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穿越架空->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第五十四章 命苦的马老太(一更)
第五十四章 命苦的马老太(一更) 作者:YTT桃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7-19
  •     钱佩英听到宋茯苓叫她也没理,太累了,白天扎帐篷干活,晚上在斜板车上睡半宿。

        她哪遭过这罪。

        钱佩英翻个身,这觉早就睡黏糊了,迷迷糊糊中在心里嘀咕:这什么孩子,有事就找妈,渴了困了饿了,天天妈妈妈的。做梦竟然也推她,怎么不推她爸呢。

        门帘子唰的一下被人硬拽开。

        外面连雨带风的灌了进来。

        马老太怒喝:“我喊多半天了,怎么就没个人吱声!”

        喊完这一嗓子就消失不见。

        她又滑了下去。

        马老太此时狼狈极了,一把岁数老胳膊老腿爬树本来就费劲,雨天爬树对老太太来讲,更是太难、太难了。

        钱佩英扭身看空荡荡的门帘,雨水刮她脸上才激灵一下清醒过来。

        妈呀,真有人来了,闺女没听错。

        宋福生也被冷风吹的后脖颈冰凉,往被窝里缩了缩才眯着眼睛回眸,一脸睡意道:“谁啊,谁说话?”

        宋茯苓指着门:“我奶来了,忽悠一下又没了,指定是掉下去了。我就说嘛,隐约听见有人喊咱吃肉。”

        说实在的,宋福生有那么一瞬是很不相信这话。

        要是女儿只说前半句,恩,很正常,来了,来就来呗。

        可后半句,一听就不是他这位古代老子娘能干的事儿,那是位恨不得把咸菜疙瘩捂长毛的,能叫他吃肉?

        钱佩英反应迅速,一把将门帘子拽紧关严,免的呼呼的风和雨灌进来,给行李弄湿。

        树下坐地上的马老太,才费劲爬起来,正身披蓑衣仰头看,眼睁睁瞧见那门帘子又关上:“……”娘个腿的!

        还好,钱佩英只是关门帘,并没有遗忘古代婆婆。关好门帘就把衣服扔给宋福生:“快点儿,套衣裳赶忙下去看看。你娘真来了,这么大的雨,别给她浇完喽,我看她那脸,顺脸往下淌水。”

        宋福生接过媳妇递过来的衣服裤子,又用脚蹬了几下睡很香的钱米寿:“起来了。”

        钱佩英也赶紧穿好自己的,又利索地拽过装衣服裤子的包,从里面掏出两件绒衣。

        一件递给宋茯苓,一件硬往钱米寿身上套。

        钱米寿穿他姐姐的绒衣像小裙子似的,小手偷偷摸了摸莫代尔棉柔软的面料,奶声奶气说,姑母,我没穿过这样的,怪好的。可不得劲儿,太长。

        钱佩英给钱米寿搂怀里套裤子:“不得劲儿也要穿,一场秋雨一场寒。”

        ……

        宋福生身穿蓑衣在雨里喊:“娘,你慢点儿走,我给你脸上捂个袋子,娘?别摔喽。”

        马老太要气死了,才不要理他。

        脚下更快了,啪嚓,一个大跟头,跪地上趴水坑里了。

        “嗳呦,嗳呦,要摔死我了,这么一会儿摔四个跟头。”

        宋福生跑上前扶:“我就说让你慢点慢点,你从来就不听我的。”

        后面跟上来的宋茯苓是脸上戴面具,这样迎风走不被雨抽脸,头戴斗笠,身上也穿件蓑衣。

        后背隆起一个大包,那是因为蓑衣里面宋茯苓背着双肩包,包里装的是重要物资,绝对绝对不能撒手的那种。谁也信不着,她三口人轮流背,不敢放帐篷里,走哪背哪。

        钱佩英一手举油纸伞,一手抱着钱米寿。

        钱米寿头上也戴面具,怀里抱着用黑塑料袋包住的糯米砖。那砖头是他的命,更是一刻也不离身。

        发觉姑母又抱他又举油纸伞很吃力,钱米寿把糯米砖夹在他和钱佩英中间,伸出小手帮姑母举伞,只眨眼的功夫,他那小手和衣服袖子就被雨淋湿。

        几个人磕磕绊绊地顶雨回了洞里,才露面就受到了热烈欢迎。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