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花娇》-> 第一百六十三章 赏梅
第一百六十三章 赏梅 作者:吱吱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9-02
  •     顾曦微微地笑,没再吭声——她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剩下的,轮到别人说了。

        比如这位二小姐,看着目下无尘傲气得很,实则不过是个被家里人宠坏了的小姑娘罢了。情绪全摆在脸上,让人一看就明白,还不如那位看上去古灵精怪的四小姐。

        不过,裴家小姐都这样地天真,倒有点出乎她的意料。

        或许是因为在临安这个小城的缘故?

        顾曦和二小姐慢慢往她住的地方走。

        二小姐却咬了咬唇,眉头紧锁。

        不行,她得想办法弄清楚郁小姐是怎么出入裴府的才行。

        临安城里想巴结奉承裴家的人太多了,她不喜欢有人借着裴家的名头做踏板,成全自己的私利。

        只是顾曦是客,又是初识,她当着顾曦的面不好多说什么,可一转身,等到顾曦回内室更衣的空隙,她就忍不住吩咐自幼照顾她的婆子去查郁棠。

        那婆子不免皱眉,道:“二小姐,那是宗房的事,您若是不喜欢这个人,只需面子上应酬几句就行了,何必去趟这浑水呢?再说您马上就要出阁了,去了婆家,还得靠娘家撑腰,娘家要是有什么不好的话传了出去,您在婆家也没脸。我看,这件事您就算了吧!”

        二小姐不依,道:“我就是不服气有人拿我们裴家做伐子!我只是想知道事情的原由。祖母也曾教导过我们,不做长舌妇可也不能做糊涂鬼。那郁小姐,可不简单。处处都能讨了伯祖母欢心。这可不是一般的人能做到的。”

        那婆子没有办法,只得应了,但还是反复地叮嘱她:“不管我查到什么,您可都要烂在肚子里才是。”

        二小姐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那婆子这才退了下去。

        而在内室的顾曦一面对着镜台整理衣襟,一面让荷香去盯着二小姐的人,并低声对她道:“毕竟不是在自己家,你行事小心点。”

        荷香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她笑道:“您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办的。不要说二小姐那边了,就是四小姐那边,我也打发人盯着了,不会让裴家的人发现的。”

        顾曦满意地颔首,问她:“银子可还够使?”

        她这次只带了两三个近身服侍的出门,要想知道周遭都发生了些什么,就只能借力使力,收买裴府的仆妇。但住进裴府的这几天她们也发现了,裴家看似因为裴老安人孀居,长房又丢了宗主的位置没有人主持中馈了,可实际上裴家却丝毫没乱。她们根本不敢往裴府那些有头有脸的婆子、丫鬟面前凑,只能收买一些粗使的婆子和丫鬟,然后通过观察所得来推断这个人到底在干什么。

        荷香笑道:“够用。我们还剩一百五十多两银子呢!”

        顾曦一阵肉疼。

        她阿兄离开杭州城的时候给她留了一千两银票,这次来临安,她寻思着要用银子,就让人兑了三百两带了过来,这才几天,就去了一百五十两,还没有用到正主子上。

        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谁让她们没有人呢!

        顾曦又问:“知道大太太为何要请沈太太帮她送信了吗?”

        荷香出门左右看了看,见大家各忙各的,这才和顾曦耳语道:“说是有事要求娘家的嫂嫂,怕老安人不高兴,才请了沈太太送信。”

        顾曦挑了挑眉。

        难道是说了婆婆的坏话?

        不,若是说坏话,也应该是说了小叔子裴宴的坏话才是。

        可到底是裴宴夺了宗主之位还是死去的老太爷偏心呢?这件事得查清楚才行。

        她可不想嫁给一个被人议论纷纷,位子都坐不稳的人!

        顾曦对荷香道:“你带些糕点,我先去给沈太太问个好,再陪二小姐说话。”

        不知道她阿兄是怎么想到的沈太太,这位沈太太,也是位奇人。不爱黄白之物,也不爱交际应酬,单喜欢好名声。只要对她暗示这涉及到她的声誉,她立刻就中毂。让人看着既可怜又可笑。

        只是不知道大太太是用什么方法打动的沈太太?

        沈善言也挺可怜的,娶了位这样的太太。还好他没有在官场上打拼,不然这位沈太太会惹出什么样的祸来,谁也说不好!

        荷香应声而去。

        顾曦看着镜子里衣饰朴素却因为精致的小首饰又透着几分雅致的漂亮女孩笑了笑。

        镜中的人也跟着笑了笑。

        她这才满意地出了内室。

        可能是为了方便赏梅,裴家别院的暖亭就建在后山的梅林中。

        坐在烧着地龙的亭子里,喝着茶汤清爽的白茶,看着星星点点的红梅,闻着淡淡的梅香,神仙过的日子也不过如此。

        三小姐第一个叫了出来:“在这里烤肉,也太煞风景了。梅香都变成了油脂的味道。今天与其烤肉,不如赏梅吧?正好顾姐姐和郁姐姐都在这儿,我们还可以行令或者是做诗。阿爹说,今年过了元宵节就开课,我还有三篇六言诗没有完成呢!”

