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种田重生-> 《农女有田超给力》-> 第二百二十八章 非你不可
第二百二十八章 非你不可 作者:云一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8-01
  •     我家小姐之前一直身体不好,也不怎么出门。前几天吃了你们零食铺子的东西,感觉自己好些了。

        后来又收到了你送给她的锦鲤玩偶,说是感觉自己身体更轻松了,就喊了府里的大夫来看。

        经过检查后,大夫说是因为那个锦鲤抱枕里有能够对小姐身体有益的药材,我们就去了零食铺子,打听你的消息。

        我家小姐得知你在秦城,就迫不及待的赶过来了。这可是大半年期间,我家小姐第一次出远门,也第一次这么开心。

        白姑娘,你一定能救好我家小姐的对吧?我家小姐那么好的人,她就应该长命百岁的。”蓝衣一脸的期盼。

        “我说了,我会尽力的,放心吧。”

        “嗯嗯。”

        “说起来,也真是凑巧。那锦鲤玩偶中的药粉,本只是能够让人神清气爽,提高免疫力的东西,却没想到正好能微微压制一下你家小姐体内的毒素。”

        “毒素?我家小姐中毒了?”蓝衣瞬间抓住了一个重点字眼。

        “嗯,不出意外的话,是打从娘胎带的毒素,这种毒罕见顽固,能缓慢的夺取人的性命。你家夫人莫不是已经没了?”白瑾梨试探的问道。

        “嗯,我家夫人生了小姐后没多久就去世了,原本以为夫人的死是生产小姐时大出血导致的,现在看来,竟是有人故意谋害她!”

        蓝衣想通了这一点之后,神色也瞬间变的严谨起来。

        白瑾梨知道,这是深宅后院之间的斗争引起的悲剧,也不多问,开口说道。

        “行了,这事以后再议!你快去抓药吧。”

        “嗯嗯,我这就去。”

        蓝衣捏着药方跑去找药铺抓药了,白瑾梨站在门口没等多久,就看到林沉渊走了过来。

        “林沉渊,怎么样了?”

        “放心吧,事情都办妥了,那个人连同李豹一帮人,会受到惩罚的。”

        “嗯嗯,那就好。”

        “娘子,这个东西,你稍后帮忙还给沈菀吧。”林沉渊将那个牌子递了过去。

        “林沉渊,你是不是认识沈菀?”走在路上,白瑾梨问道。

        “上一世,听一个朋友提起过她,是个不错的女子。”

        “嗯。林沉渊,等回去之后,你确定要娶我?”

        “娘子,我确定,此生,非你不可,仅你不可。”林沉渊牵着她的手,神色认真。

        “好。那你记得,我是一个喜欢吃醋的人,我不喜欢你的周围有其他的莺莺燕燕,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

        “嗯。”林沉渊点头。

        “不管你以后贫穷还是富有,我都陪着你。但是,你的后宅,永远只能有我一个。”

        “娘子放心,不仅后宅,我的此生,我的心里,也会只有你一个人。”林沉渊说道。

        “我信你。”白瑾梨点头。

        这样就够了,只要林沉渊足够坚定,那么她也有一定的底气跟他携手一起走。

        两个人携手走在秦城的大路上,周围一点点的暗了下来。

        华灯初上,周围有风吹过,分外的惬意凉快。

        路两边依然有摆摊卖东西的摊贩,白瑾梨一眼就看中了一盏灯,拉着林沉渊走了过去。

        “掌柜的,这盏灯怎么卖?”白瑾梨指着挂在最高处那盏特别精致好看的灯问道。

        “姑娘好眼光!这盏灯可是我们店里的镇店之宝,往日里都是不卖的,今天特殊,看到那边的投壶没?

        只要你们花五两银子报名投壶,若是十支箭全部投中,这盏价值五十两的灯就免费送给你们了。”掌柜的指了指旁边开口。

        “掌柜的,你又想忽悠人了吧?这盏灯挂在这里都快一年了,从来没有人赢走它。姑娘,你可不要上当了。”

        有人看不过眼,开口提醒道。

        “什么叫忽悠人?我承认,那投壶也是我家的生意,但我做的都是正经生意,只要有人投中,我一定送,绝对不骗人。

        明明是之前的人们都没有这个本事,怪我什么事情?”掌柜的连忙开口反驳。

        “姑娘,你们要不要试试?反正投壶才五两银子,你们吃不了亏的。若是能投中五支以上的箭,也是可以在这里随便挑选一盏灯的。”

        那掌柜的指了指身旁摊位上挂着的各式灯开口介绍着。

        “掌柜的,除了我看中的那盏灯,其他的最贵也不超过三两银子吧?你这买卖做的值当!”

