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穿越架空->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第二百八十八章 算你狠(一更大章)
第二百八十八章 算你狠(一更大章) 作者:YTT桃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10-25
  •     宋福生这伙人都以为,陆三小姐那头不靠谱,就不能再管了。

        人家可以不管,啥事到了大小姐那,两句话完事,你能咋整,剩下的就得靠自个张罗。

        宋福生寻思,那他上吧,往里投钱吧。

        把手里这两个钱,都扔里面,给闺女那摊子先张罗起来。

        所以凌晨,他闺女和米寿还睡着,他就走了。

        带着去童谣镇送“鼓捣”的郭老太那组,也带着二十多锅“鼓捣”,载着非要跟着去的马老太。

        宋福生也没怎么拦着马老太。

        老太太愿意去就去吧,正好领着去号号脉,要不然特意让她去

        风热到现在还没好,瞅这样不但没好利索,而且还有要严重的迹象,都不敢去烤炉房了,总打喷嚏,嗓子说话也哑。不行给抓点草药回来熬药汤子喝喝。

        马老太不知她三儿的打算,她就想着:今日要给蛋糕模型撤回来,往后还得涨好些钱,别让酒楼和青楼听说后,对咱不乐意。

        那是她打下的江山,她想亲自和人去解释解释。

        最后甭管结果是理解也好,不理解也罢,她都想出面,这是个诚意。

        就像三儿教她说的那些,就跟人家实话实说呗。

        老板不全是她了,做不了太多主。价格等方方面面的,归了奉天城,往后跟人合伙在那开店啦。大老板不方便透露是谁,不过你可以去打听铺子是谁的。

        而且关于生辰蛋糕这一块,往后就只能零售啦。

        反正,以前花一两二两的就能买个十六寸蛋糕,酒楼和青楼能挣很大的差价,往后你这就不要想了,得十两啦。

        宋福生还带着牛掌柜,将陆三小姐给的两头牛拉一台车,改成了两台车,一头牛拉一个车厢。

        因为他这回去童谣镇,不仅要将模型撤回来,要寻一寻手艺好的老师傅,商量一下做牌匾,看看能不能做展示柜,桌子椅子预定做几套又得多少天,拢共多少钱。

        要是价格太贵的话,他还得去别的县,奉天城就不要考虑了,奉天城物价高。

        总之,货比三家嘛,兜里钱不多,就得省些用。

        而且回头不能空车,想买蒜。

        地窝子里的蒜黄,再出一茬就不行了,卖那么贵,不能对付。

        富人买东西就是这样。

        他可以买贵的,但你东西必须得好。你说我便宜卖你还不行嘛,人家不买便宜的。能吃的起这么贵的,人家用你便宜?就图个好。

        所以宋福生不打算糊弄,蒜黄再长一茬,他就打算拔了重种。

        “蒜涨价也得买,涨多钱都买,哪怕咱就挣个辛苦跑腿钱,也不能闲着,听着没?”宋阿爷喊道。

        “晓得勒,回去吧,您老再眯会儿。”

        老爷子没回去,倒举着火把又上前几步,他是操碎了心:“慢些啊,福生,昨儿你都赶壕沟里,差些给胖丫摔啦。天黑,更得注意。”

        “晓得啦,这回有牛掌柜跟着,放心吧。”

        宋福生哪知道,这叫有福之人不用忙,没福之人跑断肠。

        他载着老娘走了,人家陆三小姐派的人就来了。

        许家小娘子,以前是陆之婉身边的大丫鬟,年纪到了放出去,许配给了陆之婉很重用的管事。

        小娘子带车进村,也就是上午八点多钟左右。

        这时候,在村里走动的人,自然就发现了。

        大白胖娘们双手插棉袄袖子里迎上前,眼含羡慕问:“你找谁呀。”瞧瞧这气派,还带着丫鬟呢。

        小娘子身边的丫鬟,掀开帘子露面,说她要找任家村的宋福生。

        “宋福生?”大白胖娘们皱眉,宋福生是谁呀。

        “刚落户到你们村里的那伙人。”

        “啊,你是说他们哪。嗳?你们找他啥事啊?是亲戚是咋地,怎最近总有车过来找他。”

        那伙人才来,这都是打哪认识的富贵人?

        小丫鬟挺厉害,面露不耐烦。问路,你就说在哪得了,怎废话如此多,“你晓不晓得?”

