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白莲花退散,本妃不好惹》-> 第二百四十六章 狄家军变,暗流涌动(7)
第二百四十六章 狄家军变,暗流涌动(7) 作者:兔一双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5-25
  •     来了!

        顾盼兮心中暗叫一声,手已经悄悄将折叠弩机张开,上好了箭矢。

        时非清也蓄势待发,浑身肌肉都在储蓄力量,就等着时机到来的一瞬,他就会如同出柙猛虎和离弦快箭一般,翻身飞出,直击狄云龙。

        “臣……”

        狄云龙双手抱拳,嚯地跪倒在地,朗声道:“臣代家父感激皇上美意,但兹事体大,臣实在不敢代家父接旨!”

        唉?

        时非清和顾盼兮都愣了一愣。

        狄云龙接道:“皇上,臣恳请皇上能将圣旨暂托于微臣手上。待到宴会结束,微臣必定会亲自传旨于家父。其实微臣也一直担心家父的身体和安危,家父固然神勇,但毕竟年事已高,实在不适合再率领狄家军冲锋陷阵了。皇上请准微臣说通家父,让家父退位让贤。皇上再另择良将,代替家父,接任镇国大将军、天下兵马大元帅之职。”

        时非清和顾盼兮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神中看出了不可置信。

        在凯旋的大宴上,当着群臣的面子,被褫夺兵权,已经生出了反意的狄云龙,竟然如此顺从?他到底是在盘算着什么?

        此中,必定有诈!

        时问政也有些意外,心想:狄云龙这个小崽子,是识时务,还是另有所图,要跟朕玩手段?嘿嘿,有趣得很呐。好,朕就来看一看,你狄云龙,是不是虎父无犬子。

        他一拈长须,身子靠到椅背上,弹指敲了敲扶手,说道:“少将军有此孝心,为何不早跟朕言明?少将军是觉得朕不够通情达理,不会愿意让老将军退下火线?”

        “微臣不敢!皇上仁爱宽厚,素来体恤臣子和百姓,能够为皇上效力,是家父和微臣的福分,微臣怎敢生出如此狂妄的念头?实不相瞒,微臣之所以只生出劝家父退居二线的念头,却迟迟未能实施,更没有跟皇上言明,全因为家父过于执拗。”

        “哦?原来是老将军不愿意退。也是,执掌天下兵马,于老将军而言,也是一项极具吸引力的事情。”

        “皇上错怪家父了!”

        狄云龙诚惶诚恐地解释起来,“家父其实是一心效忠皇上。家父在微臣跟前,时时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生是大武人,死做大武鬼’。家父是一心想要牺牲在阵前,以身殉国啊!”

        狄云龙这番话说得十分动人,在座的文武百官听了,无不对狄丹青心生崇敬。时非清和顾盼兮听了,也是一阵长吁短叹,但时问政,却是心中冷笑,丝毫不为所动。

        心中的时问政,已经认定了狄丹青是个恃着掌握兵权而变得目中无君的权臣。在这个前提下,狄云龙将狄丹青说得越好越忠心越忘我,时问政就会觉得越刺耳越做作越不值得信赖。

        “老将军有此行,朕很是欣慰。但朕,断然不能让老将军如愿,否则,朕岂非成了压榨忠臣的昏君了么?少将军,传旨老将军,劝老将军退居二线这个重任,朕就交给你了。让老将军早日到封地麓山去,好好地当他的麓山王,安度晚年吧!”

        狄云龙连连点头应是,连半点要反驳的迹象都没有。

        时问政更生狐疑,他心思一转,刻意将矛头转向狄云龙,问道:“少将军,假如老将军真的退居二线了,少将军可曾想过,子承父业,继承老将军镇国大将军、天下兵马大元帅的职业,继续统率狄家军,征战沙场,北伐匈奴,南镇边陲?”

        狄云龙想都不想,又是诚惶诚恐地朗声回道:“回皇上,微臣年岁太轻,资历尚浅,虽然于战场上积累了零星经验,但实在还不足以担此大梁。微臣恳请皇上另择良将,代替家父,微臣愿为其副将,一来,继续为大武效力,杀敌于边塞,二来,也积累经验,力求进步。”

        “好,好!少将军没有依仗家门威望而骄傲自满,能够如此谦逊,保持着积极进取之心。朕深感安慰,也为老将军有虎子如此,感到羡慕啊!哈哈哈哈!来,朕再敬少将军一杯!”

        时问政话毕,果然举杯。狄云龙连忙也举起自己的杯子,群臣们知情识趣,也齐齐举起酒杯,齐声祝贺:“老将军有虎子如此,实在是可喜可贺!”