        白瑾梨看了一眼掌柜的,又继续开口。

        “不过没关系,我今天还就是看中了那一盏,诺,这是五两银子,给你。”

        白瑾梨痛痛快快的付了银子,随后转头看着林沉渊开口。

        “林沉渊,看你的了。”

        “放心。”林沉渊点头,从掌柜的手中接过十支箭,站到了规定的线后面。

        拿起箭的时候林沉渊不由的微微勾唇。

        难怪有人说整整一年了,也没有人能够赢走那盏灯,这箭惦着就不太对劲。

        “嗖!”第一支箭扔出去之后,十分完美的落入了不远处的壶中。

        接着,是第二支,第三支,第四支。

        “哇,好厉害,加油!”

        看到林沉渊的投壶技术之后,围观的人忍不住开口呐喊助威起来。

        路过的人听到热闹的喊声,也不由围了过来看热闹。

        昏黄的灯光下,长相俊美,气质冷清出尘的林沉渊高大挺拔,此刻白皙纤长的手正捏着一支箭,十分轻松的掷了出去。

        嗖,又中了。

        “哇,好俊俏的小哥。”

        “这家投壶的摊位已经很久没有人能这么不费余力的投中了吧?那个小哥真是太厉害了!”

        “……”

        周围的夸赞声听的白瑾梨喜滋滋的,她看着林沉渊的身影,越发觉得他出尘绝绝,俊美的不像一个凡人。

        “掌柜的,这样玩没有意思。不如这样吧,我闭着眼睛投。”

        林沉渊说完,果真闭上了眼睛,捏着一支箭感受了一下方向,又掷了出去。

        “又中了!”

        嗖嗖嗖,眼看着第七支,第八支,第九支箭也在林沉渊闭眼的情况下投中了进去,掌柜的额头顿时渗出了细密的汗水。

        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啊?

        这些箭他明明都是动过手脚的,一般人根本投不中。

        最多,也就能投中三四支而已,这个人毕竟闭着眼睛都投中了,这就有点儿不可思议了吧。

        “最后一支!”林沉渊说完,伸手将身边的白瑾梨拉过来,将最后一支箭放在她的手中。

        他的大手握着她的小手,抬起,投掷。

        “砰!”

        第十支箭,正中。

        周围瞬间响起了一阵热闹的鼓掌声,掌柜的脸色都绿了。

        “掌柜的,快,我的灯!”白瑾梨喜滋滋的看着掌柜的,指着那盏精美绝伦的灯开口。

        “这灯可是我的传家之宝,要不然这样吧,姑娘,我赔给你五十两银子,如何?”

        “不要,本姑娘是缺少那五十两银子的人嘛?快点!”白瑾梨摇头。

        “这……”

        “掌柜的,其他人怕是不知道,你的箭……”

        “哎,姑娘,既然我们之前已经说好了,那这盏灯我现在就拿给你,您稍等啊。”

        掌柜的听林沉渊开口说道一半,连忙变了脸色,迫不及待的开口。

        看来,这两个人不是一般人啊。

        那位公子若是当场揭穿了他箭有问题的事情,那他的灯铺以后怕是开不下去了。

        将这盏祖传的花灯递到白瑾梨的手中时,掌柜的心都在滴血。

        但是没办法,这盏灯,他必须送出去。

        “掌柜的,谢啦!”白瑾梨将那盏灯提在手中仔细的看了看,越发的喜欢了。

        不得不说这盏灯是真的精致好看!

        看起来有两层,两层上面画有精美的画作,还是那种独立的,相反方向可以转的。

        原本以为这个灯会挺沉,结果并没有。

        想来制作出这盏灯的人费了不少的心思。

        光是上面的单个画作,最起码都需要一周的时间,更别说里面的机关。

        当她将里面的烛火点燃之后,这盏灯就越发的美轮美奂了。

        随着花灯的缓慢转动,不时在周围的地上投射着一个个精美的画面。

        “林沉渊,你快看,好看吗?”白瑾梨小脸上洋溢着笑容望向林沉渊。

        “嗯,好看!”

        “走,我们去江边渡口。”白瑾梨挑着这盏灯,开心的走在林沉渊身边。

        到了江边渡口的时候,这边正停着一个画舫小船。

        “林沉渊,我们去坐小船吧。”

        “好。”

        两个人上了小船坐好,船夫开始荡着船桨划船。

        夜色下的江边别有一番味道。

        微风轻轻的吹着,耳旁的碎发被风吹起,周围是潺潺的水声,不时还有蛙啼。

        弯月挂空,夜色美好,静谧安逸,让人觉得分外的舒心放松。

        江边不远处停靠着一座大船,那大船看起来十分豪华阔气,灯光通明,还有丝竹之声,靡靡之音,悦耳动听。

        “林沉渊,那边是什么?我们要不要去看看?”白瑾梨看着那艘大船,莫名向往。

        “娘子若是想去,那便去。”

        说完,林沉渊吩咐着船夫将小船往大船的画舫之上靠近。

        原本以为,大船上会有很多人,哪知上了船才发现,除了她跟林沉渊,就只剩下两个驶船的,三个正在弹唱的男子。

        (章节有问题的小可爱添加我,欺凌酒而流叭拔留叭,验证写书名,么么哒)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