一双眼睛迷茫的望着银月照射到的窗外。

        星碎裂点点星光在她眼里如同麋鹿,怯弱又明亮。

        江雪这时候没有注意到,隔壁的房间的阳台好巧不巧的连接着她的阳台上,江雪知道那是空着的隔壁,没人住,可是听到门窗擦在地面的声音。

        让她蹙眉抬眸瞥了过去。

        却在下一刻呆愣住....花锦宇,无语的,他怎么会在她隔壁。

        “这么巧,哥哥,你什么时候在我隔壁的?”

        她来到左边边沿的阳台上,看着他望过来。

        “我来这个家也不久,你出院后,房间里有些灰尘了,佣人们在打扫,你正好在我隔壁房间就空出来了,妹妹,住的不习惯?”

        “没,就是前几天没看见你出来,所以以为这隔壁房就没人”

        她微微一笑,就打算打声招呼就说句晚安就进房间了。

        实在这个哥哥古怪的很,那双眼睛始终直接的看着她。

        就在刚才出来时候就发现阳台上有人,刚瞥过去的眼神,就感觉一阵灼热的目光。

        “好,早点休息,夜晚天很凉,等会就在她要进去时。

        左边传来她那个偏宜哥哥的说话。

        她一顿,就算给这个男人的脸吧,她微微张了张嘴,便在原地等待着。

        才一会儿,花锦宇进去又出来,手上多了条毛貂。

        “夜凉,就怕你感冒,盖上”

        “啊?”

        对他的突然这般温暖的行为让她倒是有些受宠若惊。

        一愣,接住了从一边抛过来毛貂。

        “谢谢”她木愣的接过,在披上,整个过程倒是没有一丝犹豫。

        看的一边阳台上的花锦宇眸子里一丝喜悦的流光在他眼底。

        “我是你哥哥”

        说话没有起伏,情绪没表现着怎样的关心,但确实用行动温暖了她孤独的心。

        第一次江雪在来到这里开始,只和眼前这个男人打着交道,也是现在夜晚时候身边出现的他。

        江雪很少对一个人展开心扉接纳一个人。

        也许,在这陌生的世界里,重新去接纳身边有份亲情也许真的很不错。

        “哥,晚安”

        银色的月光下,少女背上是银白的毛貂,投射在背部上,让少女精致的容颜泽泽生辉。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