        她抱怨着,郁棠暗暗惊讶,道:“府里请了女学吗?”

        三小姐点头,道:“我们几姐妹都在一块儿读书。”

        顾曦则看了一眼笑眯眯端坐在上首的老安人,脆声道:“我都可以!吃固然爱,读书也爱。”

        四小姐咯咯地笑。

        五小姐犹豫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和老安人,喃喃地道:“不,不是还有月余才过年吗?不用这么急吧!”说完,又求助般地望了郁棠一眼。

        郁棠当然知道,做诗绘画韵律都是顾曦的拿手长项,行令或是做诗,顾曦肯定会出风头。可她也的确不想辜负这一番美景。

        她笑道:“要不我们举手吧!少数服从多数的。”

        三小姐立刻举了手,道:“我赞成赏梅!”

        四小姐迟疑,半晌都没有举手。

        五小姐则望着四小姐。

        顾曦遮了嘴在旁边笑,好像真的是随便怎样都行。

        郁棠在心里叹气,举了手:“我赞成做诗。”

        千古绝句肯定没有,但做个打油诗她还是没有问题的。

        念头闪过,她甚至有些恶劣地想,要不就拿前世顾曦得意的咏梅之作做弊,一定会让顾曦大吃一惊甚至是觉得憋屈,肯定很有意思。

        可她也只是想想。

        别的事可以这样恶心顾曦,做诗绘画这样的才艺,她不至于为了给自己的脸上贴金却剽窃别人的。

        只是她话音刚落,五小姐就气鼓鼓地看着她,好像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之事似的。

        郁棠恍然。

        五小姐恐怕是把她当成一伙的,她这样违背了五小姐的意思,五小姐肯定觉得气愤了。

        郁棠强忍着才没有笑出声来。

        小姑娘们就是这样地有趣,遇事不是黑就是白,直白却可爱。

        但她还是觉得在这里烤肉如同焚琴煮鹤,不如换个地方。

        四小姐却在这个时候跳了出来,举手道:“我要烤肉!”说完,瞥了顾曦一眼。

        顾曦心头一颤。

        大感失策。

        早知道这样,她就应该像郁小姐那样,早点站出来了。

        这个时候,她应该表示赞同还是反对呢?

        顾曦头疼。

        五小姐却没有注意到这些,她大喜,也跟着道:“我也要烤肉!”随后眼巴巴地望向了二小姐。

        二比二,二小姐和顾小姐的态度都很重要,但她直觉顾小姐肯定会随大流,那二小姐就比顾小姐的态度更要紧了。

        二小姐不屑地笑了笑,道:“我赞成赏梅!烤肉,换个地方好了。”

        顾曦叹气,只得道:“我也赞成赏梅!”

        五小姐嘟了嘴,拉了四小姐的手。

        四小姐嘻嘻地笑,一副不死心的样子,道:“这里还有伯祖母、沈太太和二婶婶,我们还不算输!”

        沈太太有些嫌弃地看了四小姐一眼,没有吭声,一副不愿意和她们一般见识的模样。

        二太太看着就有些不太高兴,笑着走过去摸了摸女儿的头,温声道:“我投你三姐姐一票。”

        这下子可算是大势已去。

        五小姐跺着脚娇嗔地喊了声“姆妈”。

        二太太和老安人都呵呵地笑了起来。

        最后大家决定下午赏梅,晚膳吃烤肉。

        五小姐还有些不高兴,四小姐就拉着她去扫梅花瓣上的积雪,还用大家都能听到的声音和她交头接耳:“我娘说,可以盛在瓯里埋在地下,夏天拿出来煮茶。”

        “可那得早上采吧?!”五小姐有些茫然地道。

        “哎哟!”四小姐不以为意,“早上和下午应该没有太大的区别吧?反正我不想做诗。”

        五小姐嘻嘻地笑,道:“我们可以采梅啊!拿回去给祖母供在梅瓶里,满屋子都是梅花香。”

        四小姐道:“供瓶也应该是早上插吧?”

        五小姐愣住。

        众人哈哈大笑。

        老安人就招了两人:“两个皮猴,好好地给我呆在这里做两首诗,既应了景又交了功课,岂不是两全其美?”

        两人沮丧地应诺,又惹得大家一阵笑。

        计大娘等人已拿了准备好的笔墨纸砚过来,只是安放好文房四宝之后对老安人禀道:“郁小姐家里有小厮送了信过来。”

        众人俱是讶然。

        老安人很慈祥地对郁棠道:“快去看看是什么事,也好让我安心。”

        郁棠也很好奇,曲膝行礼,随计大娘出了暖亭。

        顾曦却不动声色地朝着荷香打了个手势。

        不一会儿,荷香就不见了踪影。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