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穿越架空->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第二百零四章 三更四更合一(为1800月票+)
第二百零四章 三更四更合一(为1800月票+) 作者:YTT桃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9-12
  •     一片茅草屋前,临时木匠宋福喜带着仨人在用墨斗量木头。

        眼下着急等他出活的有:

        得给地窖里打木头架子。

        要知道冬储菜不是往地窖里一扔就行的。都堆在一起,不得烂了吗?得弄个简易木头架子先放进地窖里,用木板子石头块架起来,一层一层往上摆冬储菜。

        然后这不是宋富贵在村里回收到大缸和坛子,要腌酸菜、要腌萝卜条咸菜了嘛,宋福喜作为木匠,还得给酸菜缸口、咸菜坛子口,做木盖子、木帘子。不盖上不行,万一耗子钻进酸菜缸呢。

        这都是着急的活计,半个时辰,他就必须得麻溜做出来的。

        小孩子们成群结队的从山边跑回茅草屋前,再从茅草屋前往山边跑。

        宋阿爷家的重孙女丫丫,也跟着来回跑,两个小包包头,其中一边的包包头都跑散开了,披头散发的。

        小娃子们在忙着往家捡石头。

        因为马老太说了,得捡些石头,一是往地窖里放,也是为了和木板子一起垫起冬储菜,一方面是得有大石头,等会儿腌好酸菜咸菜,上面必须得拿石头压着。

        虽然大石头,小娃子们搬不动,但是他们可以负责找,找到回来喊人,反正他们也不能干别的,闲着也是闲着,跑着玩吧。

        有的小娃时不时会被老娘一把揪住脖领子。

        当娘的从腰间扯出条也不咋干净的破布巾,抓过娃,布巾烀娃的脸上:“擤鼻涕,擤,使劲擤。”

        给擦完鼻涕了,再给娃放走,让接着跑去吧,还在身后嘱咐:“不行空手回来啊,找不到石头,就拽把干草带回来。”

        大一些的姑娘们,此时是干什么的都有。

        有和宋阿爷一起下地窝子里去耕地的。

        没错,宋阿爷和宋大伯他们种完了那四百斤蒜黄后,守了一会儿歇口气,又马不停蹄去剩下的那三个地窝子里耕地了。

        这不嘛,牛掌柜带着六个壮劳力已经出发了,推走了七台车。

        粮食眼下暂时不用买了,其实粗粮还得买个几千斤,毕竟哪有天天吃细粮的,不能那么过日子,在宋阿爷心里,那样不中。

        但是桥断了,眼下运输不方便,就先可着急的买吧。

        所以只派出去七台手推车,买着急要用的粗粒盐、细盐,兜里有剩余银钱多买些盐,以防后患。今个除了买盐,再就是全买大蒜。七台车手推车差不多就能装满。

        在大蒜没买回前,先把地窝子的土地耕出来。

        还有一部分姑娘家,依旧在屋里不停地编草席子。因为每家炕上都会用到草席子,要不然炕上铺啥?三叔说大棚上也需要双层甚至三层的草席子,到时候得盖到房顶。需求量很大,她们得多编些。

        守着这些姑娘们干活的是宋银凤。

        宋银凤此时坐在草席子上,手里拿着针线、布料、棉花,在给钱米寿做棉袄棉裤。

        做完了,她还得给宋金宝也做一件棉裤,给二侄子做件棉衣、给三弟做双棉鞋,给大哥宋福财也要做双棉鞋,这都是马老太安排的。

        棉花用的是宋福生带回来的,十斤新棉花。

        昨个到家,一经拿出,所有的女人们都羡慕坏了,稀罕的不行。

        要知道北方不产棉花,棉花极贵,所以宋银凤恨不得把棉花掰成八瓣用,因为她想省出些棉花,给马老太、给她婆婆田老太,一人也做双棉鞋穿。毕竟脚冷,浑身都冷,上面穿的再热乎也没用。

        院子里,时不时就回来一伙人。

        有来回跑的小娃子们。

        有大郎和高铁头他们挑山土归来的,基本上一个小时就能一趟。

        更有四十多名壮汉,排着长长的队伍,一个跟着一个,累的满头大汗从山上背木头回来的。

        每回背木头回来,院子里就是一片热闹,得接应啊,得给这些干重活的递口热乎水。

        钱佩英没管别人,她就管四壮。

        而且在钱佩英看来,那些壮汉们,三个人不敌她家四壮一个。

        你瞅瞅,你瞅瞅,别人都是俩人背一根粗树干下山,她家四壮,一个人背一棵树,遥遥领先在最前面走,咱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钱佩英现在越来越喜欢四壮这小伙子。

        喜欢到什么程度呢,不仅给递水递毛巾让擦汗,她盯着坐在那歇气的四壮,今儿不知怎的,想得也挺多。

        钱佩英心想:

        如果在古代真就一辈子了,她闺女那指定是要找对象的。

        别说不找,敢当老闺女赖在家里,她头一个就不能让。

        那不扯呢嘛,在现代,到一定岁数不找对象,别人都得讲究两句,更不用说古代了,这里的吐沫星子就得给她闺女淹死。

        所以,这里人成家还早,要是到了岁数,到时候给闺女找个啥样的呢,钱佩英认为,恩,就找个四壮这样的。

        最好是能给她家当上门女婿,跟他们一起过日子,哪怕那小子很穷,穷不怕呀,俩孩子到时候没钱花,她和老宋给呀。缺啥给买啥。

        她也不求未来女婿别的,只要别让她闺女干活,女婿能把活全包了,她闺女到时候往炕上一躺吃吃喝喝,也不会被挑剔就行。

        完了小伙子得长的精神些,毕竟你穷你再不帅气,那要你干啥呀,是不是?再说帅气的养眼,还得是大高个,别影响下一代身高,还得能对她闺女好,不行找小三,就这样的女婿最好了。