        就在所有人都忙着仰头饮酒的时候,时非清和顾盼兮,却没有半点心思和余裕附和。他们两人的目光依旧不离狄云龙身上,心中忐忑,想不通狄云龙到底有什么图谋。

        既然要反,为什么不借这个机会反?

        时问政趁机褫夺兵权,狄云龙斥责他飞鸟尽良弓藏,嫉妒贤能,生怕功高盖主,不就是一个现成的名正言顺的好借口吗?

        到时,不单止狄云龙师出有名,就是狄家军们,也能同仇敌忾,因为时问政的寡恩少义、过桥抽板而鼓舞士气,紧紧团结到一起。

        为什么呢?狄云龙,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顾盼兮死死瞪着狄云龙,恰在此时,狄云龙也扭过头来看着她。两人目光一相碰,空气中顿时升腾出紧张气息。

        让顾盼兮意外的是,狄云龙冲着她,咧嘴笑了。

        这个笑容含义复杂,但顾盼兮不难从中解读出得意,还有嘲讽。

        为什么狄云龙会感到得意?为什么狄云龙还有心嘲讽自己?狄家的兵权,眼见就要不保了,狄云龙为什么还有闲心思,如此张狂?难不成他真的就这么胸有成竹?难不成在他眼里,大武已经成了他囊中之物?

        顾盼兮想不通,一直到宴会结束,群臣散去,她都想不通。

        直到狄云龙走出宫门的一刻为止,他都没有做出任何多余的、可疑的、逾越的事情。他显得温驯、顺从,安分守己得好像一个担心受到父母责备的孩子,就算面临着极为不合理的剥夺,也战战兢兢,不敢作声和反抗。

        这不是一个可以操控一个皇朝最顶尖战力的少将军,可能有的表现。

        这更不是一个基本已经可以确信他生出了反意,甚至很有可能还手刃了自己生父的反贼,可能有的表现。

        人潮散去,顾盼兮却还在绞尽脑汁,人就如木桩一般定在地上。她这个异常的举动,自然而然吸引了周围人的目光。

        时非清拉着顾盼兮的手,低声提点道:“无耻女人,先行回王府,从长计议。”

        顾盼兮也明白,自己赖在皇宫胡思乱想也无济于事,便点了点头,随时非清离开。

        时非清率领赵王府众人,走出了宫门,正要奔上返回赵王府的路途,狄云龙来了。

        “王爷,王妃,还有……侧妃。微臣狄云龙有礼。”

        狄云龙一拱手,向时非清、顾盼兮和高馨宁问好。

        高馨宁淡然回礼,就躲进了马车之中,拉下车帘,跟狄云龙相隔。狄云龙的目光,一直到车帘隔绝了高馨宁的倩影之后,也不愿意移开,直到时非清因为他这个无礼到近乎狂妄的举动,干咳一声,以示提醒,他才如梦初醒地移开目光,回过头来。

        “少将军不知道有什么事情?”

        狄云龙笑了笑,说道:“刚刚微臣差人回府看过,家父未归。既然如此,想来家父还在王爷府上叨扰,接受铁神医的诊治。既然如此,微臣只有冒昧,请求能跟王爷、王妃和侧妃同行,顺道拜访王府,接回家父。”

        “……”

        时非清一时无语,不知道要怎么应答。顾盼兮在一旁听了,更是气得额冒青筋,巴不得立刻亮出弩机射狄云龙两箭。

        狄丹青眼下人到底在哪,普天之下,想来只有狄云龙最为清楚。他竟然还这般厚脸皮地明知故问,跑到时非清和顾盼兮面前,惺惺作态?

        顾盼兮刚要开口,时非清就用眼色止住了她,旋即说道:“少将军不劳烦。少将军舟车劳顿,率军凯旋路上,一路颠簸,相信已经十分疲累,还请少将军先行回到府上歇息。待到本王回府后,自然会代少将军查看老将军是否还在。倘若老将军还在本王府中,本王自会亲自派人,护送老将军回府;倘若老将军已经离去,本王也会让人送信,告知少将军。”

        时非清没打算给狄云龙考虑和选择的自由,说完就准备扭头离开。可是狄云龙不依不挠,一个闪身,就截住了时非清,毫不放松道:“王爷,百行孝为先。微臣既然已经回到乐安府中,焉有得知家父在何处,不去亲自接回,反而心安理得地先行回府休息的道理?还请王爷答应微臣的请求,让微臣同行。”

        看着狄云龙这张穷追不舍的嘴脸,顾盼兮就心中有气,她一跺脚,愤愤道:“少将军真的不用麻烦了。老将军肯定已经不在赵王府了。老铁……咳咳,铁神医今日帮老将军诊治的流程,本妃也是知道个大概的。不出意外,在宴会后半,诊治就已经结束。老将军跟铁神医也没有多少交情,想来也不会继续在赵王府盘桓,肯定已经先行离开!”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