        大胖娘们脸上陪着笑,本能的不敢得罪富贵人。但心里却,切,瞧你那德行,狗仗人势的东西,“呵呵,我就寻思顺口打听打听,没别的意思。那什么,就在河对岸。”

        “来人啦,过河啦。”晌午阳光没出来时,都是比宋金宝大几岁的二蔫巴执勤。怕阳光没出来,金宝小同志冻着,也可以睡懒觉。

        今日大伙,听到通报声,可比往常要淡定得多。

        来人就来人呗,大棚棉帘子还没掀起来呢,没阳光掀它干啥。

        倒是许家小娘子坐在车上,路过放哨的草棚子,有点意外,竟然还有放哨的。

        见到宋阿爷,许家小娘子以及她带的小丫鬟,没了在大胖娘们面前的高高在上,没摆谱,态度极好。

        并且在第一次瞧见这些破房子时,脸上也没有显露一丝惊讶,就像这些房子很正常似的。

        其实许家小娘子从下了车,进了院,就已经用余光注意到攒的一堆盖房子石头了,嗅嗅鼻子,也大概知道烤炉房的方位了。

        只是面上不动声色,向宋阿爷介绍自己。

        许小娘子说,她们是打奉天城来,受主子之命,想见宋福生之女,宋茯苓宋姑娘。

        人家穿的怪好,说话怪客气,弄得宋阿爷还有点不大自然。咱就是个乡下泥腿子老汉,人家却和他说官话。

        宋福生之女,不就是胖丫嘛。啊,对,那时福生就说过,娃有名啦,叫福玲啦:“胖丫呀?”

        阿爷一喊,好几个一直在偷偷瞟来人的妇女们,也跟着喊:“胖丫,快着些,胖丫。”

        宋茯苓此时才起来,此时才给自个和弟弟喂饱了。

        俩小东西今早也没和大伙一起吃饭,吃的是饼干泡牛奶,饼干是自个做的料很足的黄油曲奇,特舍得放黄油的那种。

        带着弟弟,喂饱自己后,正在给小红做饭呢,切胡萝卜,熬米糊糊。

        听到好些人喊她,站起身,拿帕子擦擦手出去,心想:不会是陆三小姐派人来了吧。

        其实今早起来,宋茯苓得知她爹走了时就说,她觉得吧,陆三小姐可能会派人来,爹怎么性子这么急。

        气的钱佩英当场甩了屉布,替丈夫委屈。说不给闺女做饭了,你感觉你怎么不早说,你爹冻够呛,起大早赶牛车走的,走时外头还黑着。

        宋茯苓:感觉这事,能瞎说嘛。

        钱米寿:我感觉我姐姐的感觉,一向都是对的。

        钱佩英:“你俩就一唱一和吧,你俩爱吃啥吃啥。让你们瞎感觉。”

        宋茯苓在一堆妇女直冲她挤咕眼的目光中,将许小娘子和丫鬟迎进了自家。

        车夫是由宋阿爷招呼。

        她也不明白,伯娘婶子直冲她挤咕眼睛是啥意思。

        能是啥意思,希望胖丫你好好招待,好好跟人说话呗。

        小将军的亲姐姐,那人品指定杠杠滴,不能亏了咱们庄稼人。

        和这种打着灯笼都难寻的富贵人合伙开铺子,往后咱大伙就不怕事啦。

        胖丫你要惜福,胖丫,你得把陆三小姐抓死死的,别让她溜了。对陆三小姐派来的人,胖丫你得热情些,所以才直挤咕眼睛。怕孩子岁数小,这些妇女挤咕眼是想提醒提醒。

        许小娘子接过杯,不着痕迹地瞟了一眼茶杯,对宋茯苓道了声谢,抿了一口茶。

        尝出来了,是暖姜茶。

        红糖、姜、茶,重点在于这个茶。

        这样的人家,喝茶。

        许小娘子心想:即便家里用的是最低等的茶沫子做暖姜茶,一月到头,也是要花些许银钱的。

        而且可以看出来,这姑娘应是常喝,因为不是特意给她煮的。

        是她进屋后,没一会儿就端上来了,说明家里常备着。

        “宋姑娘,受小姐之命来见您,是有几个事想和您定一下。”

        “您说。”

        “是这样的,小姐已经派了人手去寻奶牛了,回头就会给您送了来。大概明日吧。不知您这面再添四头奶牛,可否够用?”

        宋茯苓……:“够用了。”

        就在这时,钱米寿冲许小娘子抱了下小拳头,行了下礼,然后才对宋茯苓说,姐姐,弟弟还有事,先出去了,不扰你们说话。

        宋茯苓……真不太习惯米寿这样:“去吧。”

        米寿倒退着,有礼的走了几步后,才转回身腾腾腾跑走。

        家里来人了,需注重礼节。

        但跑出去就不是他了,米寿直奔牲口棚,“小红呀,可怎么办呀,又要来四头牛。你睡得地方会更小了。”

        小红心想:你别和我说那些没用的,我饭呢。

        “唉,小红,我也知你愁。四壮啊,你来。”米寿冲四壮招手:“牵小红出去溜溜,散散心,我怕它上火。”

        小红:我不是上火的事,到你家,是要我命的事。我的饭!

        “宋姑娘,小姐让我转告您,她也已经派了管事去寻店面了。”

        “什么店面,是不用那个二层楼的门面了嘛?”

        “不,是您昨日提过,在葭县、童谣镇、云中县,你们也都向外卖过点心,小姐就想着,不如一步到位,都买了铺子。”

        宋茯苓:“……”

        “只是,宋姑娘,寻得急,恐会没有奉天城的铺子体面。”

        钱佩英听墙角听到这里,就默默地转身走了。

        看来这个才像是正经谈事的。

        原来在古代,不是当事人直接谈啊?

        我天,又买四个店。

        那位陆小姐,算她狠。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