        钱佩英越想就越觉得,就她对女婿的要求,这不就是为四壮量身订造的嘛。

        可惜呀,唉,可惜,四壮不会说话,这点就得把四壮排除。啧,白瞎了,要不然四壮就中。

        钱佩英心里的想法,先不说宋福生和宋茯苓能不能同意,其实四壮要是知道了,首先四壮就不会同意。

        因为在四壮心里,一,宋茯苓是主子,是小小姐,不敢想,不能高攀,不可能。二,就是别人告诉他必须高攀,他也不会同意,他不喜欢。

        是的,他不喜欢宋茯苓那型的。

        在没逃荒没出事前,四壮给自个寻摸媳妇来着。

        他心中的理想型是120斤往上的丰腴女孩。

        他稀罕胖乎乎的姑娘,要是能胖到130斤就更好了,大屁股圆脸,那样的长的才叫带劲。

        四壮他们背完第二趟木头,再次出发上山。

        而茅草屋前,大家此时都在井井有条的忙碌。

        除了以上的忙碌场景,还有十几名妇女坐在院子里,屁股下垫着草席子上,面前摆着用大树根子做的菜板子,每人脚边放着一土篮子萝卜。

        这十几名妇女,一起手握菜刀,在咣咣咣切萝卜条,萝卜条腌咸菜用。

        那声音,十分的清脆有力。

        身后有三家茅草屋里,新搭的炕此时也已经烧起来了。

        一铺铺新抹上沙泥的大炕,泥土用泥板子抹得很是均匀,抹的溜光平整,炕面正在呼呼的往上翻涌着热气潮气。

        一进屋子,用鼻子使劲嗅一嗅。

        新炕烧起来的新鲜泥土味,不爱闻的觉得呛人的很,爱闻的会觉得怎么也闻不够,恨不得蹲在旁边不停地嗅鼻子。

        宋茯苓就属于那种爱闻的,钱米寿就属于那种不喜的。

        小娃嗅嗅鼻子皱眉头,奶声奶气道:“姐姐,不好闻,咱快出去吧。”

        宋福生送大缸回来,听老娘像讲笑话似的说,闺女爱闻新烧的炕味儿,他心里叹气。

        可见他这原身,当爹当的不合格。

        闺女是体内缺东西,缺一种像锌钠铁之类、反正是他说不明白的东西。

        就像有的小孩也是体内缺东西,就爱闻摩托车冒出的尾气。摩托车都跑老远了,还蹲在那闻呢,或者爱闻汽油味,这都是属于体内缺东西。

        在现代五六十年代,六七十年代,此类症状也很明显,宋福生小时候就爱抠泥墙往嘴里吃,能吃的给泥墙抠出个大窟窿,因为那时候吃的单一啊,身体里缺营养。

        所以,古代的胖丫身体,在宋福生看来,指定是在吃的方面缺了什么。

        你看他家米寿,就不缺。别看这俩月,给米寿折腾瘦的不行,但底子好、营养够。

        宋福生又开始在心里琢磨要买大奶牛的事儿了。

        得让闺女吃好,得给闺女补起来。

        空间里的维生素,得叮嘱让闺女和媳妇日日吃起来。别给忘了。那吃完就能变出来的事儿,怎么就不吃呢,对不对?空间的便宜必须占。

        另外,挣了钱,真得买头大奶牛,让闺女和米寿一早一晚都能喝上新鲜奶,完了扣大棚种的辣椒和地窝子里的蒜黄,再加上冬储白菜,这都属于是新鲜菜,往后也得给闺女尽量每日炒了吃。

        松子其实不该全卖了啊,宋福生后悔,那属于坚果,唉。

        算了,等他再去镇上的,就给闺女和米寿买些杏仁和核桃仁,再买些黑芝麻。瞅瞅闺女那俩小辫子都枯得不行,头发发黄,到时候给孩子和牛奶煮一煮喝。米寿也得补起来,瘦成那样,万一将来不长身高可怎么整。

        反正,大锅饭是明面的,没钱的人家,大家就一起吃。

        像他这种有银钱的,他乐意单独做小灶,又没吃公家的,等自个家炕搭完的,房子拾掇利索,他家就不参与大锅饭了。

        宋福生已经想好了,宁可吃亏,不占那份口粮,也得要自家人吃好喝好。

        这么玩命挣钱是图啥,不就是为了让孩子不遭罪吗?

        宋茯苓哪知道她爹,只因她爱闻烧炕的泥土味儿,就给他爹心疼坏了。

        钱佩英喊女儿,“你学不学腌酸菜了?刚才还说要帮忙呢,这么一会儿就晃没影了。”

        “学学学。”宋茯苓从远处跑来。

        马老太也很一脸嫌弃的招手喊:“胖丫,你不是要看腌咸菜吗?你学不学腌咸菜啦?”

        喊完,和王婆子嘀咕道,这么大个丫头了,是啥都不会。咱都不知道钱氏平日里是怎么教的,这要是往后嫁人可怎么整。人家要是晓得她么也不会,再退亲可怎办。

        王婆子还没等回话呢,宋福生的大伯母就接过话。

        大伯母说:就咱们这伙人知道胖丫啥也不会,谁能往外说这事。你别往外说啊,不往外说,结亲的人家谁能知道?等嫁出去了,到时候啥样对方也得受着。

        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别扭?

        马老太又想和她大嫂掐架了。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