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萌宝已发出:薄先生请查收》-> 第十六章重系领带,压榨价值
第十六章重系领带,压榨价值 作者:理智的猫一一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5-28
  •     余希毫不怀疑,薄浅川就是她这一生命定的克星。

        他住进来的第一天,余希在浴室里又摔了一跤,巧的是摔伤的还是打着石膏的左手。

        她摔倒时发出的一声惨叫被薄浅川听见,男人推门而入,看见从头到脚光着的余希,目光平静地像看着一个木头。

        “你真的很蠢。”

        “出去!”

        余希拼命去遮挡周身的部位,懊恼又气愤。

        怎么每次他一出现,自己就会这么狼狈。

        薄浅川没理会她的气急败坏,扯起浴巾把她抱起来,低头问了一句,“有没有受伤?”

        除了左手刚刚被撞了一下,其他地方都还好。

        只是医院她住够了,着实不想再去了。

        “没事,麻烦你送我去客房。”

        既然他住在主卧,余希也不屑和他争,就让他睡吧。但是想同床共枕,自然是没门儿。

        薄浅川听闻她没事后就不再接话,对她的要求也置若罔闻,抱着她径直走进主卧。

        余希仰头看他,害怕自己摔下去,不得不委曲求全的捏住他睡衣一角,瞪大了眼睛,“你没听见吗?”

        “你睡这里。”

        他放下了人,冷冰冰的替她盖了被子,拿起一个枕头转身就走。

        走到门口,被余希叫住。

        “薄——你去哪儿?”

        “如果你想,我可以留下来陪你睡。”

        他的眉眼懒散的犹如他下垂的刘海,单手抱着枕头作势要往回走。

        明知他是玩笑,余希还是臊的脸红,脑海中竟不由自主的回忆起他怀抱的温度,温暖而安全。

        “帮我关一下灯,谢谢。”

        余希翻身睡下,用被子盖住头顶,耳朵却竖起来听着门口的动静,听到咔嚓一声开关声,然后是关门声,最后的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长松了一口气,左手有些隐隐作痛。

        看来暂时是没办法赶他走了。

        睡前,余希迷迷糊糊的想。

        ·

        第二天余希是被薄星宇的哭声吵醒的。

        迷迷糊糊中似乎听到薄星宇在喊妈妈,余希立马惊醒下床出房门,有些紧张地喊:“星宇,怎么了星宇?”

        薄星宇委屈地哭声在楼下响起,快把余希的心都哭碎了,余希连忙下楼,却看到薄浅川手里拿着拆了一半的变形机车,竟然有些无措又无辜的看着模样神似自己的小孩。

        余希觉得自己真是要被薄浅川气笑了。

        薄星宇显然注意到了下楼的余希,嗓子软软地带着哭腔喊妈妈,余希连忙蹲到薄星宇面前哄,温柔得紧:“星宇,不哭啊。”

        完完全全无视了薄浅川。

        薄浅川有些不满地叫余希,余希装作听不见,一手揽住薄星宇哄。

        薄星宇伸出小指头,指着男人,哭诉:“妈妈,他抢,抢我的玩具。”

        薄浅川拧着眉头纠正:“我只是看一眼。”

        余希当然不可能帮薄浅川说话,她面无表情地起身转过头,也不听薄浅川的话,伸手就把手上的玩具夺回来,放到薄星宇怀里。

        “薄浅川,你幼不幼稚啊,跟小孩子抢玩具?”

        薄浅川冷毅的面容上添了一丝尴尬。

        他是真的觉得这个玩具很新奇,从小到大他没体会过来自父母的宠爱,自然也没那么多玩具让他玩。记忆中从他懂事开始,他接触的就是学习或工作上的事。

        罕见地没法解释,薄浅川不自觉摸了摸鼻子,看着余希又回过头哄孩子。

        这样的余希怎么都让他无法和那个害死了余苒的女人联想到一块。

        透过女人哄孩子的画面,他似乎又看到余苒回过头,巧笑嫣然。

        想到不在了的余苒,薄浅川顿时又黑了脸。

        他忘不了,眼前这个女人害死了他深爱的女人。

        身侧的手掌握紧成拳又松开,薄浅川冷着脸上了楼,余希反应过来的时候薄浅川已经不见了身影。

        “……莫名其妙。”

        余希不知道薄浅川的心理活动,只觉得一大早就能惹哭孩子的薄浅川才是大ma烦,越加肯定了要尽早把他赶出去的想法。

        薄浅川再次下楼时已经是打算出门了,但是有什么美味钻入了他的鼻尖,让他停住了脚步。

        桌上摆着丰盛的早餐,余希和谐地牵着薄星宇的小手,把他抱上椅子,又温声细语地在他耳边说什么,他听不真切。

        薄浅川情不自禁地往餐桌上走去,薄星宇第一个发觉,眼神紧紧盯着薄浅川,一副警惕坏人的表情。

        余希只得悄悄和儿子咬耳朵:“星宇,爸爸就晚上在这睡,平时都在公司的,不会和你抢东西的。”

        薄星宇嘟着嘴,还想着半小时前被抢玩具的事,嘴里一直嘟囔:“我不想看见他。”

        “星宇,你是个大孩子了,要懂事点,叫爸爸,嗯?”

