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穿越架空->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第二百三十四章 一更
第二百三十四章 一更 作者:YTT桃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9-28
  •     “他爹,你的鞋!”唰唰,两只破棉鞋就扔了过来。

        宋富贵属于最晚那伙的了,那他也积极,急得不行,两只鞋都穿反了就往外跑。

        也有其他的几个汉子,和宋富贵情况一样。

        也是在听见孩子哭,第一时间吓得光脚丫就跑了出来,此时就耽误事儿了。

        人跑前面去了,有的鞋还在后面呢,还得回头将鞋捡回来套脚上,气得不行,恨不得给鞋勒死。

        半大小子们更是疯了一般,捡起院子里各种家伙什,看见什么拿什么,就要撵他们爹去,非要去帮忙。

        郭婆子他家二孙子边往外跑,边寻顺手家伙什。此时院子里得用的锄头斧子木锨甚至绳子,早就让人拿没了,郭婆子就顺手将烧火棍递给了孙子。

        她孙子都跑出去了,又返了回来,拧眉头气哼哼,竖起手中细溜长的烧火棍,使劲往地上一扔:“奶,给俺这破玩意干啥,耽误事儿,”扛起块木头板子就跑,估计是要拿木头板子削猪。

        总之,场面眨眼间,就既热闹又乱套。

        百十多人在听说远处还有野猪时,竟不约而同,呼啸着冲了出去。

        宋福生将孩子往钱佩英怀里一塞,回屋来了自家,外灶墙角那里,杵的是女儿的长棍尖刀,他一把钞起,也往外追,棉袄都没穿。

        宋阿爷又贪心了,在一头猪不够吃后,他紧忙在宋福生背后大声提醒道:“福生,告诉大伙,不准伤了猪头。”

        猪头有着大用呐,在过年得祭拜用,二月二龙抬头也得吃。

        可见,老爷子心是得有多大。

        老爷子就是觉得吧,没啥可不放心的。

        他们这伙人自从逃过荒,和自个曾经活过的那几十年就不再一样了,和这里的普通村民为人处世就更不一样。

        真的,心态都不一样。

        人这心态一变,就没有什么可想不开的,风里来雨里去,更没有什么可不敢干的。

        要知道逃荒那一路上,他们离大把大把杀人都不远了,就别说猎猪了。

        真像老爷子想的那样,大伙也真是那样的心态。

        所以当宋福生赶到时,见到的就是猎两头四五百斤的野猪,愣是让大伙给干出了一番,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架势。

        四壮骑在一头野猪上,地上是碎木头板子,估计是用木板子拍猪活活敲碎的。

        此时骑在猪身上,正用绳勒猪脖子。那野猪发起疯了,玩了命的挣扎也挺瘆人。

        动物世界都演过,大型狮子给大型野猪屁股都咬掉了,半个身子都快要咬没,那野猪还能挣扎呢,就可想而知此刻。

        还好,他们人多。

        四壮骑在上面勒脖子,下面有三四十人围成圈齐齐扑上去,你用镐刨猪腿,他用尖刀捅猪屁股,还有那半大小子用斧头用木锨子哐哐哐往野猪身上砸。

        再看另一面,另一头野猪那里,这边围的人更多。

        因为这面战斗力不行,六七十人一起围攻被田喜发射中猪腿的野猪。

        他们是一路追赶猪,一路用锄头砍人家,砍的野猪转圈想逃都跑懵了,不知道该往哪跑,往哪跑都得先挨几锄头。

        直给猪砍的噗通一声,就感觉地上的雪似被震了又震,给震蓬松了都,高屠户大喝一声:“别他娘的砍啦,野猪皮能卖药堂里去,轻些砍。”

        宋福生这才想起宋阿爷的叮嘱:“野猪头也得保。”

        说完这才用女儿长棍尖刀,噗嗤一声,一刀捅了过去。

        知道猪皮有多厚吗?女儿的小尖刀差点拽不出来。

        与此同时,家里的院落壕沟里,野猪仔也在极其不安嗷嗷叫唤挣扎,它爬又爬不起,这坑里怎么都是冰,最关键的是,冰里怎么这么多能扎人的,爬起来就会扎到猪爪。

        王婆子手里攥着烧火棍教育壕沟里的猪:“别叫唤了,再叫唤用石灰水烫死你,直接搁这里给你秃噜皮。”

        宋福生大伯娘也骂,骂猪:“你瞅瞅,刚搭好的篱笆院子,让你给撞出个窟窿,俺们还得重搭这一块,你个小猪崽子。”

        大伯娘骂完,拧眉问其他婆子们:“你说它是怎撞进来的,按理不应该呀,要是大些的,备不住有可能。”

        几个在拾掇破了院墙的老爷子解惑道:“咱们倒水了,寻思只挖坑扎木板子不中,那不得一撞就倒,寻思再给冻上一层,还没冻实诚呢呗,它就来了。”

        有几家妇女说,艾玛呀,好后怕呀,这得亏福生想事,历来想一步,走三步。咱要是再晚一日搭这院子,最近要是没忙活挖壕沟的事,这些小娃子们还能有好吗?

        留守的这些人都说,那指定没好了,没等狼和老虎来呢,野猪就得先上家里炕。

        姗姗来迟的望风小将,一路从河边跑了过来,宋金宝叫嚷着:“搁哪呢野猪,快给俺瞅瞅。”

        这小子胆贼大,并且在这小子咋咋呼呼的带领下,刚刚还被吓得屁滚尿流的小娃子们,有几个已经又试探着,要跟在金宝哥哥的后面去瞧热闹。

        钱佩英问怀里的米寿:“你要不要去看?”

        米寿立即搂紧姑母的脖子。

        “好,那咱回家,看看姐姐被吵醒了没。”

        宋茯苓早醒了,坐在炕上,懵懵地盯着门口。

        钱佩英抱着米寿才进来,她就问:“我怎么听见什么猪之类的,从山上下来的?”

        钱佩英还没等回答,米寿先说道:“姐姐,你不知,都要给我吓昏了,我以为它能跳过坑呢,要拱我。”

        宋茯苓眼睛睡得有些肿,闻言笑得不行。不仅笑得毫无睡意了,还给米寿硬按倒在炕上,强亲人家脸蛋几口。

        然后姐俩就闹了起来。

        “姐姐,你不可以这样,我是男的。”

        “你算什么男的。”

        “我?我我是男的。”

        钱佩英也一边笑着,一边去灶房,将大锅里一直温着的水舀出来,给闺女洗脸水送进来后,她又紧忙去烧火。

        闺女醒了,瞅那样也不能睡了,馅饼看样子得待会儿才能烙了,先蒸些鸡蛋羹吧,闷一小盆米饭。

        让闺女鸡蛋羹拌米饭,再吃点咸菜,先对付一口。

        没一会儿,院子里就欢腾了起来。

        一帮凯旋而归的猎猪将们,一路咧着大嘴,连笑带白话的,你几句他几句,热闹的跟要过年似的,将两头四五百斤重的猪抬了回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