        ****两人若无旁人地说悄悄话,薄浅川再次被无视,不满涌上心头,嘴里不受控制就吐出命令的话:“余希,过来帮我系领带。”

        余希被点了名,往他那看去,那上面分明就已经系着领带了。

        “你不是系着了吗。”。

        “我就要你帮我重新系。”

        薄浅川一边松了松领带,配着一身西服显得不三不四,语气倒有了几分不自在,听着就像无理取闹的小孩。

        余希有些诧异地看了眼薄浅川,薄星宇悄悄伸出小手扯住余希的衣角,余希低头给了个安抚的眼神,摸了摸他的头站起身。

        不管怎么样,反正他都要去上班了,赶紧送走这尊大神就行。

        余希老实地走到薄浅川面前,薄浅川的黑眸紧紧盯着余希,余希好像没感觉似得,柔弱无骨的白嫩小手在他眼前晃,将领带重新给他系好。

        余希个子不矮,可薄浅川个子更高,足足高出她大半个头,站在他身前,余希高挑的个子也显得娇小了。

        薄浅川微微低头,看余希动作认真,萌生出了好像他们真的是一对很恩爱的夫妻的错觉。

        美好的家庭,娇俏的妻子送早起上班的丈夫,丈夫不在家时,妻子就在家带孩子,和孩子玩,等待丈夫回家。

        薄浅川想得出神,余希喊了好两声他都没反应,余希突发奇想,抬手恶作剧般地捏了捏他的耳垂,薄浅川才回过神,后退一步。

        余希顿时觉得有些尴尬,低下头,看了看自己刚刚似乎不受控制的手,又小心地抬眼看薄浅川的反应。

        薄浅川却神色自如地出门了。

        薄浅川人一走,整个房子都好像又有了生机,余希暂时没被复职,也乐得清闲,打算好好陪一陪薄星宇。

        吃完早饭后,余希帮薄星宇好好梳洗了一番,打算带他去游乐园玩。

        结果刚打算出门,就接到了薄凌薇的电话。

        薄凌薇那头很闹,似乎是有人在争吵,她皱着眉问:“大姐,是有什么事吗。”

        “薄凌薇你不要太过分了!”

        ……夏之光?

        手机里隐约传来了熟悉的男音,余希脚步一顿,问:“大姐,是夏之光的事吗。”

        “余希,夏之光已经不受你管制了是吗。”

        庞氏总部里,薄凌薇的办公室中,夏之光被经纪人拦着,薄凌薇站在窗边,冷笑一声,给余希打电话。

        “我没懂您的意思。”余希直觉事情不简单,跟薄凌薇打太极。

        “余希,你别听她说!”夏之光声音急促,余希听出其中的慌张,心下一凝。

        “你过来一趟。”

        薄凌薇简单粗暴地下了命令。

        余希还没来得及回应什么,那头已经挂了电话。

        薄星宇有些迷茫地站在玄关处,看余希无奈地一笑。

        余希蹲下身子,和薄星宇对视了两秒,薄星宇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小手,一如余希曾经对他做了无数次,他也摸了摸余希的头。

        “妈妈是有工作了吗。”

        余希心下更加觉得自己对不起儿子,可事情已经出来了,她不得不去及时处理,不然还不知道会发酵成什么样。

        “星宇,你乖乖在家里呆着,妈妈会尽早回来,等会妈妈也会打电话让吴姨来,吴姨有钥匙,你不需要去开门,不管是谁敲门都不要开门,知道吗。”

        余希忍着呢叮嘱,薄星宇乖乖点头,又说:“妈妈在外面也要小心,星宇会乖乖仔在家里等妈妈回来的。”

        余希感觉自己的心软了一块。

        安置好了儿子,余希立刻赶到了庞氏,办公室门口围了几个员工不知道在聊什么,办公室里声音嘈杂。

        见有人来找薄凌薇,几个员工立马散开,余希刚一推开门,就看见碎了一地的花瓶。

        而夏之光紧紧咬着牙,薄凌薇面色也不好看,夏之光的经纪人正给薄凌薇赔笑道歉。

        看见余希到了,夏之光和薄凌薇同时喊出声。

        余希先是给了夏之光一个放心的眼神,夏之光想说什么,又被经纪人阻拦。

        “余希姐能解决的,你就安分一点吧。”

        薄凌薇冷着脸,眼神示意她看地上的狼藉:“你看看,这就是你带出来的‘国际巨星’的杰作!”

        强调了国际巨星,也不知道是在嘲讽谁。

        夏之光听了又差点没控制住,死死攥着拳头,余希经过他时压住他的肩膀,夏之光才忍住怒气。

        余希面不改色:“大姐,都是自家人,何必分得这么清楚你的我的?”

        “好一个都是自家人。”薄凌薇怒极反笑:“都是自家人当初你一点没给我留情面?”

        这是又要翻旧账的意思了。

        夏之光早看薄凌薇作风不爽了,这时候还是没压制住,嘲讽开口:“都是自家人薄总您想尽办法压榨薄氏的价值!”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